Greenteaparty

MY VIEWS

我们为什么需要军队?

借乌克兰战争背景老文新发

这是2014年发在豆瓣上的老文,2018年炒过一遍冷饭,今年乌克兰打了起来,网上吵得沸沸扬扬,于是又想起了这篇。

-----分隔线------

正文:

这两天看了一部很有意思的动画片《次元舰队》。作者是我很喜欢的另一部海军题材的漫画《沉默的舰队》的作者,川口开治。那部漫画我在高中时看了个开头,去年在iPad上看完,也是不忍释卷。

《次元舰队》讲的是一艘先进的日本海上自卫队的护卫舰“未来”号穿越,误入太平洋战争年代的故事。在故事中,未来号坚守“自卫”的原则,以救援,减少死伤为主要任务,以保护自己为优先条件开展行动,这种做法与当时处在战争状态的美军和日军格格不入而发生剧烈冲突。未来号最终由于这种信念过于限制自己的火力,反而被美军战机所伤。意识到对方航母第二波攻击即将到来,未来号发射了战斧巡航导弹,并且警告美方航母,准备一旦美军停止攻击,立即引爆飞行中的战斧导弹。但是处于战争状态的美军不能理解这种警告,导致大黄蜂号航母被战斧导弹击沉。

未来号的船员一直向当时的日本军人解释说自己不是军人,自己的主要任务是人道主义救援,但是日本军人觉得你们舰艇都武装到了牙齿,还要装什么仁慈。我突然想到,在Star Trek电影中,当Captain Pike希望Kirk能加入星际舰队的时候,也告诉他星际舰队的主要工作是科学探索和人道主义救援。刚刚在新闻上看到了中国海军数艘舰艇前往马航飞机失去联系的海域协助搜救。

《次元舰队》中战争时期与和平时期的军人的思维冲突,正好可以帮助我们回答一个问题:现代军队到底是干什么的?

这个问题对于很多人来说不是问题:军队么,当然是保家卫国,保卫国家领土完整呀!真是这样吗?

保家卫国对于古代的国家而言可能是没错的,因为古代的国和家的界限不明显,军队几乎就是统治者的家丁护院。因为统治者需要保证税收,就需要确保1)自己对一块区域的占领与控制,2)这块区域的经济繁荣,而经济繁荣的前提就是安全稳定。但是安全稳定受到的是每一位临近的统治者扩大其领地的需求的威胁,所以需要军队来捍卫或者扩张自己的利益。当武力夺取对方领地的成本低于直接购买对方资源的成本时,武装入侵就会发生。所以古代军队就是统治者的利益的捍卫者,可能是雇佣军,也可能是统治者的利益共同体或者伙伴。虽然平民受到他们的的保护,但是他们效忠的对象是统治者。

现代国家与古代国家的区别是:税收属于公共资金而不是统治者的私人资金,那就是说,用税金养活的军队效忠的对象也从统治者变成为本国公民及代表其行使行政权力的政府,而公民最需要的就是稳定的市场秩序来保障其自由的交易活动。所以从这一点来看,虽然军队依然要抵抗外国侵略,但抵抗的目的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不再是为一家私利的争夺,而是捍卫公民的自由权利和公共利益。古今的另一个重大区别就是国际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和冷战,政府间对于战争的成本有了深刻的认识,而全球化的开放市场使得购买资源的价格远远低于武力抢夺的成本,这就使得大规模的国家之间的战争已经没有可能了。但是我们依然需要军队来维持这个全球市场的秩序。也就是说,国家军队之间已经没有对立关系,而是合作关系,需要合作应对的就是对全球市场造成扰乱的因素,例如恐怖主义,海盗,地区霸权(如萨达姆)等。因为军队是由税金养活,自然也有责任对纳税人进行救援的义务。

在电影《Crimson Tide》里面,核潜艇的军官这样说道,在核武时代,我们的敌人就是战争本身。我不知道各个国家军队的假想敌都是谁。中国常常把美军看作自己的假想敌,可能是因为我们在越南和朝鲜都跟美军交手过,而且不同的文明与制度之间确实会存在持久的对立,但是如果仅仅是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实际上中美之间在全球安全问题上有重大的共同利益。美军打下了伊拉克,结果伊拉克的石油的大买卖被中国公司抢掉很多。美军打伊拉克当然是为了美国纳税人的利益,但是美国纳税人的利益可不仅仅是石油那么简单,一个有序稳定的全球市场也是美国人的核心利益,所以即使容易被搭便车,美国还是愿意出来当世界警察,而且在世界各地都有其盟友。随着中国在海外的利益越来越广泛,中国已经开始意识到提供全球安全的公共物品的重要性,例如参与亚丁湾反海盗行动等。

很高兴看到今年的环太平洋军演邀请了中国,希望中国的军事力量能进一步融入国际社会,不仅仅是行动上多参与协作,理念上也要转变过来,不再做家丁,而是做警察。

【2018年重发的后记】

这篇文章当时还作为影评发在豆瓣上,有这样一条评论:

其实无非是点小清新幼稚世界观而已。暴力一直都是文明和历史的基础,是分配利益的根本性原要素。所谓现代国家的军队国家化,是因为以金融和资本为核心秩序的所谓现代国家制度,什么都不怕,就怕暴力机关对他进行颠覆。所以要用公共和国家的名义阉割暴力的归属性,直接变成价高者得。

我只能说,我对所谓“根本性要素”的认识与这位评论者不一样。已故的章骞老师的在讨论海权从英国向美国转移的时候也是强调贸易的重要性,他的观点在国内受到不少非议。我认为贸易的根本性是建立在一个非常基本的事实之上,即每个人、每时每刻都在进行交易,也就是用自己的有限资源来最大化自己的效用,而且每个人都希望在交易时是依据自己的自由意志而不是被强迫。评论者把秩序、国家制度和暴力机关区别开来甚至对立起来,而实际上国家秩序和保利机关之间是共生的关系,如果没有暴力机构对法律的执行,就无法实施有效的规则,缺乏规则的经济体也无力维持长期的稳定发展以支持强大的军队。

在一个"文明的冲突"不止的世界中,最能体现中国所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之价值的就是“安全/和平”、“发展”、“环境”这些公共的、超越文明差异的领域。《战狼2》《红海行动》《空天猎》这些电影所体现出的价值观也并没有停留在狭隘的民族主义,也体现出一些普世的、全人类的关怀。事实上,海军的“非战争军事行动”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我相信,即使在冲突的文明之间,在一些全球共同关切的问题上,依然有军事力量之间可以合作的地方。所以RIMPAC后来不请中国真的挺遗憾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