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叶

一个愿意分享的人

天使的翅膀

發布於
你夢到過自己有翅膀嗎?

如今的社區,都是單元門、電梯房,鄰里之間都不相識,住同一棟樓,最多只是面熟,電梯門口點個頭而已。住了五年了,也沒跟對門那戶的人家真正的照過面,反而,遛蓋茨比的時候,遇到其他的狗狗主人,會有一兩句的交流,於是她們記住了蓋茨比。

一個大太陽的早晨,照例去遛蓋茨比,一個長的黑黑的,笑起來露出一顆小虎牙的女孩,大約八、九歲的樣子,蹲下來跟蓋茨比玩,問它叫什麼名字、幾歲了、男的還是女的?一一回答,女孩說可喜歡狗狗了,可是媽媽不讓她養。看她依依不捨的樣子,就多聊了幾句,客氣地說下次可以來我家玩,問了她的名字,居然我們同一個姓,看她那個不捨的樣子,於是就邀請去家裡。

女孩長得並不好看,但是笑起來很燦爛。問她要吃什麼,女孩全都拒絕,不喝飲料、不吃零食,哦,這樣的孩子也不多見,多了一分喜歡。她一直和蓋茨比玩,我們聊起天來:”你除了想要一個狗狗,還有什麼最大的願望嗎?”

“我最大的願望......不可能實現的!”女孩靦腆的微笑著,”是什麼?說說看”

“我想要有一對翅膀”,這回又笑得燦爛了,”可以啊!你可能本來就是一個小天使,是有一對翅膀的”。

“怎麼會呢?”轉頭看看自己的後背:”沒有啊!””你本來就是有的,在天上的時候,然後下來到地面上,翅膀就藏了起來”。

“真的嗎?我有一次做夢,夢見我自己是有翅膀的!”小眼睛還在那裡打轉。”就是啊,只不過我們現在都看不見,以後等你再回到天上,翅膀就又出來了”。

“怎麼會這樣呢.....?”半信半疑的樣子,”因為在天上有一位大家都叫他爸爸的,讓你通過你媽媽的肚子,把你生出來,來到這個世界上,你媽媽也是他創造的,我們都是,而且這位爸爸愛我們每一個人!”我的表情也跟她一樣燦爛。

“怪不得,我不愛吃零食,我媽媽回到家就吃零食、喜歡喝可樂和奶茶,很胖也不減肥,我媽說這是衡量一個家庭是否富有的標準。”我哈哈大笑:”還好,你不像你媽媽”。

第二天,有人來按門鈴,視頻裡看到兩個孩子,女孩帶了她的弟弟,看到蓋茨比,歡快地抱住它。弟弟畢竟還小,沒有姐姐那麼懂事,加之男孩子本來也會調皮一些。拿出零食、飲料招待弟弟,弟弟照單全收,姐姐在一旁:”要說謝謝。”

第三天,兩個孩子差不多的時間又來了,”我們來看蓋茨比”。家裡一下子歡樂了起來。在沙發上,兩個人一起摸著蓋茨比的毛,嘴裡唱著:”每個人身上都有毛毛......”一首抖音上流行的歌,被我立即喝止:”不要唱!”兩個孩子有點吃驚地看著我,”這是一首很噁心的歌,在我們很小的時候,是一首非常噁心的歌!所以,小孩子不要唱,尤其是女孩子。”他們點頭答應,雖然我的語氣和藹了下來,但表情依然嚴肅。

這是一首七十年代台灣民俗歌星張行的一首老歌,一首黃色小調改編過來的,在抖音這個視頻網站上很火。家裡的小女兒也隨口唱過,也被我們立刻制止。然後我問爸爸這首歌這麼唱的?我先生還私下裡唱了起來:”每個人身上都有毛......”惡俗的歌詞,成年人之間的笑談也就罷了,從這些天真瀾漫的孩子口裡唱出來,真的是我感覺被棒喝了一樣!而他們的父母,都是八零後,沒有聽過原唱,孩子們隨口就來,也沒覺得有什麼不當,況且他們的媽媽平常就是喜歡做沙發土豆,然後刷著抖音,吃著零食。

拜託,任憑世界如何,不要污染了有天使翅膀的孩子們。

因為近期有新項目要開展,早早地遛了蓋茨比,就出門了。兩個孩子隔三岔五地來按門鈴,我先生的手機上能看到按門鈴的人,可是只能聽到裡面蓋茨比的叫聲,卻沒有人給他們開門,他們只好悻悻地走了。不知道他們家具體的門牌,小孩子也沒有手機,期盼著哪天,我們又在小區裡偶遇,把他們帶到家裡來玩,給他們做好吃的,留他們玩久一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