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叶

一个愿意分享的人

做一回什麼都敢吃的廣東人

發布於
尋味順德

曾因為工作,去過很多地方,很感恩,可以邊工作邊遊歷,還可以吃到一些當地的美食,所以,想憑著記憶一一紀錄下來,也算沒有白去一趟,美食是行走中的恩賜。

先說說,去過幾次廣東,最愛的粵菜。第一次去廣東,我才二十出頭,那時的廣東已是改革開放經濟的前沿。從廣東下飛機到順德,一路上一片黑暗,不像現在已經幾乎看不到城鄉的落差,珠三角連成了一片,比長三角的大規劃要超前。但是當時當地的普通民眾還很保守的,看到有塗抹口紅的女人來到,他們稱所有廣東以外的女人都是”北妹”,一般內地去的打工族一般都是素面朝天,非常樸素的。

順德菜,如今因為一部吃貨紀錄片而串紅,成為大熱門的菜系。當時的餐廳都不大,裝修也都老舊,生意卻紅火,一起去的人是本地人,他們在我們上飛機的時候,已經打電話訂好了位置,點好了菜。落座後,很快菜都上來了,鹽焗皮皮蝦、豆豉鵝、炸蛇段、椒鹽排骨、香煎魚餅、蒜泥芥蘭、還有一個咕咾肉,是照顧我的口味點的。他們都餓了,坐下後,倒上茶就自顧吃起來,彷彿好久沒有吃到家鄉的味道了,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來,來,快,趁熱吃”。

一會兒,端上一盅湯,一個人一位的那種,那時候,內地還沒有這樣的,服務員幫你打開蓋子,”這是我們這裡的特色菜,順德粉絲,很好吃的,嚐嚐”,他說著廣普話,狡詰地笑著。好吧,幸好我不是多嘴的人,沒有接茬他的話,吃了一口,感覺這粉絲特別的黏口,但很好吃,這麼美味的東西,不能放過,”這是魚翅,我第一次吃到的時候,也當它是粉絲”,朋友忍不住說了,好吧,這特色茶不錯,價格不菲,我心想,點了點頭,繼續吃。

炸蛇段,才是真正的大愛,之後的幾天,都要求點這個菜吃。用的是水蛇,越大越肥美,滿口的鹹香,我一個人可以吃一盤。後來,內地有上檔次的餐席,都會上這道菜,但大部分用的是大王蛇,沒有關東的水蛇炸的好吃。現在這道菜幾乎看不見了,下次去廣東,找一家老牌的順德餐廳找回記憶中的味道。

看著都好吃

那時候,當地的朋友在那邊屬於是發跡比較早的,他們一撥人吃一頓飯,要驅車去一個小時外的地方,為了吃一頓好的,路上還得繳納過路費。那個餐廳也許靠近廣州了,高大上多了,包廂很大,採光明亮,一桌子大約有近二十個人,滿滿的一桌菜,全都是野味、稀罕的魚,很多菜叫不上名字,也從未吃過。據說,光那條魚,就要一兩千元,這在當時的消費能力,是很奢侈的一桌飯局了。因為年輕,也沒有特別的記下這些菜式,現在想來,有點遺憾。最讓我震驚的是,上了一盤蟲,盤內蟲比蟑螂稍微小一點,我根本不敢碰,他們說這是高蛋白,當地的名菜,勸說我嚐一個,把轉盤故意固定在我的面前,猶豫著拿起筷子想夾一個,當筷子即將要碰蟲子的那一刻,我立刻收回放下筷子:”算了吧,我不想嘗試。”最終沒有嚐一口,之後他們說這是:水蟑螂,聽了名字,我更慶幸自己沒有下筷子去嘗試。

後來,有一次去廣東,逛了一下菜場,有一個攤位,專門賣各類蟲子的,一個個的木頭做成的長方形木格子裡,爬滿了各種的昆蟲。其中有一個裡面都是淡黃色的蟲子,在蠕動:”這是什麼蟲,能吃嗎?”問店家:”這裏的蟲都能吃的,這個叫竹蟲,都是好東西,營養豐富”。然後手還伸到這盤蟲子裡,在那邊一把抓起來,又放下,抓起來,又放下,”咦,好噁心啊!”我驚心動魄地看著這一幕,店家依舊在那裡抓著玩.....

現在,吃這些奇狀怪物,不是廣東人的專利了,福建人、廣西人也吃,等疫情過去了,專門飛到廣東順德,再去尋味,在那裡住上一個月,吃遍各色美食,且鼓起勇氣,做一回什麼都敢吃的廣東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