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分守己的韭菜苗

50%區塊鏈、30%咖啡、20%閱讀思考。 從300美金時認識比特幣,今年開始,想當一個能躲過鐮刀的韭菜成長茁壯,或許你能看看我的故事,一起當個健康成長的好韭菜,或者一起喝咖啡、看看書。

[台北古亭/東門]|森夜咖啡Café de Minuit|咖啡店系列

發布於
一家店,咖啡好喝還是難喝,去看廁所的角落就知道了。

這是我學咖啡時,花姐說的話。


那時候還是學生,每周我們總會聚在花姐打烊的店裡團練,我手沖出來的咖啡一塌糊塗,一樣的咖啡豆,一樣的克數、粗細、水溫、器材。我沖的咖啡就是比學長姐差一截,這倒不是心理作用,因為就算是盲測,我那杯就是沒有人喜歡,或者更直觀一些,每次我那杯都會剩。

不過要說沮喪的話是也還好,畢竟我菜呀,有啥好羞愧的呢?


那我缺少的是什麼呢?我猜大部分的人應該沒想到的是,咖啡這回事,講白了重點也不在技術。技術是最簡單的,如果來個雙手靈巧穩定的新手,依樣畫葫蘆下,我敢保證我能在一個下午讓他沖出以假亂真的咖啡。真正的核心,是在味覺嗅覺,是在於我沒有敏銳地感管來協助我從中找出我的錯誤出在哪裡,就像一個廚子味覺不好,怎麼可能調出好吃的調味。

味覺與嗅覺的難處在於,這是完全無法與他人共享的感覺,而且大部分人都不可能有過味覺、嗅覺訓練。視覺我們有美術課,聽覺我們有音樂課,但從來沒有聽過哪堂課是吃飯課的。

我當然也想要進步,但是味嗅覺天生就是無法交流的呀,花姐給我的答案是,要我大量的去喝各種不一樣的咖啡,去不同風格的咖啡店。從獨立連鎖到工業自然,單品手沖和配方拿鐵。

還有件事沒講明白,每個人都有自己偏好的味道的,我相信大家都認同這件事。就像哈味,有的人喜歡,有的人不喜歡。如果只依我的喜好的話,那我拿什麼評價好喝與否?


「花姐,那我去一家咖啡店喝了以後,我怎麼知道好不好喝,我要打電話問你嗎?」我笑著問。

「一家咖啡店,咖啡好喝還是難喝,去看廁所的角落就知道了。」花姐的表情不像是開玩笑。


這當然不是真理,但其實是一個很客觀的描述。如果一家咖啡店廁所角落是髒的,你怎麼能保證咖啡機上的縫隙裡,老闆都有定時清理?如果廁所飄出異味但老闆都不理會,杯子裡你喝下肚的味道他當然也不會在乎。吧檯上的動作客人看得清清楚楚,咖啡師自然會小心翼翼,廁所才是決勝負的關鍵。

如果老闆在意這間咖啡店的每一個細節,就算咖啡你覺得不好喝,但這一杯一定是老闆在精挑細選之後,他認為的好喝。(一間店的細節可多了去了,有人有興趣的話我單獨開一篇文章來講)


森夜咖啡-外觀

森夜咖啡位於古亭和東門捷運站之間,金山南路的巷子內。我本來是要去附近的另外一家店的,卻沒想到它無預警休息。走進來前也沒想過會發文,但是我打開廁所門的時候,就想起了上面的故事。

是暗門!

這大概是我去過的咖啡店中廁所最講究的了,打開門的第一瞬間我想到的是「我是不是開到傳送門,直達無印良品的展間。」仔細看才知道是因為空氣中那股無印味,那台熟悉的空氣芳香機。(相片只拍到一小角,在免治馬桶後面。)
馬桶旁沒有垃圾桶,因為會有異味。洗手槽的垃圾桶也是金屬翻轉的那種,平時也能將它隔絕在空氣中,這些都是細節

森夜咖啡廁所內部

我點的是冰釀,六點才到咖啡店的我糾結了很久才點的。一般來說冰釀的咖啡因會多一些,咖啡因是水溶性物質,最大的溶解因素是時間。冷門小知識,令人意外的是,Espresso因為接觸時間短,味道雖強烈,咖啡因卻是較少的。一杯冰釀至少會浸泡幾小時以上,咖啡因通常會是手沖的150%以上,沒有定值,因為冰釀的手法也是各家各派。

咖啡還不錯,還沒到我會為了味道一定要來再來一次的地步,但是可以放進清單裡備用。

森夜咖啡-冰釀

詢問之下店員表示,配方是綜合的,也是比較常規的手法,因為冰釀的味道比較濃厚,只選用單一的產區豆的話,特色會過於強烈。今天想喝冰釀其實還是為了它那一點酒香,可以假裝自己喝酒放鬆的同時又保有清醒的腦袋工作。這家咖啡店的冰釀是我喝過裡面比較清爽的,沒有特別去強調發酵味。不過杯子我得在心裡默默扣分,環保議題是一部分,其實塑膠杯喝起來嘴感有差的,邊緣銳利的收邊會讓嘴唇微微的不舒服。你可能以為我瘋了,但你回想一下,有些中餐館是有陶瓷湯匙跟金屬湯匙的,喝起來感覺一定是不同的。更甚至你想像一下,你現在喝一碗蘑菇濃湯,但是是用中式厚厚的陶瓷湯匙喝,那是甚麼感覺?一樣的蘑菇濃湯,我相信你會覺得怪怪的。

附贈了一個小甜點,我其實對甜點沒有研究,不知道它的名字,但憑味覺的信心我知道它是好吃的。白色的部分使用的是creamcheese撒上可可粉,巧克力蛋糕底藏著藍莓顆粒,我很滿意。

森夜咖啡-落地窗

大片落地窗上是很多可愛的塗鴉,撒在檯面上就成了融合在客人身上的景。

森夜咖啡-塗鴉


森夜咖啡防疫

這也是我看過防疫落實的最徹底的,桌上的防疫標語是黏死的。這必須給個讚,這間店幾乎犧牲掉一半的座位啊。所有位置都是變成獨立的單人座,或者是並肩的吧檯雙人座,但也有可能原本就有規劃單人座位,我覺得這是一家味道型咖啡店而非聊天型咖啡店的一個小眉角。(回家我發現他們PO了防疫公告更改了座位配置,很有心。)

本來就有的單人座
我猜是後來改成的單人座

附上甜點區,我真不懂,就不評價了。不過這間店好像甜點才是主軸。

甜點區隨手拍


想不到吧,咖啡店系列居然從廁所起手,來一個后翼棄兵開局。我自己也以為我會從某幾家我很愛的咖啡店開始寫,人生真是充滿意外。

咖啡店系列的風格應該會維持這篇文章,介紹咖啡店時穿插一些我的回憶與碎念。評價的部分會少少的,誇獎的部分視情況,畢竟我也沒收咖啡店錢。如果有咖啡店聯繫我的話當然也歡迎,不過我還是會照著我的風格寫作,我還沒有遇過完美的咖啡店,這世界上也不應該要有完美的咖啡店。

最後我想請問,只有我覺得Matters的圖片功能不是很方便嗎,我好幾次把圖片框起來Delete掉,反而都是文字不見。還好有Ctrl+Z大法,如果只有我是這樣子,那應該是我操作不熟悉,如果是很多人這樣....那我就摸摸鼻子多操作幾次,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