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平

跨媒介藝術家,電影導演,聾重聽人教育在讀,手語倡導者。 個人網站:yirucart.com 社交主頁:Ins @yiruc & @yiruc.artist

日記|2021.03.24

發布於
當我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 你不能說我一無所有/ 你不能說我兩手空空
Sower with Setting Sun - Vincent Van Gogh


「當我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 你不能說我一無所有/ 你不能說我兩手空空」
摘自「答復」,海子


目擊厨房的電子鐘擠出一秒鐘心跳。那一秒的表象變動成為一道分水嶺,過去是河流,未來也是河流。我站著。身體的疼痛稍稍淡去,大腦就奪走我的注意力,迫使我思考一種描述並流利表達。事實上,可被精準描述的痛苦,和其本質相去甚遠。If the mind is in pain, the mind is pain. 我執行紀錄,不過是想枉然停住一條在被我的雙足踏入之前的河。

今天是海子的生日,不過他真正的生日是在一個星期二。海子迷戀太陽,詩人大多都是這樣。所以我很遺憾,這不過是一個異鄉的陰天星期三。晴天和太陽是兩種本質。晴天依賴太陽作為表象,但是後者不需要前者作為表達方式。如此看來,晴天應該是更孤獨的那個。他不依不饒,是還不夠明白黑暗啊。太陽總是不可質疑地處在黑暗中,詩人就站在她痛苦的芒上,看著人類對清晰和清澈的崇尚,日復一日,讓生命的本質——混沌和豐富,淪為必須被理智消滅的敵人。這是在詩人擁有生日之後,每天都要面對的悲劇。你讓他如何承受呢?


他寫:

「即使我們一生不幸/ 這生日也是我們最好的補償」


失予說的,詩是曙光,多一首就少殺一個人。但就算是太陽也並不永恆的,可是對有些人來說,只要能發光二十五年就夠了。



2021.03.24

於紐約市曼哈頓

陳 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