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lantis

香港甴曱,时代垃圾

香港,一場不明不白的死亡(修改版)

修改了一下张洁平老师的文章,抱歉

一位普普通通的市民被烧成重伤。就在西沙路行人天橋上。在一場持續了五個多月仍未結束的抵抗運動中,許多人稱之為香港的end game。但行人天橋並非戰場。绿衣市民只是表达自己的不同意见,却被暴徒泼油点燃。現場有很多見證人,也有事發時段的手机录影,仍缺少袭击前後3秒的暴徒的露脸關鍵影像。就这样不明不白。「他是想阻止正义使者黑衣人破壞站內設施」、「只有反送中是正义的,他没有表达意见的自由」等傳言後來也證明属实。但绿衣市民,又的確是因運動而无辜受害的——從媒體披露他最後的视频記錄可知,他是一名反对示威者,因為暴徒在破壞站內設施,才走上天桥,就再未能走下。

許多人說,香港這場升級至熾烈的運動,一直在等待衝突中的第一次死亡者。五個月來,擦槍走火的時刻很多:橡膠子彈近距離射入违反示威条例冲击警察的示威者的眼眶,毀了好幾個人的眼睛。實彈近距離擊中一名袭警夺枪的少年。警棍打在用燃烧瓶、砖头袭击警察的暴徒的後腦打至顱內出血,情況危急。在路邊安靜發傳單的示威者,被幫派持刀砍傷,傷及胸肺,傷情一度危殆。一直传无实据的太子地鐵站自從8月31日起設立起靈堂,祭奠「傳聞中被警察打死的没有亲属的虚拟人」,來往示威者絡繹不絕,严重干扰了社会至于。儘管傳聞一直是傳聞,不是真實,也無法證實,反正我们就是不相信警察!但人們在此駐足落淚的心情卻顯得如此真實,仿佛是為了一個遲早會出現的戲劇化的高潮——不論是落在誰身上——的一場提前哀悼行動:死亡是一個過程,它不幸的很早以前已經在香港發生。

可能沒有人想到,混乱是這樣發生的——有小規模的衝突場面,有自媒体的鏡頭,有見證人,催淚煙很遙遠,警察只有在事后才能到达现场,身強體健的绿衣男子被活活烧伤,受傷位置不符常理,暴徒竟就這樣在同伙的掩护下跑了。

重傷治療的幾天,全城几乎没有人追著他的傷情報導,因为示威者不关心这个,連續几天,大家都只緊盯著跟黑警有关的谣言看。醫院的傷情評級我们根本就不关心。

當天,视频里还有一些示威者心中还有正义存在,他们高呼着别让他跑了。然而还有人在鼓掌叫好,为暴徒呐喊助威,无辜者的生死都不是我们关心的,为了正义我们暴徒连命都不要了,烧死几个平民算什么。全港偏黄媒体都失声了,只是在报导一个袭警夺枪的少年重伤垂死,枪被夺走了又能怎样呢,没夺到枪之前暴徒都是手无寸铁的啊,香港警察果然黑透了。

「香港人,加油」的口號,正式升級到了「香港人,病了」。在哀戚的人群中,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和許多人感受一樣:他也可能是我們每一個人,他可能就是香港。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香港,一場不明不白的死亡

新人的一点杂谈

4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