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來自天空》◎清朗

《來自天空》原創小說作者。 每天都在跟五個國中臭小孩講幹話。 一個焦慮的女人。 官方網站: https://sites.google.com/view/from-the-sky/%E9%A6%96%E9%A0%81

一簇簇開得刺疼

《來自天空》第十九章 還濕潤的水彩底稿
玫瑰的鼻息在耳邊水溶溶的化了開來,微風的小腳又細又密的踏在臉頰上。 碧落感覺意識慢慢的模糊,許久沒有的安心睡了過去。


中午的艷陽被一片清軟的藍色雲朵給遮住了,整個頂樓天台因此氾濫出慵懶憂鬱的顏色。

這是個連時間都會睡著的午後。

碧落推開天台的鐵門,一朵疲懶的玫瑰正枯萎在這片藍色天地的中央。


「…玫瑰,你也在這裡啊。」碧落深吸了一口氣,給自己定了定心神,她不知道玫瑰是不是還生他的氣。

「呦,碧落。」玫瑰向後伸了個懶腰,抬眼看著碧落小小的身影,她朝她沒精打采的揮了揮手。

「你怎麼了?看起來很累的樣子?」碧落走到玫瑰身邊,撥整裙子坐了下來。

「靠么,我真的快累死。」

「你昨天沒來上課是去做什麼了嗎?」

「這個說來話長…。」

玫瑰煩躁的撥了撥額前的頭髮,那朵藍色雲朵的邊框被水氣暈了開來,就像一幅還濕潤的水彩底稿。


昨天一整天,玫瑰就待在自己房間裡,再過幾周就是全國美術比賽的交件期限了,她一個人擺弄著畫架上的水彩畫,這已經是她的第五章稿。

她抬手暈染出天藍,又覺得過度陰鬱,配上明黃又覺得突兀了,不管用什麼方式,玫瑰都覺得畫布中間的舞者少了一些什麼。


她低頭回想那天在天台跳舞的碧落,那天的碧落無疑是最好的。光線也好,動作也好,顏色也好。

後來速寫的那天就覺得少了點什麼。

「是表情不對?動作太難?阿阿阿阿幹!到底是什麼…」玫瑰快扯爛了自己的頭髮,她攤在椅子上大口吐氣,最後決定推開房門到樓下倒水喝。


她看著清澈的純水從青瓷壺子裡流淌出來,清脆的聲響黏在耳根,她突然覺得,那天速寫時的碧落,就是這青瓷罐子的顏色。

「只有在天台的時候,像琥珀一樣透明。」玫瑰對著壺子喃喃自語。


她不知道所謂的人情世故是什麼東西,也沒有想搞懂過,她只是擅長待在舒適的地方,做開心的事情。

這世界的每一個細節都是玫瑰心底的一種色號。

對玫瑰來說,每個人都是一張會變換色彩的色票。


「也許她那天心情不好吧。」玫瑰端想著那日每一秒鐘的畫面,卻已經模糊的看不清楚。她覺得自己的雙眼就像是一張畫布,裝不下關於美感以外所有的信號。


她突然想起,小時候過母親節,她想著給媽媽畫一張全世界最好看的畫,可是色筆的顏色不夠,沒有辦法畫出媽媽的耳環。


那時候他們還住在爸爸的小房子裡。那棟房子很溫暖,是麥芽糖的顏色,連空氣都是甜的。


小小的玫瑰便摸索著走進媽媽的房間,爬上梳妝台,發現那對耳墜就掛在鉤子上,她左想右想,伸手扯下了耳環,用膠水沾到了畫上。

後來她把畫拿給了媽媽,媽媽氣的追著她打,可玫瑰自己也不知道錯在哪裡,她揉著眼睛跟爸爸哭說,她只是覺得這麼漂亮的東西,就應該放在畫上,配在媽媽身上。

爸爸看著她滿臉的眼淚,輕輕地抱起她,給了她一個吻。

晚上他們一起吃了蛋糕,玫瑰始終沒有把畫上的耳墜拔下來,她一面咬著蛋糕一面賭氣,但是爸爸要她不要計較,媽媽只是因為肚子裡有寶寶,所以有點不舒服,心情不好。


「我大概是個笨蛋吧,早知道當初就把耳環拿去餵狗。」玫瑰一口灌下半杯水,咬牙切齒的準備回到樓上。


她爬上樓梯,往房間看去,卻發現自己房間裡的燈正一閃一閃的。

玫瑰直覺大事不妙,用跑百里的速度衝進房門。


房間的中央,一朵桃粉色的小蘑菇,正黏在畫架前面。

再仔細往前一看,那朵菇竟然長出了一雙框著水霧的無辜眼睛,微翹的唇珠輕輕抿著,面上是個人畜無害的小動物,手上卻正幹著惡事。

她竟然一把把玫瑰的畫給剪了。


「花——幹!幹!你!在做什麼!」玫瑰在原地崩潰的尖叫。

「我在做撕貼畫啊,你這裡剛好有廢紙,借我裁一下。」

「裁三小,你看過有人把廢紙卡在畫架上的嗎?幹,你手不要再動了!」

「反正都剪下去了,畫那麼醜其實也不能怎樣。」

「幹!閉嘴!你再講一句我就把你的嘴巴撕了!」

「那我再剪一塊就走。」

「靠!手拿開!剪刀給我!你是跟珊瑚染了這顆醜頭之後腦子也壞了是不是?」

「…這張畫真的很醜欸。」

「操!我跟你沒完——」

玫瑰的回想畫面停在兩人撲倒著扭打的瞬間。


「恩,大概就是這樣。」玫瑰面無表情的撐著頭,看著雲朵一點一點吞吃掉太陽的光圈。

「…你妹妹…平常就會這樣對你嗎?」

「嘛,她就是這樣雞雞歪歪,以為小二會畫素描有什麼了不起,眼睛長在屁眼上。」

「可是昨天不是上課日嗎?她怎麼會在家裡?」

「這傢伙沒有在上學的,美其名曰自學啦,我是看不到學去哪裡了,幹,我這輩子做過最錯誤的決定,就是搬來跟她住一起。」


玫瑰說著說著,拖力倒在地上,讓黏稠的陽光在臉上安靜地融化。

碧落眨了眨眼,歪頭看著玫瑰圓鼓鼓的腮幫子,思考了一兩秒,也跟著躺了下去。

這裡望出去的天空顏色正好,彷彿那裡真建築著一個宮殿,天上之外又是另一個人間。


「…碧落。」

「嗯?」

「抱歉啊,我從以前就不太會察言觀色什麼的,速寫那天你是不是心情不太好,雖然不知道我可能說錯什麼了,但還是想著跟你說聲抱歉。」玫瑰的唇齒之間沒有太多的情緒,清淡的語氣反而讓整句話洋溢一種單純的麥草香。


碧落頓時覺得有些羞愧,她本來想著自己先開口道歉的。

「我才要說聲對不起,我那天心情覺得很不好。說話太衝了,對不起。」

碧落轉過頭來,兩人正好對上眼睛,停頓了一秒,咯咯咯的笑了出來。


「…哈哈哈,幹,我們這樣真的好笨,這什麼臭三流青春偶像劇的對話。」

「哈哈哈哈…可能青春就是這種樣子吧?」

「青春嗎?以前聽到沒有什麼感覺,現在我們已經算在青春的範圍裡了嗎?」

「可能很多事情,想像跟真實總是有差距吧?」

「是嗎?像是什麼?」

「恩…好多好多事情。」


「我不了解的事情好像比我了解的還要多很多。」碧落闔上雙眼,感覺日光的掌紋在眼皮下描畫橙子色的螺紋,她黑藍色的髮絲在地板上捲曲成翻湧的海浪。

「這可能就是青春的特權吧?講白一點,就是很笨也可以被原諒。」玫瑰伸直雙臂,把太陽圈在掌心。


「媽媽總是跟我說我還有很多時間,可是我還是忍不住覺得好急。」

「是關於跳舞的事情嗎?」

「恩。可是現在不努力的話,就沒有辦法上高中舞蹈班了,」碧落輕輕的張開眼睛。


「這樣就又浪費了三年,等到要上大學的時候,就沒有機會到國外的舞團應徵了。」

「哇,光聽就覺得很累啊。」

「沒有辦法,從小大家就一直跟我說,只是跳舞的話長大會餓死的,每次他們這樣說,我就會跟我的朋友們講,當舞蹈老師也可以,利用閒暇打工也可以,人沒有那麼容易餓死的。我們要一直跳下去。」


「我們要什麼都不害怕。才能完成夢想。」

「…感覺碧落你想的好多啊。」

「玫瑰你那麼喜歡畫畫,沒有想過要怎麼走下去嗎?」

「我好像沒有那麼認真想過,就覺得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我現在過得舒舒服服的,該決定的時候再來想辦法。」

「這句話好有你的風格。」

「不覺得偶爾這樣也挺好的嗎?你把眼睛閉上,然後讓風從臉頰旁邊吹過來。」玫瑰微笑著閉上眼睛。


「就這樣睡一下吧。」


玫瑰的鼻息在耳邊水溶溶的化了開來,微風的小腳又細又密的踏在臉頰上。

碧落感覺意識慢慢的模糊,許久沒有的安心睡了過去。



夜裡碧落剛換好舞衣舞鞋進到舞蹈教室,就發現同學們正吵鬧成一團。

「怎麼了嗎?」碧落走向前去,剛靠近人群中心,大家卻安靜了下來,你看我我看你,在幾秒鐘近乎寂靜的尷尬之後,三三兩兩散開成原樣。


碧落呆愣在原地,搞不清楚大家這是怎麼一回事。

還來不及問個明白,老師卻正巧在這時走了進來。


「碧落,你過來一下。」老師向碧落揮了揮手,把一臉不知所措的碧落喊到了辦公室。


「你上一堂課沒有來,先跟你說一聲。」老師把碧落拉到辦公室一角,一臉正色。


「因為舞劇主角的考核分數,你跟木枝的分數一樣,所以我讓學員們做了個小投票,投票結果你是第一名。」

碧落的心搏隨著老師的語氣昂揚了起來,她感覺眼前的世界陡然一亮,灑滿了金光。


「這個結果老師們沒有什麼意見,以你剛進來上課的狀況,真的是跳的最好的了,只是木枝的朋友們覺得這個結果不太公平,他們說些什麼你可以不用聽進去,不過是個小表演嘛。」

「…恩。」

「因為他們一直來找我,我後來給了他們一個方法,如果他們做連署重新投票,上面簽名的人超過課程人數三分之二,就算他們有跑正規程序重新開始,那主角就讓木枝來跳沒有問題。」

「蛤?連署?」

「對,你不用太在意這件事情,如果真投的過就讓他們過了吧。重點是之後的考試順利,這場舞蹈發表本來就是用來讓你們練習臨場反應的,誰跳都差不多的。」老師聳了聳肩,伸出手拍了兩下碧落的肩膀。


碧落感覺一股寒意從腳底板竄上了頭心,整個人都在發麻。

她毫無意識的跟老師道謝,默默退出了辦公室。


練習途中,碧落感覺自己成了牽線的木偶。平時會在教室裡跟碧落寒暄幾句的同學們通通躲了開來,碧落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感覺所有的人都盡量在避開她的視線。

只有木枝還笑盈盈的拉著朋友有說有笑,可碧落一眼就看見了他們手裡拿的卷宗,上頭已經簽上了不少名字。

碧落跟木枝素來沒有什麼交集,至多有一兩次進到教室裡,發現平常自己站的位置給木枝先挑去了,僅此而已。

碧落努力的閉起眼睛,思考著至今為止木枝在身邊所有的表情跟語句,但她只記得每一次自己都在全神貫注的抬腿跟拉伸,她記得站在教室中央踮起腳尖,輕盈迴旋時的自在,記得燈光的熱度,記得汗水從額頭浸濕到脖頸的瞬間。


「難道我真的做得那麼不好嗎?不好到她們要這樣想盡辦法換掉我?」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已經到了課程結束的時分。

離開了教室,碧落站在霓虹閃爍的十字街口,來往的行人支著一朵一朵的傘花,那些傘花像是腦門裡四處竄動的火花,一簇簇開得刺疼。

「只是一場小表演,我不可以那麼在意的。」碧落用力甩了甩腦袋,想關掉腦海裡無法抑制的混亂,可就像心底有一輛放著回聲喇叭的大貨車,來回重複播放著所有人閃躲的身影、那張連署的紙片。


「這一切真的是對的嗎?」

她又想起了草青,想起鈴鹿。

「我想離開這裡。我不想再一個人跳舞了。」

在燈號快速變換的瞬間,碧落目光模糊的邁開了步伐。

下一秒,她突然感覺耳邊響起一陣刺耳的碰撞聲,緊接便眼前一黑。

這個夜晚的點滴在眼前一閃而過,碧落感覺整個人失去了重心,被一股重力猛烈下拉,風雨裡竟然滲進了一絲火辣,複雜的觸感交疊而來。


冰冷尖銳的雨劃在臉上。

碧落最後的知覺止於柏油剛硬的觸感。


◎清朗的話:

  很抱歉最近有點拖更,最近有一大堆事情等我處理,現在告一段落,又可以繼續寫作的感覺真的好棒٩(✿∂‿∂✿)۶,這一章特別想多畫一點插圖,如果大家有興趣看看其他版本的插圖,歡迎關注我的免費官方網站喔!喜歡這篇的話希望大家能不吝按下喜歡!期待與大家互動 (・∀・)

祝大家周末愉快!

贊助連結如下:

https://liker.land/kuma30827/civic 

免費官方網站:

https://sites.google.com/view/from-the-sky/首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那是所有星星黯淡以前。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