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來自天空》◎清朗

《來自天空》原創小說作者。 每天都在跟五個國中臭小孩講幹話。 一個焦慮的女人。 官方網站: https://sites.google.com/view/from-the-sky/%E9%A6%96%E9%A0%81

隱藏的也是一種爆裂

發布於
《來自天空》第六章 跳下去,不要站在邊上看 上
神秘的預告。

 

   「浪痕?你怎麼在這裡。」


    雨後醇厚易碎的水氣在空氣中奔騰,晨起黃米下了一場大雨,校園裡的一磚一瓦都像是睡著了一樣,蒙上淡薄的霧灰色。


   「恩…喔!早安!太陽。」浪痕楞著站在教師辦公室的門口,恰巧碰上了也要來找導師的太陽。


   「你怎麼站在這裡不進去?」

   「喔…其實,我是來找老師報名朗讀比賽的。」

   「真的嗎?那麼巧!我也是來報名比賽的。」

   「太…太陽你不是已經參加了作文比賽了嗎?」

   「是啊。但就想都嘗試一下。你呢?我好像沒聽說你國小參加過比賽。」

   「沒有。就是…老師不是說男生一定要有人去嗎?其他人都不想去,所以就推我出來參加了。」


    浪痕搔搔頭,他的腦袋低垂,卻因為高個子,所以太陽還是能稍稍看到他的表情。太陽的眼睛轉了個圈,遲疑道:


   「你怎麼不拒絕呢?你看起來應該沒有很想參加比賽才對。」

   「大家…大家都不想去,總要有人負責吧…」


   浪痕頓了頓,掛上一個傻愣的笑容,接著說:


   「我不太擅長拒絕。」

   

    太陽看著浪痕的表情,禁不住笑了出來。浪痕感覺得出來太陽微微的笑了,但是他覺得那只是嘴角勾起來而已,眼睛沒有跟著笑。


    就像太陽跟隕石說話時一樣。


   「沒有拒絕也沒關係啊。正好我有個伴可以一起學習,其實我的實力也不太好,之前在國小只勾到第三名而已。如果有什麼問題你可以問我,雖然我的經驗跟能力都不太好,但我會盡量幫助你的!」太陽微笑看著浪痕說。


   「好,謝謝你!」浪痕抬眼稍稍描了一眼太陽。

   太陽今天難得沒有綁公主頭,她將頭髮挽成一顆球,高高的紮在後腦勺。


   「你今天的髮型好酷。」浪痕小聲地說。

   「嗯?怎麼說?」

   「金色的包包頭,給陽光一照,真的像一顆小太陽。」浪痕這一句話,音量又更小了。

   太陽為了聽清楚浪痕說了什麼,稍微將頭貼在他的嘴邊,沒想到浪痕竟然會這麼說,太陽稍稍愣住了,她那意味不明的微笑終於透露出一點明顯而自然的信號。


   「哈哈哈,真的嗎?從來沒有人這樣說過。」太陽稍微後退一步,像是保持一點點安全,可她退了一步之後又抬頭看了浪痕一眼,彷彿擔心他看出什麼。


   可浪痕只是又把頭給低下來,就像剛剛什麼也沒說一樣,也絲毫沒有注意到太陽的任何動作。


   太陽看著浪痕呆呆佇立在那裡,她不自覺弓起的肩膀慢慢放了下來。

       


   浪痕跟太陽從辦公室前腳一走,隕石又接著走進了辦公室。

   「欸!隕石!哈囉!你也是來找老師報名比賽嗎?」浪痕高高舉起手,想跟隕石打聲招呼。

   「先不說了,老子正在被通緝。」

   「欸?」

   「掰。」

   太陽跟浪痕還來不及看清楚隕石的表情,他一陣風似的就溜進了辦公室。

   「什麼狀況?隕石又被老師叫去了嗎?」

   「又?他最近有被老師叫過去嗎?」

   「不是,是國小的時候。隕石總被老師叫去。」

   「有什麼原因嗎?」

   「恩…不知道,隕石也不會欺負同學,頂多就是早退而已。」

   「他常常早退倒是真的,可是他為什麼常常早退?」太陽疑問道。


   「我也想要知道為什麼。」浪痕遠遠的看著隕石,直到背影消失在辦公室門口。

 

   隕石推開門進了辦公室,蔓蒂老師正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背挺得直硬,安靜啜飲著手裡噴香的咖啡。

   「隕石同學,你來了。」

   「恩。老師好。」隕石手插著口袋,岔著步伐站在老師面前。


   蔓蒂老師通過鏡片平穩的看著他的臉,輕緩放下手中的咖啡。


   「我想你也知道我是來跟你談談早退的事情。」

   「老師,抱歉。」隕石直直看著蔓蒂的臉,語氣裡聽不出任何起伏。


   「你如果真的覺得抱歉的話,從我上次跟你說過之後,你應該就要知道收斂了。準時上下學不只是一個學生的本分。隕石,我覺得這也是一種對自己的尊重。」蔓蒂的眼神並不銳利,反而像是一台大貨車在隧道裡安靜的前行,雖然氣勢龐大,卻安靜沉穩。


   「恩。」隕石依然毫無表情。

   「你必須尊重這段時光,隕石,尊重你自己有上學的權利,唯有這樣,以後的你才不會後悔。雖然從現在的眼光看,國中生活就只是考考試,做一些無聊的活動,但是你以後會知道,生活的意義是會隨時間逐漸浮現的。」


   「……」隕石毫無波爛的表情像是一滴雨落進了池塘,開始泛出一點點的漣漪。

   蔓蒂見隕石的表情有所鬆動,默默的把背脊後仰,清了清喉嚨。

   「老師知道你是個特別的孩子,所以我一開始稱呼你為隕石先生,我今天不是要來對你訓話的,你這個年紀的孩子,想法多,不喜歡被當小孩子。可我覺得你的特別不在於想要長大。」


   「恩…」

   「隕石啊,如果以後你有遲疑的時候,就試著跳下去,不要站在邊上看。」蔓蒂老師推了推眼鏡,露出一點淡淡的微笑。

   「我現在並不是要你明白我在說什麼,就放在心上吧。」


   「好,謝謝老師。」隕石輕輕側著頭,那一點點的漣漪並不是高興。


   而是試圖掩蓋什麼。


   等隕石回到教室裡,碧落正抱著一小疊卷子,東張西望的不知道在看什麼。

   「呦,捲毛。」

   「嗨,隕石。抱歉,我正在忙。」碧落一著急起來,小小的汗珠就全爬到她的臉上。

   隕石看這她那張焦急的小臉瓜子,終於笑了出來。

   「你是找不到考卷的主人嗎?」

   「嗯嗯,我現在還是認不得大家,可是老師說下午上課前要把卷子發完。」

   「哼哼,這有什麼問題。」隕石歪著嘴嗤笑一聲,把考捲一把拉走,隨意的分到每排的第一位。

   「喂——等等等等隕石你在做什麼——」碧落焦急地想把卷子收回來,卻被隕石用食指抵著額頭,不讓她動作。


   「放心啦,等大家一上課坐定,就會自己主動傳考卷了。」

   「恩…哦…可是。」

   「哈哈,安啦。」隕石一副胸有成竹的看著碧落,碧落伸手擦了擦汗。

 

   「該說他是聰明呢?還是隨便呢?」碧落在心裡碎念著。

   

   「欸,我靠,誰啊,誰考註釋只拿了十分?」玫瑰正從外頭裝水走進來,一眼就看到了考卷。

   「哈哈哈哈,欸,隕石,恭喜恭喜,你只拿了十分。」玫瑰把考卷舉起來,對著隕石笑出聲。

   「承讓了,承讓了。現在我們是低分群好夥伴了。」隕石對著玫瑰拱手,一臉喜得貴子的表情。


   「你是怎麼考的,猜一下也有二十分吧?」

   「呿,猜題這種東西對我而言太簡單了。我才不幹。」

   「你就直接說你懶算了。」玫瑰翻了個白眼。

   「如果你對分數不滿意的話,我可以幫你跟老師說,可以補考的。」碧落看了一眼分數,尷尬的說。

   「不用啦,這種小事困不住本大爺的。」隕石聳了聳肩。

   「好啦,爛就爛啦不要管了,等下體育課,我要先去佔球場了。」玫瑰快速把頭髮撈起來綁成單馬尾,往球場大步走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見的星星都在心裡閃動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