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來自天空》◎清朗

《來自天空》原創小說作者。 每天都在跟五個國中臭小孩講幹話。 一個焦慮的女人。 官方網站: https://sites.google.com/view/from-the-sky/%E9%A6%96%E9%A0%81

那片海上初啟程的燕鷗

發布於
修訂於
《來自天空,
「恩。我都知道。」 他悄悄凝視著她疲憊的眼瞼,用一種細微不可聽的聲音說道。 這是流逝的分秒間,唯一駐足的東西。

《來自天空》第十六章 微不可聽

週四的晚上,碧落牽著母親的手,走進了黃米一家最大間的舞蹈教室。

   櫃台區是清一色的瓷白裝潢,冷氣出風口不停傳送冰涼乾燥的空氣,混合著桌上水氧機甜菊的香氛氣息,這裡的一切都顯的纖細易碎。


   「您好,請問是想諮詢什麼樣的課程呢?」櫃台人員戴著一面深紫色的口罩,呆板的語氣聽不出太多的情緒。

   「我們想找面向國中生的芭蕾課程。」

   「請問您的孩子有走舞蹈體系升學的打算嗎?」


   碧落看了母親一眼,不知道為什麼,那短短一秒鐘裡,碧落覺得母親眼底閃過了很多繁瑣的訊號,但她沒有太過理會,只是向母親堅定的點了點頭。


   「…有的,想要考紅芍市的高中舞蹈班。」

   「跳舞跳多久了?」

   「小學前上過一點點學齡前舞蹈班,小學三年級開始有參加學校裡的舞蹈社團,芭蕾正式學了三年左右。」


   櫃台人員聽完這一通說詞,慢慢的把背脊後仰,嘆了口氣。

   「會很辛苦喔,如果到現在只學了三年的話。」

   

   碧落的心臟像是給槌子砸了兩下,她不知道讓她刺痛的到底是哪一個字,但是肯定不是「辛苦」,練舞怎麼能怕辛苦?

   「我不怕辛苦的。」碧落對著櫃檯人員揚聲說。


   「喲,孩子意志這麼堅定,看來是真喜歡,這算是挺少見的哈哈。」櫃台人員那兩聲輕笑皮動肉不動,即便隔著口罩看不見,總讓人覺得不是真的在笑。


   「既然下定決心要升學,那應該調查過資料了吧?術科考試民族舞、芭蕾舞、現代舞、即興創作,每一樣都有分數佔比,好在您的孩子稍微有些芭蕾基礎,雖然都要從頭學起,但是肯下工夫還有機會趕上的。」

   「那應該要上什麼班級…」

   「我們有專門的升學課程,因為一到五都有排課,要確定時間騰得出來,費用的話會依據學習的項目多寡做疊加,如果想清楚的話就填表格吧。」

   碧落聽說明已經結束,伸手就要拿表格,卻被母親一手攔住,碧落不解的抬頭看著媽媽。

   「報名的話就要上滿一期嗎?如果中途不學了有沒有退費的機制?」

   櫃台人員抬眼看了母親一眼,那表情卻不像驚訝。

   「升學班比較特別一點,按月繳費的,若是中途不學了,就只要繳到當月就行了。」

   她似笑非笑的看著碧落跟媽媽,緩慢的把表格推到兩人面前。


   碧落很快填完格子,離開前經過教室,她看著落地鏡上清澈的形影,深吸了一口氣。


   她感覺她離夢想又靠近了一步,卻又明白,這只是開始而已。


   夜裡黃米的街道街燈閃爍,整個城市在光暈中融化,匆忙或輕緩的節奏都模糊成一團,變成貼在瞳膜上的虛影。


   「碧落啊。」母親駕著車子,在十字路口停下。

   「嗯?」

   「你也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一周五天還是有點勉強了。」

   「不勉強的!」碧落從後座跳起來,向媽媽靠近。

   「我已經比其他人起步晚了,如果不認真去的話真的會追不上的。」

   「媽媽不是這個意思…」母親嘆了口氣,轉過頭來。

   「就記得有一回你在教室扭到腳,痛了好幾天,晚上給你冰敷的時候,看你的腳趾間都是厚繭,指甲出血了也沒有跟媽媽講,媽媽真的難過了好幾天。」母親語氣停頓了一下,呼出一口微溫的鼻息。


   「你還有很多時間的,不要急。」母親看向碧落的眼睛。那雙眼睛有跟碧落一樣的蔚藍,只是那樣的蔚藍更像大海,無邊寂寥,不見深底的悲歡。


   碧落輕輕的點點頭,退回後座上。

   此時的她就像那片海上初啟程的燕鷗。

   

   尚不知風浪。

   

   「哇,這麼難得,碧落你熬通宵齁。」


   下午音樂課前,碧落在一片迷濛間隱約聽見玫瑰的聲音從身後傳來,緩慢的張開眼睛。

   「喔…早安啊…」碧落瞇著眼睛開口。

   「什麼早安,你睡昏了喔,都下午要最後一節課了。」玫瑰說完,伸出雙手把碧落的臉頰擠成在一起。

   「你是不是又瘦了啊,臉頰怎麼沒有肉。」玫瑰一面玩著碧落的臉頰一面嘟囔。

   「有嗎?最近沒什麼在注意體重。」碧落不自覺的打了個哈欠。

   「你最近在忙什麼?」

   「…最近開始上跳舞課了,九點多才到家,還要寫作業,睡覺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我靠,也太拚。」玫瑰一臉不可置信,趁著碧落不注意伸出食指,半捻半拉把她桌上的一顆薄荷糖勾走,半路卻被第三隻手攔了下來。


   「我覺得你不能再吃了。」半低不高的聲音從玫瑰頭頂撒了下來,她抬眼一看,發現隕石不知何時站在了邊上。


   「幹,要你管。」

   「不能再吃了,沒有那麼大件的內褲裝得下你。」

   「靠北啊。滾啦。」玫瑰伸手把糖果丟向隕石,沒想到他沒閃開,被正中打到頭心,彈了回來,剛好戳到玫瑰的眼皮。


   「滾不了,這裡是我的新家了。」隕石指了指玫瑰的椅子,玫瑰低頭一看,這才發現抽屜裡的書少得可憐,兩三本課本上孤零零疊著一本哈利波特原文小說。

   「幹,剛剛換完位子,我忘了。」玫瑰嫌惡的起身,一邊站直一邊用手拉了拉制服裙裡的短褲。

   「還好我沒有坐太久,不然屁股會被汙染。我要滾了。」玫瑰說著把糖果撿了起來,在隕石鼻子前晃了兩下,拆開來丟進嘴裡。

   

   碧落沒有仔細聽清楚兩人的對話,模模糊糊的又閉上了眼。

   等她再恢復意識,發現四周全暗了下來,只有前方傳來一道刺眼的白光。

   碧落嚇得渾身一抖,以為自己睡到了放學,剛要站起來,卻感覺肩膀上有一股重力把她壓了下來。


   「捲毛stop。只是播影片而已。」

   隕石的聲音飄過碧落的耳膜,讓她突然間清醒過來,轉頭一看,這才從隕石的表情讀出來,時間並沒有流逝太多。


   「…抱歉,我剛剛是不是擋到你了。」碧落揉揉眼睛,像是剛從搖籃裡甦醒的嬰孩。


   「安啦。」隕石對著她微微一笑。

   那笑容在螢幕的投射下變換著顏色,在昏暗的時間裡像是一幅抽象畫,讀得懂形體,讀不懂意思。


   這短暫對話之後,兩人沉默了下來,碧落回過頭去,不自在的拱著肩膀,此時豎琴輕巧的聲音,開始隨著影片一點點擴散。

   等那聲音逐漸軒昂起來,碧落感覺背上被敲了兩下。

   「嗯?怎麼了?」

   「…沒事,就給你捶捶。」隕石的話音黏在豎琴的音符間,似有似無的隢到碧落耳畔。

   「不…不好吧。」碧落壓低著聲音,心搏不受控制的激盪起來。


   可隕石好似沒有聽見一般,只是輕輕地把拳頭落在她肩頭。

   碧落感覺肩頭上黏著的痠疼被一點一點的抽走,一首節奏舒緩的搖籃曲在心底安靜的哼唱。


   她激昂的鼻息在這段靜默裡顯得突兀,她緊縮著身子,心底卻漸漸安靜下來。

   她原本就像是一根繃緊的琴弦,抱持著無限膨脹的希望,在木底板中央一遍又一遍,重複著抬腿拉伸、重複著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打磨。

   重複著期盼。

   現在她卻突然感覺自己變得小小的,只是白紙上的一顆黑點。


   碧落感覺眼眶有某種溫熱的東西在聚集,但不太明白那是什麼。

   「我不怕累的。」碧落自言自語。


   「我明明不怕。」她加重語氣。

   碧落重重的壓制著眼角,她不想服輸於這段時間所有的變化,因為這本是她想要這樣的。她只好閉上了眼睛,把不知名的一切當成疲倦。


   肩上的撫觸一點一點,輕緩密集。

   隕石在身邊一句話也沒有說,一直到碧落閉上眼睛,像是睡著了。


   「恩。我都知道。」

   他悄悄凝視著她疲憊的眼瞼,用一種細微不可聽的聲音說道。

   這是流逝的分秒間,唯一駐足的東西。


謝謝各位讀者給予我的所有支持與鼓勵,

這份來自天空的夢想,會因為各位的一點點力量,發揮無比強烈的光芒。

誠摯邀請您們,與我一同打造這片天空,最蔚藍燦爛的未來。贊助連結如下:

https://liker.land/kuma30827/civic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偽裝成玫瑰的垃圾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