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來自天空》◎清朗

《來自天空》原創小說作者。 每天都在跟五個國中臭小孩講幹話。 一個焦慮的女人。 官方網站: https://sites.google.com/view/from-the-sky/%E9%A6%96%E9%A0%81

盡全力去忘記

發布於
《來自天空》第八章 那顆星星的筆紋
碧落的媽媽與碧落。


   「啊——這真的好麻煩。」

   星期三的下午是一班的輔導課,從去年開始,輔導課變成了五月國中的重點課程,為了讓每個孩子累積會考的積分,貫徹國教理想,他們全都得抱著厚厚的輔導手冊,花整個下午的時間一一填滿。


   「這本真的好醜。」玫瑰把綠色封底的輔導手冊砸到桌上。

   「每次我都很煩寫這個,還要家長閱讀後給評語,害我每次都要想好久。」玫瑰抱怨著打開冊子。

   「欸——等等,這樣不好吧?玫瑰你的家長欄位都是自己填的嗎?」碧落問道。

   「對啊…我跟你說,我超會描我爸的字,特別是這邊,你看,我覺得第十頁這邊我寫得特別好。」玫瑰壓低聲音,獻寶似的翻給碧落看。

   輔導老師見孩子們都鬧哄哄的,銳利的眼神掃了下來。


   「完了老師在看這邊,不不不現在不是看這個的時候,老師剛剛說要做什麼來著。」玫瑰見老師瞪過來瞬間就孬了。

   「老師剛剛說,要找同學填第三頁的星星評量表,把符合我們個人特色的詞用螢光筆圈起來,最後有時間的話,自己也要幫自己圈。」碧落說道。

   「喔——原來是這樣,渾球,你的本子給我我幫你填。你負責填我的。」玫瑰似懂非懂,轉頭伸手跟隕石要簿子。


   「嘎?為什麼要老子的手冊?」

   「還能為什麼,如果上面有『雞掰』這個選項,我現在先幫你圈起來。」

玫瑰冷冷地哼氣道。

   「有意思。如果有『嘴賤』這個選項麻煩也幫我圈一下。我等等再把簿子給你,公主正在幫我圈。」隕石朝玫瑰豎起大拇指。

   「碧落你要等等我,隕石剛剛先來找我,我幫他圈好就去圈你的!」太陽抬頭對一旁的碧落說。

   「啊…沒關係的,不過我可以看看嗎?」

   「好啊,給你看看我幫隕石圈了什麼!」太陽把冊子推給了碧落。

   上頭有幾顆星星亮了起來,分別是「有趣」、「開朗」、「積極」跟「成熟」。

   「這渾蛋哪裡成熟了?成熟的人會趁老師抄黑板衝去買茶葉蛋喔。」玫瑰湊了過來,用鼻字哼著說。

   「恩…我也只是靠直覺寫的,碧落你覺得呢?」太陽說。

   「我覺得沒有什麼問題。」碧落的小臉沒有什麼波瀾,心裡頭卻開始打轉。  


   「如果說這些特質都是星星的話,那隕石也許不是任何一顆星星吧。就像是望著大海的人看不到深海的藍鯨在游動那樣的感覺。」


   碧落看了一眼隕石,她不知道如何表達那種感覺,她感覺自己只是一通胡言,連自己也聽不懂自己在說什麼。

   「為什麼隕石第一個就找太陽寫呢?」還沒有想明白,這句話又冷不訪跑了出來,她最近老是這樣,想起自己總胡思亂想,碧落煩躁的抓了抓頭。


   碧落搖搖頭,想甩開這些混亂的信息,於是翻開了自己的簿子。

       她看到最左上角的一顆星星,寫的是「有理想」。

       看著這顆星星,碧落的表情像是一搓差點熄滅的火苗又燃了起來,那小小的光暈綻放成一抹淡淡的笑容。她提起筆,堅定地替它畫上顏色。


   「呦,公主,寫好了。」隕石三兩下畫完了太陽的星星,一把把冊子扔回給了太陽。

   「謝謝你。」太陽笑著對隕石說,一面翻開了隕石畫好的冊子。

   「打破規則」的星星在簿子的中央光芒閃爍。太陽看著星星的粲然,瞬時有種恍惚,表情也黯淡了下來,她拿起利可帶,作勢要塗掉那顆星星,下手前卻又頓住了,她的眉頭蹙起,又漸漸的放鬆。


   最後她只是伸出了手,細細的撫摸著那顆星星的筆紋。

         


   輔導課結束便是當天最後一堂數學課,孩子們的心早飛到了放學後的球場跟小吃店,喧鬧的聲音時大時小,課程便在混亂快要炸鍋前結束了。


   「浪痕,你東張西望在找什麼?」玫瑰慢吞吞地收拾著書包。

   「我們等等要要排演,可是太陽跟碧落都不見了。」浪痕擦擦額頭的汗,吞吞吐吐地對玫瑰說。

   「拜託,你抬頭看一下,不都在講台嗎?他們都在排隊問數學老師問題啊。」玫瑰朝浪痕翻了個白眼。

   浪痕定睛一看,太陽的確正在和老師溝通,後方站著一個小小的身影,正是碧落。

   碧落站在太陽的後頭,她沒有想得太多,上次段考她的數學拿了八十分,本來不怎麼在意,看太陽訂正得認真,她不知不覺也把題目訂正完了。

   碧落看著太陽的後頸,火紅的夕陽燒出一層淡淡的汗毛,碧落不自覺已經習慣太陽在了。

   她抓著簿子直愣愣看向前方,遠方的陽光即將沉睡,即便是墜落的時間依然如此刺眼。


   不知道做唯一的太陽是什麼感覺?

        


   「我回來了。」傍晚六點多,碧落才到了家,一推開門,發現母親正在廚房裡頭。

   「你回來啦,抱歉媽媽今天下班晚了。現在才要開始煮飯。你等等喔,如果餓了我在桌上有放餅乾,先去吃一點。」

   「沒關係,我還不餓。」碧落輕輕放下書包,看著母親正從冰箱裡把蔬菜跟肉條拿出來,放到砧板上。


   碧落眨了眨眼睛,腦海裡突然閃過隕石在浪痕家甩鍋的畫面。


   「媽,我可以試試看嗎?」碧落用微弱的聲音開口。

   「嗯?什麼?切菜嗎?」母親將短髮勾到耳後,低頭看著碧落。


   「我想試試看,我會很小心的。」碧落接著說。

   「好吧,我教你怎麼握刀。」母親走到刀架前,小心的揀選了一把小把的磁刀,慢慢的放到砧板上。


 

   碧落見母親鬆口,開心地小碎步跑到灶台前,櫥櫃的高度是依照母親的身高訂製的,光是檯面就抵到碧落的肚臍以上了。


   「切的時候手指要縮起來!我知道。」她抬起頭語音高昂的說。

    碧落輕手輕腳拿起刀子,仔細的把肉條的頭尾擺正,認真的模樣就像在做一場精密的手術。

   母親笑著看著碧落,伸手把肉條挪到一邊。

   「切肉太難了,你一開始先把蔬菜切段就好,這比較簡單。」

   碧落看著肉條被移走,眼珠子黏在上頭跟著滑走。


   「我可以的!我會小心的!」碧落張大眼睛看著母親。

   母親見碧落臉瓜子急得通紅,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怎麼突然想著要學煮菜了?我記得前一陣子,你還不太喜歡來廚房呢。」

   碧落見媽媽這樣問她,抬起手抹了抹汗,避開了她的眼神。


   「沒有,就想試試看。」碧落小聲說。

   「是嗎?」母親眼眶含笑,溫柔地注視著撇開臉的碧落。


   「我已經是國中生了。」碧落沉默半晌,細語道。

   「碧落啊,可是你也才只是國中生而已,很多事情不用那麼急,你還那麼小,有很多時間的。」

   「恩。」碧落低下頭,慢吞吞地把黃瓜移到砧板上。一點一點的分切開來。


   「碧落啊,最近在學校過得怎麼樣?」媽媽開口問。

   「我做了很多事情!」碧落聽到學校,緊張的心情緩了下來。


   「太陽今天幫我圈了個性星星!我們中午還跟玫瑰一起去天台看風景,那是玫瑰偷偷帶我們去的,可是我們有注意安全,沒有踏出欄杆。還有隕石跟浪痕給我們帶了阿嬤做的草仔粿,很好吃!吃起來就像以前舊家樓下阿伯賣的,可是更甜。」碧落說起學校的事情,不自覺放下了刀,手舞足蹈起來。


   「太好了。媽媽原本擔心你來這邊,暫時不能跳舞會覺得很孤單的,感覺同學們都對你很好,以後有機會帶同學來家裡玩啊,媽媽準備點心給大家吃,之前那組下午茶茶具我全都帶回來了,可以給你們泡水果茶。」媽媽笑著說。


   「可是現在可以嗎?」碧落眼底出現一盞爆雨中的路燈。

   「當然可以啊?只要提前把家裡整理好就好了。」

 

   「喔,沒有,我忘記了,我們已經不在玉陶塢了。」碧落悄聲說。


   媽媽瞧出了碧落眼神裡閃過的猶豫,頓時不知道該怎麼回應,只好伸出手摸摸他的頭髮。


   「沒事的,我們現在很安全。」媽媽緩聲道。


   「恩。」碧落點點頭。


   才聊了幾句,碧落就切完了全部的蔬菜,她放下菜刀,走回了客廳。

   很久沒有到廚房來了,也很久沒有握到菜刀了,這不是她第一次握到菜刀,只是用途不一樣,上次不是為了切菜。


   她跳到沙發上,甩甩頭,決定在腦海裡複習昨天看的足尖重心教學影片。

   她努力的想,努力的想,卻只看見,那天,火辣的舞台燈打在她的身上,她穿著那襲全白的舞衣,緊緊抱住老師,想說些什麼卻只是一直哭。

   只能一直哭。


   耳畔響起了迂迴的啜泣聲音,三番兩次的沸騰、冒泡。

   碧落閉上了眼睛,她只好不再想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比真正的太陽更耀眼?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