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來自天空》◎清朗

《來自天空》原創小說作者。 每天都在跟五個國中臭小孩講幹話。 一個焦慮的女人。 官方網站: https://sites.google.com/view/from-the-sky/%E9%A6%96%E9%A0%81

暖冬成了初春

發布於
《來自天空》第九章 我送你回家 上
陽光下的碧落。


   二次段考結束的下午,學校提早放學,孩子們像是沸水煮紅蝦,越吵越滾。

   午後蛋清色的日照滴在碧落的手臂上,她背起書包,獨自一人安靜地走向舊體育館。

   這次的考試比起上次簡單許多,大抵是一次段考本就是用來做「震撼教育」的,不過大部分的孩子根本不在乎就是了。


   碧落心臟跳的飛快,她躡手躡腳摸進沉睡的體育館,三步併作兩步蹦上斷連的台階,就像用腳尖在彈奏樂曲。


   今天的她特別的開心,笑意充塞在她紅撲撲的臉蛋,之前糾察隊抓太嚴,沒有空檔給她來體育館練舞,現在逮到機會,她把東西帶得齊全,打算在這裡練習一下午。


   最後一步顛上破屋頂籃球場的門前,碧落第一眼看見的卻不是陽光瀑布。


   而是隕石。


   「蛤?」碧落皺眉。

   「嘎?」隕石轉頭看向碧落。


   「…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你剛剛不是沒有來考試嗎?」碧落搓搓手,本來以為可以獨佔整場的她,現在如意算盤被扔到了地上。

   「有點事情耽擱了,老子趕行程趕不過來,乾脆來這裡玩。」隕石老神在在的坐在繡紅色裁判椅上,蹦一聲跳到地面上。


   「捲毛來跳舞嗎?」隕石笑著問。

   「喔……嗯…我原本想說沒有人來的。不過沒有關係啦。」碧落一眼給隕石看破了來意,略微尷尬的站在原地。


   隕石歪著頭看著碧落低垂的視線,輕聲一笑。

   「好啦,不打擾你,老子先閃了。」

   碧落見隕石珍開始收東西,懊惱的心情突然催生出愧疚。


   「那你要去哪裡?」碧落低聲問。

   「去街上溜瘩溜瘩。」隕石一面說,一面伸手把擱在旁邊的小說塞進書包。

   碧落想著,上回隕石投宿到浪痕家裡,也問不清楚發生什麼事情,她總覺得隕石的被影像一隻垂著耳朵的狗狗,說不上來是疲憊還是沮喪。


   想到這裡,碧落生出了一點微妙的心情,像是袖口給人用針刺了一下。

   「沒關係啦,你可以留在這邊,我不會吵你的。」碧落揚聲開口,開口的當下自己卻驚著了。


    怎麼嘴巴比腦袋先行動了?


   「咦?可以嗎?」隕石抬眼,眼眶裡散發出愉悅的光彩。

   「那我可以留下來看捲毛跳舞嗎?老子不懂芭蕾,但就覺得特別有意思。」

   「蛤?你不懂可是又覺得有意思嗎?」

   「對啊,都懂了還有什麼好玩的。」隕石揚眉道。

   

   碧落見隕石已經坐了下來,大概沒有要走的意思,便只好放下包包。


   「好吧,但是不要一直盯著我。」

   「看著但是不要盯著?」

   「就是看一下,不看一下。」

   隕石看碧落一臉認真,便閉上嘴點點頭。


   碧落見隕石憨憨傻傻地坐在原地的樣子,不放心的瞄了一眼,便走進儲藏室,換上舞衣跟舞鞋,拿出藏在儲藏室的把桿,放到場中央。


   「捲毛現在練的是什麼?」隕石看碧落拿出了把桿,炯炯有神的盯著問。

   「練什麼嗎?這是把桿,芭蕾的基礎需要靠著把桿練習起來。」

   「拿來維持平衡嗎?」

   「恩,保持平衡還有一些輔助作用。」


   碧落說完,便定下心神,伸長了膊頸。只一瞬間,眼珠子底的波光沉靜成大海,服貼的包頭連著後頸線畫出一條純粹乾淨的弧線,纖細的四肢似乎都悄悄長長了一寸。


   她一隻手扶住把桿,另一隻手柔軟卻堅定的描出圓弧,指尖像是牽著一條細線被拉吊上去,細微的動作洋溢琴弦的細膩。

   碧落進入了自己的世界,腦海中對四肢感受的敏銳度調到了最高。


   等碧落再次回過神來,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後了。此時隕石正橫躺著縮成一顆球,手裡抱著書包遮住嘴巴,眼睛睜得大大的。

   碧落見隕石動作奇異,忍不住停下來走到他面前,彎下腰看著他的臉。


   「哈哈哈,你是不是快睡著了。」

   「哪有,我精神好的很…」

   「真的嗎?」碧落瞇起眼睛靠近他。

   「真的啊。」隕石摸摸臉,小聲地說。


   碧落瞧隕石縮起了脖子,慢吞吞地從地上蠕動起來,還踉蹌了一下,瞬間有種滿足感,之前面對隕石,總像是從半山腰看著山頭上的他,現在自己也體會了一下登頂的快感。


   「捲毛真的好厲害,」隕石拍拍膝蓋的灰說。

   「會嗎?可是你也只是看我練習而已,又沒有看我跳一支完整的舞碼。」

   「還是好厲害。」隕石繞著圈伸展脖子,用力打了一個哈欠。


   「老子的精神點數都快耗完了,捲毛還有力氣練習。」

   「喔,可是你不是說你不想睡嗎?」碧落蹲在隕石面前,右手撐著頭,笑盈盈地看著他。


   「啊。」隕石的小表情難得不浮誇,像是一隻偷偷跑出去的倉鼠被一掌抓了回去。

   「哈哈哈,真難得你也有辯不過人的時候。」碧落笑成了一灣海藍色的新月。


   隕石眨眨眼看著笑得正開心的碧落,突然伸出手,把她的兩條髮鬚捏起來,讓她像是一隻黑耳朵兔子。

   「啊—你又幹嘛!」碧落趕緊拍掉他的手,她見隕石的活力又回來了,只好站起來回到把桿旁邊。


   「不跟你玩了,我不能練太久,要準備回去了。」碧落開始動手整理東西,腮幫子有點鼓,像隻賭氣的小松鼠。


   「捲毛為什麼喜歡跳舞?」隕石看著碧落的背影半晌,突然開口問。

   「蛤?為什麼嗎?」


   碧落停下動作,抬起頭認真的思考,橙黃色的陽光曬出她肌膚上粉色的毛暈。


   「恩……就像是一種使命吧。」

   「使命?」


   「我最喜歡跳舞,我也最擅長跳舞。等我發現我一直在跳舞的時候,我已經沒有辦法放棄了。」碧落藍色的眼珠子反射天棚射下的陽光,就像一顆純粹晶燦的水晶球,球底隱約隱藏著一個寬廣的空間。


   「不跳舞,我就不是我了,我就是我的舞蹈。」

   碧落眼底的世界凝聚成一個背影,那身形自帶著氣魄,脖頸昂揚。


   隕石看著碧落的身姿,她像是冬日裡唯一一朵開得頑強的葵花。隕石臉上浮現了一種罕見的笑容,不是在遊戲時的歡呼,也不是狡黠的竊笑。


   「你真的很有意思。」隕石掛著淡淡的笑容,從地上起身。

   碧落頓了頓,「有意思」三個字在心裡亮了一下。


   「我不知道什麼是我的使命,即使有了也不想照著幹。」隕石低頭說。

   「不想照著幹?」碧落轉頭,卻看不到隕石的表情。


   「恩,就,只打算鬧一鬧。鬧鬧這個世界。」

   隕石抬起頭,和碧落對上了眼。

   碧落以為她會看到隕石眼底的笑意,但是卻沒有。她看不穿隕石眼底的情緒,就像石頭拋進了大海中,看不清下淺的速度。


   「…雖然不懂你的意思,但是希望你會成功。」碧落猶豫了一下,開口說。

   「欸?我以為捲毛會反對哩。」

   「我沒什麼好反對的。如果這是你的夢想的話。」

   「夢想嗎?哈哈,我想這大概不是那麼重要的東西。」隕石聳聳肩膀,拉起書包。

   「好咧,捲毛也收好東西了。我送妳回家吧。」

   「蛤?你說什麼?」碧落本來收好的東西,給隕石這一句話嚇得全掉在了地上。

   「我上次聽屁股說你就住附近,正好我想勘查一下這一區。」隕石重新堆砌起了笑容。

   碧落見隕石那狡猾的勢頭又燃了起來,忍不住嘟起了嘴巴。她又從山頂滾到了平地。

   「不好啦。不可以。你回家啦。」

   「為什麼不可以?」

   「你又不住附近。」

   「沒差啊,老子時間多。」隕石蠻不在乎的說道。

   「還是不要啦。」碧落加重語氣。

   「那看來我只好帶著你的舞鞋回家吃飯了。」隕石伸直手臂,晃了晃手裡碧落的舞鞋。

   碧落趕緊拉開袋子往裡看,舞鞋早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他順走了。


   「隕石!你什麼時候拿的!還給我!」

   「我幫你專人宅配到府。」隕石慢悠悠的把舞鞋塞進自己的書包。


   「好啦,準備出發。再不走就要跑給糾察隊追囉。」隕石把書包甩到背上,用大拇指指向門口。


   碧落站在原地,眼睜睜看著隕石帶走她的舞鞋。

   她的心臟突然像是坐上了雲霄飛車。


   等等該怎麼辦啊?

  


   後記:

   這幾天有事稍微耽擱了,謝謝大家願意等待更新(๑´ㅂ`๑)。

   考慮到閱讀的壓力,現在比較長的篇幅我會拆成上下兩篇,

   各位大大如果有任何對篇幅、劇情的建議,都歡迎你們與我分享!!

   超級想聽聽各位的聲音٩(๑❛ᴗ❛๑)۶

  祝各位平安開心,希望你們都能享受這部作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盡全力去忘記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