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虱

无方向写作者,于细微处捕捉时代精神症候

你在为瑞丽操心,他在抹黑默沙东:论蠢货的战斗力

不时有人怀疑我是不是心理有问题,三天两头在微信主号发朋友圈“蠢货,看过来......”

我脾气不好,很容易急躁,但是,心理非常健康。我发朋友圈骂蠢货,只是因为对于蠢货,我是怒其不幸,哀其不醒。

有时候,我心里会产生一种强烈的冲动,恨不得敲破或撬开他们的脑袋,往里面塞入各类启蒙知识。所以,看到有些新闻,我会转发到朋友圈,恨恨地提醒蠢货们看一看。

这些蠢货大都混在六七线小城市,在社会中下层苦苦地为生计而挣扎。

忙碌了一天之后,晚上邀几个朋友,坐在一起,开瓶白酒,炒几样菜,边喝边吃边揭露美国近期的阴谋,俨然一副“民间国际问题专家”的摸样,是这群屌丝们唯一的成就感来源。

这段时间,大家都忙着关心瑞丽的情况,他们丝毫不关心这些逼格不够高的身边事,却操心起默沙东的阴谋来了。

默沙东近期宣布,将与发展中国家分享其治疗新冠的抗病毒药“莫努匹韦”,扩大这种有前景的治疗方法的使用范围。他们已经与联合国达成一项治疗许可协议,允许105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共享该药。

惊闻这个消息,我微信里的一个蠢货马上急了,说美国此举是为了收买小国,孤立中国,因为妒忌中国抗疫工作取得惊人的胜利。

阴谋论是一个万能“理论”,几乎没有它解释不了的事情。

我不妨打几个比方吧。

我请你吃一顿饭,你可以想出我有十几个目的。这些“目的”,我全都无法证伪。

我请女生吃一顿饭,阴谋论者可以怀疑我这个48岁的单身老男人是企图老牛吃嫩草,没安好心。证据是:48岁的男人正当年啊,长期没有女人,欲望肯定憋不住了。

于是,为了堵住谣言,我从此不再请那个女生吃饭。

阴谋论者仍然可以穷追猛打:“不再请那个女生吃饭,更加证明他当初是心怀鬼胎,因为被发现了,所以,才立马收手,不敢伸出手去玷污那个女生。”

若那一次,我请的不是女生,而是男生呢?

阴谋论者可以怀疑我这个48岁的单身老男人是同性恋,喜欢上某个男生了。证据是:为什么48岁还不结婚,因为不喜欢女人,喜欢男人。

为了自证清白,我只好找个女人结婚。

即便如此,阴谋论仍然可以继续朝我开火:“他独身到了48岁,早为什么不结婚?年纪这么大了,为什么突然结婚呢?还不是请男生吃饭,暴露了同性恋身份,为了掩盖,所以急急忙忙找个女的结婚。”

用再先进的科学手段,我也无法证明自己不是欲火焚身,我不是喜欢男人,我不是故意多请三个学生打掩护.....

即使我搬出“随便你怎么猜测,我都不辩解”的态度,一句“心里有鬼,哪还敢反驳别人呢”,便是他们随手可以操起的另一个极具战斗力的武器。

一个人只要搬出阴谋论来解释各种社会现象,基本上是战无不胜,几乎没有他发现不了和解释不了的“秘密”。

阴谋论“所向无敌”,因为它的观点不是来自严格的取证和严密的推理,而是凭空虚构一个动机。任何人,任何公司,任何国家,都无法证明和证伪自己的动机,所以,阴谋论战无不“胜”。

由于动机可以凭空虚构,既不需要广泛收集材料,也不需要层层逻辑推理,更不需要理论背景,所以,阴谋论几乎不会对他的信奉者构成任何智识上的负担或挑战。

蠢货们正好智商低下,脑袋里又毫无“逻辑”这个概念,无法理解复杂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现象,任何高深一点的理论,都远远超出他们的认知水平,所以,阴谋论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唾手可得的、最为轻松的解释体系。

最可怕的是,阴谋论者还手握一个最强大的杀手锏:它的逻辑通道在任何一个环节断裂了,可以随手虚构另外一个动机来填补。

比如上文那个请女生吃饭被怀疑动机不良的例子。我如果反驳说,我不是单独请她吃饭。我请客的时候,有其他三个学生在场。

阴谋论者可以虚构一个新的动机,继续怀疑我:那在场的三个学生不过是我的掩护,我是为了掩人耳目,才故意多请另外三个学生。

这一次,看到蠢货们傻到连企业和政府都分不清,把默沙东公司等同于美国政府,把默沙东转让专利的行为,等同于美国政府的行为,由此推导出是美国想孤立中国,我怒不可遏。

我搬出默沙东当年把乙肝疫苗技术转让给中国的事情,试图驳斥他。那一刻,我以为,自己成功地阻断了他的逻辑,我稳赢了。

没想到,我立刻就一败涂地。他一下就把我扳倒:“默沙东给中国转发乙肝疫苗,还不是为了给你们这些美狗提供抹黑自己祖国的活材料?”

就这么不费吹灰之力,他信手虚构一个新的动机作为论据,立马就把我驳得哑口无言。

尽管彼此是通过微信交流,我却仿佛能从字里行间,看到这位蛰居小县城、靠今日头条、抖音和百度,自学成才的野生国际问题专家,那份脸不红心不跳、气定神闲的自信,尽管他才高中学历。

“你永远无法战胜一个傻子”。唯有让蠢货们意识到自己的认知模式存在严重缺陷,否则,用再多的事实都无法治愈他们。然而,阴谋论如此强大的“战斗力”,导致蠢货们跟吸食鸦片一样,对它爱不释手。

尤其是当他们把阴谋论运用到逼格非常高的国际政治话题上的时候,那种“腾云驾雾、洞察世事”的快感,让蠢货们简直欲仙欲死,欲罢不能。

除了被彻底缴械,我还能做什么呢?唯有在朋友圈不断地痛骂“蠢货......”。

这些蠢货和我都算大半个熟人。我不想删除他们,因为删除蠢货,不代表蠢货会消失,不如留着骂一骂。偶尔,还可以把他们的言论作为思维病理分析的样品。

在朋友圈,每次骂完蠢货之后,我的感觉就像吃了一颗中药解郁丸,心情会舒畅一点。

我根本不在意是否得罪他们,也无须在意。人到中年了,我只对生活做减法。

我骂蠢货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指名道姓。他们或许知道自己属于我骂的对象的一份子,但是,他们又不确定我的朋友圈里到底有多少蠢货。

说不定有很多蠢货呢?既然不止骂自己一个人,自己为什么要带头作出反应呢?说不定有其他蠢货会出头迎战呢?还是让别人上吧!

在这一点上,蠢货们倒是非常精明。

当这种精明被普遍当成一种“智慧”的时候,一个奇特的现象便出现了:有些人,在中国境内抵制“帝国主义”和洋货非常勇敢。一旦走出国门,到东南亚小国,被强行收取唯独针对中国大陆游客的小费,没有几个人敢不给。有的人甚至在人家开口要之前,小费已经主动递过去了。

https://mp.weixin.qq.com/s/kwbnERqk3B042sub6_4DHA 原文链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