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虱

无方向写作者,于细微处捕捉时代精神症候

艰难的营生:一家夹缝里的小超市

發布於

开学了,最近忙得不可开交。

评估在即,我和同事们周末和每天中午几乎都没有休息。我只有晚上可以忙里偷闲地码码字。

写作写累了,我总是喜欢借着夜色的包裹,一个人安安静静地沿着小溪吹吹风、散散步。

沿途我总是特别留意观察路边的一些店铺。很多店面这些年几乎是每隔几个月就换一家主人,他们要么卖花,要么卖奶茶,要么卖羊肉粉......

每次开业,店主总是充满期待,门前摆满亲朋好友送的花篮。热闹几天,生意立刻就归于惨淡。有时候,我连续一个月经过,都看不到一个客人。

两三个月过后,实在撑不下去了,只好转让,装修的本钱肯定收不回来。新的店主接盘之后,又开始新的一道从希望到失望的轮回。

有一家小超市已经硬撑了两年多了。它由一对三十多岁的夫妻经营。

他们带着两个不到十岁的小孩,从农村到省会谋生。生活全靠那家只有十一二平方大小的小超市。左右一百米远,都是大超市。

它引起我的注意,是因为店主夫妻对顾客异乎寻常的热情。偶尔,我路过,会进去买一瓶酸奶。付完钱,他们会连说几句谢谢。

他们越热情,我就越知道生意有多难做。

有时候,我散步散的早,路过的时候,会看到他们一家子,围着摆在路边的小矮桌子吃饭。

小家庭其乐融融的样子,非但没有让我羡慕,反倒激发了我对这家小超市在夹缝中艰难营生的同情,让我忍不住总想出点力,帮助一家四口巩固些许每天晚饭餐桌上那份简单微薄的幸福。

于是,我经常在路过的时候,故意进去买点自己并不需要的东西。

有一次,一家子围着矮桌子吃干锅龙虾。两个小孩吃的津津有味,男店主特地给自己开了一瓶啤酒。

从不远处看到此情此景,我有点高兴,想来应该是小超市那天的生意一定不错,一家子看去那么幸福。

快走到他们桌子边的时候,突然小男孩一不小心,碰到了男店主的啤酒瓶。砰的一声,瓶子从桌上掉下,摔碎了。

正吃龙虾吃的十分开心的小男孩,突然有点不知所措,等着挨骂。小夫妻没有半句责怪,而是迅速从店里拿出扫帚,把玻璃碎片扫干净。

那一刻,我似乎有点自作多情,仿佛自己的心被玻璃碎片扎到了,隐隐作痛,因为我意识到,在生意这么难做的日子里,那一家子的幸福,其实就跟那个啤酒瓶一样易碎。

我忍不住想用行动安慰他们一下。

于是,走进了店里。女店主放下饭碗,马上起身,走到柜台,热情地问我要点什么。

尽管家里的冰箱里还有好几袋酸奶,我故意又买了几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