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虱

无方向写作者,于细微处捕捉时代精神症候

老虱 | 弱者的崇高饥渴,委实让我不安

發布於

2020年1月27日,浙江湖州市。

一位靠回收废品为生的老人,突然来到社区,为新冠疫情主动捐款1万元。

在视频中,这位伛偻着身躯,穿着十分朴素的老人,一边羞涩地用双手遮挡镜头,一边激动地恳求:“不要报道我,不要写我名字,要写名字写‘一个知恩者’。”

适应了镜头之后,他激动地说:“国家有困难,我就要出一份力”。

视频获得了630多万个点赞,20多万条评论。

网友们纷纷表示:“我们感动得哭了”、“想到老人要收多少废品,才能攒下这1万元,忍不住落泪了……”

更大的感动还在后头。

2020年3月5日,同样是在浙江。

全家七口人全靠收废旧物资维持生计的57岁的杨先生,戴着口罩,来到杭州萧山一个镇政府。他将手中的塑料袋交到工作人员手里,称是为抗疫捐款。然而,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工作人员打开一看,惊呆了,塑料袋里装着的是12.9万多元现金。

那一段时间,“重庆87岁独居老人捐出毕生积蓄20万元”、“环卫工老大爷捐出5年的所有积蓄”的新闻不断涌现。

2021年7月29日,河南水灾之后,宁夏男子胡雷毅然将自己全部的积蓄捐出。

大家很难想到的是,他自己的生活非常艰难。由于身体残疾,长期以来,他只能以捡破烂维持生计。

在得知河南新乡灾情严重时,他取出这些年捡垃圾存下的两万元钱,全用于采购救援物资,并亲自送到河南新乡。

到了新乡,下了车之后,由于双腿不能自立,他只能吃力地独自“爬”到资助点。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他显得十分镇定:“我要援助”。

那一刻,他一定感觉自己在精神和人格上都得到了升华。

这一崇高行为再一次得到媒体和民间广泛的赞誉。

国家有难,为国捐款。这些本该接受援助的弱者们,热心的捐款善举,确实值得全社会,尤其是富裕阶层的学习。本文绝无嘲讽他们的意思。

我要写的是自己的真心话:他们这一近乎殉道的精神,让我的灵魂悄悄打了一个寒战。让我感到不安的是,他们那种“倾尽一身所有,也得让自己崇高一回”的强烈精神饥渴。

当精英群体越来越沉溺于世俗功利的时候,弱势群体却在如此豪放地追求崇高。有时候,越是底层人群,越渴望这种“不顾一切豁出去”的崇高感。

究其原因,很有可能是整个社会的价值体系严重失衡了,导致弱势群体无法获得其他阶层的平视和足够的自我认同。

倾尽所有,为灾区捐款,有可能是他们在用行动证明自己,同时,为构建微薄的人生意义,寻求超越性的精神支撑。

如果真是这样,那全社会都需要反思。我们平时是否应该给予弱势群体更多的关爱和平视呢?

看到他们纷纷站出来捐款,我真的感到脸红和不安。

接下来,说说我的第二个不安。

崇高是一个好东西,它本身没有错。这几位捐款者的人品绝对高尚,这毋庸置疑。媒体树立几个崇高的榜样,有时候,可以凝聚人心,鼓舞正气。

然而,当对崇高的追求过于炙热的时候,它非常容易灼伤自己,也非常容易灼伤别人。

“不转不是中国人”

“买日货的,穿耐克鞋的,都是走狗”

......

中文网络世界遍地可见的这一类标语式的煽情口号,无不是在用廉价却炙热的崇高感,对别人进行道德绑架。疯狂地散布口号的人,也是大多数来自底层。

几年前,在西安反日游行中,当蔡阳大义凛然地拿起U型锁,把日系车主李建力的脑袋狠狠地砸一个窟窿的时候,驱使他不顾一切冲上去的,是“为了民族大义,让自己崇高一回”的精神饥渴。

如果换成是一位生活殷实的城市中产阶级,哪怕他天天把“拥护国货,抵制日货”挂在嘴上,他们也不大可能采取蔡洋式的打砸行动,因为工作和收入赋予了他们足够的自我认同。构筑在富裕生活之上的人生意义,让他们天然地远离了对崇高的渴求。

当对崇高的追求演变成群体饥渴的时候,它有可能吞噬掉整个社会的理性资源。知青和红卫兵不都是被炙热的崇高感灼伤的一代人吗?

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功,不就是因为摒弃了贯穿前三十年的全民崇高饥渴,把政治理想拉回到了世俗层面吗?

最后,说说我的第三个不安。

保证一个社会健康运行的,不是崇高,而是底线。

每次看到这一类关于崇高的新闻,我心里总是忍不住产生强烈的荒诞感。为什么很少看到有什么人,用这种“不顾一切豁出去”的态度,去捍卫社会的道德和法律底线呢?

你若让这些在拾荒者的捐款面前感动不已的人们,也学一学人家,让自己也崇高一把,他们多半会找各种理由搪塞,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看了新闻之后饱含热泪地抒情。

一边是大多数人对世风日下怨声载道,一边是大多数人为自己通过践踏规则和底线,换取到的世俗利益,心里感到阵阵的窃喜。

一边是大多数人在崇高面前一次次被集体感动,一边是大多数人对别人遭受的苦难漠然置之。

他们三天两头转发歌颂别人的道德模范事迹,当幼女遭到禽兽校长强奸的时候,不见他们有一丝半点的愤怒。时代的灰,只要不是落到自己和家人头上,统统“与我无关”。

只愿意流泪抒情,却拒绝个人付出。在别人的崇高里感动,在自己的利益中苟且。这是当下大多数中国人的真实写照。

我们到底哪里病了?

动一动脑子,往深处想一想,要找到这些现象背后的群体人格病灶,其实并不难。

对拾荒者捐款这一崇高行为的群体感动,不正好折射出了大多数人骨子里的极度自私吗?

他们对社会道德滑坡充满痛感,却拒绝任何行动和付出,无不渴望别人的崇高能自动拯救世风,自己只需坐享其成。

文章来源 | 公众号:叫虱

https://mp.weixin.qq.com/s/C2_4ia90l_zp0bpr3RKvrg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