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虱

无方向写作者,于细微处捕捉时代精神症候

没出过贵州的你竟为美国亚裔操碎心

發布於

张同学:

留言收到。关于亚裔在美国被打的事情,我理解你的愤怒,但是,我要提醒你的是,在这个自媒体泛滥的时代,尤其要学会保持独立和冷静的思考。

今天中午下课之后,和我一起走向食堂吃饭的路上,提到今年发生多起亚裔在美国被白人和黑人殴打伤害的事件,你咬牙切齿地说,美国人总是欺负亚洲人。将来你发财了,一定要雇几个美国人到你将来想开的连锁餐厅给你洗碗。

那一刻,我看得出,你的双眼燃烧着愤怒,手指缝几乎要挤出血来......我被你的博爱精神感动了。作为生土长的贵州农村娃,你活到二十一岁了,不要说出过国,连贵州省可能都还没出过,却能为远在太平洋彼岸那些早就移民美国的来自亚洲的工人阶级兄弟仗义执言,恨他们所恨,痛他们所痛。

这段时间,为那些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亚洲工人阶级移民兄弟,你可谓操碎心了。这种国际主义精神一定要继续发扬光大。

只是我忍不住想提醒你几句,江歌的母亲最近正在起诉刘鑫,告她间接导致江歌被捅死。对于自己身边这些遭受不义的生命个体,你也应该适度关心关心。他们同样是你的无产阶级兄弟姐妹。借助民间关注汇聚成的舆论声势,这些弱小的个体能获得道义上的声援和情感上的抚慰。关注的人越多,正义越容易得到伸张。

亚裔在美国被打,这确实涉及种族歧视,但是,却不能轻易把它上升到美国国家正义的层面。当我们谴责一个国家存在种族歧视的时候,它一定必须是来自这个国家的制度和法律层面上的歧视。

在大学入学招生的时候,黑人学生享受一定程度的优待。黑人奥巴马能击败白人精英和政坛老手希拉里,问鼎美国总统宝座。黑人赖斯女士和鲍威尔先生先后出任美国国务卿......你不妨多看看和多留意这方面的新闻。

你觉得,如果美国在制度和法律层面上存在种族歧视,黑人奥巴马能在竞选中胜出,就任总统吗?赖斯女士和鲍威尔能被美国精英阶层接受,出任国务卿吗?美籍华人怎么可以出任部长级人物,竞选州长市长呢?

事实上,制度和法律层面上对少数族群和有色人种的歧视,在美国早就已经消除了。最近亚裔频繁被暴力袭击所暴露出来的是,美国有些白人和黑人在观念层面上,对其他族群的敌视和歧视。

这种潜伏在人意识深处的歧视,法律和制度是无能为力的。任何国家和地区,只要存在族群之间的差异,只要存在区域发展不平衡,人对人的歧视就不可避免。

在种族多元化的美国,这种歧视主要表现在有些白人内心对黑人和有色人种的歧视以及部分黑人对亚裔的敌视。在区域发展不平衡的中国,这种歧视主要表现在发达地区的人看不起落后地区的人,大城市的人看不起乡下人。在上海人眼里,上海之外的人都是乡下人。前些年,沿海一些省份民企私企招工,明显存在排斥中原某省人的倾向。

这种潜伏在人内心深处的歧视,并非国家和政府行为。它只能通过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才能逐渐消除。马克思曾经说过,人的观念的发展总是落后社会存在。由于法律和制度在短期内对人的观念和意识的影响往往很难奏效,所以,消除人对人的歧视,将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我们不妨把这种歧视当做一项人类必须与之长期共处的人性之恶吧。对于这种恶,法律和制度无法把它全面消除,只能尽力约束它,不让它膨胀。

当你在痛恨美国种族歧视的时候,你嘴里说出来的那一句“将来我发财了,一定要雇几个美国人到我开的连锁餐厅给我洗碗。”却暴露了你自己内心存在严重的职业歧视。在你的无意识层面,洗碗工或餐饮业服务人员从事的是一份低贱的工作。在你发达之后,你准备用这个工作来惩罚美国人。

遗憾的是,美国人不会认为洗碗工很低贱。其实,在存在你认为的“种族歧视”的美国,职业歧视恰恰是十分鲜见的。在那里,蓝领工人收入有时候比白领工人还要高。没有人会歧视他们,就像没有人会特别优待IT、知识和金融等领域的行业精英一样。所以,有耶鲁法学院高材生毕业之后,大大方方地到校门口开包子店,有名校硕士主动去开出租车.....

即将毕业了,你经常为了考证以增加就业筹码而心力交瘁,劳累奔波。随着大学扩招,高等教育越来越大众化,以后大学生就业压力只会越来越大。

这种压力一方面来自人才市场逐渐饱和,然而,我认为,就业压力更多来自人们骨子里的职业歧视。这些年,很多学生在毕业之前找我聊天诉苦。

有些学生说,他们其实很想当农民,因为这个职业非常自由,能享受到近在眼前的诗和远方,而且人际关系十分简单,没有同事关系和上下级关系的困扰。有些学生说,自己很想做厨师或摆个夜市摊,既能赚钱,又符合自己的兴趣。

然而,他们不敢,因为自己和家人均无法面对来自周围亲戚和朋友的职业歧视。在这些人的眼里,大学毕业了,一定要有个体制内的铁饭碗或“坐办公室”的工作。这才叫体面,这才对得起文凭。

无处不在的职业歧视,潜伏在你我他的内心。它其实一直在无形中挤压中国大学生的人生空间。它难道不值得为美国亚裔操碎心的你反省和关注吗?

中午和你聊天的时候,我既想笑,又十分不解:你为远在美国的亚裔工人阶级被美国白人黑人欺负而愤愤不平,甚至操碎了心,而作为大学生的你,自己为何却十分看不起身边那些从事简单体力劳动的工人阶级。这种意识和情感上的断裂到底源于什么?

也许,你被极端仇美情绪裹挟了,导致你无法冷静客观地看待问题, 甚至在无意识里强迫自己对很多新闻和事件作出符合自己情绪和直觉的解读。你唯独忽视了一点:亚裔被殴打之后,站出来为亚裔权益鼓和呼的人群里,有相当多的是白人。

过往形成的一贯认知,构成一个人的思维舒适区。躺在里面,不断接受符合原有认知的信息和观点,不但让人感到非常舒服,而且这一类信息接受的越多,人会感觉自己知道的越多,从而越“自信”。如果认知是对的,这种自信是一件好事。如果认知是错误的,那意味着人陷入了严重偏见。

我从来不崇洋媚外,也不是替美国说话,更不可能拿美国的钱。我所言所做不过是致力于消除周围的人对美国存在的严重偏见,因为这种偏见一旦成为浊浪滔天的大众情绪,一定会伤害到中国人自己。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休息了。邮件就写到这里。

对了,江歌母亲诉刘鑫案最近正在开庭审理。你想想,连刘鑫这样的人,在江歌被杀之后,竟然一度能在微博上坐拥30万粉丝,而且很多人给她打赏。可见中国很多网民的是非观念已经颠倒到什么程度。

这难道不比远隔太平洋的美国“种族歧视”更加值得你忧虑吗?江歌妈妈,一个单枪匹马的弱女子,最终能否胜诉,难道不比美国被殴打的亚裔更加值得你关心吗?

文章来源 | 公众号:叫虱(直抵核心的洞察力,欢迎关注)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tUZGoHgQKcwoIO9Z3CxoFQ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