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drickLi

Chinese political issues

祝融列传二

發布於

祝融上一次这么恼火,还是在多年以前的考场上。



老祝总和他说,考过了这个考试,他就可以做官了。他就成为了仕人,就再也不用养兔子了。

老祝养了一辈子的兔子。

窝棚坏掉的时候,兔子们围着祝融的屋子乱跑,却没有人会过来帮老祝抓。毕竟兔子既不稀罕,且又臭又脏,就像老祝父子一样。

祝融讨厌极了兔子,从小就讨厌。

他也讨厌老祝。没有出息的老祝养了一辈子的兔子,又臭又脏的父子俩只能和兔子一起在又湿又烂的茅草屋里生活。

苟延残喘,低三下四。

可是,当祝融来到考场上,打开简书的时候。却被实务题惊得说不出话来。

“如何养兔子?”


祝融当然知道怎么养兔子,再清楚不过了。

他一边养着兔子,一遍背着《生产标语合集》和《奴隶主纲领》,背的滚瓜烂熟。在考场上,他要在作答的简书上精准的刻下黄帝自己的言辞来给黄帝歌功颂德。

一个字也不会多,一个字也不会少。

合乎礼仪,合乎规范。

祝融相信自己是有天赋的。他一定有着侍奉的天赋,他会成为黄帝最温顺的羊崽子,在黄帝对着低下的奴隶和贱民们施以恩德时,咩咩欢唱。他心甘情愿的这么做,即使羊崽子也只能低垂头颅,但这仍旧是崇高的,黄帝的圣光同样会照在羊崽子的身上。

但是,他却在考卷的最后,象征性的实物题环节,看到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羞耻!羞耻!莫大的羞耻!


几年以后,在知道了出题者是神农以后,祝融就立志要把神农狠狠的踩在脚下,以报复一题之辱。

神农并不是温顺的羊崽子。他时常去看望贱民们,就是老祝那样的。

和他们说,怎样养出又肥美又活泼的兔子。和他们说哪里的水土好,兔子不容易生病。

直到有一次,神农让老祝他们搬迁到黄帝寝宫的水源地。祝融得知之后毫不犹豫的向黄帝告发了神农,也告发了自己的父亲。

于是神农又重新变成了贱民。

贱民们自然没有什么过错。只是拆了他们的茅草屋,打死了他们新养的小兔子以稍作惩戒。

而祝融就成为了黄帝最得宠的羊崽子了。

至少他自己是这么想的。


但有人不是这么想,比如颛顼。

颛顼不是黄帝的羊崽子,他是看门狗;他可以进入黄帝的帷帐,舔舐黄帝脚趾间的烂泥。

祝融本看不上他。但有时候又不得不妥协。

毕竟黄帝的生辰也是颛顼主持。

毕竟黄帝的赏赐也是颛顼分配。

但是,

颛顼分给了别人羊崽子,却分给了祝融

一只兔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