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6584 

失去逻辑,失去很多;失去立场,失去一切

Frank

韩寒有句话流毒甚广,叫做“我没有立场,只分对错”。呵呵,离开立场来谈对错,无异于离开坐标系来谈坐标。一方面强调政治挂帅,一方面在民间极力鼓吹去政治化,鼓吹理性客观中立,让人们以拥有立场为耻,极大地破坏了正常人类讨论的基础。呼吁对立场的重视,重拾正常讨论的基础,即是本文的目的。

一个民粹的自我修养

Frank

第一次知道“民粹”的意思,是很久以前和网民争论是否要立法禁食狗肉的时候。我表示,吃狗肉显然不是什么天赋人权,而应是爱吃狗肉者与爱狗者的权利博弈,禁或不禁都是博弈的结果,正如人类从裸奔到禁止裸奔一样,禁吃狗肉是文明发展的趋势。(哈哈,其实当时并没有讲得这么条理清晰,原话可能是“如果...

疫情中的两种人

Frank

弗兰克·奈特曾问道,那些反对市场经济的人,究竟是因为相信市场是无效的,还是因为相信市场是有效的?这与其说是个问题,不如说是个精辟的论断,它把表面上持相同意见的一群人,划分为截然不同的两类。奈特的学生布坎南顺着其思路尝试剖析了这两类人。第一种人,他们追求自由,由于没有受过经济学训练...

先验主义&交易费用

Frank

在上一篇文章中讨论“是否应该牺牲小部分人来保全大部分人”时,有人留言以圣经“十诫”反驳(第六诫是不可杀人),我的回复则是:“先验主义,现实中节省精力可以用,但深度思考,建议暂时抛弃先验主义。” 此篇即对上述观点稍作展开。先验主义(transcendentalism):抛开晦涩的解...

契约主义为良方(空想)

Frank

围城外,春暖花开;围城内,人间惨剧。对这一决定,人们褒贬不一。绝大多数的毁誉,都是针对后果,极少有人跳出后果来审视其合理性。好比看警匪片,面对挟持人质的绑匪,警察直接开枪,对于开枪行为的评价,总是取决于结果是否爆头成功。很少有人会在劫匪被击毙后还要扫兴地问一句:警察在这种情况下开枪,合乎规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