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CDB

译者,广告人陈东飚的主页

我的盆友圈2020年6月“合订本”

<<<《我的盆友圈2020年5月“合订本”》

时间的每一刻都容纳了之前的全部时间,是否可以这么说?至少这一年的6月让我有这样的感觉。我感觉6月初包含了之前的31年,而6月底则包含了之前的23年。31年不用解释,23年连我自己都有点奇怪,因为我不是HK人,这座城市与我无关,我猜想我的心理大概是:希望至少有谁能够逃出生天,向我们头上的噩运竖个中指吧。


6/4

* 碰巧就是这天,看到有人贴我翻译的卡内蒂《苍蝇的苦痛》,就转发一下,并顺手摘录其中一句,加上我自己的联想。


6/5

* 继续转发卡内蒂。


6/6

* 这里提到了强国足球和羽毛球的两位明星。


6/7

* 有点过于隐晦了,我想到的是华*莹。

 

* 6月的头几天似乎只有那个不可提及的日子,就好像别的事情都不准发生一样,只能借卡内蒂的话奚落强国来打发无聊。


6/9

* 为了行文的缘故我没有多考虑某港是不是真的23年“保持如一”,不过现在我觉得我说得没错,某港由97年或84年起就是俎上鱼肉,从未改变过。


6/12

* 这里的谈资又是来自华*莹。要将卡内蒂跟强国附会到一起简直太容易了,强国就是为荒诞而生的国度。

 

* 我相信强国X交部可以碾压真理报毫无悬念。


6/13

* 多余一问。前天的正式行刑,昨天的坟头庆典。


6/16

* 重发我翻译的一首玛丽安·摩尔诗歌,顺便让自己回忆一下今年2月。


6/18

* 转发的帖子,内容是说普通话的国度所基于的野蛮文化的由来。


6/19

* 英国大使馆的公众号,仅两个小时就被删了,来自腾讯公公的第一下掌嘴,第二下很快就来。


6/20

* 转发的帖子。似乎由此开始,时间有了2020年初的转速。


6/22

* 文章我没看完,大致是认为《活着》里的人都是为活着而活着,不像此文作者一样有“灵魂”,不能光我一个人看吐,故转发。

 

* 一个在强国活着就是最大胜利的例子。

 

* 这是高考冒名顶替案占据视野的时候,也是它迅速淡出记忆的开始。


6/23

* 这段时间为即将出版的《玛丽安·摩尔诗全集》预热,不过重贴这首译诗也是为了回想一下2月7日在原公号CopyMachine上第一次将它贴出的时候。见《盆友圈的武废时间线(2020年1-4月)之二月》


6/26

* 怒到无语,写这段话纯粹是为了向自己证明自己还没有完全麻木。


6/29

* 腾公公掌嘴英国大使馆第二弹。


6/30

* 显然不用等到七月中。

 

* 这一条发出后仅我自己可见。否则如此精辟的话不至于一个赞也没有。


事实上6月30日我还发了一篇公众号,并将开头的文字拷贝下来贴在盆友圈的转发贴子里,内容如下:

今天或许是一个重要的日子,NSL通过仅半日,已令某港人人害怕,小儿不敢夜啼,这种恐惧或许比啬国人对啬国的恐惧更甚,因为这是对于未知的恐惧——没有一个港人知道这法律的具体条文,以及它将被如何执行。唯一确定的是东方之珠会成为又一头粉红之猪,全心拥护,坚决保卫猪倌的那种。很快今天的恐惧也将无人记得(成为无意识),所以无论如何要写下这一组属于某区的数字:1997-2020。

但贴出5分钟后家人就打电话要求删除,于是我就删除了。自我审查,家庭内审查,已是强国普通人每时每刻的日常。

 

>>>待续《我的盆友圈2020年7月“合订本”》



陈东飚 FrankCDB

twitter / facebook / telegram / WordPress / Matters / 简书


一只鸟要扑腾几次才会死掉,答案就在风中飘

《武汉的孤独》(2020年3月5日)

一记亡音敲出九点的最后一响 | 艾略特《荒原》之一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