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7 articlesIn total 18166 words

《这里三位优秀的男士,向您发出了结婚邀请》

ForMay

作者 ForMay 有一个男人,他衣冠楚楚,文质彬彬,谈吐动辄就是江山社稷,经济命脉,远看有逼格、近看有文化。他说你家世学历干净,长得又标致漂亮,是他梦寐以求的女人,他像个绅士一样求婚,想要把你俩打造成一对天作之合。好一副传统文化生出的精致皮囊子,你对他产生了一点慕强的崇拜,...

随记(二)

ForMay

你知道删除一个自己发的豆瓣的帖子要怎么做吗?你需要先一个一个删除完下面所有的回复,当帖子回复数量为零时,才会出现你可以删除自己帖子的选项。有些事我不知道怎么去解释,当你为了达成一件极其简单的事,需要去花费远超这件事价值本身的繁琐的步骤,这也许是偶然;但你发现十件小事九件都需要提供...

遥远的城

ForMay

作者 ForMay 人对离自己遥远的事物的想象非常扁平。就好像把一座3D立体的城,投射到一个平面上、再无限拉远一样,远看都是弱弱一团模糊。无论远景看来有多逼真,不亲自去城里看看,永远都看不到在那个角度上看到的世界的暗角和月亮的背面。不知道,站在哪个角度才能看到后景的教堂能不被眼前咖啡店的屋檐挡住。

『替男人说两句公道话』

ForMay

随记

观《一席:汪天艾:被分成兩半的人生》感

ForMay

作者 ForMa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C8AyRMlWc 人类引以为豪的历史就像一个高维度文明的培养皿。物理学家说的平行宇宙还是考虑到听众感受而表达的过于仁慈了,事实上就在这个星球上,所有你此前或今后能面对到的分岔口,都有另一个人选择过和你完全相反的路径。

ForMay

作者 ForMay 对一个正在倒时差平时八点睡的人,晚上听着层出不穷轰隆而过的飞机、被蚊子咬着,到两点还无法入睡,现在四点又醒了。已经用尽浑身解数沟通要求换过一次隔离酒店,终于换到了一个干净整洁的酒店,而放下悬着的心,结果最头疼的睡眠问题在这里出现了。

妈的致命

ForMay

仔细想想,这是一种封印: 我不喜欢大多数中国人,但我比较喜欢的人大多数都是中国人。

语言是离不开土壤的橘子

ForMay

作者 ForMay 一种语言是你的母语还是后天习得的,到底最重要的差别是什么呢?举个例子来说,就像前几天热议的“外地人在沪停留需要登记”这个政策,规定写了一大堆,收获评论众多,有抱怨的有嘲讽的,还有人说“每一个字都认识,怎么连在一起就看不懂呢”。

当人们询问别人,自己到底要不要分手时,人们到底在问些什么?

ForMay

作者 ForMay 晚上躺下睡觉的时候,时常感到一种熟悉的感觉。有时候是刚躺下、有时候是睡的半梦半醒之际,会有一种隐隐的想要上厕所的冲动。嘿,别笑,认真的。那种感觉时隐时现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想,没关系我能忍得住,因为着实不想离开温暖的被窝。

我开了一家只有女人能进的咖啡馆(小说,下)

ForMay

作者 ForMay 三. 夏夏 她是一位富家太太,家里有一对双胞胎,夏夏母亲、两位保姆,加上她自己,一起照顾这两个金子一般烫手的宝宝,所以可以给她忙里偷闲的来喝咖啡的时间。可和她的家境形成强烈反差的事情是,她是一位『留守少妇』。说留守少妇也有一些夸张啦,她说她的老公也会一两星期回来一次,最久的话也就是一个来月。

『我』到底是什么?

ForMay

作者 ForMay 『我』到底是什么?我在物理上是一个固体,有边界,边界以外的部分不是我,边界以内的是我。但实际上,『我』是一个流动的形态, 我在每一个角度上流向四面八方,然后碰到一些别的物体—— 有部分的我弹了回来,出不去那个边界,即找到了这个方向上的底线; 有些我碰到外界的...

The Coming Of Wisdom With Time

ForMay

『引用一首小诗』

ForMay

作者 ForMay 我内心的恨意无法消解,它随着你的回避逐渐长大。恨应该是很强烈的感情,可我的恨甚至无法被允许表达出来,因为你是抑郁症患者。而我,必须爱你。所以我的恨意被我刻意隐藏起来,仿佛不存在,只有夜深人静的梦中它才偷摸的出来露头、昙花一现。

年轻人,你因何而悲伤?

ForMay

作者 ForMay 年轻人,你因何而悲伤?因为年轻,因为活着, 因为我还有跳动的心脏,而他们已经没有了。衰老的人类,你因何而悲伤?因为活着,活着就是悲伤, 悲伤我目睹自己的心脏一天一天迟缓,逐渐不再继续跳动,直到变成石头。悲伤是永恒的, 只有悲哀。

我开了一家只有女人能进的咖啡馆(架空小说,上)

ForMay

作者 ForMay 我开了一家只有女人能进的咖啡馆。至于我为什么会开这样一家咖啡馆,原本刚开始并不是故意只允许女性客人来的。只是咖啡店的地点刚好坐落于居民区附近,这附近没有什么商业区,也鲜少看见上班族,再加上咖啡厅营业的时间只到下午三点,和上班时间重合,所以大部分的时间都只有家庭主妇进来光顾。

石碑和乌龟——乌龟,你怎么选

ForMay

作者 ForMay(一) 石碑和乌龟小时候看过一本十分神奇的书,里面充满了小故事,有些充满哲思、有些极尽猎奇、有些数学名题,最深刻的一则,是关于乌龟和石碑的。年代已经有些久远了实在记不清楚,只记得是一个生活在寺庙里的乌龟,有一日遇到村民来庙里建石碑,石碑需要有东西做载体在下面做支...

我有钟情妄想(短片小说)

ForMay

作者 ForMay 我,是一个奇奇怪怪的人,简单来说我有病,我有钟情妄想症。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是钟情妄想症,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很符合我的病症,所以就姑且算作是得了这个病。我今年十五岁,在学校里并不是一个引人注目的女孩。在中学,大多数的女生都早已到了学会了打扮自己的年纪,她们穿着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