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B

__情慾紀實與短篇創作__ 希望不久的將來可以完成自己的非虛構寫作作品。

NaN

西元2050年,虛擬實境的運用相較三十年前初興之時,更為普及且用途廣泛;且拿學校教育中的戲劇模擬為例好了,畢竟,這項科目不但是全國高等學校的指定必修,更是瑟杏擱了大半青春往事之處啊。

回顧瑟杏那荒誕閉鬱然並不過份特殊的青春時代之前,得先明白:幾十年前備受冷落的表演藝術科目,在與VR、AR結合之後,逐漸為人們所推崇——當孩子透過高科技設備,便能成為堂皇富麗的古代宮殿中那為利慾薰心的馬克白夫人、綠林曠野中馳鹿為信念奮戰的阿席達卡、甚至是COVID-19疫情那幾年,重要決策場合裡的各國領袖,從亙古著作、經典影漫到關鍵歷史片段,因為逼真的場景模擬、台詞的實際誦讀搭配肢體動作,孩子們得以真切體會與記憶。

不過,這些功用唯有成人推崇,更受青少年歡迎的是戀愛模擬模式,它沒有一定的腳本,全看使用者如何與AI互動、帶出的結果便有所不同;儘管學校限制每個學生每周只能使用至多30分鐘,瑟杏與其他一票男孩女孩,總會按表操課般,每週妥妥貼貼地用完那30分鐘。

說起來真叫人發噱,瑟杏與她的朋友們可是光鮮亮麗......不,不只如此,他們只是走在一起,還用不著有說有笑,就只是彼此距離或遠或近地朝同個方向邁步,背景彷彿自帶渡假小島的海邊景致,而每當微風拂過之時,周遭的其他人便能嗅到某種狂野躁動的氣味——然而,享有得天獨厚的青春、不再被髮禁與制服等老舊規矩束縛的這群青少年,卻總往虛擬實境教室裡尋覓戀愛——叫人發噱,自由戀愛不也風行近百年了嗎?是什麼使應當最自由的他們,成天只敢做愛?


瑟杏從不遮掩自己擁有數個性伴侶的事實,一如她從不掩飾自己並不相信愛情。

她並不特別出色的臉蛋上頭,有一雙沈著的眼、削挺的鼻、總是無語的薄唇,既是十七八歲的女孩,三不五時便冒痘子,然而那不減損她舉手投足間叫人屏息的悠然氣質,不說話的她要比說起話來的她更有存在感;或因如此,當男人或男孩的手探進她兩腿之間,而她發出聲響時,他們總是格外興奮,而瑟杏會在連連喘息間悄聲地說:形容我的五官與身體,形容、給、我聽......。

「漂亮的眼睛」「引人遐想的嘴唇」「鎖骨性感」「腿間的皮膚好滑好嫩」「乳房的形狀優美」「脖子線條好好看」「這屁股有練過吧」「好騷的身體」


沈浸於歡愉的瑟杏仍舊把每字每句仔細聽進,在看似瀕臨崩潰的嬌吟中,她從未停止思考那些形容詞,即使是舌頭纏繞著對方的快感感官、接著被頂進喉嚨深處的當下,思緒從未停止。別急著質疑她的分心,在他們那時代,精神的不在場總使性交更加純粹。

兩副軀體交疊、顫抖,瑟杏總撐著酥軟的身子為對方拔下保險套,一邊心平氣和地說道:「錯了,是你不會愛上的眼睛、嘴唇、鎖骨、皮膚、乳房、脖子、屁股與身體。」對瑟杏來說,那六個字是唯一可信的修飾子句,這無關乎諷刺或嘲謔,只是她坦然逃避的宣言:我們之間沒有愛情,只是各取所需。


也難怪她離不開Nang。

每個禮拜固定30分鐘、每個月固定會有戀愛情況報告、每個學期固定會有結局。虛擬實境教室裡的Nang,與他經歷的一切都將走向結局,每個選擇對應一個具體結果,每句話每分鐘都不是虛耗......多有意義啊。愛情就該如此,付出的情感就該掙得一個不會離開的人。瑟杏是這麼想的。

不過,她倒是從沒想過與Nang做愛,不只是無法想像那場景,而且沒有想要這麼做的慾望,與Nang的相見不需要熾熱的撫摸或濕黏的深吻,它就該平穩無欲,就該乾淨無瑕——唯有那麼一次,當她隨口說了句「会いたい」,而Nang隨即深情回應「我每天都思念著你」——儘管理智明白那是AI的即時翻譯,當下慾望仍如覆水般傾盆......那天的傍晚分明清朗無雲,走出學校時,瑟杏卻感覺自己像被暴雨狠淋過一般,濕透、疲憊,而且無法遮掩地,十分寂寞。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