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酒

九三学社

言起教育,如何在深圳办一所好大学(上)

發布於

2020年,位于深圳市的南方科技大学在QS大学排行榜(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 2021)上列内地14位,世界323位,在泰晤士大学排行榜上列内地12位,亚洲33位。在高考录取分数上,也已经杀入前列,排名标准有待大家争论,但勉强称得上一所“好大学“了。

大学发展的核心在于(包括笔者在内的)师生们的教与学、科研与创业,但这里主要以领导、官员为脉络来梳理,希望能提供不同视角。


零号玩家——被除名

零号玩家是许宗衡(2005年至2009年任深圳市市长,随后落马,判死刑,缓刑两年)。

许在任时希望改变深圳“文化沙漠”的局面,深圳音乐厅、图书馆之城、设计之都等文化项目都由他支持推动。受香港科技大学快速崛起的启发,许想要在深建一所新型大学(作为自己的重要政绩)。

截至2019年底,全市共有公共图书馆673家,其中市级公共图书馆3家,区级公共图书馆9家,街道及以下基层图书馆661家,遍布全市的“城市街区24小时自助图书馆”235台,24小时书香亭51个。



为什么不是深圳大学?

深大此时有点积重难返。脉络大略是:1983年建校,师资上受到清华、北大、人大的支援(邓小平:“你们一定要办好深圳大学。”),在随后五年快速发展。1989年,因声援学运,第二任校长罗启征被国家教委用原五邑大学副校长魏佑海换下,以此为截点,深大早期优质师资逐渐流失,同时新进师资水准下滑。1996年,因应深圳市家长的诉求及示威(之后还有两次家长请愿和降分录取),深大主动从一本降为二本(国家体制要求一本院校不能有市内生源保护),以给深圳生源单独留入学名额,随后就一言难尽了,二本招生持续了二十年,至2018年才恢复全面一本。

复盘的话,大略是89至95年间,因为各项原因深大没有保持住前五年快速上升的势头,随后96年降二本二十年又断绝了深大在97年以及03年“上车”211工程的机会。这期间,没有211/985牌子意味着没有国家的大额经费、政策支持以及优质生源。


一号玩家——千呼万唤始出来

2007年,在许的主导下,南方科技大学筹建工作办公室成立,6月第一次上报建校方案,被国家教育部驳回,8月完善方案后第二次上报,省教育局通过,国家教育局仍然驳回,理由是希望广东建设好现有的大学。

2008年,市政府确立了“以校长招聘为核心,先确定校长,再会同校长商定其他人才招聘”的思路,委托著名猎头公司罗盛咨询遴选校长,前后有近三十人进入名单,但并不是所有人对建设一所新型高校有信心,矛盾主要在于市府担心企业制步子太大,候选人担心事业单位制束手束脚

2009年,筹建办公室经过充分讨论、评议评审,以票决方式遴选推荐出朱清时院士位列南方科技大学拟任校长第一候选人。至此一号玩家朱清时朱老(中科院院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前校长)入局。起先朱老还有对市府是否彻底放权还有顾虑,写了一封意见信,信件经市委讨论后直接形成了文件,这才确立了信心并决定就任。

另,许这时已经落马了,坊间有其被拘时以筷子插喉企图自杀、司机黄有龙(明星兼股神赵薇女士的先生)是其白手套等传言。


“挑战教育部!“

教育部统领共和国初、中、高等教育,部门从首都延申到省到市到县到镇,是庞大的国家机器,去尝试建立一所新型大学,还喊出“拒绝一考定终生”、“自授文凭”、“学术自由”等口号,这样直接叫板教育部,要触犯多少权威?会遇到多大阻力?

在部分人的想象里,南科大是“反体制”的,同时“体制”又是某种庞大而不可撼动的究极存在,触动它会涉及复杂利益纠葛,因此他们放弃了改变体制的具体筹谋和自信

实际情况非常简单明快,原教育部部长周济反对新建大学,理由还是应建设好现有高校,但恰好09年11月,袁贵仁接任了周济成为新任教育部部长。12月时,朱清时得知袁仁贵将出席澳门大学横琴校区的启动仪式便赶赴珠海,趁袁讲话完毕下台时堵了上去,交了一文件袋建校资料。袁研究后持同意态度,十几天后教育部内部领导小组开会表决,全票通过创办南科大。

这件事给了我很大触动,有些时候并没有那么多不可撼动的利益集团,在“民主集中制”下,特定时机只要争取说动权力节点上的一个人就够了……我没有水平去评论这种制度的优越,但开始思考和谋划一些基层的改动,以及争取未来能选个人大哈哈哈哈哈哈。

朱老为袁仁贵开道 中新社发 廖攀 摄

上图对应的中新社报道:2011年3月7日,教育部部长袁贵仁参加全国政协教育界小组讨论,听取委员意见。会后,袁贵仁受到记者围堵追访,南方科技大学校长朱清时委员为袁贵仁开道。此前,朱时清宣称要在中国打造一所“教授治校”的大学,这位前中国科技大学校长在教育部未批复的情况下,擅自拍板:自主招生、自授文凭。近日,这所大学已经迎来了它的第一批学生。

旁人可以解读说堂堂院士、校长要巴结官员是如何如何悲哀,南科大师生则该好好感谢朱老为大家争取的空间。


放弃高考

关于首届学生放弃高考,外界有很多浪漫化的解读,这里提供一个博弈视角。

首批学生通过筛选后,离高考已经不远了,此时南科大还没有在教育部正式走完建校的程序,按照既有的规章制度的话,肯定是来不及了,除非教育部做出妥协,开一大堆口子,同时高考招生的公平问题也很敏感,就算学校有招生代码了,怎么招?南科大算一本吧?那这些提前被选出的学生,是考了有分就招,还是过一本线才招?对其他广大考生而言,凭什么他们不能填这个志愿?负责招生老师自然也是力劝考生们参加高考,万一要出现最坏情况,要明年才招生呢,谁都负不起耽误这些孩子至少一个学年的责任。

在这个时候,一部分考生(以及背后的家长)发起大家行了一步险棋,集体弃考,以注定拿不到国内的正式本科学位为代价,打破了僵局,赌出一个三赢的局面。

南科大反手就跟市府打报告,速拨粮饷,学生们已经跳海了,我们这船不开也得开今年就开!不开就是背叛相信深圳市、相信南科大的学生们!同时对教育部也有得交待,是学生们自己脑热搞的,不赖校方。而放弃高考这个重磅新闻,则给了南科大极大的曝光度,对于新校而言,不怕有争议,就怕不被知晓。

教育部省得纠结,不参加高考就肯定没得发学位证,高考公平事关重大,也就不用被扣不支持创新的帽子。

黄埔一期”享受了超常规的教育资源支持,豪华师资小班授课,免费食堂,高额奖学金,毕业时虽然学位证书没有教育部认证,但是校长作保,院士写推荐信,大部分获得了不错的升学去处。



631招生

综合成绩=高考投档成绩(折算成百分制)×60%+考核成绩(百分制)×30%+学业水平考试成绩(折算成百分制)×10%。这里不讨论这种招生制度在多大程度上打破所谓一考定终身的禁锢,聊聊隐藏效果。

报读南科大本科其实是很麻烦的,应届高中生需要在高考前先提交申请资料(包括个人信息、自荐信、平时成绩证明、获奖资料等),高考后,如通过初筛,需到各省市安排的考点参加自主招生考试,经此才有机会于高考出分后在提前批填报南科大志愿。从生源争夺的角度而言,这是不利的限制,很多高分考生在高考后才了解到南科大这所新兴大学,但因没有提前申请,已经错过机会了。

南科大选择在宣讲中投入巨大力量,派出院士带队的招生团队直接抵近各省市的知名重点中学进行宣讲,并给这些中学发生源基地牌子,因此在高考前就留意到南科大并费力申请的学生很多都来自所谓高中名校。

唐叔贤院士在山东省实验中学进行科技讲座以及招生宣讲


与山东省实验中学签订优秀生源基地协议


而在自主招生考试中,笔试主要筛数理逻辑和英语,面试部分教授们有一定的空间可以筛出所谓”有灵性“、”眼里闪烁着智慧火花“的候选考生。

最终得到的结果是,南科大招收到了高考分数能进985、英文较好、比较合教授们眼缘、高几率来自各地重点高中的生源(而”小县城学霸“、“高分中能”被无形中被筛出去了)。

在生源争夺战中,这几乎是作弊了!同城的港中文深圳校区则更进了一步,在631招生基础上再加了学费筛选,高分、综合素质优、家境好,作弊中的作弊!


自授文凭

黄了,或者说没有必要了。在第一届招生抢跑后,教育部很快走完了批准流程,南科大第二届本科生已经有了正式的学位,随后南科大也破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最快获批博士点的纪录(这个纪录之后又被西湖大学打破,当前南科大、上科大、西湖大学在教育部处有一定的超然地位,学位点申请等事项不受年限等各项限制)。

也即是说,在大陆,”被默许的自授文凭“这种特殊绝版收藏品,当前只有南科大“黄埔一期”持有,同时首届联培博士在入学时校方说除了联培院校的学位外,或许也能有南科大自授的研究生学位,不知道最后能不能拿到,而第二届时博士点已经批了,就肯定不是自授了。


后续章节:

南科大章程

二号玩家——一盘大棋

公安局长

三号玩家——两道通吃

加州理工路线vs斯坦福路线

塘朗山大魔王

四号玩家——硅谷梦

大海贼时代

2 人支持了作者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