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講》——〈鬼魂〉

海外中文課堂上的“小小戰狼”

Fishear

即使把對毛的爭論放一邊,這篇都是很賤的一篇課文,情緒勒索,心理暗示無所不用其極。

Fishear

教育的悲劇是社會的悲劇,也是整個教育思想的悲劇,這其中教育者責任重大,難逃其咎。可惜現在對海外中文教育者的錄用要求實在太低,似乎隨便拉一個會說中文的人都能開一個班,給孩子開課。這之後的教育結果怎樣只能看孩子的命⋯⋯

Fishear

在海外华校工作之前,我也没有想到海外中文教育会复制粘贴中国国内教育,移民孩子的行为也同样复制粘贴.....互联网更是帮助了这一教育模式的输出,但也有很多老师在做他们自己的反抗。未来说不定会怎样,只有保持希望。

Fishear
回覆
王小花@dain5211

一个好的老师不能解决教育总体的问题,但是可以帮助孩子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制止小规模的教育悲剧的发生,所谓能救一个是一个.....所以在私教中,好老师会更得心应手一些,如果在公共的教育系统中难免还会受到各种力量的制约......

Fishear

我的观点是,如果在海外学中文,选择好的老师很重要,华校老师的程度良莠不齐,遇见怎样的老师全靠运气。如果条件允许,可以面试选择很好的私教老师。

Fishear

这篇文章反映了作者我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谢谢你的评论:)

Fishear
回覆
wuqing@ttmusic429

對這種通過華人社團的威脅和利誘深有體會⋯⋯不過我對台灣在海外的華校運作模式以及和中共的關係方面並不了解,如果matters上有人能就這方面寫寫文章就好了。到時候做個比較,還挺有意思的。

Fishear

不能更同意,洗腦的重點在於長期封閉單一信息源。國內的孩子在這一點上很吃虧,但是我相信優秀的孩子最終都能走出來,雖然過程長了一點,畢竟人還是人,有人的光明在,不等同於豬狗

Fishear

我的學生說是學習軟件,我懷疑是學習強國軟件,但我沒有看到他的ipad到底裝了什麼,也可能是別的軟件

Fishear
回覆
魔鬼小編@EditorDevil

孔子學院因為有妨礙學術自由之嫌所以被關掉很多,華校是針對少年兒童,從娃娃抓起。因為針對少年兒童,更隱蔽,並且更不會被指控為干涉“學術自由”,特別是互聯網的運用下直接遠程培訓,使華校與中共的關係更加緊密。

Fishear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對中文老師的素質要求很高,但是現在海外很多中文老師本身就是洗腦的受害者,既不知思考為何物,也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甚至不會講外語的都大有人在,最後造成了孩子不必要的痛苦。

Fishear
回覆
Viner@viner

這樣挺好的啊,給小孩子選擇的機會。我覺得很多人倒不是說強加紐帶的關係,而是覺得學中文以後孩子好找工作,況且中國對海外孩子有那麼多優惠政策,在這邊即使上不了大學還可以考過中文考試,免費免試上個清華北大什麼的

Fishear

我理解你的選擇,也見過很多中國媽媽這樣做,結果到半途與別的孩子比較後悔了,然後就拼命逼孩子,自己又自責耽誤了孩子,導致孩子和家長都很痛苦⋯⋯其實我覺得如果要學中文,家長的潛移默化是最重要的,孩子感受到家長對中文的愛,即使家長不讓孩子學,孩子也會死纏爛打通過一切方式要學,而且會學得很好:)跟有些藝術家死活不叫孩子學藝術,最後孩子成為藝術家一個道理⋯⋯

Fishear

哈哈,謝謝你的建議哦:)不過作者目前已被華校開除,在華校是沒機會了:)

Fishear

哈哈,今後怎樣還有待觀察,畢竟中國出來的絕大多數社交封閉在華人圈,出了國看的也只是微信,有的甚至完全不會外文,混得也同樣風生水起,所以是否這些孩子們能經歷這個過程,或者完全倒車回去,還真是社會學人類學將來的課題。

Fishear

是的,對大一點的孩子來說探討思想文化方面應該不錯,但是現在移民二代三代小孩非常多,從小開始在西人課堂學習,中文發音首先是大問題⋯⋯

老師對我說,生活就是一場強姦|活動參與-言起教育

關在家聽的音樂

Fishear
回覆
fide@fide

還好還好,解封快三週了,不過很多人還是繼續疫情時期的工作習慣,我還是繼續宅家:)

注視下的書寫

Fishear
回覆
Viner@viner

国内的网站以及和三观不合的父母谈话属于系统脱敏法里的高等级焦虑刺激,得慢慢来,先从刺激比较小的开始,matters目前环境挺好的,适合治疗老大哥综合症,哈哈,就是不知道国安法施行后会如何……

Fishear
回覆
Viner@viner

感同身受。也许可以用心理学中的系统脱敏疗法治疗这种老大哥综合症,也就是继续创作,继续发表,直到老大哥崩溃。

Fishear

我也经历过这样的一段状态,还蛮久的,还有一个原因是感到我写的东西在明处,老大哥在暗处,没准哪天会被清算,人肉和攻击,非常不爽的感觉。之间自己默默写了画了很多东西,这段默默的时候现在回头看来创作质量还不错,只是自己很苦了。怎么说呢,我觉得创作路上都要经历这样一段沉潜反思怀疑自己甚至害怕的过程吧,就像养孩子,爱得多,所以担忧得会多。重要的是一直在创作,不论在明处还是暗处。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