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hear

在創作中,你我相遇。約稿或真誠地交流,請聯繫 fishear.art@gmail.com

我的UFO目擊故事

上了Matters以後,發現自己寫作的話題開始放飛,試了下从前从没写过的時政話題,這次再承接@伏特加檸檬 的討論,談談我親身經歷的兩次UFO事件。

這張圖片是youtube 上Jared A 2016年凌晨三點在阿拉斯加目擊到的在消失前分裂為三個飛行器的不明飛行物,

看到這裡,也許有人就問了,UFO 很多人一輩子目擊一次就夠了,你還兩次,你咋不飛呢?其實,自從首次目擊UFO後,我就養成了注意看天的習慣。幾乎每次抬頭看天的時候,都會特別搜索飛行物,時刻準備著再次与UFO相遇, 所以才有了第二次目擊。但我承認,我對UFO的感情絕對屬於葉公好龍型,如果有幸遇到第三類以上的接觸,不會被嚇死至少也會被嚇呆。不過,在我經常意淫自己告別人世的方式中,被外星人帶走,是目前所能想到最美最酷的結局了,比什麼“無疾而終 ”,“精盡人亡”,“功成身退”有趣多了。

言歸正傳。

我第一次遇見UFO是2002年,晚上在家學習,大概十點半,有點犯睏,就跑到院子裡活動。那時在我家鄉,抬頭能見滿天繁星。看星星时,突然發現有一顆不對勁。它開始發亮,漸漸變成啓明星的兩倍大小,我慌了,用顫抖的聲音叫起來:“爸!你趕緊來,看看這顆星星怎麼了?”那時,只是覺得太空中有颗星星爆炸了。我爸聞聲出來,也看著,星星越來越大,突然,在它下方有扇形的光暈出現,好像天幕上一個直立的手電筒突然打開,照出來的光暈。我爸叫著:”哎呦不得了了!”,趕緊叫我媽來看,鄰居也聞聲出來,大家抬頭看著那顆越來越亮的星星,它還在發亮,底下的光暈都要趕上半片月亮大小了。大家不知是什麼,而我却感到十分恐惧,怕这手电筒的光一直延伸到我这个小院,然后把我们吸走。我幾乎是顫抖著說:”這個星星要掉下來,它要掉下來了!“我爸看著,突然說:“這恐怕不是星星,是UFO”

全院的人站著,都盯著那個不明飛行物,說是飛行物,其實並不確切,因為自始至終它都沒有動。漸漸的,扇形光暈起了變化,變成上下兩層。好像煙霧一樣慢慢擴大,變淡,但形狀卻不改,最後稀釋於天空中,而那越來越亮的星星也消失於煙霧之中,全程沒有任何位移。整個過程結束,大概十一點。

看它完全消失,我的心裡才松落了一些。知道不会被吸走,也就可以安心過此間的生活。第二天一早,我到學校,迫不及待問同學昨晚的事情,坐在我前面的一個家在北山腰上的女孩說,她看見了,也是相同的時間,她走親戚從外邊回來,天上一團亮亮的東西,她也叫了家裏所有人來看。可其他同學,都說自己沒看見。我拉上這位女生,早上八點在教室門口去堵地理老師,想在課前問他UFO的事情。我興奮得對說:“老師,昨晚我看見了UFO! 這個同學也看見了,天上發亮的一個星星,扇形光暈。“ 老師冷漠地看了我一眼:”那是你的幻覺,世界上根本就沒什麼UFO。” 我據理力爭:“昨天我全院人都看見了,我們班上我也不是唯一一個看見的。”他繼續一副冷漠臉,不相信的樣子。

我憋著一口氣,堅定認為那不是幻覺。果然第二天,在我市流行的报纸上,記載了這一事件,有記者拍到了照片。因為這個不明飛行物飛得很高,所以當年好幾個省份都有大量目擊者,在甘肅農村,有摄影师在晚上举办的婚礼还是葬礼仪式中,拍到了不明飛行物的全過程。據記者記述,錄像帶里的不明飛行物,先是飛,繼而定在空中,然後發亮。而我只看到了它的後半段,也就是靜止發亮的過程。記得那篇報導中,記者曾經詢問紫金山天文台,問它否是UFO, 天文台回答得模稜兩可,大意是說,這樣大範圍的目擊表明這個不明飛行物飛得很高,具體是什麼他們也無法給出答案,可能是飞行器。

我拿著報紙,興沖沖跑到班上給同學看,然後繼續去找地理老師。他瞥了一眼,“哦”了一聲,仍舊是副冷漠臉,好像我欠了他五塊錢一樣。

這種感覺很糟糕,令我想起十五歲那年,作為班上物理佼佼者的我下課後問老師一個問題,把六十歲馬上退休的他氣得肺都快炸了。我問:“世間萬物會動,是不是神的作用?“

老師仰天长叹,然后一边扶住另一個同學,一邊狠狠罵道:“悲哀啊悲哀,你學了一年多物理學到哪裡去了?我教了四十年物理,我的學生居然說出這樣的話來,還神的作用!那是力的作用!悲哀啊悲哀!”

我被罵,可心裡一點兒也不服氣,力的作用並不能解答我心中的疑惑,是誰設計了力?是誰讓天上的群星如此分佈,這肉眼世界背後的規律,又是誰來制訂的?

那時候沒有電腦搜索,我的周圍也沒什麼書來回答這些疑問,更沒有知識淵博,心胸寬闊的師友,無神論瀰漫的教育氛圍裡,談論神鬼都是羞恥。我擁有的,僅是自己的眼睛,耳朵,和直覺,我覺得老師是不對的,書上說的也不全對,而這次UFO事件,更加堅定了我心中的想法,在知識流通閉塞,別人都說你錯的時候,你得對自己的親身經歷和直覺懷有高度的信任。目擊UFO事件,對少年時代的我來說無異於一次個人的啟蒙運動,是我对超越地球生活的宏大力量的第一次直觀的感性經驗。

多年以後,我曾經懷疑過,是否我第一次目擊的UFO,是中國西北導彈實驗的一部分。看了一些視頻,覺得有些地方類似,但在發光時,整個飛行物沒有任何位移,這是此不明飛行物較為奇怪的地方。當然,如果那真是一顆導彈,那它的效果對我來說至少比讀n年死書有用。如果發射導彈能夠改變中國的教育現狀,啟發青少年探索未知的好奇心,激發他們獨立思考的能力和對宇宙的敬畏心,那麼中國教育部應該和國防部聯合起來多實驗幾次。

撲朔迷離的第一次目擊,目前尚且存疑。但是第二次目擊,我絕對相信它是外星人的飛行器。第二次目擊是2010年夏末,暑假回家,晚上八點半左右,我在一個中學操場上和爸爸跑步,晴朗夏夜,繁星點點,我一邊跑一邊看天,數著熟悉的衛星——它们走得平穩,慢悠悠的。突然,我看到一顆星星以飛快的速度在星际穿梭,而且瞬間變道,好像一匹不按直線跑動的快馬,我忙對爸爸喊:“爸爸,快看,那顆動的星星。”

我爸也抬起頭來:”那不是衛星“ ,他說。話音剛落,突然在那個飛行物後不遠處,出現了另外兩個同樣亮度的飛行物,以不規則線路飛行,但三个飞行物始终呈三角狀,飛了一段後,三物以最快速度合體然後瞬間消失。整個過程不過十幾秒,天上沒留下任何痕跡。而且它们应該很高,亮度相當於天上一顆小星星,不注意根本发现不了。

和第一次目擊相比,我的感觉完全不同。第一次是恐懼,怕天上的飛行物垂下一個長長的光柱將我吸走,第二次則是由衷讚嘆。三個飛行物瞬間合體消失,天空上演了一場最快的魔術。

那年我忙著考試,出國,學術論文,戀愛分手,整天在俗世里糾纏不清。這次目擊UFO又在我心中種下一顆種子,好像在提醒我,永遠別忘記抬頭看天,天上有種力量完全超越我自以為弘大的螻蟻世界。後來,看過一些新聞報導,世界各地都有人在不同时间目擊过三个不明飞行物并行的画面,NASA也在国际空间站周围拍到了三个UFO。看過这些新闻,想到自己的經歷,越发觉得地球人这蝼蚁般的人生,也许尽在宇宙中其他力量的绝对监控和掌握之下。

現在,我依然常常抬頭看天。法國郊區的星空很美,空氣透明,我能看到更多的小星星。兒時熟悉的星座仍陪伴著我每一個異國看天的夜晚。而白天,我也經常觀察小型飛機留下的白色軌跡。有時它們會在天上寫下”我愛你“之類的表白話語。

我仍然熱切期待那無法歸類,無法確定,有點喜悅,卻也有些恐懼的與UFO的再次相會,如同貪飲了數千杯癡情水的女人。也許是下個十年,也許是垂垂老矣,也許此生再也無法目擊。 但也說不定,或許多年以後,一個暴躁外星人無意中看到這篇文章,会仰天长叹:“媽蛋!哥們兒当初考駕照,不小心錯了這一次,教練都沒說啥,卻被地球上這混蛋給記下了,還記在區塊鏈上!馬上給地球人再發顆大救星,摧毀区块链!”



截圖來源,這個視頻里的三個不明飛行物與我看到的極其類似,不過他們飛得比較低,我看到的更快更高

第一次的第三類接觸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