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直男

假的直男真的彎。 有興趣的標籤歡迎追蹤: #假直男的情慾故事 #棒球 BL 幻想文 #真心談甲事

[假直男] 快递男孩 2

發布於

对,他上线了,我一直想遇见本人,即使他提出约炮甚至3P我都配合的他上线了。 放我鸽子让我变成跟阿三约炮的他上线了。 我觉得照片不是他本人的他上线了。

这已经是我连次数都忘记的约炮交谈了,我下定决心要戳破快递男孩根本是用假照片的真相,我一给他电话就要他马上打给我,要不然我就不想聊,他应该已经用尽所有「现在不方便打电话」的理由,我每次都不相信,但我每次也都还是说完「以后不聊」,但下次却又聊下去...

我说过我不是笨蛋,但遇到快递男孩时我是。 我彷佛电视里某个电视剧的女主角在大喊:「我真傻、我真傻......我再也不要相信他惹~」这种戏码往往来来回回,但演了半年多我终究在心里摊牌了: 我要他马上打电话给我,不然他就是骗子!

他一如既往的没有打来。 当我万念俱灰心力交瘁无声的吶喊自己好傻好天真时,我的电话响了。 是阿三。 被快递男孩骗心灵显得异常脆弱,我接起电话。 阿三问我说我们之前聊过「可以当朋友」(其实是事后烟的垃圾话),那他想来我家一起喝个啤酒好不好? 我说过我不约炮,不找炮友的,但是,我不争气的答应了。

前一篇我说过的口诀还记得吗? 偏零就是零、偏1就是零、上楼就是上床、交谈包含交媾 阿三带着一手密鲁来到了我家。孔子说年二十是血气方刚,酒是喝了,下酒菜也吃了,所以毫无意外的,炮当然也打了。

这次,我们除了交媾还真的有喝酒配菜聊一下天。 我也算落实了「炮友」里,「友」这一面。 我们聊了不少,讲了不少个人信息,例如:我们就讲了彼此的职业,他说他是桃园人,他的性向不公开,他很早就出来工作,他不喜欢运动但他是送快递的所以身材不错,他时不时就会来台北因为送货,他...

恩,我听到了你吃惊的声音。

没错,我虽然当时不知道,但我要说的「快递男孩」的故事大概就是这样:他们「或许」一直是同一个人。


喝酒打炮的当晚,我只「真的相信」快递男孩用的是假照片,是那张照片让这个网友成为了我的执念对象。只认为自己又遇见了一个用假照的人,而阿三也的确成为了我的慰藉,但是,我其实没有把他们联想在一起。

可是,在摊牌和与阿三的第二炮兼交了朋友之后,我从执念对象的鬼遮眼模式恢复过来了,过一阵子我就发现:阿三会和快递男孩同时在网络上出现跟我聊天。当我有了他们其实都是「他」这个想法后,我发现他们总「一起出现在网络上」跟我聊天,但聊天的时间总是错开,而且,他们通常一起下线...。

要约炮约成3P后来来的是阿三、放话一定要打给我后来打电话来的是阿三,但我从没怀疑过...执念对象对于一个人的智商影响就是这么大。 可是我也终究没有直接问阿三,所以,我只能说「或许」他们是同一个人,但无论如何,阿三就是快递男孩,唯一的差别是两个MSN显示的照片不同。

我没问阿三除了我已经继续追逐另一张让我执念的照片们之外,我也对「他」感到哀愁,对那样的我自己有点羞愧: 是,是他用假照片又如何?我有资格怪他吗?的确在他用假照片时我才愿意跟他讲话啊。让我觉得更糟的是,阿三并不是我讨厌的长相(别忘了他送快递而拥有的自然好身材),正因为这样,我对被他喜欢(和欺骗)的情况有一点感动。 而感动之后是随之而来的羞愧:当阿三本人要跟我说话是被拒于门外的,出于我这种爱上照片的奇怪理由,当他用快递男孩的面具出现我又立刻精虫冲脑,热络交谈(在这种时候我总更加风趣迷人)。

他仅仅是切换账号照片不同我就有那么大的转变,这让我有点自厌。 而想一想所有的事情发生的时间跨度将近一年之久,而在阿三眼中: 他明明讲相同的话语,我和贴出假照片的那个窗口可以讲得很开心而对阿三却爱理不理...他可能一开始用了张假照只是为了隐私或各种合理理由,但我的表现最终变成继续欺骗才得以跟我聊天,甚至才有那一炮和另一炮。 而且,他才不是什么条件差的家伙,我觉得我不值得他这样,让他必须这样做的我才是有问题的。

我明白我的问题:当你遇到执念对象,你就是这么不可理喻。 我不知道是否快递男孩其实也是把我当作执念对象了?

电影周末时光的剧照,也是我最喜欢的炮友电影。

此后三年间阿三还是会打给我,断断续续而我也冷冷淡淡。 作为执念对象那个快递男孩的MSN账号几乎不再出现,隔好一段时间后应该是阿三联络我却常常没通到话,那个账号才又上线,又丢我。 而我已经不打算,也没动力理他了。只是,我看着那张应该是某处抓来的显示照片想着: 这个人是谁呢? 他本人真的会是我的天菜吗? 我发现,我看着的这张照片里的「他」已经没有以前感觉的帅了。


不知道是长大了还是因为数字照片泛滥,我们很快的就都学会了要从很多张照片来认识一个人的「真相」,而且,我再没有爱上照片并当作爱上一个人的经验了。

那些年我曾经看过的当作执念对象的那些照片以及照片里的他们,我都有和本人打过照面的机会(然后,也以有不同方式、不同器官、不同体位和不同深度...咳!总之个有互动...) 显然,所有执念照片都不是真正的真相。

快递男孩听起来好像也只是一则当年常见的用假照故事,但是,又好像没那么理所当然,因为,我们有什么理由认为我们放的照片没有「假」的成分呢?照片变多张甚至进展到视讯年代,我们真的有变得更「真」吗? 我不觉得有。 用假照的快递男孩,或许是个虚拟和现实间差距不算大的「对象」,虚假的是我对一张照片可以产生的爱意。

在那个还没有那么闹热的网络世界,执念对象是个有趣的现象,我不知道现在这种虚无的爱以什么形式存在,但我肯定对对象不切实际却又朝思暮想的爱在每个时代都有它存在的方式,而这些自我的爱恋游戏,《牡丹亭》里有很合适的批注:

不以为幻、幻便是真」。


回到一开始讲的Your Song的故事,然后重听一下歌词:

How Wonderful Life is… While You’re in the world …

You,可以只是一张照片吗? 我没有答案。



支持作者写没出柜的假直男故事欢迎追踪、按赞赏或分享这篇文章。

繁体版发表于VOCUS,可透过网址连结文章并赞助作者:

https://vocus.cc/@fakeboy/5e468c06fd8978000198d656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假直男] 快递男孩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