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OL
FOOL

One day we can talk history, in Chinese.

2019,20写给五小战,至19-8月15


圣经,马太福音,第27章节选:


20 祭司长和长老,挑唆众人,求释放巴拉巴,除灭耶稣。

21 巡抚对众人说,这两个人,你们要我释放哪一个给你们呢?他们说,巴拉巴。

22 彼拉多说,这样,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我怎么办他呢?他们都说,把他钉十字架。

23 巡抚说,为什么呢?他作了什么恶事呢?他们便极力地喊着说,把他钉十字架。

24 彼拉多见说也无济于事,反要生乱,就拿水在众人面前洗手,说,流这义人的血,罪不在我,你们承当吧。


今天的众人还是这样, 因为无知而喊的要承当罪过, 收钱喊的就更有罪。 小粉红是因为无知, 而五毛就是收钱的。


2019年, 耶酥被钉上十字架之后大约两千年, 香港风云突变。


香港的人类发展指标 HDI = 0.933, 全球189个国家地区中排名第7, 人口 730万, 人均GDP大约 5万美金, 亦属富有。


香港是中国的!中共人说。香港毗邻深圳市, 可能是中国最南边的最重要的国际城市。作为国际化金融港, 是一国两制中的西方制度, 1997年中国从英国收回主权成为特别行政区, 保留着英国通用法系, Common Laws, 而且有言论自由。

中共人分为真的和假的, 真的有高级党员和普通党员。

假的有:小粉红、 五毛、 战狼。 有些自称自干五, 也可以看做小粉红或者战狼。 另外有人自认爱国者, 当他们以党为国时, 其实也是小粉红。


2019年1月, 中美贸易战处于休战期, 长达90天的休战期内中国商人全力向美国出口。


中国商品大致被美国总统, 川普, 分成了三个总量台阶, 价值分别达到500亿, 2000亿, 3000亿美金。具体操作时, 将这些商品分列入几份产品清单, 然后对着一份份清单收税。 如果每一张清单分两步征收 10% 或者 25% 的关税, 就形成许多台阶, 加税台阶形成后, 上一个台阶就好像要丢一颗炸弹, 美国至少可以向中国丢6次炸弹。 这样可以形成细致调节战场温度而精准打击的效果。


尽管在休战, 美国海关仍然享受着已经提升的关税收入。第三份清单上的中国商品目前税率10%, 大约2500亿中国商品正在交税。中国也在对美国商品报复性加税, 但是就算加满也不过能够影响一千亿美金的商品。


就是说中国出口美国五千亿美金, 美国出口中国一千亿美金, 五比一, 不平衡。


中美贸易战影响全球贸易, 香港做为一个国际贸易港口自然无法置身事外。


可是香港的动荡却是被另外的原因引发的, 这看起来像是一个巧合。


历史上最近几个朝代的中国故事可以说是南与北的循环。

南,南宋当然是南。

北,元朝来自塞外之北。

南,明朝自南向北驱逐鞑虏。

北,清朝自北向南入主中原。

南,而辛亥革命北伐战争再自南向北取得胜利。

北,中共建国三大战役可谓重新由北向南。


2019年后香港局势突变, 如果掀起大陆变局, 就是符合次序由南向北的反转了。因此有风水大师曾预言: 天灭中共, 缘起香江。


2019年2月, 香港特首推动立法《逃犯条例》, 然而立法院内尚有多位民选的议员, 香港还有许多精通法律的律师, 他们还能够给香港人说明一个名字正确的条例背后可以有什么样的不良企图。 听起来, 这是让逃犯被引渡的合理立法。


然而这个巧妙立法的故事又起源于一年前的一起凶杀案, 2018年2月, 20岁的香港女子, 潘晓颖(Poon Hiu-wing), 和她的男友陈同佳(Chan Tong-kai) 去到台湾旅游时, 她的男友杀了她。 她死后, 台湾警察在台湾北部的车站附近找到了她的尸体。 她的男友已经逃回香港。


这一起谋杀案成为香港逃犯立法的一个借口。


一年后, 香港立法院为了《逃犯条例》争吵的时候, 台湾早已经把凶杀案的通缉令挂出来快半年了。 台湾并不想等待香港政府和立法院拿一起情侣悲剧作秀, 他们希望港府就事论事移交凶犯给案发地台湾审理。


此时香港最高长官是一位女人, 林郑月娥, 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最高首领称为特首,以后尊称林郑, 她对抗民意的顽强令人感觉到金字塔不给她升官天理不容。


台湾的总统恰好也是一位女性, 相比林郑, 蔡英文的服饰显得低调得多, 而且她是民选总统。


当议员们为了逃犯条例无法达成共识的时候,林郑强推立法流程。


3月31日香港民间人权阵线, 简称民阵, 组织1.2万人抗议, 香港警方说5千人。 4月28日民阵组织13万人抗议这个立法, 警方说2.3万人。


接着, 林郑继续推进立法程序。


2019年5月9日, 台湾处理大陆事务的陆委会宣布:不会在《逃犯条例》 的基础上处理这一起案件。


潘晓颖遇害案件中涉及的人都是香港人, 台湾方面已经尽力配合,甚至表示可以参照案发地受理原则处理案件。 整个事件翻译的简单一点: 香港政府和香港立法会不去办理香港人的凶杀案件却搞出一个被市民抗议的立法。


这个《逃犯条例》可以有千万条专业的理由需要加速通过, 可是对香港人来说, 他们宁可相信这条法案会把他们轻松的送去给中共, 简称:送中。 中共的法制以酷刑和活摘人体器官闻名。 准备一批逃犯的帽子就可以给香港人戴上这样的帽子, 戴好帽子就可以送去杀猪场了。


对于台湾人来说, 如果类似立法通过, 去香港游玩的时候可能一不小心也就被扣上逃犯的帽子, 然后同样被送去给中共。 这条法案因此可以成为连接中、港、台的送中管道。 关于这个立法更深的原因人们猜测中共希望推送中法是因为华为的公主被美国从加拿大用类似法例引渡, 因此希望仿制一个引渡法, 减低和美国的差距。


躺在战壕里中枪叫做:躺枪。走在路上拣到枪叫做:拣枪。 台湾是躺枪, 蔡英文是拣枪, 林郑当然是送枪的好心人。


说起法制或者立法, 在大清帝国的时候, 西方人无法接受大清的司法待遇, 双方法制系统无法对接。 现在中共的法律系统进步了, 但是缺少透明监督却是事实, 司法体系中藏污纳垢, 同样还进化不到和港台对接的程度。


但是大陆人本身也非常敏感, 一旦有人胆敢批评中国通常都可能被骂死, 这不是最差的, 最差的情况当然是活摘人体器官, 就因为批评一下中国。


与大陆不同, 香港人始终允许法轮功学员把受难者的遭遇做成展板树立在公共区域, 这些展板真得令人恐惧。


而且更恐惧的是:什么叫做法轮功学员?有没有司法定义?


港人的抗议并不完全都来自立法问题, 这个社会在许多方面都令人窒息。


香港7百万市民, 地产商人和政府互动将住房成本推高到世界之巅。 许多香港人白天穿戴整齐出门打工, 晚上回来挤到五平方米的茏式房屋内。 这种和鸡笼一般的住房英文是:Cage House. 却等价于在美国旅游时住的汽车旅馆, Motel.


社会畸形发展, 财富停留在极少数人手中, 年青人看不到希望。 和半世纪前从大陆逃生香港的人不同, 年青人不会满足于鸡笼中的未来。 当他们寻找自己的未来的时候, 不难发现, 他们的未来在林郑手中, 而林郑 在中共手中。不仅特首已经成为木偶, 政府各大部门已经被充分渗透, 警察 部队早成为坚硬的刀把子, 立法会中不仅建制派而且泛民派都被或明或暗的掌握了。 在金融领域, 银行、股市被布局, 社会中黑白两道全被悄然统战了。 对香港人来说, 不仅仅在经济和生活上压力增加, 而且有即将失去香港的感觉。 这些社会压力总有爆发的方式。但是自抗议开始至今, 没有人提出经济救助的口号, 香港的年青人有自己的自尊。


五毛们说:你们收了钱去游行!


如果不是为了钱, 就一定是为了房子。 中共媒体一度很希望香港人谈谈钱的问题, 可是, 香港人就是不谈!


香港是一个接受殖民的城市, 也是一个接受回归的城市, 从这个历史来说, 香港人不是在乎虚荣的市民, 可是抗争开始后, 许多人都拒绝谈论政府提供经济求助的议题。


同时, 中美多次贸易谈判后, 中国不知道是民族主义情绪涨潮, 还是领导人忽然吃错药, 在谈判的下半场断然否认了贸易协议的草稿。 前面的谈判都是无聊的电视剧而且导演导错了, 谈判暂停。


2019年5月10日, 美国拿起第三份中国商品清单把税额加到25%


5月16, 美国禁止华为采购美国零件, 华为是中国最大的电信设备公司, 营业额超过每年千亿美金, 可是它必须从美国进口一些高科技的硬件和软件。


在香港, 一国两制中, 香港应该是个民意可以表达的社会, 为什么要为一个立法对抗民意呢? 因为金字塔的意识中, 民意就是用来压迫的。 香港需要明白自己身处金字塔脚下, 林郑早已经是爬上去的人。


中共封锁消息, 不论是贸易谈判还是香港抗议, 都是西方国家和西方媒体在阴谋造谣, 从而使人们理解偏激。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仇恨美国人或者香港人。 五毛这类人的来源是因为它们在网上骂一次人收五毛钱, 全心维护统治集团不收钱白白来骂人的年轻人被称为小粉红, 小粉红骂得自己心肝都碎了。战狼就更具有 攻击性的一部分中共人, 五毛、小粉红和战狼都会标榜自己为爱国者。物种太多, 有时简称为:五小战们。


这些人不一定是被洗脑的, 它们的爱国不一定是出于愚蠢, 它们可能是身处中共利益集团中, 不论获利大小, 立场一定是坚定的仇视香港、仇视西方、仇视日韩...


爱国者谈论香港问题的时候, 标准的开头是:香港是中国的... 如果身为香港人的立场, 这句话确实带着一种强烈的暗示。 五小战流更会让港人无法不领会到这样的暗示。


中国是不是一个令人绝望的国家? 这个国家切断互联网, 也就切断了和全世界的正常交流渠道。 每一个人从小被教育洗脑, 形成爱国的意识, 同时他们仇恨并且随时可以用爱国的名义杀人。 然而, 确实许多人在这个国家享受着快乐的生活, 他们坚决的捍卫自己的国家, 不论要杀多少人。 对许多人来说, 酷刑和人体器官活摘这些事情都是事不关已可以高高挂起。


6月4日, 香港人照例纪念1989年6月4日被屠杀在天安门的中国人。


几乎没有中国人敢于在中国组织这样的纪念。五小战们代表的爱国者们如果可以回到天安门说出这个数字:89-64, 那么香港人也不介意你们来嘲弄一下。 另一方面, 当人们总是在香港纪念被杀于北京的人的时候, 考虑一下中共的感受, 这么多年看着香港人哀悼 64 也是件郁闷的事情。


6月6日, 法律界3000人游行抗议。


6月9日, 香港民阵组织游行, 反送中。民阵说103万人反送中, 警方说:实际只有23万人。


6月12日, 林郑再次推动立法会二读逃犯条例, 数千抗议者身穿黑衣堵在立法会外试图阻止, 他们吃了警棍、催泪弹。但是从此香港抗议者都跟随这些人穿上黑衣, 改了颜色。


6月16日, 民阵组织了200万人游行, 警方说33万。差距有点大, 总是迫使傻子我同时采用两个数字。警方也明显黑化, 仍然引用它们的数字是为了允许证伪。


连侬墙再次出现, 不同颜色的手写便利贴拼在一面墙上成为一种临时艺术, 各种小贴纸上写了祝福、口号、歌词, 还有手画的漫画, 最后整个人行隧道都被帖满。


抗议规模打破香港的抗议记录, 各个团体的抗议接连不断, 老人、学 生、 主妇、教师、甚至公务员组织大量的抗议活动, 他们中大多数都希望保持和平、理智、非暴力。 活动之多已经无法全部列出, 这是历史记录的一个特点, 也常被人们忽略, 历史是无数人与故事的汇聚, 但是历史书就一定只能记录少数人。 无法全部记录每一位香港抗争者一直是傻子我的遗憾, 如果有记漏记错的时候, 也还请包涵。


在网上, 香港抗议者真是被大陆人骂得很惨。 许多香港人不再愿意被大陆人称为同胞, 类似的感受在台湾也很常见。


其实五小战流的语言是和人类文化的发展方向背道而驰的。


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不过是中共的爪牙, 五毛 OR 小粉红 OR 战狼 OR 中共爱国者 == 僵尸


在风起云涌的香港对面是风平浪静的深圳, 这是气象学的奇观。


一切香港的报道都被过滤、扭曲, 透过鬼墙变形后才能进入中国。


不知道暴力是在哪一个时间点准确触发的, 人们说是6月12日, 但是学生放 暑假可能是另外一个重要的时间巧合。 年青人去打暑期工赚零花钱, 他们可能对家长说加班劳动了, 其实却是跑去街头冲动。


中西方的家庭文化不同, 在香港这个拥挤的城市, 年青人会在自己的双肩背包里藏很多秘密。 中二生回家时需要想办法把沾染催泪烟雾味道的衣服藏起来, 也要把街头游戏的道具妥善保存, 而一度被认为优秀的香港警队就无法隐藏自己堕落的身影了, 全身铠甲立盾持枪把一群群学生轰入一团团催泪弹烟雾中。


6月28日, G20 Osaka, 二十个国家首脑会议在日本举行峰会时, 川习会晤, 中美两国领导人决定暂时停止升级中美贸易战, 于是谈判重新开始。


7月1日下午14:30(1430), 香港民阵组织55万人反送中游行, 警方说 19 万而已。


当天示威者攻入立法会大楼, 立法会大楼坐标为22°16′51.64″N 114°9′58.69″E。 也许人们会想起台湾人在太阳花事件中攻占立法会的情形, 然而, 这一次类似的事件中香港警方的表现可疑。


示威者提出五大诉求:撤回条例, 取消暴动定性, 释放被捕的示威者, 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警暴, 普选立法会和行政长官。


五大诉求具有明显的临时起草的痕迹, 用词用语都没有细致斟酌, 但是内容却是清晰准确的。


立法会大楼原本就是民阵游行的终点, 已经通过了申请, 但是当天下午警方要求游行改变终点, 民阵同意了。但是 仍有部分抗议者去到立法会大楼。他们和原来就在此抗议的人群 一起试图冲入大楼, 在当晚9点左右(2055pm)防暴警察突然撤离, 将人群吸入楼内。 这样造成了暴徒占领立法会的事实, 警方立即发布视频谴责暴乱。


人们怀疑警察布局陷害, 设空城计诱杀抗议者。 立法会被涂鸦, 抗议者竖起一面黑色条幅上写着白色标语:没有暴徒, 只有暴政。


一些香港人也将焦点对准暴徒, 以理智的口气批评暴徒。就算他们了解中共 建国后在中国制造冤魂的数目, 他们也许还是会以善意的批评教育暴徒。假 装自己不了解谴责弱者的技巧, 假装自己不了解政府和警察代表强权, 假 装自己没有吃过人血馒头, 假装自己不懂得利益集团的站位技巧。另一方面, 人 们无法假设谴责暴徒的人都是别有用心的人, 如果社会有机会保持言论自由, 人们不会过于介意这些批评。 然而, 中共治下从来没有言论自由! 哪里来的批评?


警察没有想到的是冲入立法会的人还在一面墙上留下巨大的英文:

China will pay for its crimes against Uighur Muslims.

意思是:中国将为对(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罪行付出代价。许多人没有注意到这一句话, 但是记者上楼拍下了这写满一面墙的黑暗的一句黑色涂鸦。


中共人也许忘记了, 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也是中国人。


新疆是中国面积最大的一个行政区,当地的民族仇恨越来越深。 新疆人口超过2400万, 其中汉族、维族都超过800万, 两个民族都接近新疆人口的四成。 近年,再教育维族是件恐怖的工作。 维族人落入天罗地网, 他们的宗教和日常生活都被正在被再教育。 这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在每一天的生活中改造八百万维族人, 据估计有超过一百万被送入再教育营。 民族迫害毫无人性, 新疆的资讯泄露出一点都会让全世界震惊。


中共的统治在太多地方留下深厚的仇恨, 这些仇恨如果显现出来会如同滔天海浪, 而仇恨又变为中共加强统治的迫切理由。


多数人仍然以为新疆是带有异域风情的旅游区,地广天高, 新疆是中国面积最大的行政区, 除了不愿意被再教育的维族人, 多数人都不知道新疆已经变成了地狱。


中共仿佛是来自地狱的物种。 而中国就像是一处梦魇之地, 统治者修建一座权力金字塔, 这一座宝塔镇压百姓, 连同人性与良知一同压碎。 有革命者呼吁推翻金字塔, 可是每一次革命成功也不过再修一座同样的金字塔。 甚至就是现在, 不少以民主自由的口号鼓动革命的人其实就是中共, 或者五毛。 在网络上, 中共组织这样的网军将水搅浑。


对于这一座金字塔, 普通人太渺小, 不要说武装革命就是理智的讨论一下有时候也会被逮捕、 酷刑、 活摘。 然而对抗病毒的方法也许可以让人们借鉴: 这一只有毒的金字塔怪兽是人力无法抗衡的, 可以注入真相的疫苗, 让金字塔内的五小战们同真相搏斗。 当知识成本下降时, 真相成本也在下降, 真相做为疫苗可能是更好的对付金字塔的方法。


在香港, 抗议者当晚撤离立法会, 之后, 和平抗议变成越来越多的暴力倾向。 防暴警察每天出动, 头盔、盾牌、警棍 、防毒面具, 全身护甲、催泪弹、橡胶子 弹、海棉子弹 、布袋子弹、 装甲车、胡椒喷射, 一天天将抗议者打得满地哭喊。


记者拍摄到警察便衣隐藏在抗议者中, 然后突然行动将抗议者打倒。 大量中共特工、武警渗透进入香港, 隐藏在市民中秘密出手, 制造恐怖或者配合警察。


勇武派升级装备, 全身黑衣、黄头盔、防毒面具渐渐成为前线标配。


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 这个2016年梁天琦使用的口号重新出现, 因为当年的旺角骚乱(又称鱼蛋革命)梁现在还在监狱中服刑。


7月14日左右, 活动引发香港深圳边界水客冲突。在深港边境关口, 水客是 私带香港商品到深圳谋利的过关客。以奶粉为例, 大陆一些奶粉对婴儿有 毒害, 香港奶粉因此抢手。一筒奶粉港币280, 带到深圳可能赚到100元。 这些水客为了每天几百元收入反复出入深港边境, 私带类似商品过关, 有 数万香港人和深圳人以此为生。这个群体的出现原本是边境两边政府失职 的结果, 但是蝇头小利让数万水客之间积累仇恨, 此时借机发作, 手法恶劣。 中共和港府一些官员对此喜闻乐见, 当水客们打起来的时候, 官员们借势丑化抗议者形像。


7月21日, 抗议者在元朗遭到殴打, 元朗是民主派议员影响力很低的区域。 在此人们拍摄到警察与黑社会勾结, 回家途中的抗议者被黑社会大哥们痛打 , 拳脚棍棒, 甚至暗里用刀斩, 地铁站内的行人也被牵连挨打, 过百名黑 社会冲入车站、四处打人, 黑社会统一穿着白色体恤, 警方迟迟不出现, 事后, 警方反驳说这是抗议者自己打群架。


中共开动宣传机器为人们洗脑说这些暴徒暴行都是示威者干的, 却不说抗议者是被暴的一方。 27日抗议者再去元朗组织抗议时就被认定为非法, 28 万人与 2500名警察对峙冲突, 防暴警察这一次亲自扫荡清场, 一顿顿好打, 抗议者爬在地上哭喊挨揍, 做警察就是爽啊。


打人有薪水, 这是个好职业。


警察开始隐藏警员编号, 也不再给市民出示自己的委任证, 市民很难分辨警察的名字和ID, 市民只知道有三万警察变成了打手。


抗议者使用了一些先进的手段对付打压, 他们不使用中共控制的通讯软件( 微信、QQ、微博、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的任何软件) 用不同的社交网络 沟通(telegram, lihkg.com, twitter, facebook), 无大台, 就是没有单一的行动组织机构, 群组自发活动, 这使得警方难以按照组织层级进行高 效率的抓捕, 抗议活动就避免了被监控之后一锅端。


Telegram 是加密通讯区, 上面有大量的小群组, 也有少量的大群组。小群 内可能只有两三人, 做为秘密小队组织行动。大群可能有数万人参与, 被称为公海, 做为消息共享区域。


LIHKG 是传统的网络讨论区, 人们可以把议题推上去或者推下来, thumb up/down. 抗议者可能把这些网络软件全部装在手机上。


无大台。就是说不需要大台, 没有领导者, 不管谁说得对, 人们就照着做。 有影响力的人降低身段接受普通市民的指挥, 在网络上汇集思路和行动方案, 然后自动入场行动, 各自发挥。也就是:兄弟爬山, 各自努力。


每次游行中抗议者都大喊: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


8月1日, 川普宣布他会对剩余3000亿中国商品加税10%, 他计划从9月1日开始加税, 两周后他推迟了这个日期到12月, 因为一部分商品是可以做为圣诞礼物的, 他希望有足够存货, 让美国人先过一个愉快的圣诞节再开始下一阶段的关税战。


对于中共, 这一次川普似乎不经过思考的就出拳。 在贸易战中, 美国总统是个商人, 这个确实是个令中共遗憾的巧合。


8月5日印度戒严克什米尔, 取消当地的自治地位, 切断了所有的通讯, 监禁 300名当地领导人物。当地有近千万人口, 但是, 很多人只是将这个新闻一扫而过, 毕竟这是个70多亿人的世界。


730万香港人大约接近世界人口千分一, 她的警察曾经自诩为亚洲最好, 今天只是在成千上万的镜头前演示如何殴打一个没有自卫武器的城市人口, 市民竭尽勇气将警察暴行公之于世界, 业务跟单一般紧跟每一个国家对香港抗争的支持, 争取每一个国际机会, 勉强让香港人的承受的殴打不被消声。


也许我们穿越时间的脚步还不算太慢, 数万年前人们从非洲走到中东的时候没有可能想到700万人拥挤在一个城市里。


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冲破 7 CNY 关口, 达到十年最高汇率, 暴露了用人民币贬值对冲美国关税的货币战手段。 这不仅可以降低中国对美国的出口成本, 而且使中国对其它国家出口也更有优势。 贸易战不仅有可能刺激中国出口增长, 而且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让中国做结构调整, 如果中共能够抓住机会的话。


中共能不能抓住机会?


很难, 这无关经济学的智慧, 也无关政治学的韬略, 这是金字塔结构决定的, 这个力学结构只能加强无法减弱。 让一门伟大的语言得到自由的机会也许是真正的历史伟人梦寐以求的机会, 但是, 白白送给中共它们也不会要。


金字塔有金字塔的特点, 镇压是本能, 猩猩们其实无力对抗金字塔, 它们其实是被金字塔兽化的, 金字塔是一座魔兽之塔。


8月6日美国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


戴上这顶帽子后, 人们会紧张的盯着中国的外汇储备。 现在大约3万亿美金的余额, 预算中可以使用很多年, 但是也可能被一两次外资出逃跑得一干二净。


很明显, 中美双方的分歧不在于数千亿美金, 美国已经可以通过关税收到这个数目, 数千亿美金不再是谈判重心。谈崩的原因应该十倍于这个价钱, 或者很可能就是金钱之外的原因。


美欧做为世界主流无法容忍中共的弯道超车。


观察一下中美两国近五十年的外交史, 就知道, 美国要变脸了。


8月9日, 香港机场万人接机, 据说人们都去接两个游客回家, 他们的名字是 :范宋中、梁知。这发音其实是:反送中、良知。


8月11日, 有一位年轻女士被警察以布袋子弹击爆了右眼。大量 抗议者遮住自己的右眼要求警察还眼, 警方拒绝承认是防暴警察击暴了女 士的右眼。 事件难于在混乱中得到清查, 更多抗议者来到机场向乘客 解释他们的诉求, 机场被挤暴。 中共媒体大肆报道: 香港人让世界人民烦死了, 无礼, 无知, 行为丑陋...


香港人继续喊: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警察还眼...


14日, 据报道中共人付国豪在机场被打, 他对着镜头说:我支持香港警察, 你们可以打我了。中共媒体立即企图将他做为英雄报道, 香港暴徒被五毛们痛骂。


可是, 在被成千上万暴徒围打之后, 付国豪全身而退。 或者说, 过万名暴徒对他的所谓暴打是蹩脚的谎言, 而中国人相信了。 人们很快发现他可能是中共特工, 他可以带着一份过期的身份证件滞留在香港机场拍摄抗议者大头像, 他说自己是环球时报记者可是没有任何证件和文件证明。 环球时报总编, 大五毛胡锡进得知此事后立刻证明他们的记者不需要记者证。 他有很大可能成为民族英雄, 名利双收。 中共的把戏就是这样愚蠢到弱智的程度, 可是中国人就相信了。


香港警察也已经沦为中共走狗, 这一次香港人抗议时间越久, 它们收入越高, 付国豪也回去参加支持警察的集会。


五千亿美金的中国商品被加税不是个小数目, 会有大量企业受影响, 可是失业的中国人去哪里了? 这世界上有这么神奇的地方让大量的失业者悄悄的消失? 这就是中国。


美国受损农民的喊声吓得川普不断拨款, 全美国总共只有3百万农民, 川普已 经拨了280亿美金补偿贸易战对农民的伤害。他要是再补下去的话, 他真要伤害 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农民的感情了。另一方面, 美国海关仿佛是在从空气中收税 , 补贴了农民之后还有大把的钱。


很明显被影响的不仅仅是五千亿美金, 而是金钱背后的中国人。 压制和补贴之后, 无人出声, 如同真空, 一个神奇的国度。 如果能打败美国, 也真是毫不出奇。


在香港, 抗议者新的方法:如水, be water。在城市各处突然出现, 设置路障, 留 下标语, 当大队警察出现时就主动撤离。无大台的情况一时让警方头痛。


在网络上, 五毛的污言秽语占满屏幕, 这被称为洗板, 或者刷屏。 抗议者被连续的刷屏讽刺和羞辱, 效果很好。这造成一种假象, 香港抗议者良莠不分的被全国人民厌恶, 好像一个城市在被一个国家咒骂。


中共领导人去度假胜地北戴河秘密开会, 一支中国武装警察部队被部署到香港边境外深圳市显要位置。


川普终于发现香港问题值得他说句话, 虽然他仍然搞错的习近平的职衔, 8月14日, 他隔空用twitter.com向中国领导人喊话: 我不怀疑如果习总统想要快速而且人性化的解决香港问题, 他可以做到。 亲自会面?


... I have ZERO doubt that if President Xi wants to quickly and humanely solve the Hong Kong problem, he can do it. Personal meeting?


其中较为显眼的词汇是:人性化的, 这个中文翻译已经美化了原文, 英文原 文中带着像人一样的含意。或者说他在请中共像个人一样的处理这个问题。


Humane : 人的, 形容词。

Humanely:像人一样的, 副词。 这个词自19世纪起使用频率减少, 尤其是用于人的时候。 这个词更容易被用在区分人兽的情况中, 比如: A humanely killed animal is still killed. 尽管不想说:不用军队消灭抗议仍然是用武器消灭抗议。 或者说:无痛人流仍然是人流。

Humanity:人性的名词。 Humanitarian: 人道的形容词。


中国其实没有习总统, 现任最高统治者是:习近平。 他的最高职衔是中共总书记, 军事委员会主席, 国家主席。 总书记是共产党的头衔, 在中共出现之前中国人不知道这个职位, 而现在如果有人这样扩展这个职衔可能会很快得神经病: 总.也不允许书.本记.录真相。但是, 这就是真相的缩写。不知 道习总统能不能以行动结束这个恶劣的缩写, 毕竟他的任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


香港人应该注意, 人道精神令川普不得不说句公道话, 可是他其实不喜欢香港人干扰他的计划:控制中美贸易战, 连任美国总统。


他是个自大而且缺少战略思维的美国总统, 他看起来好像是不小心打到点上。


媒体常常讽刺他的夸夸其谈, 此时美国的经济统计数字显示大量向上的箭头, 但 是, 人们首先拿出向下的箭头来写文章。如果说美国是一只国家, 腐败而且 发臭, 可是这里死亡的统计数字仍然有可能得到认真的证伪。 如果说中国是一个强大的力量, 注定超越一切国家, 可是这里五千年的文明之后无人敢于公开研究死亡和酷刑的数字。


就在川普事后的解释中, 他又搞错了一件事, 直接见面在欧美流行, 不仅是一种政 治秀, 而且是常见的解决问题方法, 因为政治已经扁平接地, 政客需要见 到选票们。在金字塔上, 这可不是个好方法。在塔上, 位置就是权力, 上位者 屈尊接见抗议者会丧失权威, 破坏金字塔结构。这是近年香港与台湾领导人 的不同之处, 一个在走向美欧体制, 一个在走向金字塔体制。 这就是为什么林郑无法和抗议者沟通, 因为她的主子在金字塔上。


香港局势如果采用金字塔力学来分析, 抗议者就会知道永远不应该排除被暴 力镇压的可能, 这是金字塔的本能。 如果香港人相信了解放军不会入港, 那样的愚蠢判断可能导致非常恐怖的结局, 这始终是一种可能性:军队入港镇压。 对中共的任何人性期待都是100%的幻想, 金字塔上只有权力, 此上而下的力量。


因此金字塔上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天天向上。


金字塔上面, 1亿人的利益集团是第一利益集团, 站在第一层。 2亿人的利益集团是第二利益集团, 站在第二层以上, 第二利益集团已经接近或者超过美国中产阶级的购买力。 3亿人的利益集团当然就是第三利益集团。


然而这都是下层集团, 核心集团的人数不需要用亿计算, 而是千万、百万、 十万。到达这个数量级, 也许可以称为铁核集团了, 仅占人口的百分之一。 再向上, 铜核、银核、金核, 此时权力与财富深藏。 这些楼层就是寸土难求了。


当人数缩小为:千。也许应当称为血核, 此时生殖关系相当重要, 这千人都是政治血脉提纯后的核心, 紧紧围在 Alpha 周围, 也是令最高领导真正害怕的一群人, 比整个世界都更值得他依赖, 也比整个世界都更让 Alpha 恐惧。


投资无法再推动经济的原因之一是上边几层截流了全部利益, 再大的投资也无法让底层受到益处, 相反资金会被挪用到高利润行业:地产、金融。同样 基建为社会经济的推动也无法让底层民众受益, 从而使金字塔下层无法 流动经济血液的区域越来越多, 出现坏死。


中国经济的几架马车:投资、外贸、基建、国内消费, 都将摔下悬崖。而 反映社会不平等的 GINI 系数长期保持在 0.45 的深红界线之上, 但是金字塔上层却是繁荣茂盛的生长, 每一个位置都更昂贵, 无法以金钱衡量。(GINI 数据参考 CEIC, 其它来源有较大不同)


金字塔上资金的流动是逆流, 基层得不到水。 塔上的河水一样的财富是向上流动的, 天天向上。


一些学者讲中等收入陷阱, 当人均GDP发展到 中等水准时, 投资再无法推动国民经济。 在中国, 这就是投资再无法流入基层的时候, 真正的生产者没有资本去开始劳动。 更麻烦的是, 他们也没有机会出声, 只能期待爬上去, 或者等待着着金字塔崩溃。


表面上看起来只要中共有能力将资金推入基层就可以跳出这一类陷阱, 然而, 这等于要求它们战胜金字塔力学。


如果它们可以成功, 金字塔还有机会存在吗?


金字塔是神一般的存在。


聪明人会设想:资金无法达到基层的现象可以发生, 可是, 救济物资必须要 面对基层。直到他们看到救济经费也被截流和挪用的时候, 他们还是不相 信。金字塔力学的方向决定了这个结果, 截流救济才是正解。当穷人得不 到救济时, 镇压和维稳是必须的, 结果也就是容易预期的: 难民逃亡, 或者互杀互害导致大规模死亡 。


没有人愿意看到这样的结局, 可是把经济学概念放在金字塔上之后, 就会看到未来将出现很多不证自明的结果。


中国的另一个陷阱是债务陷阱, 债务链的暴发会有连锁反应, 不欠债的人也如同置 身在炸药包边上, 同样难逃厄运。此时房价、股价直接摔碎。债务陷阱暴发后, 生产资金会被一下抽空, 经济停转。可是, 中共欠债也要还吗?


当印钞还债也还不出来的时候, 经济债转为血债, 东方将再次升起红太阳, 此时, 西方经济学家都会傻眼。


维稳是唯一出路。以后, 试着忘记经济学, 试着采用奴隶制思维, 这会让整个世界的运转都清楚的呈现在眼前。


西方管理自由的市场, 中共管理不自由的市场, 双方形成平衡的世界。


而香港恰好成为其中的支点。


鸦片战争后, 香港就是金字塔脚下的化外之地, 今天称为一国两制。自1842 年交给英国之后, 当时英国是掌控海权的帝国, 香港就已经成为中国的金 字塔屁股上的痛。今天五小战流不屑的将香港抗议者称为蟑螂时, 却不知 道自己的份量在铁核层的眼中远不如一群香港曱甴, 发音 YUE1 YOU3, 学名蟑螂, 俗称小强, 英文名:Cockroach.


当香港防暴警察冲向示威者抡起警棍狠命殴打时, 它们失去理智的一边打一边大喊:曱甴!曱甴!! 常常忘记警察训练时要求避免使用警棍打击头部。


五小战们可能没有想到, 就是在金字塔的第一、二层的眼中, 相比香港曱甴, 五小战流才是垃圾。它们印不出美元, 而香港人却把港币挂在美元上面成 为联系汇率货币, 换种说法:很多情况下港币等同美元, 汇率恒定。而中 国银行有份参与港币发行, 和渣打、汇丰银行一起。一千港币一张的纸币 等于 126 美元。也因此, 对第一利益集团而言这是迟早的喜爱: 香港曱甴比五小战们更可爱。在香港问题上, 五小战们就像是一群赶过来帮着父母打孩子的傻瓜。


做为金字塔脚下的金融港和贸易港, 香港必然成为富豪的乐园, 也注定保持 贫富之间的分化距离。而对富豪来说, 经过殖民训练的底层人口远比五小战们更令人放心。


也许在自由女神的眼中, 整个金字塔的份量也配不上一只自由的甲由。


抗争者当然厌恶五毛, 而五毛们为了五毛钱就去骂人的也是无奈。 当五小战们失去自由的时候也一样会伤感, 丢掉良知却没有换来金字塔上的位置, 其命运正如鲁迅所说的: 怒其不争, 哀其不幸。


在中共治下, 中国人普遍带有复仇的心态, 人们认为自己的祖辈曾经受到欺 辱, 作为后辈, 自己需要以强大的征服来让整个世界认可中国, 这就有点 和二战前的德国人相似, 而且, 人们坚信是历史赋予了自己这样一种合理的命运。


金字塔的结构重点在顶部, 上层对下层高度支配, 官大一级压死人。 在武 装清场的手段之外, 中共可以轻松的要求香港的老板收拾上街抗议的员工, 至少约束他们。 汇丰银行高层变动, 国泰航空高管离职, 都即刻完成, 轻 松写意无需抬手之力。在中国公司里, 老板收拾员工还用什么废话?商场借 用官场的力量, 头上是青天, 上对下的权力是宝塔力学基础。 第一利益 集团的人不用屌第三利益集团的人 , 同样, 铁核集团的人看着第一利益 集团就像是看傻逼。金字塔就是要这样的态度, 这是力量的体现。 中共人早已经习惯, 却不知道自己在一个资讯全球化的世界像一群原始兽类。


在街头抗争的鸡蛋们被警棍们打碎, 那些自以为操纵了警棍或者鸡蛋的却 恰恰不知道自己和上层的距离还是天涯路远, 远得比西游记还要远。 而良知却恰恰在街头。在香港街头。


金字塔的本能就是压碎良知。


许多被捕者很年青, 落难时脑袋被按在地面, 反扣手腕, 惶恐的眼神缺少经验。最年青的被捕者12, 13岁。


而所谓侠义, 就是被打碎的鸡蛋, 和永远将镜头指向警棍的相机们。


最好的武侠小说仍然是香港人写的。 今天人们才发现武侠的真正演员只是这些港灿、耶青、殖民地后裔、大陆仔、偷渡客的孩子, 一群鸡蛋而已。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