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nanotomihsah

南蛮

新冠疫情个人小型自问自答环节

虽然我天天在写有关粤语的东西,但其实我的本职是医学哒!所在医院是某非典时期一线医院,所属大学是高雄某大学的同分异构体,所读专业是神经内科,研究方向……不能说,做这个方向的华人真的是一只手数得过来,说了就暴露了。在这里用自问自答的方式,谈一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个人感受。

Q: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个病的?

A:应该在1月5号左右,武汉报道了不明原因出现的群聚性肺炎。

Q:你当时意识到这会是一次大疫情吗?

A:当然没有,因为秋冬季爆发肺炎“疫情”最正常不过了,秋冬季的呼吸科永远都是200%超负荷运转的,一下爆几十个肺炎病例很出奇吗?不是每天都爆发吗?

Q: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预感”事情不妙的?

A:确认是这是一种全新的冠状病毒,时间是1月7号,这是一种无理由的预感,因为SARS和MERS都搞出过大新闻,作为亲历SARS的人,当然明白那种战战兢兢的感觉。

Q:你认为疾病初期存在瞒报现象吗?

A:有啊,不然李文亮医生被训诫个毛啊。但很吊诡的是,12月1号到1月12号之间,其实信息一直都在发布,包括爆发不明原因肺炎,电镜下鉴定出为冠状病毒,基因测序确定是新的病毒株等等,这些信息我都是从公开渠道获得而非内部消息。但很明显,这些信息离普罗大众太遥远了,基本上都是专业人员才有足够敏感度去留意。所以李文亮医生被请去喝茶,应该不是因为官方认为他“无中生有”,而是“夸大事实”,把他们心目中“不会人传人”的新病毒夸大为03年那个吓死人的死神。典型被吓破胆的驼鸟表现。

Q:那你是什么时候明白事情不妙的?

A:1月17号医院发内部通知,强调“形势危急,事态严重”。

Q:医院通知说了些什么?

A:人传人(官方1月20号发布);死亡率15%;广州有病例(官方1月19号左右发布);潜伏期7—14天;传播途径未知,怀疑与密切接触有关;试验疗法干扰素喷喉+克力芝。

Q:确定人传人的流程是怎样的?

A:人传人是袁国勇团队作出观察得出的结论。深圳有澳籍华人一家六口去过武汉后于1月10号开始发病,深圳市立即就把他们送到负压病房,同时隔离密切接触者。1月14号到1月16号,没去过武汉的密切接触者相继发病,已经有足够的例数证明新冠存在人传人。于是1月17号早上,省疾控中心的人和钟南山就去了深圳,我们医院收到料就立即开紧急会议,同时深圳开始静悄悄地准备防疫;当晚,袁国勇就发邮件告知广东省疾控中心,“confirmed”。18号袁国勇和钟南山就去了武汉,20号晚上,钟南山向全国宣布了这个消息。所以从广东省发现输入病例到确定人传人之间用了7天,主要是病毒有潜伏期,以及避免“孤证不立”。

Q:你说的好像都是广东这边的工作,武汉那边呢?

A:叼,你问我我问乜谁。

Q:为什么当时推断的死亡率是15%?

A:因为一开始收治的都是重症病人,轻症病人根本没法子去辨认(在前期诊断要求还一定要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的情况下),死亡率当然偏高,而且还要考虑MERS和SARS的经验(MERS 40%,SARS 10%),所以会对病毒的死亡率向上预期。

Q: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现事态不是“不妙”或者“严重”那么简单,而是一次世纪级的灾难?

A:这包括感性上的推断和理性上的认知。在看完管轶写的“逃兵”一文以及钟南山直播时突然哭起来之后,我在感性上就推断这回玩大了,管轶是世界级的传染病权威,钟南山是这个地球上和新兴呼吸道传染病过招最多的专家(SARS、H5N1、H7N9、H1N1、MERS),这两人在SARS的时候一个都没有灰心,另一个都没有哭,这个时候怎么这样?只能事态已经远远超出他们能认知的范围。而理性上的推断来源于两个临床表现,一个是“无症状者可以传染”,另一个是“重症率20%(这个是当时我们的内部诊疗数据)”,当时读到这两条消息我真是从头顶凉到小脚趾。

Q:为什么这两个临床表现可怕呢?

A:前者代表的是这个病的传染力比非典强X(X自己爱填多少填多少)倍,事实早期看到R0数是2字头的时候我根本不相信,夸张点讲我觉得和麻疹一样对待完全没问题,现在R0修正到3.77,我认为还是个挺“保守”的数字;后者搭配上0.5~6%的死亡率就是明摆着给你希望,一个会给予希望的疾病是很可怕的,它会逼你无止境地把资源填进去直到塞满这个无底洞。但这两条单独分开都不可怕,只有前者就真如川大统领所说,是个大号流感;只有后者就是弱鸡版的SARS,以中国的医疗能力和社会掌控能力,将所有的患者强制隔离+填钱治疗还是轻易做得到的(详情参看H7N9防治过程);但合起来,就是专业的医疗系统毁灭机。目前正如大家所看到的,武汉、意大利和伊朗的医疗系统已经被击穿。

Q:你对封城的举措怎么看?

A:最好的亡羊补牢。前期开局血崩成这样,能怎么办?后续手段再完美,再有魄力,再能让官媒在那里花式吹制度优势,也掩盖不了前期的过错。

Q:你认为前期最大的过错在哪里?

A:1月12号到1月20号这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如果能全城出击搜查所有密切接触者,至少能降低70%的疫情,然而他们选择了钓鱼,秉持这个病毒不会人传人的思想在那里颅内自慰。

Q:你认为最大的负责人是谁?

A:直接负责人还用看吗,武汉和湖北的领导一个个拉去枪毙都没问题,直接证据是什么,早期CDC给的诊断标准和当地疾控中心给的诊断标准就不一样,当地的要严苛得多。还有后面一堆骚操作,举办团拜晚会、红十字会瞎搞、领导开车拿口罩、发布命令朝发夕改,出尽了一个国家的洋相。至于最终负责人,你不知道望谁?谁在搞一言堂?谁让官员觉得大事化小事小事化没事就是最高指令?对对对,就是那个巅峰时期窝在北京当缩头乌龟直到最近才敢出来“视察”的弱智,他这波操作已经不仅仅让不爽共产党的人写段子写到文思枯竭,很多支持共产党的“体制支持者”也已经开始怀疑他这个人有没有能力去领导这个党了。

Q:你认为总体来讲这次疫情中国大陆做得如何?

A:开局血崩,亡羊补牢,政府失格,民众伟大,临床的师兄师姐们都是英雄;如果除开湖北和武汉政府,省份来讲,广东、江浙沪这些发达省份作为疫情高危地带,做得也还可以。

然而这都是本不需要的伟大,本不需要的英雄。

对官媒我还得说一句:吹个屁呢?把自己爹妈害死了3000多个还要向全世界炫耀自己订的寿衣是Dior高定对吧?

Q:国际上你认为做得好的地方有哪些?

A:目前就香港台湾新加坡,澳门体量太小不在讨论范围。我知道香港人对林郑政府有一堆想骂娘的话要说,但就这次而言香港算是成功的,确诊人数比新加坡还少呢,而且病例增加数依赖于几个集群爆发……台湾是作为岛屿防疫有天然优势,同时手段也足够狠,但我个人可以理解,武汉都封城了还吵那些两岸的事情,活命紧要。新加坡则是生动诠释有钱人+热带国家是怎么防疫的,大家该吃吃该喝喝,一旦确诊最终到你天涯海角。但我对防疫经验能否推广表示怀疑,三者都有难以复制的优势。

Q:日本呢?

A:日本我是真搞不懂,走出一条日本特色增长曲线。因为我本人是懂日语的,日本很多骚操作并不是华文媒体炒作的结果,是真切存在的,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检测就当不存在,还是真的日本防疫措施大象无形大音希声,或者说日本人的洁净程度已经超过其他发达国家好几十倍了……

Q:为什么欧美突然在3月份开始大爆发?

A:这就是很讽刺的地方,爆发最严重的意大利其实是最早限制中国航班的国家,而且这些地方的疫情高峰与中国存在明显的落差,而在1月到2月间强力的封城措施已经大大限制了感染者向世界流散的数量。而根据目前的病毒序列溯源,新冠病毒其实在欧美已经传播了好一阵子(不等于“新冠起源于美国”的阴谋论,各地流行的病毒大部分还是武汉爆发簇的下游)。目前还是倾向于“剧情复刻”论,就是病毒在很早期(1月下旬)就已经流散到世界各地,但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严格排查当时所剩不多的由中国湖北入境人士,譬如入境14天隔离或追访之类),再加上川大统领这种“大号流感”论调推波助澜,病毒得以安全渡过近20天的潜伏,积聚足够能量开始进入爆发模式。

Q:钟南山说“疫情不一定起源于中国”怎样理解?

A:这个算是科研话语在大众传播下的水土不服。目前认为中间宿主是马来穿山甲,马来穿山甲在中国无分布,所以这个病毒是在中国国外的穿山甲体内完成重组,目前零号病人未明,当然可以说不一定“起源”于中国。但从人群中播散、爆发、大规模流行这一系列真正产生危害的过程,目前还认定是在中国完成,再确切一点,就是湖北武汉。

Q:天天提钟南山,这人可靠吗?

A:我个人还是认为钟南山是地球上最好的新兴呼吸道传染病防治专家之一,关于他的专业素养,可以看他在香港中文大学杰出学人讲座上的演讲,这点是没有花假的。而在事迹上,SARS上他属于帮人擦屁股的先不提,在他协助下广东成功地阻挡了MERS的传入,江浙沪阻断了H7N9疫情的爆发,这两点都可圈可点。

Q:中国大陆目前的病例数据可信吗?

A:虽然我觉得这个问题很无聊,我只能说我老师在武汉支援(她虽然是神经内科医师,但作为重症医学组成员去的),现在已经天天有时间视频开会催我们课题研究进度了呵呵呵。

Q:你对“武汉肺炎”这个名字怎么样看?

A:我在这件事情上和别人看法不一样,我认为把地域和这个病或者说这个病毒联系在一起是可以理解的,不构成地域歧视或污名化。首先病原体用发现地命名算是个传统,比如埃博拉四个亚型全是用发现地命名(扎伊尔、苏丹、雷斯顿、科特迪瓦);MERS也是用地名命名(中东);日本脑炎和日本血吸虫更不用说,只是在日本分离出病原体就挂上了日本的名号,还写进学名;在华人地区,也有“香港脚”这种家喻户晓的名字,也不见香港人激动得如何如何。另外,有一些病原体已经用中国或者中国内的地名命名,比如“华枝睾吸虫Clonorchis sinensis”,大名里带上中国;“广州管圆线虫Angiostrongylus cantonensis”,也是带上广东的名字,那这是不是也要出警?当然我还是坚持“野味肺炎”这个词最好,看上去最有警示性。

Q:中国的疫情什么时候会结束?

A:非湖北地区四月初,湖北四月下旬到五月初。

Q:你认为未来碰到类似瘟疫,中国还有信心防住吗?

A:我只能说在广东有信心,我们在传染病防治上相当于台湾的水平甚至更好(参看2014-2015年登革热疫情),我对江浙沪也有信心,其他地方,就看长不长记性了。

Q:你认为中国要道歉吗?

A:这种论调必须一视同仁,那09年的时候全世界要向美国和墨西哥讨说法,15年韩国就要要求沙特道歉,17年整个南美洲就应该一起骂巴西的娘。我被这肺炎拖累得够惨,我作为一个没吃野味,没到处乱窜中国人,干嘛要道歉,但是我建议湖北和武汉的领导出来道歉,向全世界道歉,向我道歉,道歉完了秦城雅座有请,谢谢。

Q:最后想说什么?

A:所有的善都会被我感恩,所有的恶都会被我刻入骨髓之中记住。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