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nanotomihsah

南蛮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疫情新闻到底是什么玩意

这篇只是吐槽一波。

2月12日武汉诊断数突然暴增,是因为第五版诊疗指南加入了临床确诊指标,CT重要性大幅度提高。而要证明CT适合作为临床确诊指标,就一定需要早期大量病例资料做回顾性研究。疑似病例全部都要隔离并记录在案,所以诊断标准一改,积存的疑似病例就会迅速被改写为确诊病例,但并不代表他们是被改成确诊病例的那一刹那才丧失在街上到处跑的自由。建议将这日暴增的数量平摊到过去14天,可以看到真正的曲线。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这次单日暴增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是武汉瞒报,纸包不住火?

另外一点就是43000例的无症状阳性者不计入确诊,原来很多人也不知道,我同意在这点上是官方通报宣扬不力的失职,这会给人外面有43000个人形自走病毒传播机在四围走的气氛。然而新闻要讲一半不讲一半,无症状阳性者就算不计入确诊也要集中隔离14天,需要间隔24小时两次采阴才能解除隔离——这种待遇和有症状者一模一样。

果真是要想方设法证明中国疫情已控制都是fake news,或者就是一厢情愿地坚信中国疫情已控制是fake news。老实讲,这种态度和央视新闻那个微博皮下一样,想方设法证明(我怀疑那个小编真的相信,看起来比有意蛊惑人心更生草)这个病毒并非是某个脑瘫中国佬吃了一些来历不明的野味惹下的大锅,而是西方阴谋,结果反向证明自己英语没过六级。

先入为主的观念非常可怕,尤其是面对疫情这一个纯粹科学而不是谁有大声公谁就比较厉害的话题。当时的武汉政府先入为主地相信这个病毒不会人传人,没有人比我武汉市政府更懂病毒,先把那几个妖言惑众的医生拎出来敲打,再把头埋在文艺晚会里做驼鸟,结果,啪;欧美不少大粒佬先入为主地相信这个病就是大号流感,把中国在2月写了一摞摞的论文都是放屁,觉得自己老强国了和厕所没门的中国不一样,结果,啪。

如果真如某些人所说,中国的感染人数不是8万而是80万甚至800万,美国的电子烟肺炎和流感里真有不少是新冠患者,那当下我们的生活形态会完全不一样。这不是什么能毁尸灭迹塞人耳目的屠杀和自然灾难,瘟疫的威力每个人都能感受到。当你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自己的论点,不如回归到自己的生活看一下。

我还是觉得,对于这次疫情的讨论,凡事都要讲证据。

无论口号叫得再震天响,也改变不了“病毒爆发于中国武汉,来源是非法交易的野生动物”是对疫情起源最简单,证据最强的解释;

无论后期操作如何逆天,亦不能掩盖1月23日之前政府严重渎职并导致疫情极速扩大的事实;

反过来,无论如何质疑和嘲讽,亦无法否认1月23号之后中国大陆种种措施的确成功压制住了一次千万人级别的大型瘟疫;

无论怎么找借口,也无法为欧美国家政府早期的脑瘫措施辩护。我至今想不通为什么英国政府会提出群体免疫这条政策,类似于我完全想不通为什么赵立坚打了那么多败坏国际观感的嘴炮还没有被迅速炒鱿鱼。

除非我们可以未卜先知,在极早期知道这个病毒的流行病学特征,尤其是无症状、潜伏期都能传染这一点,否则这次全球瘟疫是注定的。如果单凭1月12号拿到的基因测序就去封城,然后全世界禁止中国人入境,怕不是疯了才会这么做。就算武汉提前一周封城,也无力阻止病毒流散,因为那时至少已经有数十个病例在世界上跑来跑去了。讲得绝情点,就算吹哨人们没有被禁言,我都怀疑这个病很难被扑灭,因为按SARS的防疫措施去处理这个病的话,会漏掉占比80%的无症状和轻症患者。事实上,直到1月20号公布人传人那天,我们依然以为这是个SARS,中传染高死亡的病毒,然而这个病毒花了非典一半不到的时间就攻陷了大半个地球。

我也说过,如果要吃后悔药,要做事后诸葛亮,最好的方法是把一开始那个乱吃东西的老哥杀掉,最好挫骨扬灰。如果能穿越,不如回到四十年前把非洲吃猴子的那个老哥也打死焚尸吧,这样艾滋病就不会流传开来了。

至于死亡率的问题,我知道有人根据殡仪馆火化的变动推算武汉在整个疫情期间死亡人数为4万。但是,要确定是否为“瞒报”,单靠这个数据是否准确?事实上在疫情重灾区,包括意大利和西班牙,同样存在未确诊者即死去、因新冠肺炎诱发其他疾病死去、罹患其他疾病但因医疗挤兑而死去等多种情况,除非有决定性的证据确认有意识地隐藏死亡人数,否则我只能说这种猜测目前为止缺乏说服力。就好像某台湾政论节目上,有一位嘉宾根据一二月死亡人数对台湾的防治工作提出质疑,我亦对此不以为然,台湾在这一轮的防疫中做得很好,在业内已经有广泛认可。

回归到临床,我真的是没想到欧美国家的官员做决策的时候真不看中国写的论文,新冠肺炎有什么特征,我给大家罗列一下,大家敲锣打鼓说了N遍的事情:

  1. 无症状及轻症患者即有传播能力,症状程度与传播能力不相关;
  2. 重症病患(重症定义看临床诊疗指南)占比8~20%;
  3. 尸检发现患者肺部主要病理变化为广泛肺实变,伴局灶性出血坏死和微栓塞形成;
  4. 危重症病患平均ICU住院时间27天;
  5. 轻症患者存在突发性恶化的可能,尚无有效指标预警疾病转归(IL-6和D-二聚体可能有潜在价值);
  6. 心肌、肾脏、生殖系统均出现不同程度损害,在神经系统中可检测到病毒颗粒。

事实上科学家们不分国界,整体上做到了尊重科学,并对政府、对公众尽了自己的职责,证据很简单:

我想业内应该都明白一篇文章在3个月内被引用1600次意味着什么
这篇更详细,在1个半月就有近500次引用

而且现在中国的诊疗方案都出到第七版了。大人,时代都他妈变七次了。

但是居然一群脑瘫居然现在说“啊,我才知道这个病毒无症状患者都会传染”“原来危重症患者要在ICU里躺一个月”,然后在今天讨论要不要带口罩,果真写那么多文章就是放屁。难怪一众科学家都气得跳脚。

这次新冠疫情导致医学界受到史无前例的关注,我甚至第一次见到专业的医学文章被全篇翻译,并在各种社交平台上被一般民众广为转发。然而,医学始终是一门需要专业训练的学科,无论你始终坚信这次疫情是美国佬的阴谋,还是一直认为中国始终隐瞒了疫情,我觉得彼此还是拉拉手做好朋友,反正智商水平也差不多。

最后附上增加奇怪知识的链接: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0183-5/fulltext

https://www.nejm.org/doi/full/10.1056/NEJMoa2002032

http://www.nhc.gov.cn/ 请使用本页面搜索“新型冠状病毒”,获取七版诊疗方案和六版防控方案,并比较变化。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