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如何关注乌克兰局势?

玖柒

这就是我为什么啥都不说

我又影响不到外交部,和一群人辩经有啥意思

【转载】知乎回答:如何看待“告别革命论”?

玖柒
回覆
红旗插遍全球@JosefLi2
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文革改变了什么呢?就是说,1964年的中国和1977年的中国有本质上的变化吗?

你要是觉得没有什么本质的变化,那就没有吧,爱心哥想必很赞成你的观点

玖柒
回覆
红旗插遍全球@JosefLi2
你们这些人其实挺好糊弄的。如果我直接把观点告诉你,你们一定不信,因为啥呢?字数少,碎片,没有依据。跟聊天一样。
但是跟有些人一样,长篇大论,给你开书单子,把一个本来很简单的问题搞的挺复杂,再制造出一堆概念和名词,你们反而觉得他说的话就挺有东西。

总结:我说的话少,你不信,他说的话多,你被忽悠了——那为什么我是对的呢?因为这个道理很简单,我是对的

玖柒
回覆
红旗插遍全球@JosefLi2

我推荐你点开书单看一下,书单而已,5分钟足以看完了。我推荐你看这个,是因为苏沈在里面也加了自己的点评,已经他认为的各方观点和视角的特点

之所以被后世渲染成这样,完全就是为了突出毛泽东的罪恶,以及邓公的伟大

如果你对文革研究的认识只停留在这个单一观点上的话,我很遗憾你比我更像是“被牵着鼻子走”了,因为这是一个基本的事实判断错误:文革研究是非常有争议的,你可以认为是这样的,但是如果你认为“其他人的研究也是认为是这样的”,那就有问题了


如果你的目的只是持续的、碎片的、依据不足地输出你的观点,那我就不再回复了

玖柒

https://github.com/alice548/-/blob/main/文革史书单.docx


这个答主的书单,你要有兴趣可以看看

我不敢说自己对文革有多了解,但是苏沈在文革史上下的功夫(作为一个业余爱好者)的确算非常牛逼了

玖柒

“反动”虽然经常被用作大帽子,但是我觉得在这个问题上倒挺合适的

——本来就是“反对社会变革”的意思

只不过在大陆语境下,似乎社会变革一定是好的,就连保守派也要用“反革命”送别人进局子(笑)

【转载】知乎回答:为什么有人会不喜欢小粉红呢?

玖柒
回覆
冷眼@Steampunk
还不是其他国家产业链外移之上

打压也好,抑制也好,你要是觉得为了减少产业链外移和技术转让,而使用公权力直接列实体清单制裁企业,只是商业行为而不是打压的话,也行

我不喜欢争夺词语的定义权,用不同的词去形容同一个现象,只是在争论立场

我只是阐述这种现象的必然性和意识形态无关

玖柒

对抗是经济层面的,全球化生产体系下,先发国家和试图产业升级的后发国家必然产生利益上的零和博弈

至于“社会主义美国”,我也觉得蛮搞笑的,估计也就只是强调“利益争夺”而不是意识形态争夺,并不是真的说美国有什么社会主义的可能

信社会主义美国还不如信欧洲哪里因为经济危机又推了一个类似阿连德的上台

玖柒

本土左(毛粉,分配人,主张改造上层建筑)和本土右(沙文主义者,入关人,主张帝国主义争霸)的分裂

不过这个作者有点太独断了,解释网络舆论还好,现实里还是保守(维持现状,维护中共)的居多。毕竟小粉红比较的对象是15,16年会对社会不满,中年人比较的对象是改开初期,自然珍惜“稳定”的现状

新时代一些左翼(或右翼)思考提纲(水文)

玖柒
回覆
冷眼@Steampunk
小词整的,一套一套的。

安那其anarchy,无政府主义,碰到单维度喜欢批判别人认爹的时候,我一般给对方推荐这个

毕竟在安人眼里,其他所有人都是喜欢认爹的

卢麟元,早年以批评人民币国际化,以“制度是最大的老虎”为由,显得很激进。现在又以拥毛为口号。写些符合主流价值观的东西。

你要觉得我是支持卢麒元就错了,卢麒元早期不靠谱的东西在乌有之乡上有更多,比批评人民币国际化傻缺的多了去了,我觉得他的水平根本写不出这种稿子,估计又是乌有老毛右的手笔

卢麒元的东西是否符合“主流价值观”也有待商榷,比如最近联想被司马南又又又翻改开时期旧账,而六中全会开完后张捷就跑出来扛大旗,站在“信任中央”的角度把卢麒元猛批一通,才更像“主流”吧


我惊喜的是“这种声音”居然被允许在公众社交媒体传播,这个现象比他们本人说了啥更有意义

不过你要是觉得这些“小把戏”无甚所谓,就当我图一乐吧,毕竟在这个大环境下,不符合“坚持党的领导”的言论是肯定不能传播的——在这个维度上,倒的确没啥区别

玖柒

看了一下你说的卢麒元的视频,十分让人惊喜

倒不是他的观点有多么独到深刻,他的论述,对于稍微深入一点了解过中国经济的人来说,都是外行人也能懂的常识

惊喜之处在于他这个这么直白而尺度大的观点,居然在B站可以提出,并且允许大规模的传播(官僚资本主义之类的)

B站所有的对中国政治评论类视频,在没有后台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发布的(包括睡前消息),个人账号直接在发布这一环节就断掉了……这种有激烈改革意愿的视频的出现,本身就代表中央部分人改革的意愿

玖柒
回覆
friddle@friddle

我问父辈的印象,也的确是“那个时候是亡党亡国之像”

当然,那时我还在全力学习和准备考试,肯定没法感同身受

不过嘛,在自由派看来,那个时候大概是最好的时代吧

玖柒

感觉我的文章中枪了hhh我来扯两句

信息化治理的确是一个令人激动的议题

我相信每一个有一点信息技术常识的人,都能认识到当前政府治理模式的极度落伍(不光是中国……不过美国的原因更多是分权导致的,真按题目难度,家底丰厚的美国要简单的多),而且从节省运行成本的角度讲,的确也有改革的动力——管数据库比管人简单多了

而按照中国目前信息技术的物质基础(公民能力,人才储备,技术普及率)早就到了信息化改革的需求了——智能机普及率超过60%,网民(日均1小时以上)超过70%

根据我有限的认识,目前中国政府的数据统合还是地区部门级别的,别说全国一盘棋了,就连同省的各个部门之间,都还存在着数据格式、标准、安全保障等方面的差异化导致部门之间的数据对接仍依赖于人力。这里原因有利益纠葛过多,也有中国太大,地区性差异过大的特点(如果是新加坡的话,我相信很快就能搞定……)

我猜测中共目前的目标就是省级内部的数据无障碍流通……比如我之前毕业实习参观的楚天云数据库,就是尝试打通湖北省,乃至进一步和周边省市的对接,使得各部门不再需要找人确认就能自由调度数据进行治理参考

(提个题外的趣事,在楚天云参观的时候,公司负责信息安全的工程师告诉我们,楚天云数据库平均一天要遭受数十次攻击)

而且正如

但是三共还没走完.比如信息化的改造集中于内部流程的改造.但是并没有对权力关系.政治权力的改造.

所说——信息化治理的潜力远远不止于节省成本这么简单,全国一盘棋的信息统合、互相查证的优势,带来的就是(地方)造假的极高成本,(权利拥有者)对执行者极强的监督能力(造假一个账本,要把下游所有账本全部篡改,在追责机制到位的情况下极其困难)

上面是好听的,但是:

一方面,很多地方的利益就是高度依赖于信息的不透明,改革是要他们的命,因此在改革中会成为对抗中央改革的阻力

另一方面,别说一些政治改革的细则了,friddle你假设的中共将监督权大规模下放……我都没什么信心,红色权贵利益共同体虽然会在治理改革中获利,但是在政治改革中可没有动力


当代中国的左翼的任务,就是把信息的权利争取到人民身上……但是我是比较悲观的

國家有希望 民眾沒力量

玖柒

太过真实🤣评论就说急了,不评论就是“他们不关心这些”,然后暗戳戳在评论区阴阳怪气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