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柒

努力地学习,努力地生活 | 日子人

【转载】知乎回答:如何看待“告别革命论”?

發布於
马革派视角

作者:苏沈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6964219/answer/2213602893

好像有人以为我转啥就是我的观点

那我转个比较偏激的(乐)


作者是苏沈,知乎文革史答主,有着迷之过审能力,我回复他的内容都经常被禁言,不知道他是怎么输出这么久的。

对保派有非常明显的厌恶,对造反派态度不明(或者说我看不出来)

本文主要论点大概是“以反思为缘由而停止革命尝试,本身就是对革命的反对”


对“告别革命”进行温良恭俭让式的批判太正常不过了。

因为告别革命本身就具有特殊的时代性。80年代知识界开始普遍性的反思,批判革命。这样大规模的,声势浩大的反思,促成了李泽厚在90年代写了这样一本总结性的“告别革命”

但实际上这个告别已经晚了,不知是作者那几年的经历还是其他原因,作者没能跟着知识界一起往前走,因为在同一时期,知识界已经开始在讨论改革与革命的共同反思与选择问题了,而这本书还在姗姗来迟的代表80年代进行告别革命。

换句话说,这是80年代的文化现象延迟反应到了90年代。

所以你去问朱学勤,问他也在批判革命,在卢梭与伯克二者之间选择了伯克,而对卢梭进行关于激进主义的根本批判,似乎比李主要还是在批判辛亥更进一步。那他是不是也是告别革命?

朱学勤肯定对你说:不是。他会说我批判历史的革命不是因此就彻底否定了现在和未来革命的可能性,也不是要告别革命,因为革命告别不了。

朱学勤的一句话:“改革不到最后死绝,不轻言放弃,革命不到最后关头,不轻言革命。”就是这个意思,你看,这句话也不是要告别革命,因为他还有个最后关头。

换个角度,你还可以去解构“革命”这一概念,然后来指出李在告别革命中对革命的定义不准确,太过宽泛。从这个角度来批判告别革命。

再换个角度,你还可以用实用主义,来讲改革者不能完全抛弃革命的口号,因为这一口号还具有威慑作用。

这还这是“告别革命”这四个字,如果扩展到李的整本书,那可以挑毛病的地方就更多了,例如他那个四步论的线性发展策略。总结起来就是:economy,economy,economy,economy 然后就完满了。

你看,我们可以比较轻松的在脑海中构建一套从历史到现实的逻辑结构,然后用其去批判李的这套“告别革命”的逻辑结构。

如果你有幸在李生前可以与他同桌,同场合进行交流,那你这样的批判肯定不会招来斥责或是攻击,而是可以与李互相交流沟通,分享双方的看法与知识。即使最后不能统一意见也能互相保留,彼此尊重。

没错,这样的场景在知识界太常发生了,在知乎也能发生,而且会被推崇,因为他散发着理性的光辉和知识的友好。理论的交流理所应当的应该如此。

而你问我如何评价这种评价方式?我的答案是:去死吧。

李是这个行业,学界内的知识分子,他做这种逻辑架构的工作可以让自己从这个依附于当代生产模式下的知识界共享利益,所以人家就需要这样做,那你可以么?(可以的请无视我,这篇回答不是写给你们看的。)

各位和我一样的Worker,你们靠这个能吃饭么?你们一天的绝大部分时间能用来研究这些东西么?

还有各位自认为或者想成为,诸如MLM继承人身份的理论学习者,你们能不背叛这套理论的前提下还在那个“界”里能分一杯羹么?

不能,不能,不能。

既然不能,搁这装什么理性跟Bourgeois学者玩散发着光辉的逻辑游戏?搞理论上的求同存异,人格上的互相尊重?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完美的逻辑结构,因而沉溺于不断建构逻辑去反思理论的人是迈不出那一步的。

想要迈出那名为实践的一步之前,需要的是对选择理论的忠诚。

忠诚,我使用这个容易让人联想到愚昧,狂热,非理性的词,是因为就是这个词最为合适。

忠诚不意味着在实践的过程中不反思,不批判,不发展理论。

甚至在过程中还可以选择抛弃和替换理论。

但只有先忠诚了,才能迈出第一步。

最后回答这个题目,该如何评价?

我的评价是四个字“反动透顶。”

没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