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柒

努力地学习,努力地生活 | 日子人

【转载】知乎回答:动漫圈真的不用讲三观吗?

發布於
“我看兽耳萝莉本,但我对任何性别的熊孩子都没兴趣,也讨厌小动物。”——某不愿透露姓名的虚构肥宅。

日本的商业动画和大部分流行漫画,题材重复狭隘,喜欢偏执地凸显一些要素。

于是——

女权主义者看了,说这是男性凝视,是父权的产物。

反二次元意识形态综述

拉康派左壬看了,说这是菲勒斯中心主义,是资本主义幻象。

反二次元意识形态

星海小兔看了,说这是文化输出。

【遍地都是,不放链接了】

社科出身的PLM(无贬义)看了,说这是套路,毫无新意。

《刀剑神域》又见性侵戏,日本动画的「套路魔咒」何时休

作豚头子(也没有贬义)看了,说这是艺术,是匠心的结晶。

【你觉得我在说谁?】

逼真的老二次元看了,说二次元变了,还我纯净美好的二次元。

【说的是你。】


我觉得他们说的都对,也都有建设性意义,除了星海小兔和逼真的老二次元。


二次元就是一坨奥利给。而且即使回滚十几二十年,二次元也还是一坨奥利给。奥利给有个屁三观可讲。商业动画的首要目标是让目标群体爽到,爽翻,爽得想买碟买周边反复爽

商业动画的底线仍在刷新。

看这些东西的人,也就是题目中所谓的“动漫圈”,其实是个相当松散的群体,难以一言蔽之。动漫( 奥 利 给 )没三观可讲,看动漫的人各自有各自的三观。典型的情况可能还是如东浩纪所言

现代的人们,从小故事溯行到大叙事。从现代进入后现代的人们,为了将两者绑在一起,清高主义是有其必要的。但是,后现代的人们,並沒有将小故事和大型非叙事这两者彼此相联系,而是让其分开共存。以容易理解的方式说明,即使让者被某个作品(小故事)深深的打动,但却不会将它与世界观(大叙事)结合。以下将这样的切断形式,借用精神医学的专业用语“解离性”来称之。

对于你们最关心的性的话题,东哥哥是这么说的:

现在消费着成人漫画与美少女游戏的多数御宅族,恐怕是将两者分开来看待,透过倒错的形象产生性器官的兴奋,不过单纯是动物般的习惯。由于他们从十几岁开始便沉浸在广大的御宅族系性表现当中,不知不觉被训练成只要看到少女的图画、猫咪的耳朵、女仆装,性器官便会感到兴奋。但这种兴奋本质上属于神经问题,只要加以训练无论谁都能掌握。相较之下,决定接受自身的性取向是恋童癖、同性恋,以及对特定服装的恋物癖,则需要完全不同的契机。大部分御宅族的性自觉,本沒有达到那样的程度。

简单点概括东哥哥的说法:阿宅有个专门的脑子拿来看动画,不看动画的时候用的是另一个脑子。所以奥利给的糟糕三观不会真的影响三观。当然,中国阿宅的情况可能跟东哥哥说的不太一样,有详尽的研究再贴上来吧。

会有人两个脑子分不清吗?会的。


既然是奥利给,为什么还要看?

1.因为爽。

2.因为奥利给里可能有种子,奥利给里可能开出漂亮的花。


【2021年3月21日晚补充】

我在很诚挚地说奥利给里可以开出漂亮的花

评论区有人yygq地觉得我要求太高,但实际上我在bangumi给6部动画打过10分,打9分的多得我不想数。如果有机会给阿宅推荐,我很乐意。 @这不一定很酷挑几部看看呗。还有,我一般不看漫画,只看动画,只看日本商业动画。

是我,是我,是我在吃奥利给。

所以评论区也有人不明白:

日本商业动画的局限性很大,套路远多于创新(“社科出身PLM”的观点是正确的)。所以我觉得那些被我打6分以下的动画真的都很烂,除了让特定的人群爽一爽(人家还不一定爽到)之外毫无意义。而且大部分日本商业动画表现出的价值观,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价值体系和资本主义-自由主义普世价值体系里都不正确,更无法满足左壬(比如我)的要求(“女权主义者”和“拉康派左壬”的观点是正确的)。但日本商业动画的局限性不是动画本身的局限性,动画可以具有强大的表现力(“作豚头子”的观点是正确的),承载多样到不可思议的主题、激进到极致的想象力。

这就是为什么2018年时国家队让那么多人期待,这一季《奇蛋物语》引起那么多有营养的讨论。如果你要在一片春天的荒漠里寻找新生的芽,那你就应该去看有奥利给的地方


作者:怀剣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49140257/answer/1791736643

来源:知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