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sworld艾文

不小心掉到部落格的神奇男子

陸劇:相逢時節分集劇情(20-38集)

《相逢時節》是由東陽正午陽光影視有限公司出品,侯鴻亮製片,簡川訸執導、阿耐編劇,雷佳音、袁泉領銜主演、張藝興、賈乃亮、羅海瓊、梁冠華、練練、嚴曉頻、孫寧、朱子墨主演,李乃文、王楚然、張儷友情出演的都市情感劇 

第19集

為了籌集九千萬,簡宏成還變賣幾處房產,加上公司的現金,也才籌到五千萬,他只得暫停公司正在進行的一個項目,否則短時間內根本籌不到那麼多的錢。田景野特別氣憤,公司無法上市,非得找寧恕這個小子算賬,但被簡宏成勸住。程可欣聯繫寧恕,她已經説服簡宏圖幫忙開發票。寧恕交代程可欣,每次開發票都得給他看,而開到一定的數額就得收手,以免引起懷疑。

簡宏成籌到九千萬還給才總,這件事也算是翻篇,才總也答應以後不會惦記立新大廈這塊地。簡宏成好奇是誰給才總介紹這個生意的,不過才總沒有透露是寧恕。簡宏成離開後,才總令人把寧恕帶過來。此時,寧恕正在家跟媽媽寧惠慶祝,不成想有人往家裏扔了一塊板磚,砸碎了家裏的窗户,與此同時寧恕接到才總的電話,提醒他剛才那個只是一個警告。

晚飯時,寧宥告訴兒子灰灰,郝青林答應跟她離婚。寧宥知道灰灰表現得沒心沒肺,其實心裏是在乎的,有很多問題想問,今天母子倆就開誠佈公,讓灰灰有什麼問題就問。灰灰問了很多問題,寧宥都一一回答。寧宥坦誠離婚不是因為郝青林犯罪,即使沒有這件事,他們的感情早就出現問題,但希望灰灰不要對郝青林這個父親的角色有誤解,畢竟郝青林在爸爸這個角色中還算是稱職的。離婚後,寧宥和郝青林還是會來往的,但就是普通的朋友。寧宥讓灰灰不要擔心,郝青林出獄後,日子不會過的很慘。灰灰向寧宥保證,會慢慢接受爸媽離婚的事,而作為家裏唯一的男子漢,他會好好照顧媽媽的,寧宥聽了特別欣慰。

簡宏成等在寧恕家路口,只見寧恕捂得很嚴實出門。簡宏成猜寧恕這是為了躲才總,寧恕沒想到是簡宏成找了才總,還恬不知恥沒有參與簡家的事,罵簡宏成栽贓陷害他。簡宏成只要寧恕透露張立新在什麼地方,寧恕還很嘴硬,先不説他不知道張立新在哪,就算知道也不會告訴簡宏成。

寧恕給程可欣打電話,追問發票的事。程可欣透露簡宏圖突然去國外,開不了發票,寧恕氣極。寧恕去地庫,發現他的車胎被卸了,他知道是才總乾的心虛沒有報警,然後落荒而逃。童總跟簡宏成彙報此事,簡宏成心軟還擔心自己對寧恕太狠了。田景野憤憤不平,寧恕害簡宏成白白損失幾千萬,再説寧恕是成年人,做錯事是要付出慘痛的代價,簡宏成就是怕這代價會波及到寧宥。寧恕逃走了,擔心媽媽寧惠的安全,就給寧宥打電話,謊稱受公司賞識要去各地視察,讓寧宥接媽媽去上海住。寧宥來臨水接媽媽去上海,從寧惠口中得知家裏昨天被人惡意扔磚頭的事。寧宥正擔心之時,來了幾個人要找寧恕。寧宥這才知道寧恕和立新集團有接觸,立馬給寧恕打電話,讓寧恕馬上回家一趟。寧宥問寧恕到底做了什麼,寧恕口口聲聲立新集團的項目是公司交給他的任務,不能不做。寧惠懷疑是寧恕暗中動了什麼手腳,這才會惹上那些人。寧恕故意把矛頭指向寧宥,之前寧宥還跟簡宏成見過面,簡宏成已經知道他們家的身份,現在是立新集團的主人不敢得罪才總,才栽贓陷害他,就是借刀殺人。寧惠聽到這裏急眼了,要寧宥馬上去解決這件事。寧宥情緒激動,上門指責簡宏成指使才總去他們家鬧事,要知道寧恕早就跟張立新斷了往來,是張立新死纏不放,寧恕這才扔了張才總的名片。

田景野看不過去簡宏成被冤枉,開口道出攛掇才總貸款給張立新的人是寧恕,也是寧恕叫張立新跑路,立新大廈賣地的事一直是寧恕在搞鬼,因為張立新的秘書蔡凌霄是寧恕的眼線。簡宏成出了九千萬把立新集團的窟窿補上,損失這麼大的代價害得公司無法上市。田景野讓寧宥好好想想,簡宏成怎麼可能傻到這個地步,損失這麼大的代價去報復寧恕。寧宥難以接受,田景野送寧宥出門,透露他們正在追查蔡凌霄的動向,或許查到蔡凌霄就能知道張立新的動向,簡宏成也能幫寧家解決才總的麻煩。簡宏成和田景野感慨寧恕是個狠人,為了報仇寧肯把寧惠和寧宥拉來當墊背,看來是對他們簡家恨之入骨,才會六親不認。

第20集

寧宥在家裏翻找到蔡凌霄的地址,很快找了過去。寧宥痛斥蔡凌霄幫寧恕做那些事,這件事追究起來,他們都有推脱不了的責任。現在簡宏成在追查她,躲是躲不掉的,為了不讓事情繼續惡化,現在必須做出一些彌補,希望她透露張立新的去向。蔡凌霄知道張立新是去馬來西亞,可她之前試着勸寧恕收手,但想到寧恕小時候受的委屈,不免心疼和同情。在瞭解事情經過之後,寧宥立馬給寧恕打電話,讓寧恕先不要去上班。寧宥罵寧恕搞出立新集團的危機,安插蔡凌霄在張立新身邊當卧底,回臨水工作就是為了復仇,設下這麼大的一個圈套,挑起兩家的矛盾會讓事情變得很嚴重。現在簡宏成解決了錢的事情,挪了自己公司的錢補上,但害簡宏成公司上市計劃被迫暫停,實際損失可能幾個億。只是才總不會善罷甘休,寧宥要寧恕去跟簡宏成道歉,順便透露張立新的動向來彌補。寧恕不可能跟簡家人道歉,在他眼裏,是簡家人害死他的父親,罵寧宥可以放下仇恨,上了重點大學結婚生子,可是當年他差點被簡敏敏打死,患上癲癇的毛病,找不到女朋友更別説結婚,他憑什麼寬恕。寧惠看寧恕那麼激動,擔心寧恕犯病也是非不分,還在護着寧恕,埋怨寧宥還逼寧恕去跟簡家人道歉,認為寧宥是不甘心,記恨自己當年拆散她和簡宏成,所以現在要和簡家人站一起,氣得將寧宥攆出去。

已經過去兩天,寧恕還不上門,才總很氣憤,安排手下去寧恕上班的地方。一早,寧宥來找簡宏成,她已經瞭解清楚,立新集團的一切都是寧恕乾的,還把她所有的家當抵押在簡宏成這裏。寧宥沒能力幫寧恕解決才總的麻煩,所以就求簡宏成幫忙讓這件事儘快過去。簡宏成自然不會要寧宥的錢,有張立新的線索就夠了,但寧恕的事他還要再想想。寧恕來人和地產上班,奇怪大家看他眼神怪怪的,來到辦公室看到才總的那些手下,立馬明白過來。童總向簡宏成彙報寧恕被才總抓走的事,聞訊的寧宥擔心要報警,簡宏成不同意,現在寧恕在才總手上,擔心才總對寧恕不利。簡宏成讓寧宥放心,他去找才總,會把寧恕接回來的。另一邊,寧恕嘴硬,死都不肯承認張立新的事跟他有關,才總氣得令人將寧恕狠揍一頓。

簡宏成趕來,故意當做是第一次見到寧恕,幫寧恕説話,要將寧恕帶走。才總起疑心了,看來簡宏成這是來救寧恕的,他可不管寧恕是利用別人還是被別人利用,現在他被耍得團團轉沒面子。簡宏成聲稱他已經有張立新的線索,正好需要寧恕幫忙再調查,就希望才總同意他把人帶走,否則這麼打下去還犯法,得不償失。才總不管簡宏成和寧恕之間有什麼貓膩,雖説立新集團的錢是簡宏成還的,但他的面子沒了,不讓簡宏成離開。既然都攤牌了,簡宏成明確今天就是要帶走寧恕,但答應才總,以後抓到張立新就給才總,他們和氣生財,要是不接受,他還是要把人帶走,但就結下樑子。最終才總答應跟簡宏成和氣生財,寧恕見兩人握手言和,這才鬆了一口氣。簡宏成接回寧恕,希望他明白自己今天能從才總那把他救出來,改天也能換個説法讓才總繼續針對他,裏外欠了自己兩次。簡宏成明確這次救寧恕不是原諒他,主要是不想兩家鬧成那樣,勸寧恕放下以前的事,別老想着復仇。簡宏成只盼着寧恕通過今天的事,能夠吸取教訓好好反省。寧宥帶寧恕回家,寧惠看着寧恕渾身是傷,還認為是簡宏成打的,情急之下要報警,在她看來忍氣吞聲換不來好結果,就是要跟簡家鬧個你死我活。寧宥很無奈,寧恕終於開口,今天是簡宏成救了他。田景野打趣簡宏成為了寧宥又搭進去兩千萬的生意,其實簡宏成這麼做不光是為寧宥,更是為了他爸,當年病牀前,他爸交代他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為難崔家人。田景野想着寧恕也因這件事吸取教訓,以後兩家相安無事,簡宏成只希望這件事真能過去。當年,崔浩來辦公室找簡志國討要工資,簡志國正在四處籌錢心煩得很,兩人發生衝突,崔浩捅了簡志國。

第21集

簡宏成約寧宥見面,跟她商量讓寧恕去海南,那邊的工作已經安排好,主要是立新集團的事還沒結束,兩家離得遠點,也圖個太平。寧宥感謝簡宏成的好意,不得不承認安排得很周到,只是二十年前的結局到今天依舊沒有改變,還是回到原點。寧宥認為要讓兩家人過得太平,兩家人就應該徹底遠離。回到家,寧宥就跟媽媽商量去海南的事,寧惠打死也不去海南,情緒激動罵簡宏成這是欺負他們家,寧宥解釋就是暫時迴避,簡宏成這麼做也是保護他們。寧惠對此根本不滿意,他們爸爸的墳在臨水。寧宥這麼安排也是為了大家好,寧惠堅持不走,當年簡家把他們害成這樣,她就算死在這個家裏也不會走。寧惠甚至還罵寧宥就是想把他們逼走了好跟簡宏成在一起,寧宥就是崔家的叛徒。寧宥特別委屈,再也忍不住提起當年,那天早上若不是媽媽跟爸爸吵架,爸爸也不會去找崔志國,也就不會發生後面的事。經寧宥這麼一提,寧惠的腦海中浮現出當年的那一幕,是她逼崔浩去找簡志國討要工資。田景野和寧宥見面,看寧宥的表情知道她還沒做通家人的工作。寧宥理解她媽媽,突然這樣背井離鄉,還是去那麼遠的地方,一時轉不過彎,不過她已經訂好機票,如果他們不走,她會搬到臨水住,直到勸他們同意離開為止。

韓總答應跟簡宏成合作,簡宏成就安排張潔通知簡敏敏和簡宏圖有關股權分配的事。寧惠備受煎熬,糾結痛苦,最後還是決定和寧恕一起去海南,就是心裏放不下這裏。寧宥帶着灰灰前來送他們,寧惠心裏有氣,對寧宥是陰陽怪氣,在她看來寧宥不是來道歉,而是盯着他們離開的,寧宥聽了心裏特別難受。寧恕做寧惠的工作,解釋寧宥是真的來道歉的,要是監視他們,沒必要帶灰灰來。寧惠就是心裏過不去,都這麼多年了,他們還要這樣躲來躲去的。田景野早早地來到寧家盯着,畢竟寧恕一天不離開,簡宏成就要提心吊膽,只不過鬼鬼祟祟的他被小區的巡邏大爺發現暴露。寧宥勸田景野趕緊離開,田景野堅持要幫忙。而寧惠下樓看到田景野,知道田景野和簡宏成有聯繫,氣得大罵寧宥是叛徒,他們都已經離開了,簡宏成為什麼還要趕盡殺絕。寧惠不讓寧宥送她去機場,她和寧恕拖着行李箱去打車。田景野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趕緊向寧宥道歉。在去機場的路上,程可欣給寧恕打來電話,寧恕直接摁掉沒有接聽,抬眼正好看見眼前的立新大廈,心中一陣感慨。寧宥給簡宏成發信息,語氣十分強硬,寧恕已經答應離開,指責簡宏成還派田景野來監視,希望簡宏成記住他們的約定不要欺人太甚。

灰灰心裏有很多疑問,寧宥一一回答,舅舅主動要求從上海調回臨水工作,就是要找簡家人報仇。當年逼着他們搬走的人是簡敏敏,就是簡宏成的姐姐,外公捅傷的人是他們的爸爸。這次簡宏成讓舅舅和外婆去海南,是舅舅的責任在先,為了報仇給簡家的企業帶來很大的損失,簡宏成花了九千萬,犧牲掉公司上市的計劃,本來應該用更嚴厲的方式懲罰舅舅,但選擇讓舅舅離開,就是想暫時讓兩家人隔開,而兩家人分開在某種程度上算是一種和解。灰灰承認他們是給簡家人造成很嚴重的損失,但他們家的損失也很嚴重,當年媽媽外婆舅舅背井離鄉隱姓埋名,簡家的損失用錢可以彌補,他們受的傷害錢是彌補不了的。簡宏成實在是太生氣了,必須要好好地跟田景野吵一架,罵田景野從大學開始就一直自以為是,將田景野狠狠地罵了一頓。

第22集

寧恕和寧惠到了海南,受到特別熱情的接待。程可欣又給寧恕打電話,寧恕煩不勝煩,乾脆拉黑了程可欣的號碼。田景野找到寧宥解釋上午的事從頭到尾都是他一個人的主意,跟簡宏成無關,簡宏成是一直不讓他摻和,寧宥這才意識到自己錯怪簡宏成。羅一歸找到寧宥,讓她準備一些資料,到時辦理離婚要用。羅一歸看寧宥的表情,好像是捨不得的樣子。寧宥坦言完全不在乎不可能,畢竟這麼多年,但不是在懷念過去,她和郝青林離婚,中間還有很多紐帶。羅一歸提醒寧宥,就算跟灰灰打過招呼,但灰灰畢竟還是孩子,還是需要慢慢疏通。其實灰灰還是受到影響的,最近成績下滑,當班幹部也屢次做錯。

陳昕兒去公司面試,可是畢竟當了那麼多年的全職媽媽跟社會脱軌,面試不盡如人意。

張潔將股權協議書拿給簡宏成,雖説簡宏圖在上面簽了字,但是簡敏敏沒簽,還當場把協議書撕了。簡敏敏怒氣衝衝跑到公司罵簡宏成要她讓出股權,要知道沒有她就沒有立新集團的今天,再破再爛都是她的心血。簡敏敏不交出股權也行,簡宏成要簡敏敏拿出九千萬,要是還不上就把股權協議書籤了。簡敏敏明白了,看來簡宏成是為了九千萬,她馬上寫了一張借條給簡宏成,只是她現在沒有那麼多錢,以後再還。簡敏敏希望簡宏成明白,立新集團再爛再破也是她拿命換來的,當年她四處求人打欠條,舔着臉陪人喝酒。簡宏成讓簡敏敏也別跟自己賣慘,公司當年就是給他的,是簡敏敏搶走的。簡敏敏很氣憤,問簡宏成這麼大的公司創業的啓動資金哪裏來的,還不是媽給的,當年媽三番五次地給簡宏成匯錢,這一筆筆錢都是她賣命掙來的。

寧宥找灰灰談話説了她和郝青林離婚的事,為了不讓寧宥擔心,灰灰嘴上説着不在意,表現得沒有任何不舒服,回到房間裏,他是難受得再也忍不住偷偷哭了起來。

韓總那邊來了消息,下週就開始正式合作,希望股權分配的事儘快弄清楚。簡宏成一宿沒睡,簡敏敏的話讓他想了很多,次日一早去向簡敏敏道歉。簡宏成也是昨天才知道簡敏敏為了這個家付出那麼多,父母去世後,大事小事都是簡敏敏管着,簡敏敏不欠他的,是他欠簡敏敏的。簡宏成當着簡敏敏的面撕了那張九千萬的欠條,他重新擬了份合同,股份一分為三,簡敏敏佔百分之六十,他和簡宏圖各佔百分之二十,但他有一票否決權。簡敏敏對此很意外,拿着協議書進屋,然後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田景野想念女兒寶寶,不僅去幼兒園偷看,還跑邵彥家偷看,在門口聽到寶寶的哭聲,又看見屋子裏的燈一閃一閃,擔心就敲門闖了進去。邵彥的男朋友李博對田景野出言羞辱,田景野氣不過將李博狠揍一頓,最後鬧進派出所。簡宏成來宏圖電子找簡宏圖,現在集團正缺人手,勸簡宏圖到集團上班,摸摸做生意門道,對創業有幫助,不過簡宏成不逼簡宏圖,讓簡宏圖好好考慮。兄弟二人正吃着泡麪,簡宏圖接到簡敏敏的電話,她在家裏做了紅燜排骨,讓簡宏圖過來,順便把簡宏成叫上。簡敏敏好多年沒下廚,親自下廚做了簡宏成最愛吃的紅燜排骨,姐弟三人一起吃飯,簡宏圖感慨就好像回到小時候。田景野從派出所出來,邵彥要田景野跟她籤協議保證以後不見寶寶,否則李博去做傷情鑑定,搞不好田景野還得再進去一趟。田景野氣得跟邵彥吵了起來,警告她別把自己逼急,否則跟她搶寶寶的撫養權。邵彥氣得給簡宏成打電話,讓簡宏成去轉告田景野。

第23集

簡宏成找上門來,田景野還為上次吵架的事生氣不給開門,簡宏成故意説把東西放在門口,趁田景野開門進了門。田景野一股腦地跟簡宏成抱怨那天晚上的事,其實他沒打算跟李博起衝突,就是擔心寶寶,可這個李博就是個無賴,沒有工作,還要邵彥養着,簡宏成準備花幾萬塊錢把李博打發了。次日,簡宏成上了醫院,只見李博好好地坐着玩遊戲,身體根本就沒什麼問題,在知道簡宏成的身份後,立馬就佯裝頭疼躺在病牀上。簡宏成説明來意,拿出一張三萬塊錢的卡給李博,等李博傷好出院,他和田景野會親自登門拜訪,就希望李博大人大量饒了田景野。李博不依不饒,拐彎抹角嫌錢少,要十萬塊錢。簡宏成假裝為難答應下來,只要李博去派出所把和解書籤了,就會把剩下的七萬塊錢給補上。倆人本已談妥,結果邵彥前來,堅決要簡宏成把卡拿回去,並讓簡宏成轉告田景野這件事別想用錢解決,要麼答應她的條件,要麼就法庭見。簡宏成沒辦法,只能給寧宥打電話尋求幫助,結果寧宥看到簡宏成的來電直接摁掉不接。簡宏成就發了信息説明原因,是田景野打了邵彥的男朋友,那邊不依不饒要追究到底,田景野很可能再次受到刑事處罰,所以需要寧宥的幫忙。田景野埋怨簡宏成嫌他不夠丟人,還把這件事告訴寧宥。簡宏成沒想到寧宥聯繫了田景野,看來就是不想跟他聯繫。田景野還誤以為簡宏成是想借他的事跟寧宥見面,簡宏成特別冤枉,他是認為女人最瞭解女人。

寧宥來邵彥上班的酒店,邵彥看到寧宥就猜到是為田景野的事。寧宥承認田景野打人的事不管怎麼説都不對,但田景野這麼做是擔心邵彥和寶寶。邵彥很生氣,肯定是簡宏成給田景野出的餿主意,在他們眼裏都認為她特別虛榮愛錢,所以田景野才會不停撈錢把自己搞去坐牢。邵彥態度堅決,如果田景野不能反省,不能意識到存在的問題,這件事沒得談。寧宥希望邵彥清楚,田景野是孩子的爸爸,在法律上是有探視權的,不讓田景野看孩子有點不近人情。邵彥也很委屈,以她的資歷和能力早就可以升職,可就因為田景野犯的錯害她什麼都沒有,寶寶也被嘲笑,如果田景野有事沒事再往幼兒園跑,別人更會議論,這樣對寶寶的傷害更大。邵彥感激寧宥在田景野剛進去那段時間給了她很多幫助,但她現在就是盡全力保護寶寶不受傷害。邵彥態度堅決要田景野籤協議,寧宥勸田景野先把協議簽了,把傷人的案子解決了。田景野不簽,簡宏成提議不如饒過邵彥直接從李博下手,上次見面發現李博就是見錢眼開的傢伙,這次直接扔個一百萬,再道個歉,什麼事都解決了。寧宥無奈搖頭,邵彥就是恨他們用錢來砸,萬一讓矛盾升級,真的恨極了田景野,到時事情更不好辦。

寧宥認為現在應該從根本上糾正田景野和簡宏成他們對邵彥的態度,要尊重邵彥,讓邵彥的心裏對他們恢復信心,才會同意田景野跟寶寶親近。寧宥還是那句話,現在先按照邵彥的想法辦,只要有耐心,孩子的事以後可以慢慢爭取。田景野十分不情願地在協議上籤了字,簡宏成希望邵彥信守承諾,明天下午兩點帶上李博去派出所籤和解書。回到臨水的老家,寧宥看到一家人的合影,不禁想起當初一家四口幸福的生活,她拿出手機,撥出了媽媽寧惠的電話。寧惠正在做飯,寧恕看到寧宥的來電,故意給摁掉。寧宥以為媽媽還不肯原諒她,心裏特別難受。小地瓜食物中毒,陳昕兒帶小地瓜去醫院輸液,還接到前兩天面試公司的電話,已經通過第一輪面試,週一去公司進行二輪面試。今天就要去派出所籤和解書,結果邵彥稱是酒店臨時出了點事情要處理,寧宥懷疑是邵彥還有其他想法,但是邵彥否認,很快掛了電話。寧宥給簡宏成打電話説了此事,決定直接去醫院找李博把和解書籤了,擔心拖久了對田景野不好。而此時醫院裏,邵彥和李博商量,原來李博是邵彥找來演戲讓田景野籤協議的,現在李博反悔,獅子大開口要邵彥給他三十萬青春損失費。

第24集

李博還恬不知恥要邵彥跟他假戲真做,更是撕破臉耍無賴,威脅邵彥不答應就去她上班的地方鬧。邵彥氣得離開病房,沒想到寧宥和簡宏成等在病房門口,看來剛剛兩人的談話都被聽到了。邵彥解釋是田景野出獄後,沒完沒了地騷擾她,就跟李博商量假扮她男朋友演戲,她是真的太想擺脱貪污犯妻子的標籤。簡宏成提醒邵彥,李博就是個無賴,要是不馬上擺脱,以後會更加麻煩。簡宏成跟邵彥商量,如果他們幫忙擺平李博的事,希望邵彥答應一個條件。寧宥來病房替邵彥向李博賠禮道歉,李博很氣憤,口口聲聲自己答應幫忙,現在有了感情,邵彥就把他一腳踹開。簡宏成氣得要揍李博,寧宥趕緊拉架。李博獅子大開口要三十萬青春損失費,這事就過去了。簡宏成氣得摔下一張銀行卡,聲稱裏面是整整三十萬。李博趕緊收起卡,寧宥提醒李博可千萬不能收這卡,並道出簡宏成的身份,萬一哪天簡宏成去法院告他,這可是涉嫌大金額的敲詐勒索罪。簡宏成和寧宥一唱一和演戲嚇唬李博,好不容易終於説服李博答應去籤和解書不告田景野,也不騷擾邵彥,這事總算是解決了。

邵彥感謝簡宏成和寧宥幫忙解決李博的事,她準備了一份新的協議書,以後田景野可以來看寶寶,但要提前跟她商量。寧宥想了想,跟簡宏成商量,邵彥和李博的事還是得讓田景野知道,擔心以後田景野知道會多想。簡宏成了解田景野的性子,他的建議是暫時先緩緩。解決了李博的事,又可以看寶寶了,田景野一高興喝了很多酒,一直説着簡宏成和寧宥是真愛,為什麼上一輩的恩怨要這一輩來還。簡宏成聽了感覺特尷尬,都有些待不住了,就提出讓寧宥送他回去。

回上海的車上,簡宏成和寧宥二人一直沒有説話。為了打破這個尷尬,簡宏成讓寧宥聽聽音樂,不過寧宥開車的時候不怎麼喜歡聽音樂,就讓簡宏成聽收音機。經典音樂響了起來,簡宏成腦海中回到了當年,他辛苦創業的點點滴滴。簡宏成認為寧宥其實可以把當年的事説出來的,那年在那看煙花的時候,他就説是過去的事。其實寧宥不是要故意瞞着,是真的害怕。簡宏成遺憾沒有早知道,不然寧宥一家也不必這麼擔驚受怕。寧宥承認當年在乎過簡宏成,兩人第一次輕鬆愉快地聊着當年的事,此刻多希望當年兩家沒有恩怨,那麼一切是多麼美好。寧宥開車載着簡宏成到自家小區門口,問簡宏成怎麼回去,簡宏成準備叫秘書來接。灰灰無意間看見寧宥和簡宏成在一起,特別生氣跟寧宥發脾氣,把自己關在房間裏。寧宥跟灰灰聊聊,解釋她去臨水是處理田景野的事,沒有半句假話。灰灰就是不高興簡宏成還坐寧宥的車回來,寧宥解釋解決問題一起吃個飯,簡宏成喝酒了這才坐她的車回來。灰灰誤會寧宥和簡宏成的關係,在他看來,外婆和舅舅是因為簡宏成才被逼去的海南,簡宏成是他們家的仇人,寧宥不跟簡宏成劃清界限還見面,根本沒有考慮他的感受。寧宥一時不知如何解釋,瞬間無言。

回到家的簡宏成原本想發信息關心寧宥,在猶豫後又刪掉了編輯好的信息。陳昕兒去面試,人力資源看了陳昕兒的簡歷,剛畢業就在一家一流的企業做了七八年,好奇後來怎麼沒有繼續工作。陳昕兒説明後來結婚了,一直做全職媽媽,現在離婚了就像出來工作。人力資源想着陳昕兒一個單親媽媽帶着孩子,經濟壓力很大,而她競聘的崗位工資不高,擔心她不能接受。陳昕兒解釋她經濟方面沒問題,前夫給的撫養費夠他們母子生活,就是不想自己在家裏面無所事事,想給孩子做個好榜樣,不要將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別人的身上。人力資源似乎對陳昕兒的表現很滿意,讓她回去等通知。簡宏成給簡敏敏打電話,今晚要去簡敏敏家吃飯。簡敏敏嘴上嫌棄着,掛了電話後立馬就讓家裏阿姨去市場買排骨,要做簡宏成最喜歡吃的紅燜排骨。

第25集

灰灰在學校被同學誣衊偷了班費,氣得把誣衊自己的同學揍了。班主任對灰灰進行批評教育,那同學特別不情願地跟灰灰道歉。簡宏成到簡敏敏家吃飯,簡敏敏做了一桌簡宏成愛吃的菜,簡宏圖特吃醋。簡宏成提起立新集團籌備的差不多,問簡敏敏董事長什麼時候上任。簡敏敏認為她做不了董事長的位置,還是不當的好,她是真不會做生意,在家荒廢這麼多年,已經跟社會脱節,簡宏成接手集團她是一百個放心,就把公司交給簡宏成和簡宏圖。簡敏敏就留在後方,對簡宏圖進行催婚,還催簡宏成離婚那麼久還單着,這麼多年她還沒見過侄子,讓簡宏成什麼時候把孩子帶來她見見,以後她就把家庭照顧的好好的,也算是對得起爸媽。姐弟三人舉杯慶祝,三人其樂融融。簡敏敏想着要是沒有崔家,他們的日子多好,崔家就是他們的死敵,説不定改名換姓過的比她還滋潤,發誓要是被她撞見絕對饒不了。簡宏成聽了心事重重。羅一歸找到寧宥,透露法院已經立案寧宥的離婚訴訟,正在排期開庭,郝青林也會盡全力配合,就是孩子的撫養權是個問題,法庭會徵求灰灰的意見,這也意味着灰灰要出庭。寧宥肯定灰灰跟她,但還是需要走個程序。羅一歸讓寧宥給灰灰打個預防針,做做心理建設。晚飯時,寧宥就跟灰灰商量此事,結果灰灰情緒反常衝寧宥發脾氣,不想聽寧宥説這些破事,飯也不吃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裏。簡宏成拉上田景野來看廠子的情況,以後廠子就交給田景野管理,還讓簡宏圖跟着田景野好好學習。田景野可能要過兩天才能來上班,主要是邵彥擔心孩子在臨水上學,不管在哪所學校都會有知道他那破事的人,所以就想把孩子送去上海上學。簡宏成正好認識上海一所學校的人,決定幫田景野去跑跑,田景野透露灰灰也在那所學校上學,還趁機挪愉簡宏成。寧恕來海南也有段時間,可是公司一直沒有給他安排實質性的工作,於是就請康總、高主任這些領導吃飯,主動要求要做一些項目。康總讓寧恕不要急,就先在海南好好地玩玩,工作的事到時再説。寧恕要去買單,沒想到高主任已經買完了,寧恕心裏疑惑,姐姐寧宥真的有那麼大的面子嗎。簡宏成去灰灰的學校辦事,無意間撞見灰灰被同學欺負,就幫忙解圍,不過灰灰並不領情,對簡宏成有非常大的敵意,更是威脅簡宏成再跟着就報警。簡宏成不希望兩家的關係讓灰灰受影響,就跟寧宥説了此事,寧宥給灰灰打電話,灰灰立馬明白是簡宏成跟寧宥説的,生氣寧宥還跟簡宏成聯繫,罵她説話不算話不需要她管,直接掛了電話。寧宥等不及就聯繫簡宏成到底是怎麼回事,簡宏成説了他見到的場景,正好他就在學校,想去了解順便給解決了。寧宥不同意,她還是找老師瞭解是怎麼回事。簡宏成知道灰灰在青春期叛逆,擔心找老師反而會有逆反作用,決定還是用男人的辦法來解決。寧宥知道簡宏成有辦法,但灰灰對簡宏成很反感,就讓簡宏成暫時不要管這件事。寧宥給老師打電話瞭解情況,説是同學之間鬧了矛盾沒有打架,就拜託老師幫忙多盯着點。陳昕兒去入職上班,她想跟同事趕緊熱絡起來就自我介紹,可是同事都在忙着工作,根本沒人搭理。灰灰去上學,沒想到同學在班級羣含沙射影誣衊灰灰偷班費,灰灰情緒激動要跟同學打起來,被班長勸住,灰灰跟那同學約架下課。放學後,灰灰和同學來到角落要打架,沒想到簡宏成拍下視頻把那幾個同學可唬走。簡宏成發現灰灰對他有情緒,就約灰灰來打拳。灰灰是真的恨簡宏成,打簡宏成是拳拳到位,一點也不手軟。灰灰認為簡宏成是他們家的仇人,自己恨他是應該的,簡宏成聽了特震驚。

第26集

灰灰知道簡宏成把他外婆和舅舅趕去海南,簡宏成解釋讓灰灰的舅舅和外婆去海南,是保護他們,大人有些事不説是有大人的考量。灰灰認為簡宏成就是恨舅舅害他損失九千萬,他口口聲聲是為了保護,可是一些東西失去就再也回不來,外婆和舅舅説媽媽吃裏扒外,要跟媽媽斷絕關係,媽媽經常半夜在哭,他們一家人可能永遠回不到以前。簡宏成今天才知道這些事,特別意外。寧宥給灰灰打電話關心,灰灰跟簡宏成一起在外面吃東西,謊稱是跟同學。簡宏成勸灰灰還是趕緊把跟同學的事解決,別讓寧宥擔心。灰灰肯定簡宏成喜歡他媽媽,之前幫田叔叔解決問題就是藉口想跟媽媽見面,還通風報信,肯定他們私底下經常偷偷聯繫。簡宏成問灰灰到底跟小胖有什麼矛盾,灰灰説了自己被小胖誣衊偷班費的事。簡宏成可以幫灰灰解決這件事,這樣灰灰就欠他一個人情。灰灰特別想知道簡宏成怎麼解決,簡宏成就故意給灰灰下套,享受使喚灰灰的快樂。次日上學時,灰灰按照簡宏成的辦法主動向小胖道歉,小胖直接被灰灰嚇的一愣一愣的。上半場完勝,灰灰馬上向簡宏成彙報戰果,簡宏成預祝灰灰下半場也勝利。自習課上,灰灰主動向同學們解釋班費不見的事,知道同學們懷疑他偷錢,希望同學們拿出證據,雖説錢不是他偷的,但他作為生活委員沒有保管好錢是他的責任,現在拿了五百塊錢出來填補窟窿。小胖帶頭誇灰灰好樣的,洗清冤屈的灰灰感覺特別輕鬆。班主任要選小胖當生活委員,小胖拒絕,他認為還是讓灰灰當這個生活委員,之前是他誤會,懷疑灰灰偷了班費,現在他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不應該帶有色眼鏡看人,更不應該拉攏同學煽動情緒。同學們的態度轉變得太快,班主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找跟小胖玩的好的同學瞭解情況,説是灰灰認識了校外不三不四的人解決班費的事,要真是這樣就嚴重了,立馬聯繫寧宥來學校一趟。寧宥出差剛下飛機,火速趕來學校。寧宥在老師那瞭解情況,之後等在學校門口,本想跟灰灰打招呼,見灰灰一邊接着電話一邊走了出去,就一路跟着去,沒想到看到灰灰和簡宏成在一起,氣不打一出來。寧宥不分青紅皂白就批評灰灰,根本就不聽灰灰的解釋,灰灰特委屈跑走了。簡宏成一五一十跟寧宥説了事情經過,其實灰灰不是故意騙寧宥,主要是這段時間家裏發生這麼多的事,不想讓寧宥擔心。寧宥埋怨簡宏成不早跟自己説,現在不知道灰灰跑哪裏去了,要是找不到灰灰自己跟他沒完。簡宏成打電話問灰灰在哪裏,要灰灰趕緊回家跟寧宥心平氣和地談。灰灰聽説簡宏成把媽媽給説哭了,還將簡宏成給罵了一頓。寧宥回家看到灰灰在家,懸着的一顆心終於放了下來,二人向彼此道歉,母子二人和好。、寧宥就是奇怪,幾天前,灰灰一提到簡宏成還橫眉冷目的,現在怎麼那麼要好了,灰灰故意不告訴寧宥,這可是男人之間的秘密。高主任讓寧恕跟一個項目,寧恕聽着根本不是工作就像是去度假,心裏特疑惑。寧恕無意間得知他來海南的工作是簡宏成安排的,立馬打電話給寧宥質問,怒罵寧宥就是他們家的叛徒,而他是不接受簡家任何形式的欺騙和侮辱,還揚言簡家若還不依不饒,他不會客氣。這可真是沒有一天舒心的日子,剛解決完灰灰的事,現在又來了這麼令人窒息的事,寧宥是頭大。

第27集

寧恕告訴寧宥,他辭職不是為了復仇,雖説得知這一切的時候,有那麼幾秒鐘恨不得馬上殺回上海臨水去揍簡宏成一頓,但靜下來想了想,他復仇會蹲監獄,會連累寧宥和媽媽。寧恕向寧宥保證以後不會再復仇,但絕對不會接受簡家的施捨,辭職就是為了跟簡家沒有關係。寧宥決定找簡宏成商量這事,於是主動先跟灰灰報備,意外的是灰灰根本就沒意見,灰灰相信他們。簡宏成訂了家飯店,打電話約寧宥見面一起吃個飯。一見面,寧宥就向簡宏成解釋已經跟寧恕聊過了,寧恕也保證不會再生事。其實簡宏成是希望寧宥去一趟海南,寧宥有些不耐煩,她已經跟寧恕聊過不會再生事。簡宏成了解到寧恕辭職走的是正規流程,讓寧宥去一趟海南,是之前聽灰灰説寧恕和寧惠去了海南之後,一直沒有跟寧宥聯繫,所以讓寧宥去海南看看。寧宥苦惱,她要是去了海南,灰灰因為郝青林的事不想去爺爺奶奶家住,就肯定會跟她去海南,可是馬上又要考試了。簡宏成讓寧宥不要擔心灰灰,他會幫忙看着的。寧宥沒想到灰灰連這些事都跟簡宏成説,好奇灰灰還説了什麼。簡宏成笑着説男人的事別瞎打聽,寧宥有些無語了,怎麼他們倆連説話都一樣,簡宏成更加嘚瑟,這可是他和灰灰之間的秘密。程可欣一直聯繫不上寧恕,就來臨水找到寧恕家,敲門一直沒有迴應,從鄰居口中才得知寧恕已經搬走。下班時間到了,陳昕兒正收拾東西準備下班,牛總路過問陳昕兒下午讓她做的兩個表格怎麼樣了。陳昕兒趕緊找了出來,然後解釋她換了一種表格的模板。牛總對新的模板特別滿意,讓陳昕兒多做一份,明天開會的時候要好好推廣這個模板,讓大家好好學習。工作被認可,陳昕兒特別興奮。寧宥跟灰灰商量過兩天想去趟海南看外婆和舅舅,但是她自己一個人去。灰灰聽簡宏成説了,寧宥一個人去很好,這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去解決他們的矛盾,寧宥好奇灰灰和簡宏成一直都有聯繫,連家裏的事都聊。灰灰説明簡宏成幫他解決學校的事,他要還簡宏成人情。簡宏成通過阿辰打聽到張立新的行蹤,但讓阿辰先別動手。陳昕兒按牛總吩咐把表格拿給李娜主管,此舉惹得李娜很是不悦,對陳昕兒陰陽怪氣剛來公司就糾正她的工作,陳昕兒畢竟單純,沒聽出李娜話裏的意思,還以為李娜在誇她。李娜故意針對陳昕兒,下班了還給她安排工作讓她加班。寧恕辭職了,沒敢跟媽媽寧惠説,每天早上還西裝革履假裝出門去上班。寧恕不能一直無所事事,於是去當快遞員送快遞。寧宥去海南了,灰灰就去公司找簡宏成,想知道他們今天做點什麼。簡宏成一會要出去,就把辦公室交給灰灰,卻是使喚灰灰給給打掃得一塵不染。寧宥來到海南,寧惠看到寧宥是一肚子氣,陰陽怪氣的。寧宥看媽媽在做家務就提出幫忙,寧惠根本就不買賬。寧宥看家裏空蕩蕩的,就出去購置些東西回來。寧宥購置東西回來,寧惠一點也不領情,非常極端地把東西全給扔了出去,還把寧宥趕了出去。灰灰擔心寧宥就打了視頻電話,看寧宥在外面很奇怪,寧宥謊稱外婆不在家。灰灰心中懷疑,就給外婆打了電話,這才知道外婆根本就沒讓媽媽進門。李娜不爽陳昕兒受牛總器重,故意陷害陳昕兒,改動了陳昕兒做的表格,還將陳昕兒電腦裏的存檔刪了。寧宥一直在樓下等着,終於等到寧恕回來。

第28集

寧宥一直在樓下等着,終於等到寧恕回來。寧恕看到寧宥很意外,姐弟二人聊天,寧宥得知寧恕現在在送快遞,知道寧恕需要花錢的地方多,拿出一張銀行卡讓寧恕先拿去用。寧恕沒拿寧宥的卡,只要寧宥買的那些東西就好。寧恕把寧宥領進門,寧宥做了一桌菜,寧惠還在氣頭上不肯吃,寧恕做寧惠思想工作,但寧惠怎麼都説不通。簡宏成回到辦公室,看灰灰躺在沙發上,吐槽他的狀態不行。灰灰見簡宏成回來了就準備回去,他因為媽媽的事煩着呢。簡宏成一聽寧宥有事特別着急,灰灰透露外婆壓根就沒讓媽媽進門,雖説舅舅把媽媽領進門,但是外婆又把自己關在房間裏。灰灰特別後悔沒跟媽媽一起去,簡宏成沒想到這事還挺棘手,不過他倒是有個辦法,就算灰灰不去也能解決。灰灰給外婆打視頻電話,一直在賣慘控訴寧宥。聽到這些,寧惠很激動,立馬開門出去罵寧宥怎麼能不分青紅皂白地就罵灰灰。寧宥一臉懵的,灰灰趕緊解釋他和媽媽之間確實有矛盾,鬧得不愉快,但已經和好了,意在説明母子之間沒有隔夜仇,並且説了媽媽很想外婆和舅舅的事,寧宥不讓灰灰再説,搶過電話就給掛了。灰灰知道媽媽和外婆肯定能和好,他是特別開心。雖説寧惠還不想跟寧宥説話,但答應吃飯,一家人難得能心平氣和地坐下來一起吃飯。飯後,寧宥和寧恕在廚房洗碗,寧惠拿出被褥,讓寧恕今晚睡沙發,房間給寧宥睡。寧恕假裝吃醋埋怨媽媽偏心,不過寧宥決定今晚跟寧惠一起睡。寧惠要動手幫忙洗碗,寧恕趕緊跑開,要把時間留給她們母女二人。夜裏,寧宥和媽媽睡在一張牀上,母女二人和好聊了很多,就像小時候一樣,温馨又感人。陳昕兒在公司加班,牛總離開的時候提醒陳昕兒記得把電腦設密碼,同時問了一句陳昕兒之前是註冊會計師的事,然後讓陳昕兒早點回去休息。陳昕兒加班回到家,因為感冒就在客廳沙發上躺着。小地瓜鬧着要陳昕兒做好吃的,陳昕兒實在忍不住朝小地瓜發脾氣,小地瓜害怕地嚎啕大哭。陳昕兒意識到自己錯了,趕緊跟小地瓜道歉,母子二人抱頭痛哭。陳昕兒遲到,再次被李娜針對。牛總誇陳昕兒工作不但上手快,還做得這麼漂亮,而陳昕兒的簡歷上寫着做過註冊會計師,打算把陳昕兒調到財務部。李娜告訴牛總,財務部已經招到人,就是她推薦的師妹。牛總是覺得李娜的師妹剛畢業,上手沒那麼快,不像陳昕兒有經驗,一週就能適應,就讓小師妹給陳昕兒當助手,先歷練下。李娜不甘心,陳昕兒剛來憑什麼得到重用,於是找人幫忙調查陳昕兒。寧宥今天就要離開海南迴上海,寧惠專門做了一桌好菜,還準備了不少當地土特產讓寧宥帶回去。寧恕送寧宥去機場,希望寧宥回去之後還是別見簡宏成,要是媽媽知道肯定會生氣的,不要忘了他們永遠是一家人。回家後,寧宥誇灰灰,要不是灰灰穿針引線,她們母女沒這麼快和好。灰灰稱這可都是簡宏成的主意,害他又欠了一個人情要請簡宏成吃飯,要媽媽到時一起去。寧宥跟簡宏成聯繫,要請他吃飯感謝幫忙,不巧的是簡宏成已經在馬來西亞。簡宏成來馬來西亞是有了張立新的消息,這次來就是找張立新算賬。簡宏成了解到張立新欠賭場不少錢,到處被追殺。簡宏成給張立新兩個選擇,一是跟自己回去,這樣不僅幫忙還欠的賭債,也會讓簡敏敏不再為難他,當然張立新若是不回去,自己也會幫他還了賭債,但以後沒錢就別找自己,讓張立新好好考慮。邵彥跟田景野約在幼兒園門口見面,田景野想到可以見到寶寶,激動就去商場買了芭比娃娃,誰知在商場遇到李博正陪一女的逛街,氣得要揍李博一頓,這才知道李博是邵彥花錢僱來騙他的。

第29集

邵彥準備去幼兒園接寶寶,可是酒店因客訴的事需緊急召開會議,邵彥走不開,便跟幼兒園老師説明情況。田景野一直等在幼兒園門口,看到寶寶獨自跑了出來,趕緊上前教導寶寶。田景野聯繫不上邵彥,寶寶又鬧着要去遊樂園玩,田景野不想讓寶寶失望,就先帶寶寶去玩。田景野帶寶寶在遊樂園玩得不亦樂乎,拍了不少照片和視頻,結果手機沒電關機。開完會後,邵彥趕緊聯繫老師,這才知道寶寶不見了就趕緊報警。警察同志在邵彥家瞭解情況,這時田景野抱着寶寶回來,邵彥看到寶寶平安無事,情急之下就罵田景野渾蛋拐帶孩子。警察同志在瞭解情況後就讓他們好好聊聊,田景野痛罵邵彥,要不是他今天去幼兒園,寶寶就丟了,指責邵彥這個當媽的失職。邵彥很委屈,反倒罵田景野什麼時候管過孩子。田景野就是覺得虧欠寶寶想彌補,不像邵彥隨便領一個男人往家裏帶,更是攛掇寧宥和簡宏成一起騙他。田景野和邵彥大吵一架,寶寶害怕地蜷縮在房間的角落。邵彥又威脅田景野違背了他們的協議,從現在開始沒有看寶寶的資格。田景野氣憤罵邵彥永遠意識不到她自己的問題,根本沒有資格當媽,放下話要打官司把孩子搶回來。簡宏成回上海了就聯繫灰灰,問他們有沒有空,今晚就把上次欠的飯補上。灰灰向寧宥請示完畢後回覆簡宏成,讓他把位置發來。簡宏成接到邵彥的電話,就聯繫田景野,結果遭一頓臭罵。田景野罵簡宏成和寧宥是他最好的朋友,怎麼胳膊肘往外拐,聯合邵彥一起騙他。田景野可以接受邵彥找個好人好好過日子,但為了報復他而引狼入室,為了泄私憤甘願拿孩子冒險,根本沒有當媽的資格。田景野告訴簡宏成,孩子的事他必須用自己的方式去解決,讓簡宏成和寧宥別管了。看來今晚的飯是吃不成了,簡宏成就跟寧宥聯繫,田景野知道李博的事,鬧着要跟邵彥打官司。吃飯時,簡宏成和寧宥在商量解決田景野的事,準備明天回一趟臨水,兩人不約而同地看向灰灰,怕灰灰不同意。不過灰灰早就被簡宏成收服,他沒有反對,但他有條件,就是要把他一起帶上。寧宥不同意灰灰去,大人的事小孩子別摻和,但灰灰堅持要去,簡宏成拗不過就答應下來。李娜找人調查到陳昕兒之前在那家公司的事,趕緊跟牛總彙報。李娜要辭退陳昕兒,讓陳昕兒趕緊走人。陳昕兒不甘心,從她來上班開始,李娜就看她不順眼處處刁難,要找牛總評理。李娜勸陳昕兒還是別去,當眾道出陳昕兒之前那家公司發生標書失竊的事,而標書失竊的時間就是陳昕兒離職的時間,也就是説標書是陳昕兒偷的,令陳昕兒特別難堪。李娜奉勸陳昕兒,有這個污點沒有公司敢要她,還是回去當她的闊太太。陳昕兒狼狽地離開公司,特別絕望。到了臨水,簡宏成和寧宥一唱一和地勸田景野,結果勸着勸着兩人卻吵了起來,反倒是田景野反過來勸他們,感慨生活一地雞毛,婚姻慘敗,現在居然在這裏互相幫助,又有點好笑。田景野和邵彥見面,兩人都意識到彼此的錯誤,這一次徹底説開,田景野不打算告邵彥,而邵彥也同意田景野看寶寶。另一邊,簡宏成和寧宥在樓下陪着寶寶和灰灰在玩,他們也在做自我反省。

第30集

事情都解決了,大家在一起聚餐。田景野特別感謝寧宥和簡宏成為他的事操心,邵彥也感謝寧宥一直以來對她的包容,大家舉杯慶祝他們的友誼。寧宥和邵彥去洗手間,邵彥好奇寧宥和簡宏成怎麼沒在一起,寧宥説他們不合適,絕對的不可能。簡宏成和田景野喝多了,剛剛服務員把寧宥認成是大嫂,田景野就提起當年大學時簡宏成在女生宿舍樓下彈吉他向寧宥表白的事。現在想想也挺可笑的,外人以為他們是兩家人,結果卻是四家人。吃完飯後,寧宥、簡宏成和灰灰回上海,寧宥開車先送簡宏成回家。陳昕兒帶着小地瓜從深圳趕來,正好看到簡宏成和寧宥灰灰道別的這一幕,趕緊拿出手機拍了下來。看着寧宥和灰灰離開,陳昕兒故意給簡宏成打電話試探,問他在什麼地方,最近有沒有和寧宥聯繫。簡宏成知道陳昕兒的性子,於是謊稱沒聯繫,陳昕兒聽了內心憤恨。陳昕兒在酒店住下,照顧小地瓜睡下後聯繫寧宥,藉口心裏愧疚上次對寧宥做的事,想要好好地道歉。寧宥聽出陳昕兒好像情緒不對,問陳昕兒是不是有什麼事。陳昕兒有意試探,聲稱小地瓜的生日馬上到了,想要辦個生日宴,擔心簡宏成不會來,就讓寧宥幫忙叫簡宏成來參加。寧宥建議陳昕兒主動跟簡宏成聯繫,她最近和簡宏成沒什麼聯繫。陳昕兒覺得特別諷刺,她剛剛可是親眼看見他們在一起,手機裏還有照片為證。次日,陳昕兒帶着小地瓜來簡宏成的公司,簡宏成看到突然出現的他們特別驚訝。陳昕兒告訴簡宏成她的工作沒了,簡宏成安慰陳昕兒是離開職場很長時間,很多東西生疏,不如回家踏踏實實地帶孩子。陳昕兒不想留在深圳,也不想待在上海,想回臨水她爸媽那裏。簡宏成不同意陳昕兒回臨水,當初她父母反對他們,小地瓜出生都沒看過一眼,擔心陳昕兒回去得被她父母扒一層皮。簡宏成讓陳昕兒留在上海,陳昕兒話裏有話擔心會影響簡宏成,萬一遇到心儀的人怎麼辦。這麼多年來,陳昕兒一直沒有放下簡宏成,尤其簡宏成還是小地瓜的父親,順勢跟簡宏成提出復婚。簡宏成不同意復婚,陳昕兒肯定簡宏成是心裏還有寧宥。簡宏成很無語,他們之間沒有感情跟任何人都無關。陳昕兒一直將寧宥當成假想敵,心中不甘就聯繫大學曹老師,説了簡宏成和寧宥的事,要曹老師給她做主。不甘心的陳昕兒甚至還將那天晚上拍到的照片發到大學同學羣裏,痛訴一個是曾經的室友,一個是過去的老公,他們居然背叛自己。次日,陳昕兒就帶着曹老師上寧宥家鬧,要曹老師為她主持公道。田景野在同學羣看到那些照片,趕緊跟簡宏成説了此事,兩人火速趕到寧宥家。簡宏成告訴曹老師,他和陳昕兒離婚了,寧宥明確她和簡宏成清清白白,各種揣測都是陳昕兒腦子裏的意淫,再説就算她和簡宏成在一起又有什麼問題,他們男未婚女未嫁,哪條法律規定離異的男女不能在一起,憑什麼在這裏説三道四的。曹老師自責沒有了解清楚事情,就帶陳昕兒來寧宥家裏鬧。這麼多年來,陳昕兒一直疑神疑鬼,跟自己過不去,是到現在都不知道簡宏成跟她離婚的原因。陳昕兒為了簡宏成可以偷標書,連爸媽都不認她,付出那麼多,到頭來就落一句沒感情就離婚了,她不甘心。曹老師問陳昕兒是不是有苦衷,説出來自己給她做主。大學畢業後,陳昕兒和簡宏成沒有聯繫,可突然有一天,簡宏成出現在她的公司,現在懷疑那次見面不是偶然,而是簡宏成精心佈置的一個局。簡宏成話裏話外一直跟她打聽標書的情況,並且暗示她透露標書的情況,最後她就替簡宏成把標書偷了出來。程可欣找到寧恕在海南上班的地址,只不過寧恕已經辭職,當她失落地離開時,正好與送快遞的寧恕擦肩而過。

第31集

聽着陳昕兒字字泣泣的控訴,簡宏成只能無奈地笑了。陳昕兒偷出標書後被公司開除,還遭到整個行業的封殺,這時簡宏成出現,讓她去深圳,還發誓會一輩子對她好。可是結婚沒多久簡宏成就變了,用工作忙敷衍她,冷暴力持續一年多,突然有一天跟她提離婚。離婚沒多久陳昕兒發現懷孕了,就希望簡宏成復婚,但簡宏成特別絕情不肯復婚。曹老師怒問簡宏成是不是真的做過這麼卑鄙齷齪的事,簡宏成解釋事情不是這樣的。陳昕兒歇斯底里的,罵簡宏成忘不了寧宥,即使兩家之間有那麼深的仇恨,還是忘不了彼此。簡宏成給陳昕兒留面子,是好多事沒説。陳昕兒不依不饒,非要簡宏成當着大家的面把話説清楚。簡宏成再也忍不住對陳昕兒耳語幾句,陳昕兒愣在那裏,再也沒有剛才咄咄逼人的氣勢。陳昕兒的母親趕來,原來是曹老師把陳母喊來的。陳母讓簡宏成不要給陳昕兒留面子,有什麼話就説出來。簡宏成一直沒有開口,陳昕兒害怕求陳母不要再追問,陳母想知道陳昕兒到底做了什麼對不起簡宏成的事情。陳昕兒特別害怕簡宏成説出來,陳母又一直追問他們離婚的原因,場面特別混亂。簡宏成實在是受不了這場鬧劇,就説是陳昕兒懷孕的時候他出軌,然後就離婚了。陳昕兒聽簡宏成這麼一説,鬆了一口氣。陳母不會放過簡宏成,怒得扇了簡宏成一個耳光,罵簡宏成毀了他們的家。就在這邊還鬧得不可開交,寧宥發現陳昕兒想不開在洗手間割腕自殺,大家手忙腳亂趕緊將陳昕兒送去醫院搶救,好在送醫及時,沒什麼大礙。田景野逼問簡宏成是不是真的出軌,簡宏成只説回去再説,田景野不同意,要簡宏成現在説。寧宥看出簡宏成現在不想説,從中解圍讓田景野先送她回家去拿陳昕兒的證件。小地瓜還在公司,簡宏成拜託寧宥去他公司接小地瓜幫忙照看兩天。寧宥帶着小地瓜回家,在行李箱找陳昕兒的證件時,無意間看見小地瓜的出生證明上的血型,明白小地瓜不是簡宏成的兒子。醫院裏,陳昕兒指責簡宏成,要不是他的冷暴力,自己也不會去酒吧買醉被那個男人盯上。陳昕兒質問簡宏成當年明明不愛她,為什麼要娶她。簡宏成認為他們的事先不説,但孩子是無辜的,只要他養一天就是孩子爸爸,陳昕兒想在哪裏就在哪裏,但他一定會把孩子養大成人。陳昕兒答應把孩子留在上海,可是陳母不同意。簡宏成愁眉不展,寧宥坐下來跟簡宏成聊聊,坦言她看了出生證明知道孩子不是簡宏成的,問簡宏成接下來怎麼打算。簡宏成承認對陳昕兒有虧欠,當年創業時很難,朋友家人全都指望不上,最難的時候只有陳昕兒對他好。其實陳昕兒偷出的標書簡宏成根本就沒看,沒想到會有人這麼不計後果地幫他,心裏挺感動的。簡宏成當時就想着要給陳昕兒一輩子的幸福,可後來發現彼此的性格和生活方式都差得太遠,只要看見就鬧得慌,只能借工作之便遠離,也就是陳昕兒説的冷暴力。現在想想確實挺混蛋的,如果不是這樣做,陳昕兒也不會到處喝酒。小地瓜一直鬧着要媽媽,寧宥只好帶小地瓜來醫院。這麼多年來,陳母是第一次見到外孫,對小地瓜滿眼疼愛。看着陳母帶着小地瓜出去買好吃的,陳昕兒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陳昕兒為在寧宥家鬧事道歉,同時也感謝寧宥。寧宥徵求陳昕兒的意見,過兩天陳昕兒就要帶孩子回臨水,這樣簡宏成就見不到孩子,所以能不能讓簡宏成這兩天陪陪孩子,畢竟孩子是無辜的,不要讓孩子再受到傷害。陳昕兒答應下來,很快寧宥送小地瓜去簡宏成家。簡宏成陪小地瓜一起玩玩具,小地瓜在聽説爸爸不回臨水後,特別失望。陳昕兒今天出院,馬上就回臨水,寧宥和田景野去送,簡宏成站在一旁遠遠地看着。陳昕兒和寧宥相擁道別,她看得出來寧宥和簡宏成是彼此在乎的,只是兩家人有仇沒辦法,現在是真心希望他們好。

第32集

程可欣為了找寧恕,專門來到海南住酒店,四處打聽。程可欣把公司的優盤帶在身上,於是問前台在哪裏可以寄快遞,沒想到碰到送快遞的寧恕,特別意外。寧恕看到程可欣卻有些不耐煩,説狠話當初在臨水是程可欣父親有人脈可以幫他,現在在海南沒什麼人脈,不想多説騎上車就去送快遞了。最近簡宏成總是心神不寧,魂不守舍的,簡宏圖還以為是簡宏成要跟陳昕兒復婚了,為此找田景野八卦,這才知道是小侄兒被陳昕兒帶回臨水了,轉身馬上跟簡敏敏説了此事。簡敏敏擔心簡宏成,決定改天找簡宏成聊聊。另一邊,張立新聯繫簡宏成,感謝簡宏成幫他還賭債,同時答應認錯回去投案,就是擔心簡敏敏,這樣回去就是羊入虎口。簡宏成承認簡敏敏對張立新是恨之入骨,但沒有想象的那麼壞,讓張立新不要擔心。張立新問簡宏成有什麼條件,簡宏成只有一個要求,張立新回來不要跟簡敏敏提起寧恕。張立新就不明白了,寧恕那麼恨簡家還利用他復仇,簡宏成怎麼還保護起寧恕來,建議簡宏成應該借這個機會斬草除根。簡宏成是不想因為寧恕讓兩家的恩怨繼續升級,張立新明白了,恭維簡宏成有這樣的胸懷,必成大事。簡宏成約寧宥中午一起見面吃飯,透露張立新要回國自首的事。寧宥有些擔心寧恕會有事,簡宏成認為這是張立新犯的罪賴不了別人,寧宥又怕簡敏敏不會放過寧恕,在簡宏成看來,張立新是聰明人,要是讓簡敏敏知道這事是他和寧恕一起幹的,不可能饒了他,所以寧恕應該沒事。寧宥感謝簡宏成想的那麼周到,簡宏成現在只想着以後兩家人能夠踏踏實實地好好過日子。很快,寧宥給寧恕打電話説了此事,看來簡宏成為化解兩家矛盾做努力。寧恕讓寧宥放心,他會在海南好好待着不會再生事。程可欣騎着電動車跟蹤寧恕,就想知道寧恕為什麼來海南。寧恕無奈道出家裏的事,得罪了臨水的地頭蛇,所以來海南苟且偷生。程可欣以為寧恕是怕她受到傷害才隱瞞的,寧恕沒想到程可欣是這個腦回路,實在是無語。陳母天天逼着陳昕兒去找工作,陳昕兒很不耐煩,她不是不去找工作,而是有太多的苦衷,而且她這輩子一直在為陳母活着,不管她做什麼都是為了陳母的面子。陳母不依不饒還把話説的特別難聽,警告陳昕兒別想在家賴着等死。小地瓜鬧着要爸爸,陳昕兒為了哄小地瓜就説了謊,陳母又對陳昕兒很不滿。簡宏成跑來找簡敏敏,他聽説陳昕兒回臨水後,陳母逼着陳昕兒獨立出去找工作的,不依不饒,最關鍵的是陳母接手小地瓜,不讓陳昕兒帶,聽田景野的口吻,小地瓜落在陳母手上沒什麼好事。簡敏敏本想找簡宏成聊聊這事,可是總感覺簡宏成好像有什麼苦衷,只是這事不能衝動,擔心矛盾鬧深了,反倒會給簡宏成帶來很多麻煩,所以還得再想想怎麼説。程可欣跑去寧恕家,對寧惠謊稱她是寧恕的女朋友。寧惠高興寧恕都有女朋友了,特激動給寧恕打電話,聞訊的寧恕沒想到程可欣居然跑家裏去了,趕緊先不送快遞往家裏趕。寧恕趕回家,只有程可欣一人在家,媽媽寧惠出去買菜了。寧恕要程可欣趕緊回去,程可欣找各種藉口就是不回去還把門反鎖起來,更是跟寧恕表白。寧恕站在門口要程可欣開門,這時寧惠回來了,還以為寧恕是壞人呢,在看到寧恕穿着快遞員的衣服,特別意外。程可欣沒想到寧恕連辭職送快遞的事都瞞着寧惠,靈機一動幫寧恕圓謊。程可欣對寧恕死纏爛打,買了飲料送給快遞站的人,還騎着電動車一路跟着寧恕,結果不小心摔了。寧恕口是心非,看到程可欣摔了趕緊返回來關心。程可欣很高興,就知道寧恕是在乎她的。

第33集

簡敏敏約簡宏成在商場見面,帶他來到一家兒童餐廳。簡宏成不知道簡敏敏找自己什麼事,簡敏敏故意賣關子,簡宏成走進兒童餐廳,看到陳昕兒帶着小地瓜在那,特別意外。原來簡敏敏通過田景野,在陳母的同意下,讓陳昕兒來這家兒童餐廳上班,而這家兒童餐廳不久前簡敏敏剛給盤了下來。簡敏敏這樣做,也是想讓簡宏成想見兒子時能見到。寧恕見程可欣受傷也不能把她丟在一旁,於是載着她來到車站,讓她坐車回去。程可欣不解,寧恕明明在意她,為什麼不肯承認。程可欣不在乎寧恕的過去,就算這世界上所有人都離他而去,自己也會站在他身邊。程可欣訂了明天回臨水的票,但她可以為寧恕留下來。寧恕沒有回答,騎着車去送快遞了。這個夜晚,寧恕想着程可欣的話是輾轉難眠,然後起來打開電腦,看着之前裝的監控錄像,猶豫後刪掉之前的資料,看來他的內心開始動搖了。次日,寧恕一如往常去送快遞,可是他心神不寧,其實他已經在不知不覺地喜歡上這個讓他覺得有些煩人程可欣。寧恕決定面對自己的內心,放下手頭上的工作跑去程可欣住的酒店,總算是來得及阻止程可欣,二人激動相擁。張立新回國自首,簡宏成心裏頭高興,叫上簡宏圖來簡敏敏家下廚,還開了瓶紅酒慶祝。簡敏敏想知道今天到底是什麼好日子,簡宏成故意賣關子。三姐弟一起慶祝,簡宏成透露張立新要回國自首的好消息,簡敏敏一聽,激動要簡宏成説出站張立新現在在什麼地方,要找人狠狠地辦張立新出了這口惡氣。為了讓簡敏敏解氣,簡宏成説張立新現在過的很慘,簡宏圖跟簡宏成一唱一和,勸説簡敏敏最高貴的復仇就是寬容。簡敏敏口口聲聲不放過張立新,氣得飯都不吃了,結果卻跑出去買新鮮排骨,要做簡宏成最愛吃的紅燜排骨,看來簡敏敏是聽進去了。這段時間,寧恕和程可欣在海南浪漫地度假。簡宏成和簡敏敏在忙着張立新的案子,閒下來的時候還能去陪兒子小地瓜。張立新的案子開庭了,鑑於張立新有自首情節,自願退贓退賠,被判有期徒刑十年。雖説這件事總算是有結果,但是簡敏敏的心裏非常難受不是滋味,一直不説話,回去的路上腦海中想起當年張立新為他們家的付出。簡敏敏跟簡宏成商量要去探監,她不是去刁難張立新,而是想和過去做個了結。這段時間簡敏敏一直在反思,這麼多年她恨的不是張立新而是自己,不會反抗被迫嫁給張立新的自己。簡敏敏一直不能原諒自己處處和周圍的人對着幹,就是想證明自己的強大,不想逼自己做不喜歡的事情。簡敏敏只有去跟過去做個了結,今後的日子才不會受到張立新的影響。簡敏敏不光是要原諒張立新,也是放過她自己。簡宏成給寧宥打電話,透露張立新的案子判了,庭審之後,簡敏敏看張立新認錯態度很好,也不鬧了還打算去探監,八千萬的事總算過去了,他們可以安心了。程可欣要帶寧恕去參加她爸爸的六十大壽,兩人去商場買禮物,期間程可欣接到簡宏圖的電話,聽她提到發票和公司的事,寧恕有些慌,於是建議她把公司註銷了。

第34集

寧恕跟媽媽寧惠商量要回趟臨水,寧惠就擔心寧恕回去會碰到簡家人。寧恕讓媽媽放心,他回去就是去程可欣的公司辦事。寧惠打算跟寧恕一起回去,既然他們打算在海南定居,這次回去就去看下寧恕爸爸,現在就去收拾東西,並給寧宥打電話分享這個消息。簡宏圖和大眼在他們的倉庫整理,無意間發現對面那間倉庫的門上裝着攝像頭,正對着他們的倉庫,趕緊喊來大眼看,然後向倉庫管理討要説法。簡宏圖只想要知道那家倉庫是誰租的,打聽到是寧恕時特別驚訝。簡敏敏去探監,張立新誤以為簡敏敏是來譏諷嘲笑的。簡敏敏否認,張立新是簡家的恩人,她還得感謝張立新。其實張立新也感謝簡敏敏,原本他就是一個默默無聞的人,要不是跟簡敏敏結婚,也不會過上二十多年富裕的日子。張立新後悔怎麼就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六十多歲的人還在亡命天涯,恨自己鬼迷心竅幹了違法的事。簡敏敏讓張立新也不要想太多,自己現在原諒他了。張立新聽了惱怒,應該是他原諒簡敏敏,當初要不是簡敏敏拿着假材料來騙他,也不會捲走八千萬。張立新告訴簡敏敏那八千萬不是衝着他來的,簡敏敏得罪了誰,誰想把簡敏敏弄死,而他不過就是一枚棋子,好戲才剛剛開始。簡敏敏追問張立新是什麼意思,張立新懶得跟簡敏敏再説,撂下電話就回去。寧恕寧惠和程可欣回上海,寧宥在機場接機。程可欣看到寧宥就一通彩虹屁,寧宥要程可欣一起吃飯,不過今天是程可欣爸爸六十大壽,程可欣要回家去。寧惠寧恕寧宥三人在一起有説有笑,寧宥發現寧惠這次回來臉色好看多了。寧宥問寧恕工作的事是否需要她幫忙,寧恕拒絕了,他會自力更生,繼續這樣踏踏實實安穩地生活下去,不會讓寧宥和寧惠失望的。簡宏圖瞭解到攝像頭裏面的4G卡也是註冊在寧恕名下的,看來寧恕真是圖謀不軌。大眼建議簡宏圖找簡宏成或是田景野説這件事,簡宏圖想着簡宏成他們最近很忙,就不去打擾他們。簡敏敏想着張立新的話是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於是去雙友集團找到才總,想知道當初張立新和才總談賣地的合同有沒有誰幫忙出主意。才總透露是人和地產的寧恕給他介紹的,而簡宏成認識這個寧恕。其實才總一開始就懷疑是張立新和寧恕合夥做的假合同,原本想要辦寧恕,結果簡宏成把寧恕給保走了。簡敏敏拜託才總幫忙調查寧恕的底細,越詳細越好,而她手中有立新集團百分之六十的股份,可以跟才總做生意。這可是生意上門,才總自然十分樂意。程可欣帶寧恕去見父母,程家父母對寧恕特別滿意。期間寧恕的手機有個未知號碼的來電,他沒有接聽,在送走程可欣他們後,看着這個號碼就回撥過去。大眼假裝是倉庫管理處的工作人員,讓寧恕過來一趟。簡宏圖發現寧恕在聽到對面的倉庫要租他的那間倉庫時,明顯不對勁,為此決定守株待兔,然後在寧恕出其不意一棍將寧恕打暈。寧宥在家陪寧惠收拾東西,寧惠想着她和寧恕要在海南定居,不如就把這套房子賣了,在海南賣房。寧宥對此特別支持,提議不如買套大點的房子,到時她和灰灰去海南也能住的下。寧宥聯繫簡宏成,她是聽田景野説簡宏成也在臨水,就約簡宏成一起吃飯。簡宏成正準備給寧宥打電話,他可是求之不得呢。簡宏圖把寧恕綁了起來,逼問他為什麼裝攝像頭面對自己的倉庫。寧恕什麼都不説,簡宏圖惱怒想要揍寧恕,好在是大眼阻攔,簡宏圖決定把簡宏成叫來。此時簡宏成和寧宥一起吃午飯,寧宥跟簡宏成分享寧恕談戀愛並準備在海南定居的事。簡宏成聽了心裏挺過意不去的,當初讓他們去海南,只是想讓他們跟簡敏敏暫時隔離一下,現在兩家的事解決得也差不多了。寧宥讓簡宏成別多想,畢竟這是寧恕他們的決定。這時簡宏成接到簡宏圖的電話,得知寧恕在簡宏圖倉庫對面安攝像頭的事,震驚不已。

第35集

簡宏成交代簡宏圖在自己沒到之前,什麼都別做。簡宏成沒敢跟寧宥説,藉口公司有事先離開,叫上田景野就馬不停蹄地趕了過去。另一邊,才總幫簡敏敏打聽到寧恕是本地人,母親叫寧惠,以前在醫院工作。簡敏敏不用想就猜到就是崔家人,心中憤恨簡宏成居然騙她。簡宏成和田景野趕來看到寧恕,不想再聊以前的事,就想知道寧恕為什麼安攝像頭。寧恕堅持安攝像頭就是防盜,報警頂多就是民事責任,但他們打人還非法拘禁,追究起來責任就大了。簡宏成跟寧恕提出找個地方把事情説清楚,同時對簡宏圖撒謊寧恕是衝他來的,這事不能讓簡敏敏知道,免得讓簡敏敏擔心。簡宏成和田景野把寧恕帶到田景野家,簡宏成聯繫寧宥過來。寧恕堅持就是在自己倉庫裝個防盜攝像頭,寧宥認為寧恕如果問心無愧,就把事情説清楚。寧恕這才承認攝像頭不是為了防盜,是怕算計張立新還不夠,所以在簡宏圖倉庫對面裝攝像頭,若是拍到違法的交易就多了個籌碼好對付簡家。後來去海南忘記了,而他已經放下復仇,也把那些資料都刪了。結果簡宏圖冒充是管理員給他打電話,還一棍子把他打暈。瞭解事情經過後,寧宥相信寧恕的話,首先寧恕是被騙過去的,不是主動去的倉庫,他們今天都在找人賣房子了,明天就去海南根本沒有機會在臨水多待。寧宥帶走寧恕,還是對寧恕剛剛的話生疑,要他回去把電腦裏的資料打開給自己看。簡宏成不明白了,今天他是去救寧恕的,理解寧宥擔心寧恕被欺負,可他也擔心弟弟簡宏圖被欺負啊。簡宏成收到寧宥發來的寧恕電腦裏攝像頭資料的視頻,這樣看確實沒什麼東西。田景野擔心寧恕這麼狡猾,在電腦裏動手腳瞞過寧宥也有可能。簡宏成想着簡宏圖要是沒幹什麼壞事,就算寧恕拍到也沒關係,就給寧宥發信息,併為今天的事道歉。簡敏敏來公司給簡宏圖送吃的,想從簡宏圖口中打聽出什麼來,可簡宏圖一問三不知,簡敏敏氣得罵簡宏圖沒用,情急之下簡宏圖就向簡敏敏透露出寧恕的事來,這才知道寧恕的身份。次日,寧恕和寧惠正準備出發去海南,剛來到家樓下,簡敏敏和簡宏圖就衝了過來,簡敏敏打了寧惠,寧恕上前幫忙,場面混亂。簡敏敏撒起潑來瘋了一般,當眾揭穿寧家人的身份,寧惠的腦海中浮現出當年簡敏敏打砸她家以及打暈寧恕的畫面。派出所裏,在民警的調解下,簡敏敏非常沒有誠意地向寧家人道歉,走出派出所還放話不會放過崔家人。寧惠因此決定不去海南就留在臨水,後悔當年膽小怕事不敢反抗,當年簡敏敏打傷寧恕的時候她就該報警,她已經犯過一次錯,不會再犯第二次錯。寧惠準備回屋,看到站在門口的程可欣,特別驚訝。程可欣問寧恕是不是他之前説的仇人找上門來了,想要幫忙。寧恕不想程可欣和她的家人捲進來,畢竟現在是法治社會,相信他一定能處理好的。簡家,簡宏成向簡敏敏解釋他讓寧恕他們去海南遠離的經過,當年他們爸説了那件事他們也有錯,寧惠孤兒寡母的帶着兩個孩子,寧恕還被簡敏敏打成癲癇,勸簡敏敏冤冤相報何時了。簡敏敏不依不饒就是不會放過崔家人,還警告簡宏成要是敢攔着,就連他一塊收拾。簡宏成讓簡宏圖去勸勸簡敏敏,簡宏圖現在明白了寧恕安攝像頭就是衝着他來的,所以他一定要弄清楚。

第36集

寧宥勸寧恕和程可欣先去海南,寧恕不去,寧惠留在臨水,擔心簡敏敏再來鬧,他怎麼可能放心。寧宥就怕簡敏敏把事情鬧大,連累程可欣家。寧恕憤恨,若真是這樣,一定會跟簡家人魚死網破。寧宥約簡宏成見面,透露媽媽寧惠不走了,若是簡敏敏和簡宏圖再來鬧事,一定會用法律手段來解決。寧宥就是不明白,媽媽寧惠沒有做過害人的事,為什麼不能光明正大地待在這裏。寧宥知道簡宏成夾在中間很難受,可是隻有他們倆想息事寧人是沒用的,但還是勸簡宏成提醒他們現在是法治社會,不允許他們這樣肆意妄為。這注定是個不眠之夜,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煩惱。寧惠以絕食逼寧恕和程可欣去海南,看着寧恕站在門口勸説,寧宥想起昨晚簡宏成的話,簡宏成還是覺得寧恕安攝像頭的事不簡單,現在要查簡宏圖的公司到底有沒有問題。想到這些,寧宥就問寧恕是不是真的下定決心去海南,希望他老實交代這裏面還有什麼是她不知道的。寧恕終於開口他是利用程可欣設計簡宏圖虛開發票,寧宥都不知道要説什麼了,這是犯罪,程可欣和簡宏圖是會坐牢的。寧恕認為沒有那麼嚴重,只要他不舉報就沒事,再想辦法開紅字發票。寧宥明確這事過不去,要寧恕跟程可欣説清楚,然後她帶寧恕去税務機關自首。寧恕不敢去見程可欣,害怕會失去程可欣。寧宥勸寧恕必須承擔起來,必須去見程可欣。田景野發現簡宏圖公司虛開增值税發票的事,這可是犯罪,田景野趕緊把簡宏成叫來商量。簡宏成認為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把那個朋友叫來説清楚當時的情況,下個禮拜一就去自首。簡宏圖不敢給程可欣打電話,這可是他的發小,他怎麼打這個電話。簡宏成聽到這個名字,想起寧宥之前給他介紹寧恕女朋友,名字就叫程可欣。正當簡宏成發愣時,收到寧宥約他見面要談寧恕安攝像頭的事。寧恕終於鼓起勇氣給程可欣打電話約見面,程可欣正準備出發時,接到簡宏圖的電話,這才知道寧恕利用她的事,特別難以接受。寧宥和簡宏成見面,道出寧恕裝攝像頭是拍簡宏圖進出貨的視頻,利用程可欣騙開增值税發票,原本是要拿着視頻去舉報的,後來後悔了,為了程可欣也放棄了,保證絕對不會去舉報,現在在想怎麼盡最大的彌補。寧宥會讓寧恕去税務機關自首説明情況,減輕簡宏圖這邊的責任,也會向簡宏圖道歉,或者想辦法開紅字發票度過這個關。簡宏成不同意,這是知法犯法,不管怎樣他會帶簡宏圖去自首。簡宏成就是不明白寧恕為什麼非得衝簡宏圖來,當年那件事簡宏圖還那麼小,如果説衝着他和簡敏敏來都能接受。為什麼上一代的恩怨要他們來承擔,現在簡宏成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寧恕與程可欣見面,程可欣逼問寧恕是不是在利用她復仇,教唆她犯罪。程可欣特別傷心,跟寧恕提出分手。寧恕失魂落魄地回家,把自己關在房間裏。簡宏成找律師瞭解了簡宏圖的案子,即便簡宏圖主動自首上交罰款,也可能要承擔刑事責任。簡宏成勸簡宏圖去自首,簡敏敏不同意,要簡宏成想辦法開出紅字發票,簡宏成不可能包庇簡宏圖犯罪,這事在他這裏就過不去。簡宏圖也罵簡宏成就是幫着崔家人害他,是他們家的叛徒。寧恕給程可欣發微信解釋一切,承認一開始確實是利用程可欣報復簡家,可在跟程可欣真正接觸後就放棄復仇的念頭。寧恕準備明天一早就去税務局解釋清楚一切,信息發出去才發現已經被程可欣拉黑了。一早,寧恕準備去税務局自首説明情況,簡宏圖堵在路口以為寧恕是要舉報他,更是言語激怒寧恕,忍無可忍的寧恕氣得打了簡宏圖,這徹底惹怒簡宏圖,動手將寧恕打的癲癇發作。

第37集

一早,簡宏成要帶簡宏圖去自首,這才知道簡宏圖早就跳窗跑了,對放任簡宏圖不管的簡敏敏很無奈。寧宥和媽媽寧惠焦急地守在手術室外,民警同志來説明情況,簡宏圖已經被刑事拘留。寧惠一直在怪寧宥瞞着她跟簡宏成見面,就是她讓寧恕受了這麼大的罪,再這麼下去,一家人會被她害死的。寧宥被媽媽這麼怪罪,心裏特別難受。簡宏成接到派出所的電話,和簡敏敏趕了過去。民警同志給二人看了事情經過,簡宏圖將寧恕打傷致犯病,涉嫌故意傷害罪,現在被收押在看守所,這起案件已經不是簡單的民事糾紛。簡敏敏要律師幫簡宏圖脱罪,畢竟是寧恕設局在先。陶律師認為眼下只能想辦法減輕簡宏圖的罪責,簡敏敏大聲嚷嚷,還罵律師沒用。簡宏成氣得罵簡敏敏別再添亂,簡敏敏這才閉嘴。陶律師要他們馬上找到受害人道歉賠償,讓受害人籤諒解書,這對將來的量刑有很大的幫助。簡敏敏要求簡宏成趕緊去找崔家人籤諒解書,怪簡宏成一直在幫着崔家人,更是威脅簡宏成不管就自己去找崔家人算賬。簡宏成和田景野來醫院要看望寧恕,寧宥猜他們是來給簡宏圖求情的,明確不會原諒簡宏圖。寧惠看寧宥還跟簡家人見面,不分青紅皂白就狠狠地打了寧宥一個耳光,罵寧宥這一輩子都對不起他們崔家。簡宏成和田景野看到這一幕,心裏説不出的難受。寧恕醒來,聽説簡宏圖被刑事拘留,反倒覺得自己被打還值了。只是簡家最該進監獄的人是簡敏敏,如果簡敏敏還敢再來鬧,下場就跟簡宏圖一樣。陳昕兒從田景野那聽説寧宥家的事,就來醫院看看,透露簡宏成現在也很難,自從簡敏敏聽説簡宏成和寧宥見面,就罵簡宏成是簡家的叛徒,還把簡宏圖入獄的責任全部推到簡宏成頭上,逼着簡宏成找寧宥籤諒解書。寧宥無奈地搖頭,簡家發生什麼事都跟她無關,現在是她弟弟躺在醫院裏。陳昕兒解釋不是來為簡家求情,只是看他們倆現在這樣她的心裏特別難受。之前他們幫她那麼多,現在他們兩家的事她卻什麼力都使不上。陳昕兒知道寧宥也是無能為力,也不希望把事情做的那麼絕,但也沒辦法改變什麼。簡宏成去醫院看望,寧宥明確不會籤諒解書,簡宏成解釋不是要替簡宏圖求情,只是不想寧宥和家人鬧得那麼僵,寧宥為這件事揹負太多,所以這件事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寧宥告訴寧恕,那天寧恕在手術室,她心裏下定決心不會原諒簡家,可是寧恕剛剛的眼神讓她想起當初報復簡家的樣子又害怕了。如果説這次傷人的是簡敏敏,不管寧恕做什麼寧宥都不會反對,但簡宏圖和寧恕都是受害者,也許簽了諒解書,説不定簡敏敏也會改變態度,勸寧恕的人生不能只剩下復仇,希望他們一家人可以安穩過日子。在寧恕看來,簡家不受到懲罰,他們不能過安穩的日子。簡宏成是真的沒辦法,開不了口讓崔家籤諒解書。簡敏敏罵簡宏成是窩囊廢,忘了他們家的血仇,而她會想辦法把簡宏圖救出來,還要告訴簡宏圖,簡宏成是怎麼害他的。寧恕不肯籤諒解書,寧宥只能程可欣幫忙,求她勸寧恕籤諒解書,讓簡宏圖少坐幾年牢。程可欣根本就不想見寧恕,寧宥道出當年兩家的仇恨,簡宏圖和寧恕在這件事上都是受害者,求程可欣看在之前的情分上幫忙勸寧恕籤諒解書。程可欣主動約寧恕見面,勸寧恕放下仇恨,希望寧恕能像她一樣早點從陰影裏走出來。寧恕想知道,如果他一開始坦白攝像頭的事,程可欣是否會原諒他。程可欣認為生活沒有如果,啓動車子離開,在倒車鏡裏看着越來越遠的寧恕,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

第38集

簡宏成心情不好,在簡敏敏家喝了不少酒,藉着醉意向簡敏敏認錯,承認自己就是簡敏敏口中的窩囊廢,對不起簡敏敏和簡宏圖。見簡宏成那麼痛苦,簡敏敏的心裏多少也有些不好受,她給醉倒的簡宏成蓋上被子,就這樣怔怔地坐在一旁看着。這一夜,寧恕輾轉難眠,腦海裏一直回想着程可欣勸他的話,似乎心中做了什麼決定。次日吃早飯時,寧恕讓寧宥幫忙約簡宏成見面。寧宥給簡宏成打電話,讓他現在去田景野家。昨晚的酒都還沒醒,簡宏成一臉懵的。寧恕答應籤諒解書不追究簡宏圖的責任,一是不想欠簡宏成人情,二是不想跟簡家再糾纏下去,但希望他們不要利用自己的諒解書在法庭上耍花招。寧恕不管簡宏圖能不能輕判,都不相信簡敏敏會有什麼改變,所以在給諒解書的同時,要簡敏敏的一份保證書,保證以後不會欺負他們家。田景野沒想到寧恕能被寧宥説服,讓簡宏成趕緊回家跟簡敏敏説這個好消息。與此同時,簡敏敏拎了一大袋的錢來到寧家向寧惠道歉。簡敏敏打開包,裏面是五十萬,是簡宏圖打寧恕的賠償金,她也會盡自己所能地去彌補,就懇請寧惠能在諒解書上簽字。寧惠就看不慣他們簡家有錢有勢,所以她一定要簡宏圖去坐牢,這樣才會知道當年對他們家的傷害有多大。寧惠拿出丈夫崔浩的遺照,要簡敏敏向崔浩道歉。兩人又為當年的事吵了起來,簡敏敏把話説的很難聽,寧惠憤怒拿起撐衣杆要打簡敏敏,二人拉扯,寧惠一個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了下去。聞訊的寧宥和寧恕趕到醫院,醫生都下了病危通知書,必須馬上進行開顱手術。寧宥顫抖着雙手在手術同意書上籤了字。簡宏成回家找簡敏敏,只見簡敏敏害怕地蜷縮在房間角落,在得知寧惠摔下樓梯後,簡宏成瞬間感覺頭在嗡嗡地作響,不知所措。寧惠剛被推進手術室,寧恕因大受刺激癲癇發作再次犯病,寧宥身心俱疲,險些崩潰。看着躺在病牀上還在昏迷的寧恕,以及還在手術室的寧惠,此刻寧宥只想找到簡敏敏算賬。簡宏成趕來醫院,阻止衝動的寧宥,這一刻,寧宥終於爆發,簡宏成難受地扇了自己幾個耳光,寧宥再也忍不住撕心裂肺地哭了出來。寧恕突然不見了,簡宏成和寧宥猜寧恕肯定是去找簡敏敏報仇,二人趕緊往家趕。此時寧恕來到簡敏敏家,簡敏敏害怕拿起水果刀求寧恕不要過來,可此時寧恕已經失去理智,上前就跟簡敏敏搶水果刀要簡敏敏血債血償。就在二人糾纏時,簡宏成和寧宥趕來要勸,卻沒想到最後簡宏成被寧恕捅傷,這一刻,世界都好像靜止了。寧恕因故意傷人罪以及教唆程可欣虛開增值税發票入獄,簡宏圖和程可欣也受到了應有的懲罰入獄。一年後,寧宥去監獄探視寧恕,透露簡宏圖出獄,這兩天一直往家裏送東西,感謝寧恕籤諒解書。寧恕坦言不能保證心裏沒有恨,但肯定不會再報復簡家。這一年,簡敏敏也變了不少,雖説答應簡宏成不會再找崔家人的麻煩,但不達標心裏沒恨。這一年,寧惠的身體也在慢慢恢復,她的心裏很自責,當年崔浩也是被她的話刺激而犯錯,害寧宥和寧恕姐弟受這麼多的苦。其實那天早上,寧宥看到爸爸出門,但不知道為什麼沒有叫住爸爸,這件事一直壓在心裏,每每想起來都覺得自己才是罪魁禍首,心裏很內疚。母子二人坦然面對當年的事,現在都過去了,她們都要放下。簡宏成和寧宥在公園見面,懷念感慨上學的時光,簡宏成的遺憾就是沒有把大學唸完。其實當年畢業典禮的時候簡宏成偷偷去看寧宥,而寧宥當年在畢業後也去了深圳找簡宏成,遺憾的是好多次就在眼前,卻還是錯過了,也許就像是註定的一樣,他們這一生因為兩家的恩怨始終無法走到一起。好在是現在兩家人都放下過去的恩怨,相安無事好好地生活下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