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 篇作品累積創作 28185 

存檔|環衛女工遭受性騷擾的報導

小田

存檔一些舊報導

業務note.01

小田

日常更新些媒體打工筆記

存檔 | 當高校學生說出自己患上抑鬱之後

小田

存檔一些我寫的報導

Beyond是失意者的情歌

小田

這篇其實是在6月30號,即是黃家駒忌日那天寫的,不過出去玩了半個月,未得閒發,現在才放上來: Beyond幾乎是我初中時期唯一的音樂。那時候,家裡沒有寬帶網絡,撥號上網要下載一首歌並不易,自然也沒有那麼多音樂選擇。我有一張雙碟版的Beyond CD,十塊一張的盜版碟,曾經在我家的...

跨性別爸爸:要和兒子一起擺喜酒

小田

最近閒著,整理稿子,打算陸續把一些以往發過的舊稿整整,搬運來這裡。今天父親節,搬運一個2015年的舊稿,當時搞父親節選題,要開腦洞,就選了跨性別父親這個題。那會剛工作,稿子寫得麻麻,但也是一個頗為特別的人物小故事。再看這個稿子時,想起之前採訪中,採訪對象講到,中國家庭的構成,原本...

1

為什麼關注的微信公眾號總以封號收場

小田

果然是復工,最近幾天聽到最多的,就是封和刪,那些龐大的網管隊伍真是勤勞的小蜜蜂。今日朋友圈最廣傳的文章,就是關於微信公眾號「新聞實驗室」被封號,這個偏「技術」向、科普向,沒多少敏感可言的公眾號,居然也炸掉了。去年年底,有日無事看看我從2013年前後開始收藏的微信文章,居然不少都已...

微信封文博物館:從「多人」到違法,紅白感嘆號的變遷史

小田

最近,騰訊自家品牌「大家」的微信公眾號突然「自殺」,成為一個「該賬號已註銷」。點擊進去它最後一篇頭條《武漢肺炎50天,全體中國人都在承受媒體死亡的代價》,出現熟悉的紅白感嘆號標誌,並附上說明:「此帳號已自主註銷,內容無法查看。」「大家」公眾號的最後一面熟悉微信公眾號的話,應該知道...

2019問卷 | 政治侵入了我的餐桌

小田

有一句老生常談是,「你不去找政治 政治都會找上你」。2019年,此話當頭吃上了。七月的一天,我們在香港看戲的歸途大巴上,忙碌地把手機、場刊等一一「清潔」好,我還換上了一件彩色襯衫。我家的最高領導人掌Boss說,她有個Good Idea, 要設計一個紅色封皮,貼上它,你帶的任何印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