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rfai

对任何政治经济社会概念保持一种基本的怀疑姿态,不要轻易地盲目地把某一个概念道德化普世化。

言起教育:记述个人印象

發布於

主要是记述个人中小学时期的小事情,基本上就是流水账。注:不具备代表性。

1.步入小学

班干部都是留级学生担任。中午自习(我当时还真是乖孩子,上课不聊天,认真学习)班级里乱哄哄的,我烦不胜烦,喊道:“别说话了”。 老师来了以后就问班长谁说话了,班长报了几个名字,其中就有我。

老师问:你说话了吗? 
我回答可能是没说(记不清了)。
然后继续逼问,答:我就说了别说话了。
问:你为什么说话?
我:不能学习了。
问:你说这句话了吗?
答:没有。
老师有没有惩罚我,记不清了。从此之后我上课也和其他人一样说话聊天了。

当时为什么上课不聊天,原因可能是幼儿园时期的延续,幼儿园的时候学生少,老师方便管理。其次我和小学这些同学都不认识。后来上课聊天应该是同流合污吧。环境的影响。

通过以后老师问班长违纪的名单,发现班长给老师的名单一般排除和班长关系要好的。(以权谋私)

2.学校制度

一二年级时期,全校大概早上6点到校(印象中天还没亮),跑早操。学校没有运动场,大家是排队围着一个小工厂跑。跑步口号:1234,好好学习,天天向上,1234。

6点半:早读课。7点半回家吃饭, 8点到校上课。中午回家,吃完饭到校自习。下午五点左右回家,晚上自习课,晚上9点左右放学(回家的路上男同学总是拿鬼故事吓唬女同学)。

三年级之后就取消了早读和晚自习。

学制:一二年级的时候是五四学制,小学五年,初中四年。三年级改为六三学制。作为倒霉的一批,新课本基本上是复习上学期的内容。比我们底一年级的课本也改版了,在当时的我们看来:他们的内容更简单了,主要体现在内容少。

在三年级也迎来了学校合并大潮,三年级成为学校最高年级,学校花园的整理翻土也落在我们头上。期末考试也安排到其他学校考试,大家带着吃的喝的,老师带队走两三公里去其他学校考试。

3.记两次冤枉的体罚

(1)三年级的时候,我们几个经常去一年级教师瞎逛,当时一年级的教室是我们以前的教室,就是纯粹的瞎逛。有一天,一年级老师的笔找不到了,他的学生说三年级的去过。我们班主任来问谁去一年级教室了,我们几个承认去了(就是去逛逛又没啥事的心态)。老师从为什么去一年级的教室到偷圆珠笔逐步逼问,站成一排,从左边到右边扇耳光,结果就是去逛着玩。事实上我们也是从他口中知道圆珠笔没了。 就这样被训了一节课。

(2)四年级,学校的大门没开(里面插着,我怀疑是守校的人没起床打开),我们几个翻墙进去玩了。 老师来了以后问怎么没开门,三年级说我们几个翻墙进去在里面插上门(他们完全是建立在推测之上的,1.他们大部分人来学校比较晚,不清楚校门原来插着,2.看到我们几个翻墙进去)。我们几个就被老师叫出去严刑逼供(扇耳光加逼问谁插上的门)了。最后演变成翻墙+翻了墙还不开门。

这两个事例,就像电视剧里的县太爷审案,严刑逼供,招是不招,大刑伺候。

这个老师啊是年龄比较大的民办教师,特殊时期的特殊产物。

4.抄袭与食物中毒。

老师布置作文,写风景的。我抄袭了一段三四年级语文课本单元总结中的一段描写风景的话。老师批改作文发现这根本不像我写的,我告诉她是抄的语文课本,她不信以为我撒谎罚站。刚站了一会,就出现头晕肚子疼等症状,坚持不住后告示老师,她带我去办公室,泡了红糖水喝(她可能以为是低血糖),同学扶我去卫生间的路上,出现了几秒眼前发黑四肢无力的症状。最后给家长打电话带我去了医院。

后来想想应该是食物中毒,因为前一天晚上我喷蚊子药,可能有部分落到食物上,半夜出现浑身发冷的感觉,早上去学校的路上四肢无力,身体难受,边走边休息。

5.小学毕业了

回到家就哭了,也是唯一一次因为毕业分离的伤感而哭泣。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