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sa

。。。

从SARS到武汉肺炎,一点小猜想……

品葱打不开了今天,但是有些话不得不说,在网上看到这个平台,所以现注册了号,不知道这些内容会不会有人看到,现在还不太了解这个社区的功能。

先介绍下我关注这个话题的原因。我之前写paper的时候因为学术需求看过一些SARS的资料,但是我不是学医的,只是话题涉及这些内容,所以资料都是公开的容易获得的那种类型,只是普通人可能不太会去关注。从找资料的过程中发现几个问题,这就是我今天想和大家分享的。

首先,SARS的传染源不是果子狸,而是一种位于云南深山的叫做马蹄蝙蝠的动物,并且这个真正的传染源是由“中国武汉中国科学院的Ben Hu及其同事”找到的(创世网,2019年6月),确定这个传染源的时间大概在2017年底。也就是说,这么多年来,我国的科学家一直没有放弃对SARS病毒的追踪和研究。

大家记好上述这段表述哦(上面所有内容都是经证实的,网络上可以搜索到的)。那么现在,问题来了:首先,大家是否还有印象,当年云南是少数几个没有发现感染SARS病例的省份(地区)之一,既然传染源是云南深山的蝙蝠,这个蝙蝠是如何从云南去到广东,并且一路上居然安然无恙没有传播到任何人,“源头”云南的感染人数为0。我们进行一个简单的排除假设,1)蝙蝠自己飞过去的,这种情况如果成立,那么云南、广西等省份首先应该成为重灾区,而不是广东;2)动物贩子弄到蝙蝠(或是被蝙蝠感染的果子狸)后把它运过去的,这么烈性的病毒,这些动物贩子可能在路上就已经发病,毕竟他们不可能带着这样一个动物坐飞机吧,只可能开车,那么公路沿线也很有可能被传染开;3)通过完全隔离的方式将这个传染源宿主(可能是蝙蝠或者被蝙蝠传染的果子狸,甚至从这些动物身上提取的装在试管里的病菌)弄到广东去的;4)蝙蝠并不是真正传染源,而是别的广东本地什么动物……我能想到的就是这些。

其次,SARS的传播是要找到“超级携菌者”,也就是说不是每个人感染了SARS之后都会有超强传染力,只有找到适合的宿主,这样的宿主1个人往往可以传染十几二十个人。但是SARS的问题是,病毒太强烈,潜伏期太短,所以“超级携菌者”很快就会被发现隔离,并且很快就会被病毒拿下(这些知识也是我当时写paper的时候在网站上搜索到的“常识”,只是大多数人没有留意)。这几天看了武汉肺炎的报道,已经出现一个病例传染十几个医护人员的情况,再加上另外一些官方报道强调武汉肺炎的传染性不高。如果综合这两者,那么我觉得基本可以推论出武汉肺炎也需要“超级携菌者”,或者说合适的宿主。

那么问题又来了。据报道,武汉肺炎相比SARS潜伏期更长,前期起病较缓,没太多明显症状(甚至感染病毒后还可以坐飞机去泰国、日本,澳大利亚游玩)的这样一个病毒,那么是不是可以推论出一旦有适合的宿体感染这种病毒,早期将比SARS的“超级携菌者”更难被发现,并且宿体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的自由活动,而不是像SARS的宿体一样快速病倒。

以上是本人无意搜集资料后做出的小小推论,希望有相关专家学者解答这些疑问。谢谢!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