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planeta

Architectural designer, New York

纽约疫情日记 : : 3月27日

•  3月27日

昨天美国的确诊人数一越成为世界首位,截止今天晚上已突破十万。纽约也即将赶超武汉,成为世界上感染人数最多的城市。希拉里在推特上嘲讽建国:He did promise “America first”. (希拉里喷建国的段子太多了,还有一条是“please do not take medical advice from a man who looked directly at a solar eclipse.”)

幸运的是,处在漩涡中心的我们还在如常的日光下平静生活,(甚至比往日更平静),做着自己该做的和能做的事。

今天从早上五点到下午三点连开了三场不同的远程会议。

疫情确实对我们的学校项目产生了颠覆性影响。今天的studio meeting, 有同学说比起做virtual exhibition, 更希望去做一些实际上对疫情有帮助的事,比如自己制作生产一些self protection toolkit。Austin说他在Brooklyn的团队正在使用自己的laser cut机床制造一些PPE(self protection equipment,包括手套、防护服、口罩面罩),也在设计一些open source templates来让更多人加入。

Cooper Union 也开放了学校的设备车间应援,准备捐助给将改造成方舱医院的Javits Center。Princeton建筑学院发起了一项Rapid COVID Response Architecture的项目,希望能连结社会资源做一些快速实现的设计项目来应援。设计项目包括3d 打印面罩、3d打印口罩安全带、卡车改造隔离室、临时医院(设计具备辐射热和冷却功能的模块化地板)、自制呼吸机(Github上的资源库)等。

现在纽约医院里PPE紧缺,医护人员只能自己想办法或靠亲友接济防护用品,Twitter上也发起了get me ppe的活动号召社会募捐。一位华人医生David Lee说他和妻子两个人share一个口罩,还必须写上自己的名字以防被同事拿走。在西奈山医院,护士们套着用黑色垃圾袋自制的防护服。这里的一名38岁男护士不幸感染去世,他因为不在一线岗位而没有任何防护设备。

另外,低收入群体、失业者的吃饭问题也很严峻。纽约市已经向所有需要的学生提供免费三餐,可以在指定的400多个定点领取。Jose Andres, 一名主厨,同时也是非营利组织world central kitchen的创办人,最近提出了一项可以同时解决低收入群体吃饭问题和员工失业问题的方法:将纽约部分餐厅转变为社区餐厅,为孤寡老人、贫困家庭和无家可归者提供一日三餐。现在这项提议在推特上得到了1.5万转发量,他们正在争取国会的支持。

这场瘟疫结局未卜,但人们仍在持续不断地散发着热力,在分裂和隔离日趋加深的时刻努力地彼此联结。这让人心怀希望。我也会积极地调整和准备自己,来面对疫情后的世界。

Carlo Ratti Associati


Connected Units for Respiratory Ailments, Carlo Ratti Associati with Italo Rota


3D printed adjustable hardness, Princeton SOA
受「死亡搁浅」启发的婴儿防护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