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lanVannin

思考并分辨。

也来谈谈为什么自由派的宣传处处碰壁

关注Matters很久了,可以说各方面的观点都看了不少,有一种观点非常有代表性:就是大陆人在极权政府统治下,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拒绝自由?为什么这么麻木?为什么拒绝启蒙?这个问题为什么不支持香港?

这个是个政治学的复杂问题,也是造成相当人从积极的自由派走向绝望,进而从反共走向仇华的原因。对这个问题,最常见的一种回答是认为墙内强力的媒介管制,反对派发不出声音来。确实2013年以后,微博上的自由派大V一个一个的点被定点清除,对于舆论场翻盘意义重大。但是2008年到2013年,自由派在社交媒体的声浪比现在大很多,也起到了一些影响,但仍然对基础社会变革没起到什么作用。更糟的是,自由派不得不承认,即使不考虑舆论场的影响,许多中国人也是真心实意的支持政府的,这让他们感到更加丧气、颓废。到一定程度,就发展成了爱心哥或者成天鼓吹“支那”的极右。而这种极右言论又给墙内对自由派的抹黑提供了最好的标靶。

我算是中间偏右,我想从几个方面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1.自由派必须意识到,自己要求的不是自由,而是变革,斗争,而变革和斗争是需要付出巨大代价和利益集团支持的。许多自由派的动员如复读机一般重复“要不要自由?”自由肯定很多人都说要,但现在问题不是说要自由,而是要通过斗争,许多人一边夸张中共多么可怕、强大,有无数新技术,新装备,组织严丝合缝,如臂使指。一方面又要普通公民以命相博,这本身就是困难的,不是说不可能,而是需要很多的技术条件,比如一个明确的许诺,一个奋斗纲领,一个大概的目标,等等。需要像毛泽东一样的有一套斗争策略,而不是重复自由派的基础教义问答。

2.在一个上升期(甚至停滞期),又没有议会传统的国家,保守主义是主旋律。不管是中国还是其他国家,大多数人对于生活不遭遇重大打击的情况下可能对政府不满,但是不至于上街。即便是叙利亚、伊拉克闹成这个样子,阿萨德、萨达姆尚且还有支持者,更何况现在还没有出现明显危机的中国。即便是中国民主化,可以预见除了少数大城市,内陆地区和乡村仍然是保守的,遇到政治反复还可能会出现“保王党”之类存在。这跟民族性无关。需要意识到这种普及的复杂性、长期性,不是稍有挫折就开始喊“奴性”“支那”

3.宣传上应该有群体观,如何对不同阶层、不同群体适用于不同动员。《中国各阶层分析》是毛选第一篇,这值得自由派学习,目前自由派的动员能够给想在政治上有影响力的中产阶级造成一定的影响,但是这个群体恰恰是最不敢变革的。中国有哪些别的群体,他们需要什么,自由主义能给什么利益?自由派可能会说自由就是最大的利益,那这种话就只能动员极少数的知识分子,对大多数是不奏效的,无法走出同温层。(当然,NGO为弱势群体发声也有很多,但是这种发声也过于集中具体问题,无法形成合力。)总之政治是复杂的博弈、交易和动员,如果要进行变革,必须有大量的财力物力的利益集团要站在变革一边或者至少不要反对,这个不是写美文可以解决的。

4.需要解释一个明确的问题:变革之后会怎么样。目前墙内宣传的乌克兰、叙利亚、利比亚等等,肯定有宣传夸张成分,变成这个境地的原因也很多,但确实说明了民主变革的后果并不一定非常好。这时候自由派需要解释为什么变革没有起到理想的效果,中国如何避免变革后变得更糟(或是被他国控制),哪些国家是值得仿效的范本,这个是许多人所关心的。

总体上说民主变革就是一种复杂的政治博弈,纯粹技术上来说,自由派面对的是很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艰巨的一次政治任务,理性认识这件事,对自由派的宣传还是未来真正可能的变革都是好事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