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mentary

I know nothing.

【读鲁迅】权当是一个新的开始


昨天在扇贝阅读的一篇文章后面看到一句话,说的是“人的一生其实都在为自己的认知买单”。看罢颇有唏嘘之感。人有很多的障碍和局限,没有人不是活在看得见或者看不见的框架之中,所谓人的命运要靠自己的奋斗,但还要考虑历史的进程。对于同一个时代来说,历史的进程大致相似,每个人的命运却千差万别,这背后的原因,可能就毫无规律可言,索性只好寄托于玄学。

有的时候最了解你的是你自己,但是,恰恰有的时候最不了解你的还是你自己。有的时候别人不了解你,有的时候恰恰别人才最了解你。这就很奇特。你到底适合做什么,喜欢做什么,往往是要撞得头破血流,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之后,方能真的恍然大悟。德尔菲神庙的神谕“认识你自己”,真的很简单,也真的太难太难。我自己在绕了很大的圈子之后,才最终慢慢的明白,我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什么才能真的让自己快乐。

这就权当是一个新的开始。

想要再读鲁迅,其实从最近比较火的一封信引起来的。自媒体时代的内容无限丰富,但是太多的资源也就淹没了资源,由于关注力的破碎化,很多的东西往往很难构成共同关注,也就往往很难构成共情。即使是COVID-19这样的大事件,也很难在长达一两个月的时间内占据人们的注意力,现在应该没有多少人起床第一件事就去追踪那几个数字的变化了。所以相对于内容的生产,注意力反而成了那个最重要的资源。方方的日记,如果没有爆点,应该也不会有那么多人看了吧,但是一封所谓的“高中生的信”又把方方推到了爆点中心。除了一封信,和一封回信,衍生的内容生产铺天盖地,数倍于原文。

我反而不太关注那封信的内容,看过一点那个阶段的东西,所以对于那种逻辑和语言并不陌生,而且这东西水平不高,比当年作为序幕的《评新编历史剧XXXX》差的太多了。我最震惊的是里面的一个段落。

我看到一个史料,不知真假,请您判断。一个叫罗稷南的曾请教伟人“如果鲁迅活到现在,他会说什么?”伟人说“要么被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要么一句话也不说”。

这个典故或者说段子我之前听到过,但是倾向一般是偏negative的。如此positive的使用,确乎超过我对于言论尺度的认识。但是结合时代背景,倒也稀松平常罢了。

本着专业特性,我特意查了一下这个事情的真伪。

“鲁迅么——”毛主席不过微微动了动身子,爽朗地答道:“要么被关在牢里继续写他的,要么一句话也不说。”呀,不发脾气的脾气,真彷佛巨雷就在眼前炸裂。我懵懂中瞥见罗稷南和赵丹对了对默契的眼神,他俩倒坦然理解了,我却吓得肚里娃娃儿险些蹦出来……

这个事件引起了我再读鲁迅的强烈兴趣。中国清末以降禁得起折腾的人物并不多,完美如曾文正,也难免随着时代的变化,被人批判立场方面有问题(虽然这简直滑稽)。鲁迅却几乎没有负面评价,不论是他的著作,还是他的私德。即使抛开出于某些目的神话他的那些,他依然是个畅销作家(这一点很重要)和文化学者(这一点很容易被忽略)。

之前曾经有过几次想把鲁迅全集读完,但是后来往往不了了之了,还有两次是直接从平板上删除的那种。因为什么忘记了。希望这次开个头,可以真的读下去,摘一些句子出来,或者写点别的什么,姑且算是札记一类的东西吧。不希望有人会看,只希望我能坚持读完。

这次读的是同心出版社2014年出的版本,以1938年的最初版《鲁迅全集》作为底本,在编辑过程中,尽可能的保留原版的风貌。希望这个尽可能,真的能做到尽可能吧。我觉得将真实的东西,不管如何,都是最美的,都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罗曼罗兰的那句话听得有点太多了,我只想说,应当让人们自己看到真实,然后自己做自己的选择。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