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mentary

I know nothing.

【读鲁迅】坟·题记 | 为自己而活

1926年,鲁迅45岁。

我没有研究过鲁迅的生平年谱,不知道45岁的鲁迅是怎么样的一种生活状态。我也还没到那个年龄,不知道那个年龄的人该是什么样的心境。但是最近自己的事情和江城事件的舆论场,却让我有点理解鲁迅为《坟》写下题记时,为什么带着一丝丝的悲伤和两丝丝的恨意。

在我自己,还有一点小意义,就是这总算是生活的一部分的痕迹。所以虽然明知道过去已经过去,神魂是无法追蹑的,但总不能那么决绝,还想将糟粕收敛起来,造成一座小小的新坟,一面是埋藏,一面也是留恋。至于不远的踏成平地,那是不想管,也无从管了。

阅读再不好的人,也不会从这之中读出太过积极的人生态度吧。我也觉得初中生、乃至于高中生的教材中,不应该有鲁迅,不是因为政治原因,不是因为鲁迅笔下的人和事又都回来了,不是因为脱离时代,而是因为读不懂。

十几岁二十出头的年纪,才见到过多少人渣,怎么能读的进鲁迅?

因为那编辑先生有一种怪脾气,文章要长,愈长,稿费便愈多。所以如《摩罗诗力说》那样,简直是生凑。倘在这几年,大概不至于那么做了。

当作者(研究者)的水平比编辑(审稿人)的时候,评判人怎么评判被评判者的水平?

鲁迅遇到的这位是越长越好。当然,很多时候,长总比短好,大总比小好。(不准开车)

这就是SCI至上主义嘛,用可量化的东西衡量不可量化的东西。

最近武汉中心医院的事件,又让一个古老的话题回到人们的视野之中。那就是什么样的人该做领导?到底该不该让外行领导内行?我们需要什么样的领导?一方面,是复旦华山新晋医学男神,另一方面,是训诫艾芬,打算开除李文亮的蔡书记。

抛开一切的问题不谈,外行领导内行的最大问题,是不懂行(听起来像一句废话)。因为不懂行,所以一方面自己很难判断到底谁好谁不好,也就让很多的决策失去了一个标准的依据。某些东西,无所谓(导师崇高,师娘优美)。某些东西,就很有所谓(人传人)。

“早知道这样,老子到处说。”

问题在于,太多太多的时候,并不会早知道。

政治挂帅和专业至上主义的斗争,估计还会持续下去。并且,一个悲观的预判,某一段时期内,还会朝相反的方向走去。(这里,真心希望可以打脸吧)

其中所说的几个诗人,至今没有人再提起,也是使我不忍抛弃旧稿的一个小原因。他们的名,先前是怎样地使我激昂呵,民国告成以后,我便将他们忘却了,而不料现在他们竟又时时在我的眼前出现。

(以下对篮球和相声不感兴趣的,可以直接绕过。)

我不是科比的球迷,同时代,我更喜欢韦德和纳什。我真正的喜欢上他,是他在退役以后,那种自带的亲切感。就像那些陪伴了我们很多年,曾经让我们热血沸腾,慢慢淡忘,又蓦然出现的那些人。霍华德,罗斯,卡特。

最近重新拾起了921相声广播,那些人,好多年,都还在,满不懂和假行家,居然可以撑那么多年,春来茶馆已经没有了,我还记得那句“春来茶馆尹笑声”(其实是引笑声)。这个梗我和王赤赤也调侃过。于是我搜了下尹爷。

尹笑声(1938年-2018年12月8日),天津人,著名相声演员。

我曾经听见一个春天,在一台小小的无线电。

原谅我也曾见异思迁,这些年实在五味俱全。

歌声响起,泪流满面。

天下不舒服的人们多着,而有些人们却一心一意在造专给自己舒服的世界。这是不能如此便宜的,也给他们放一点可恶的东西在眼前,使他有时小不舒服,知道原来自己的世界也不容易十分美满。
苍蝇的飞鸣,是不知道人们在憎恶他的;我却明知道,然而只要能飞鸣就偏要飞鸣。

所以,谢谢感恩,谢谢XX医院真神奇,谢谢给方方的信的高中生。我们知道了。

我的可恶有时自己也觉得,即如我的戒酒,吃鱼肝油,以望延长我的生命,倒不尽是为了我的爱人,大大半乃是为了我的敌人,——给他们说得体面一点,就是敌人罢——要在他的好世界上多留一些缺陷。

自己活得好,是对讨厌的人的最大反击。

君子之徒曰:你何以不骂杀人不眨眼的军阀呢?斯亦卑怯也已!但我是不想上这些诱杀手段的当的。
假如遭了笔祸了,你以为他就尊你为烈士了么?不,那时另有一番风凉话。倘不信,可看他们怎样评论那死于三一八惨杀的青年。

好好活着,就为了自己,为了自己活着,和平年代,没有什么目的崇高到值得付出生命,没有,绝对没有。

票圈曾经有一段话:

如果你觉得你的祖国不好,你就去建设它;如果你觉得政府不好,你就去考公务员去做官;如果你觉得人民没素质,就从你开始做一个高素质的公民;如果你觉得同胞愚昧无知,就从你开始学习并改变身边的人,她有缺点,我们一起修正,而不是一味的谩骂,抱怨,逃离。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写下这句诗的人告诉你,不要上当。

不要为了一碗凉粉,去剖开你的肚子。

没有任何东西,值得你为它而活。

除了你自己。

再进一步,可就有些不安分了,那就是中国人的思想,趣味,目下幸而还未被所谓正人君子所统一,譬如有的专爱瞻仰皇陵,有的却喜欢凭吊荒冢,无论怎样,一时大概总还有不惜一顾的人罢。只要这样,我就非常满足了;那满足,盖不下于取得富家的千金云。

希望,每个人都可以自己选择去瞻仰皇陵,还是去凭吊荒冢。

希望,每个人都可以满足,不一定要非常,不一定要娶千金,嫁豪门。

希望,每个人都可以自己做一个利己主义者,不管是否精致。

生逢这个时代,应该像鲁迅一样,为自己而生活。

生逢这个时代,应该不像鲁迅一样,不要为敌人而活。

不为敌人,不为别人,甚至不为亲人,不为朋友。

只为自己。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