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辛GUN

95后小镇做题家

“我”巧遇三位赵家人的经历

發布於

回G州老家过年期间,与一位朋友聚餐。他读完大学在北京工作,谈话中跟我们分享了巧遇三位赵家人的经历,都挺有意思,我想把他这三段经历以文字的形式留在马特市:

第一件事发生在几年前朋友读大学的时候,那年夏天他是预备党员。有天辅导员把所有学生党员叫到办公室,告诉他们两周后参加一个在市体育馆的活动:一是确保那天可以参加,二是不要告诉别人。几天后朋友和其他党员被大巴车拉到体育馆排练了两遍,排练内容有入场欢呼、嘉宾环节鼓掌、喊口号等,口号里有一些俄语,比如“沙依巴”(加油),回学校的路上听副院长和辅导员提到“一号首长要来...”。到了活动当天再次乘大巴车到体育馆,路边停满了各高校的大巴车,有很多警察特勤和官员,入场过两道安检不给带手机非常严格。原来是一场青年冰球比赛,观众都是各高校学生党员和校领导,还有体制内代表团。所有观众到场后又用了一个多小时排演了两遍,然后广播示意坐下保持安静。过了会,主席台开始有人入座,有W洋、W毅等,还有E国官员,现场掌声雷动。主席台坐满后还剩俩空位,突然欢呼声起,X老大和P京从嘉宾通道走出,朝运动员和观众挥手边走向主席台。比赛开始期间观众只做三件事:鼓掌、欢呼、喊口号,都是有工作人员带头的,另外比赛期间中俄小运动员还发生了一点小矛盾。这是朋友的巧遇其一,直接遇见赵家最顶点。

第二件事关于某金融企业家,已是某赵家后人。企业每年在昌平KX园给新入职管培生集中培训,同样入场不给带手机,朋友的女朋友在场。企业家走上讲台挥斥方遒地演讲,结束后让现场管培生提问,没想到有个管培生站起来说了一堆公司压榨员工的话(好像确实),没说完便被保安架走了。但企业家淡然,说了民族复兴伟大 公司战略等,并谈及美国曾也有企业雇用童工的黑历史,后来企业回馈了社会帮助国家崛起。朋友女友去年已离职,这是他与赵家巧遇其二。

第三件事发生在某地阅兵,元祖某赵后代,朋友就称他“憨将军”。将军乘车跟随阅兵队伍,突然示意司机停车。下车后走到街角解开裤腰,竟是因为内急。还好群众早已疏散,又有G安掩护,朋友作为调度工作者有幸远观。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