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mundPaine

追寻独立之人格、自由之思想,认同保守自由主义、宪政共和。人性的探索者,自然的悲观主义

关于"后浪":其实我们是同一代人

發布於

对所谓的"后浪"没什么好感,这些年在网上看十几岁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的发言,从微博上无知无畏的傻逼粉红,到在一千零一夜页面痛批梁文道港独的豆瓣畸形儿,再到B站上给马世芳贴上台独标签的脑瘫少年,不禁产生错觉,像前一代人一样感慨一代不如一代。

但是转念一想,我十几岁的年纪如果不是听到小凤直播室(大陆一个电台节目,采访了很多自由知识分子和先锋艺术家,对我影响很大),看了些启蒙的书,尝试挤掉体内的狼奶开始独立思考,我也会像他们一样,被中共的宣传蛊惑煽动,丧失独立人格,为了所谓的国格荣誉而打压不同的声音,失去对世界的善意和敬畏。所以我对年轻人的建议是听听小凤直播室,审视原有观念,尝试独立思考。

其实也挺同情现在的年轻人的,他们面临的文化思想环境比之前我们的更恶劣,形势更严峻。我们当年还有牛博网、天益网、共识网、阳光卫视、炎黄春秋、南方周末,知识人还有一定的空间对公共事务发表意见出版自己的书籍,民间组织也有一定的空间,比如天则,立人。他们呢?更严重的审查和信息过滤,他们接触的信息的思想性的广度和深度都是受限的,所以何冰的那个视频里谄媚的语气讨好"后浪"说他们面对的是最好的文化信息时代完全是对年轻人的嘲讽,他们每天被微博、头条和微信自媒体上的虚假信息洗脑,被低俗垃圾,速食鸡汤文限制了对更深刻思想的想象和向往……

P.s.崔健不是说过,只要天安门上还挂着毛泽东像,我们就还是同一代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救救孩子……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