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小編

Freelance reader。 已搬家到個人網站:https://www.editordevil.com/

過了大半的2020年

人到衰處自然紅。

從前不明白,老人家為什麼越穿越花俏;現在老了,才明白,聞到棺材香時,真的要給自己打打氣。

冬天時趁大減價,一口氣買了兩件T恤衫,一黑一白,一大串珠鏈,兩對像葡萄般大顆的耳環。去年年尾說過要痛改前非,要穿得像個人的上班。

涼鞋和手袋是之前買的,英國牌子,準備春天上班時穿,現在只能擺拍了。牛仔褲是同事給的二手貨,她生完孩子後胖了兩個碼,衣服都不合穿,給我了。

現在都八月了,這些東西都沒有穿過,涼鞋鞋底還是簇新的,放回鞋盒去了。本來也想過在開視像會議時穿一下,但上司都穿成像剛睡醒一樣,我也不好意思穿得太華麗。唯一可以穿的時候,是去超市買菜,裝腔作勢一下。超市熟肉台切火腿給我的那位大伯應該會理解的。

回到三月八日,那時仍未實施宵禁令,美國人仍在逍遙過日子。閒着無聊,去了逛街,因為想買口紅。幾個月前看中的,一直沒有買。

一支是找了很久的dusty mauve灰紫色,即死魚色,牌子是Anastasia Beverly Hills。塗上嘴唇後,整個人像未死的廢柴一樣,好適合我這種老不死的廢老。

一支是老套的garnet新娘紅,牌子是Becca。我好像沒有紅色的口紅,十年前買了一支,塗了一次就塞在櫃裡,前幾天再找出來用時,好像變味了,怕塗了會爛嘴,一手扔到垃圾桶去。還是買一支新的穩妥點,希望這次不會又忘記,塞進櫃裡去吧。

今年年頭,仍是好日子時。有一晚如常走過第五大道和東42街,左面是ZARA,右面是紐約公共圖書館,再往東走是中央車站,走到盡頭就是聯合國。抬頭看看街口的店,想起從前H&M的旗艦店就在同一位置,幾年前就換上了這家不知是什麼名堂的& Other Stories,很高級的樣子,看看好了。

準時撞邪了,一時無聊,走了進去,才發現是高級版的H&M,設計新穎得來不會太瘋,質料也不錯,比ZARA好多了,價錢很適合。買了幾件春裝,準備乍暖還寒時穿來上班。


離開香港這麼多年,很懷念香港的食物,這裡雖然也有港人開的餐廳,但說到奶茶,還是不太行。泡一杯香濃的港式奶茶,要有對的茶葉。人家說錫蘭茶葉最適合,我就去買了。在家泡一杯,加入淡奶,果然非同凡響。要有對的材料,也要有對的人啊﹗

從三月開始在家工作,一共給自己理了三次髮,多數用剃刀,熟能生巧,幾下已理好一個椰子頭。白髮蒼蒼,絕無花假。退休後,以我高超純熟,剃頭不會搞出人命的技巧,可以去安老院,義務幫公公婆婆理髮的。

東拼西湊,拉雜成篇。2020年,還有幾個月才結束,很想跟這一年講再見,從未如此渴望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