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小編

Freelance reader。 已搬家到個人網站:https://www.editordevil.com/

上廁所(2):上廁所,得要用手機

2016年義工紀念章。

四年前,開始在紐約馬拉松當義工,第一次挑了個領寄存包的崗位,地點是終點站中央公園。一心以為可以看到比賽和精英跑手,誰知因保安理由,領寄存包的位置離終點很遠,要走15至20分鐘才到。因為太遠,很多跑手都不會存包,改領斗篷。斗篷是過了終點,拿了獎牌後,再向前走大槪5分鐘就可以拿到,之後可以在附近的出口離開中央公園。比賽完,第一件事只想馬上離開回家休息。結果,我是什麼也看不到,只看到一個又一個普通跑手完賽後,拖着腳步來領包。

賽事開始後,寄存包由快遞公司從起點運來,每車按號碼分好,每一千個一組。每一組大槪四名義工負責,把車上的包,放地上依次排列。這工序要花一小時,紐馬的包都特別重,做不了多久,熱得連外套也要脫掉。

一下子,領包的小領地已堆了密密麻麻的包,雖然是按數碼的,但擠成這樣,要找出來也不容易。

分包過程忙到滿頭大汗(相中人不是我)。

紐馬在十一月初舉行,最美的天氣,通常不熱,但早上可能很冷。 所以,寄存包裡,很多時是保暖的衣服,每個包都塞得滿滿的,上面有個號碼紙條,跟跑手的號碼布一樣。有些跑手可能太餓,竟然帶備餐盒,吃完後,把餐盒連衣服,一併塞進寄存包裡。有些可能是文青,放了幾本書。有些我也說不出幹什麼的,包得緊嚴,特別重,好像放了磚頭一樣。跑手來取包時,什麼也不用說,我們只認號碼布,不認人。

第一次做,就被安排到號碼最大的一組當值。後來才知道,號碼越大,完賽時間就越後。如果負責的包被領完了,就可以提早收工離開。結果,我和隊友做得太好,包包井然有條,但就是有些跑手仍未回來,於是領隊叫我們到另一領包區工作。一去到那兒,看到包都散放地上,亂七八糟,義工找得很辛苦,因為他們沒有先把包按次序放好,開始時貪快,把包隨便亂放。於是,花了十幾分鐘,把剩下的包再按次序放好。

十一月的紐約,五時就開始天黑。陰沉沉的天,越來越暗了,有些跑手仍未回來。六時了,中央公園都黑了。公園內,除了緩步徑有路燈,其他位置都是黑麻麻的。幸好我們站崗的地方有路燈,仍可以看到往來的人,但面目是模糊不清了。

六時半了,遠超過義工收工的時間,領隊叫我們走了。於是,我就去上廁所。公園的廁所很遠,而且也不肯定晚上是否安全,只好上臨時廁所。臨時廁所在我們對面,臨時救護站帳篷後面。

救護站在路邊,我仍看到路。轉到救護站後面,看到三個臨時廁所。有個女的正開門出來,我知道那格是空的,於是就拉開門進去。誰知一關上門,四周頓時黑了,連馬桶也看不見﹗我以為燈壞了,推門出去,轉去另一格廁所,一關門,也是黑的。於是走去救護站問人,臨時廁所的燈壞了。救護站的人說,沒有燈的。我問,黑麻麻的,怎麼上啊。對方可能覺得我問得太怪了,隨口說,用手機啊。我不明白,於是就說,我沒手機啊。那人好像很忙,沒有再理會我。

無奈再回去後面的臨時廁所。這次剛巧碰到一個男的出來,我問,裡面這麼黑,怎麼用廁所。那男的舉起手中的手機,按了一個鍵,手機亮了,像個手電筒,就這樣啊。說完就急急的走了。

天﹗我沒有帶手電筒啊。誰知道要摸黑上廁所的。

要回家的路很遠,真的急死人了。只好摸黑上一趟廁所,什麼也看不見,有什麼錯漏也別怪我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上廁所(1):臭坑出臭草

上廁所(3):蹲的藝術

上廁所(4)沒所謂的廁所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