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黃花魚

説説真實的世界,這是我的願望。 衹是,人生,從來不是預設,而是要一步一步地走來,所以,對世界的認知,也是漸進的。

楊安澤的總統夢

這是第一次在臺灣的平臺上發表作品。談論的主題是關於楊安澤的,這個標準的臺灣子弟。或許, 這可以拉近我和臺灣讀者的距離。入鄉才能隨俗,可是我沒有在臺灣生活的經歷,因此,我的行文習慣和對很多事物的觀點,可能會引起一些分歧和誤解。因此,對於所有可能的評論,無論親切的、還是暫時不理解的,我一般不予直接回應,以避免更多的無解。因爲在我的心中,我和臺灣在文化上是同源的,存在交流的可能,但是,需要給我時間。

楊安澤,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民主黨初選候選人。與眾不同的是,他倡導推行成年人的無條件基本收入,也就是說向每個年滿18周歲的美國公民提供每月1000美元的自由紅利。

其他方面,我們對其知之不多,按照他的自己解嘲:在美國他一直活在邊緣人的感受中。不過,他站出來,要競選的是美國總統,很多瑣碎的個人細節,可以被善意地過濾掉。我們更關注他對美國的觀察、診斷和給出了什麼樣的治療方案。

在美國民主黨候選人當中,楊安澤的民調一直不溫不火。幾輪辯論下來,他倒是亦步亦趨,沒有掉隊。

我們基本可以斷言:下一屆美國的總統就是楊安澤,這個臺灣移民的二代。對比Biden、Sanders或者是Warren,很明顯,在很多人眼裏,他更像是走過場的陪襯。他怎麼會成為未來的美國總統?幾乎所有的人都會覺得這很荒謬。

由何人擔任美國總統,是個綜合性的考量。唯一不變的宗旨,就是維護美國的利益,實現美國的戰略意圖。一個國家戰略的制定,是基於這個國家所面對的國際和國內的現狀。因此,我們有必要簡要回顧一下最近十幾年的美國。

Obama時代,美國試圖糾集小兄弟,組建TPP和TIPP,對中國實施全面圍堵。

Trump執政下,中東基本盤堪憂;惡意敲詐南韓、日本和北約中的傳統盟友;在非洲存在感不明顯;南美後院不斷失火,這都說明,美國的精氣不足了。

退群不斷;變相休克WTO;聯合國欠費;輸出以顏色革命,等等,不過是療傷階段,守中有攻,損耗中國的戰略資源罷了。

Trump關稅戰的三板斧過後,沒有擊倒大小對手,卻暴露了美國的虛弱。同時,其引導的製造業回歸,受多種因素制約,貌似並不可行。

既然無法通過對外的巧取豪奪來獲得帝國急需的營養大補;那麼,回頭挖掘內部潛力,對於美國而言,這是比較切合實際的選擇。

同時,帝國已經暴露的外強中乾,不可久示於人,必須粉飾!有人看清真相,這不可怕;讓更多地人繼續相信美國還是最優股,這才是至關重要。

對比其他候選人只能在口頭上喊喊的殺富濟貧,對比Trump那遙遙無期的製造業回歸,楊安澤給美國人展現了一幅更迷人的畫卷和且更具欺騙性的邏輯:利用美國尚未徹底衰落的綜合影響力,動用美國尚且厚實的戰略儲備,邊療傷邊虛張大旗。名曰人性革命,實則是暗度陳倉。一箭而雙雕,這個年輕人,出手不凡!

1000美元的自由紅利,真的是用來應對自動化和智能化將對勞動力市場的衝擊?很明顯,這種衝擊將是不可避免的,但是,也未必是如此迫在眉睫,醉翁之意明顯不在酒。

我們不得不懷疑:楊安澤這個政治素人,或許已被精心包裝了。他的出現,是偶然中的必然,他或許不是一個普通的備胎。因此,在明年的大選中,他很可能會大概率地擊敗川普,問鼎白宮。

一旦楊安澤當選,對於中國未來的發展也會帶來很多過去鮮有考量的影響。所以,很有必要做一些前瞻性的分析,來看看這個Obama看重的總統全球企業家大使,是如何為美國未來的百年之路重新定向。

為了論證這個判斷,我們不妨先看一段中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黃奇帆對美國國債危機的一個推演:再過5年,到2023年,美國政府債務總量有可能超過30萬億美元,再加上美國州政府、市縣政府等地方政府債,債務占GDP比重將達到150%左右。屆時,美國政府的全年稅收收入,全部用來清償利息和到期債務還不夠。

無獨有偶,最近,美聯儲主席,Powell,這個美國經濟真正的當家人,也表達了同樣的憂慮:政府債務擴張之路有點不可持續。

黃奇帆推演和鮑威爾的隱憂,都表明:國債陰影下,美國經濟問題不小。也就是說,如果美國經濟運營的數學模型不做出重大改變,那麼無論誰出任下一任美國總統,經濟危機的爆發將是大概率事件。

Obama的經貿聯盟和Trump的貿易戰,都沒有使美國擺脫困境。而這個楊安澤,他好像給出了完美的解題思路。

他在競選中的標誌性符號,MATH,即Make America Think Harder。一語雙關,他要調整美國經濟的數學模型!他要讓險象環生的美國經濟平穩地軟著陸。

楊安澤為美國經濟解困的方案,一個核心的不同,就是重新定義經濟統計的計算方法,GDP模式可能要逐步淡出歷史舞臺。楊安澤認為,“諷刺的是,美國用GDP衡量經濟的狀況,好像一個考試的比分一樣,但是這個分數完全不能用來衡量美國有多麼成功和優秀。我們需要用個人發展來衡量美國,而不是用GDP。”

關於這一點,已經有人在前面探路了,這個人就是印度總理Modi。他引入了一些過去不太被重視的非主流經濟指標參與到經濟的統計中,讓印度經濟的外表,在需要的時候,好看了許多。美國,也需要如此的障眼法。

對比Modi赤裸裸地虛榮,楊安澤對人性尊重的理念,加上1000美元的胡蘿蔔,這才是讓這個時代著迷的心靈雞湯。

資本主義,特徵就是以金錢為崇拜物的拜物教。沒有錢,普通人是不容易找到尊嚴。因此,要實現人性至上,首要的是每個人都要有可以自由支配的滿足基本生活需要的金錢額度。玩人生遊戲嘛,最好是按月足額充值的。

要給大家的荷包充值,楊安澤得有充分的理由。

楊安澤認為,像他的妻子,為家庭付出那麼多,按照現行的GDP演算法,她對社會的貢獻是零。家庭是社會的基本元素,在家庭中的貢獻也是對這個社會的貢獻。如果性交易和大麻都被認為是對經濟有所貢獻,那麼,每個人在家庭中的付出,如何可以被長期地排斥在經濟統計之外?既然也是一種社會貢獻,那麼為什麼不該給予某種肯定或獎勵?

普通大眾分享到自由紅利,會不會保證美國經濟的運行進入良性迴圈?答案是肯定的。

富人階層,每年的家庭支出相對而言是穩定的。而且,他們還有各種合理的避稅技巧。所以,要從富人這群鐵公雞身上拔毛來潤滑經濟,難度很大。

而普通人群,就不一樣。他們有消費的衝動和欲望。他們的人生,有太多的未經曆和未嘗試。房產,遊艇,豪車,甚至是暢遊世界,等等的消費,都會實實在在地拉動美國的經濟。

其實,美國的國債本身,從來就不是問題,這僅僅是發行美元的一種機制。美國政府的收入付不起國債的利息,這才是問題。只要政府的稅收大幅增加,那麼,美國經濟的大戲就可以無限制地唱下去,而不關乎國債數量的多寡。

流動的貨幣才可能產生稅收;進而帶動的是生產,物料的採購,工資的支付,等等,如此環環相扣,稅收就不斷累積。稅收有了,就可以對老舊的基礎設施進行修繕,可以進一步拉動經濟。

所以,要增加稅收,關鍵在於窮人手裏有多少錢,而不是富人階層的帳戶裏躺著多少錢。

1000元的自由紅利,會不會讓美國人突然有了儲蓄的衝動而放棄消費?不會的,一個天天透支信用卡的群體,一個習慣於讓工資“周光”的群體,他們的人生有太多的夢想正在等待著可自由支配的Money來實現。

因此,對比羞答答地通過提高最低時薪來擴大經濟總量和增加政府稅收的做法,楊安澤的自由紅利對經濟的貢獻才能讓國債危機的解決看到曙光。

如此,黃奇帆所預言的2023年美國國債危機,很可能,就這麼輕易地被順延和推遲了。資本主義的危機總是可以被不經意地順延,這貌似是個值得關注的課題。

楊安澤的天才之處是,挖掘了在家庭中的付出,這個長期被社會有目的忽視的財富點。由國家以自由紅利的名義獎勵公民在家庭中的付出,進而帶動消費來增加政府的稅收。最終,緩解了國債和利息支付之間的不協調。

同時,由此而宣導的人性至上,將使已經顯露憔悴的自由女神再一次容光煥發,對於美國圍城之外的民衆,將重新形成致命的吸引力。美國,一直需要這種被膜拜的矯情。

楊安澤的自由紅利,其實還有一個更美國化,更動聽的名字:全民的中產化。

一個國家,隨著經濟的發展,不斷會有人從第一產業和第二產業中解放出來。隨後,這些人要麼從事第三產業,要麼晉升到中產階層,或者演變成知識精英。

中產階層和知識精英是資本主義社會財富的蓄水池。中產階級有型有範的生活模式,對於資本主義推崇的物質和金錢崇拜,一直起著推波助瀾的巨大作用。

社會財富的增加,是漸進的。當財富的總量不多的時候,中產的隊伍就是小眾的。當社會財富足夠豐富的時候,全民中產,也是合乎邏輯的。

楊安澤的自由紅利,就是把中產的概念全民化,把中產的門檻降低了,擺脫職業的限制,讓每一個人都可以不必跨越而升堂入殿。

他認為,“傳統職業模式有缺陷,就像一座圍城,裏面的人拿著固定的薪水,即使長時間的工作讓人身心俱疲,也不敢輕易辭工;因為外面的失業者正排著隊,試圖用更優惠的方式販賣自己的勞動力。”。有了自由紅利作為緩衝,職業給人的禁錮,就消除了。穩定的生活來源,人人都可以初步地感受中產的滋味。

更有甚者,“底特律,克利夫蘭這樣的城市正在死去,大部分的美國正在死去,被毒品和貧窮包圍。我要主動去這些地方創造工作,拯救美國人。”

死去的城市,就代表這個城市承載的財富群在消失。挽救已經、正在和即將死去的財富,這本身是符合資本主義積累財富的準則。楊安澤將如何挽救財富消失的危局?他要如何創造新工作?很簡單:家 + 生活!

把家安在那些正在死去的城市,在那裏生活,這就是工作!生活唯一的憂慮:經濟來源已經都安排妥當,按月發放,你還有拒絕的理由嗎?

在一個獨立的社會體系中,收入差別的存在是可以理解的,怎麼可能做到全民享受中產待遇?這個疑問是正確的。但是,我們不要忘記,美國是處在全球經濟金字塔的頂端,他具備竊取外部資源來實現本國國民的全民中產化。相比川普宣導的美國優先,楊安澤的MATH更有欺騙性。

如果美國實現了全民中產化,將重新穩固其在全球價值觀體系中的領袖地位。看看楊安澤是如何煽情描述他的人性至上的價值觀下美國人的美好生活:這將使所有美國人都能付得起帳單,進行自我教育,創業,更有創造力,保持健康,重新就業,花更多時間和孩子在一起,照顧所愛的人,並對未來真正有所貢獻。人應該比錢更重要;人本資本主義經濟的基本單位是每個人,而不是每一美元;市場的存在是為了服務於我們的共同目標和價值觀。

他甚至批判:在今天,美國的一切都以金錢為中心:我們的學校、醫院、媒體甚至是政府。這就是我們不再相信體制的原因。我們需要讓國家再次為我們服務,而不是相反。我們應當將自己看做是這個民主體制的主人和股東,而不是巨型機器上的一顆鉚釘。

哪里像是一個在資本主義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年輕人?這明明是真金十足的共產主義思想。要知道,美國是私有制社會,你讓每個公民陶醉在自己是主人和股東的感受中,這多少有點滑稽,但是,這是一個事實!美國表面上基本消除了腦體差別,城鄉差別和工農差別。所以,美國是有資本,讓楊安澤這麼忘情地忽悠。

洗腦,是一個社會必需的安定劑!每人每月1000元,對於美國人而言,或許會覺得:這要比5G更實惠。

最近,美國國務卿Pompeo都開始到處宣揚民衆路線了,這是美國要宣導的人性至上的政府版。聽著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批評他滿嘴跑火車,我們或許覺得這實在是個大笑話。可是,這可能是一個真實的信號:美國,以資本爲核心立國的美國,要開始走民衆路線了。

楊安澤和Pompeo,一個人性至上,一個民衆路線,本質上是在一個鼻孔出氣了!驢象居然放棄黨派的分歧終於連袂了。他們的共同目標,就是陶醉美國民眾,來洗腦全世界的圍觀民衆。

中國目前正全力統戰全球資本,對於資本過於“偏愛”了,中國的民衆必然會繼續感受到被“冷落”。美國的政客們,居然在毛澤東逝世的43年後,成為他的隔代弟子,要認真踐行他的民衆路綫。美國,要“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了。最近,對於中國入役的山東號航母,他們酸溜溜地稱之爲:“紙老虎”,這不是毛澤東的經典嗎?

中國需要警惕美國民衆路線的走法,一旦美元的錨定不再能依賴石油,而是全球幾十億民衆呢?中國該怎麼應對?Libra一直在躍躍欲試這個企圖。Obama在其TPP中展示的就是強經濟弱政府的内核,目前,這套戰略又要捲土重來了,衹是手法上有新意了。

很多第三世界國家還在為解決溫飽而忙碌,這個楊安澤要讓美國社會飄進3.0時代。對比Trump和Obama的無能為力,楊安澤好像可以讓美國搖身一變,繼續盤踞在全球價值鏈的頂端。

楊安澤的理想是如此飽滿,但,這只是帳面上的可能。美國社會中隱形壁壘眾多,變相抬高了社會成本。各種利益錯綜交織在一起,對於任何決策,很難形成最終的執行力。即便付諸於行動,以一地雞毛收場,也是有可能的。例如,Libra就遇到了挫折。

對於楊安澤的解讀,就到這裏吧。或許解讀本身,已經超出了楊安澤本人對自己競選理念的理解。換句話說,楊安澤在公開的場合,衹能表述那麽多。他言下不能表述之意,我們在這裏算是給出了詳細的解釋。

和大家分享,是一種快樂!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