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HO

用生命体验,经历,追逐真实,叩问内心,打磨文字

一次因女性主义被踢群的经历

对于有些人来说,女性主义可能是一种话题,只允许被调侃,不允许被反问和深思

昨天被一个群踢出来了,因为说了句,觉得群主所言冒犯了女性主义,倒也是件好事。

这个群,是群主定义的神经专业人士讨论专业问题的群,因为我作为一个神经学习爱好者被群主请加入群的,回想起来,都客气的很。

进入群后,大部分时间觉得这个群相对讨论一些较专业问题,还是受到不少启发。在微信群中算是可以偶尔多看一些的类型,也相对会讨论一些时事热点,一直感觉还不错。直到徐州铁链女事件,有两三位群友和我都非常气愤,除了在自己朋友圈分享之外,在群里讨论也多一些,群主就刻意来说,我们不是专业人士,这种问题,适可而止的分享。我的观点是,这件事上无专业人士,网友呼吁几乎是这件事最大的社会力量了,当然群主这么说,我也觉得无可厚非,在我眼里,某些人建立一个群,就如自己邀请人来家里办一场持久的party,客随主便。我依然愤怒,但是决定在这个群里不再多说话,别人的客厅,人家说了算,我不理解,但我尊重吧。

后来这个群就成了讨论俄乌问题的专家群,每天消息不断,这方面我真不是专家,我只支持人道主义,也就能换个黄蓝衣服在街上游荡,代表下自己。昨天看到群里说妇女节的话题,回了句,被踢出了群,实在是有点可笑,不加描述了,直接截图吧。

记录起来觉得有点气愤,也有点可惜,倒不是因为出群,这个很正常吧,别人的客厅,有权请你来,也有权让你走,而是说,女性主义话题,真的谈起来,是真的会有人觉得会被严重冒犯的,会失去给你谈论的机会。

最近我越来越容易气愤了,对于所有弱者的话题,女性受辱,战争亡魂,被隔离的学生,看到任何一个我都非常气愤。以前我可能还会找个角度去理解,但我现在完全找不到理解的角度也不想找,看了上野千鹤子的文章,用一句话与自己和解,我不觉得自己的气愤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他们,我保持气愤,保持在任何可能的时候为我认为对的人和事呐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