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竹節俠

搖一搖,滾一滾,還是竹節俠 可以看到沉寂中的生命力嗎?

聖峰特攻隊 <零點八>

發布於


A few moments later.


   「停,停。先按暫停。」

   「怎麼樣?」

   「不錯啊,有種期待感,好像有什麼事要發生。」「汪董的內心世界透過影像刻劃得維妙維肖。」「山雨欲來的概念。」「是嗎,我覺得太台了。」「不,我覺得太港了。」「不,我覺得不三不四。」「台錯了嗎?」「港錯了嗎?」「不三不四錯了嗎?」「本土就是讚,就是本土才對味。本土就是有氣質有修養,又霸氣到讓人吃手手!汪董讚一個。」「請定義本土,兄弟。」「嘿,我們哪時說過要走本土路線?」「汪董好淫穢。」「這氛圍……」「對啊,好猥褻。為什麼要放這段?我們要拿去開會,這文藝愛情片欸,讓汪董出來亂什麼?」「本土是假的,我們是移民!」「對,非洲移民。」「人類與猩猩的共同祖先已經滅了……」「你想表達什麼?」

   「大家不要吵好嗎。欸,你說說看。」 

   「嗯,讓我想想……我覺得結尾不夠有氣勢。」

   「你覺得還缺什麼?」

   「這是一部文藝愛情片,而且強調一種古典的味道。這一段是我們要拿去行銷的,理論上應該包含著我們的精華,但你覺得在這整段裡,古典的味道有出來嗎?」

   「嗯……被你這麼一說,好像真的有點缺乏。台味是很夠啦,但台味跟古典應該不是同樣的東西吧……」

   「那當然。請問漢人移居到台灣幾年,漢人的文化歷史有幾年?」

    「很好,謝謝你的解說。那我們應該怎麼做?」

    「不知道,我只負責分析。」

   「……好吧,那誰有提議?」

   「我們可以……比如,放個古詩之類的?用一首古詩當結尾,然後在我們正片開頭,也用這首詩當開場,用跑馬燈的方式顯示出來,也強化了我們正片的開頭,一舉兩得!你覺得這怎麼樣?」

   「聽起來不錯,但好像有點難度……你確定要這樣弄嗎?」

   「你沒看那些章回小說每一回前面都有詩啊對聯啊什麼的,我們為什麼不可以。」

   「但那些都是他們自己作的欸。我不想放一首別人的詩在我們的作品最前面,這好像有點違背了這劇的宗旨。創造,記得嗎?我們要突破玩『元素拼圖』的局面,也要突破『挖腐植質』的風氣。我們的原則,大家一起念一遍!」

絕-不-移-植!

「很好,各位。」

   「所以......我們也可以自己作啊。」

   「要叫誰作?」

   「叫編劇啊。他不是很厲害?文藝青年?摑學大師?隨便啦,現在每個人不是文青就是老師,總之,叫他幫我們寫一個,我們加在前面就好啦。」

垃圾桶裡的編劇還在閃閃發光。

   「講到他我就有氣。誰知道他會把戲編成這樣啊?你看他現在人又去哪了,叫他出來面對。」

   「你覺得他編得不好嗎?而且你自己也演了,還演得很開心不是嗎?」

   「是沒錯!……但現在再回來看看,這是要去說服人家買下來的欸!這不是自由創作,是找人投資耶!我們只是先墊了錢,墊了信用,暫時打腫臉充胖子頂了個『股東』的職位……你看這主題,這手法,這安排,高潮隨便放,這回有懸念那回沒懸念……然後我又不得不提到,你還記不記得他一開始寫的那個像什麼?單口相聲!說書話本!根本是個人獨白,害我們還改了老半天,更可怕的是他那劇本居然一回長一回短,這到底是要我們怎麼拍?他根本沒進入狀況……他知道我們時間有限嗎?他知道他參與的是什麼工作嗎?他以為他的工作是寫一本意識流小說來給我們看嗎?」

   「別再抱怨啦。唉,人家畢竟是第一次;而且說真的,要是不看成劇本的話,我倒覺得這仁兄文筆還頗不錯的;你說的那些,也只是表現形式上出了點問題罷了,何況後來我們不是也解決了嗎。」

   「解決。呵。也不想想我們是怎麼解決的,發揮了驚人的想像力,直接看著他的偉大『小說』演,腦神經連結整整更新了百分之五十,與我們的資金困境賽跑……」

   「明明你是演得最開心的那一個。」

   「不管啦!我只是盡我最大的努力!我是最大暫時股東欸!我不想賠死!然後先不論形式,他那什麼冷門的劇情走向,你確定以一般觀眾的角度,在上班的公司被踐踏了十幾個小時後,回到家會對這個有興趣嗎?異化!必須考慮廣大就業族群『異化』的普遍問題,如果工作是高壓、空虛又超時的,下班後精神疲乏,首要之務是放鬆,接著是填補,再來就要睡覺了,沒有時間靜下來好好接收較為深層的東西……現在看一看,這真的太難被電視台接受了啦!對他們來講,收視率就是他們的金科玉律。你沒看過美國影集《The News Room》嗎?他們自己開新聞台都搞不定了,我們只是個毛遂自薦的投稿團隊……」

   「很會唱衰欸你,Mr.大股東。信心!你是電視台嗎,怎麼知道他們難以接受?影集歸影集,現實歸現實,現實的導演是我們自己!而且沒試過怎麼知道呢?搞不好他們慧眼識英雄啊,搞不好他們就是要令人耳目一新的點子!」

   「搞不好啦。一邊是創作觀點,一邊是商品觀點,在資本社會裡面,這本來就是個無解的習題。我看還是先修一修我們的這個TV Spot比較要緊,反正生米都煮成熟飯了……啊,這個跑馬燈詩,不要找編劇好了,他又會要求要加薪……唉也沒辦法,看他窮成那個樣子,面黃肌瘦,顴骨凸出,每次跟他講話都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因為他肚子叫的聲音都會把他的說話聲蓋掉……當初劇本居然還寫得出來,我也是佩服了,但是難怪主角會被塑造成那樣,還取那什麼名字……我看我來作好了。」

   「什麼,你剛剛說什麼,你來作?」

   「啊--呀,看他作了那麼多遍,本來不會也看到會了啊!何況我本來還是有點墨水的,我看,這次本大師我就來作個七言什麼,七言律詩好了。欸,幹嘛那樣看我?這些年我們在一起吃喝嫖賭……不是,反正在一起也不是混假的。益者三友嘛。」

   「我管你什麼有,什麼沒有的。你確定你可以齁?」

   「呵,我等一下就作給你看。你負責把字體和美術搞定就好。」

   「好。所以,現在,都沒別的問題了?那我們把跑馬燈搞定,下午就過去面談。欸,人家電視台還願意給我們時間談欸!----然後也不想想這是誰談成的----你們居然三心二意的,真是。走走,開工了!」











   人生自古誰無死,英雄大號亦需紙。人生如寄歲如梭,英雄出槍不囉嗦。

   我槍如電賽流光,收發赫茲震上蒼。奈何秘穴如黑洞,一秒抽乾黑龍江。



       ◆◎■☆※◇●□◇※◆◎■☆※◇●□◇※◆◎■☆※◇●□◇※◆


(正片開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