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樂乾

一個曾經被稱讚或許可以靠文字吃飯而稍微得意起來但因為自己的怠惰而荒廢武功直到最近又想來摩劍的.....芭樂 上帝眷顧樂在其中的人

答書與豈至

有種甜蜜是你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大笑的甜蜜,也或許是他們得獎時你覺得果然我沒支持錯人的那種甜蜜

其實幾週前答書長翅膀的時候我已經覺得很難過,但是答書港台人氣太高我實在不想跟風,但是今天得知豈至也長翅膀時我坐在辦公室的座位上空白了幾十秒....

小的時候即使有再偉大的人物離開,心理都不會有太多感觸,甚至在幼稚園至小學左右我的阿公阿嬤外公相繼離我而去我難過了但是心裡沒有太大變化。

在日本的第三年我聽到那個從小對我很好但小學就跑路到大陸的大伯也長翅膀了,當時就有個想法跟我爸去大陸看他,從冰箱拉出來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個有點熟悉但又不太熟悉的人,有種特別的感觸但也說不出來。

去年亞利安六六六的長翅膀給我了很大的衝擊,除了難過以外還有個無法解釋的空虛,後來慢慢去探尋這個空洞後我才了解這叫做甜蜜的哀傷,甜蜜的是這些人讓你有了美好的回憶,哀傷的是總有一天老天爺會來向你說 :

Hey, 我再拿走一點你心裡的回憶唷!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