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Donkey

🇺🇦 酒神拿著一串葡萄說,要有一顆歡樂的心!喝!🍺🍺🍺 🇺🇦

在普京大帝、環球時報、美帝獅黨的圍剿中生存下去

發布於
修訂於

純粹標題黨。


吾家有獅初長成

其实之前已经不想再废话了,但看到美国爱国民众冲击国会,随即遭到众假新闻媒体封杀抹黑,真是义愤填膺啊!

馬特巿的光譜頗廣,馬特巿其實是有一位 QAnon 的大統領支持者,這位吸收的資訊就是倒模一樣的 QAnon 工藝,就按美國共和黨內部的光譜來說,這位仁兄所處的光譜端也是最為極端那邊。

連 Ted Cruz 都不敢用「愛國民眾」來描述當日沖擊美帝國會的 QAnon 同志,然這位仁兄卻仍是為「我愛國,國不愛我」而憤憤不平。

歡迎來到獅黨 (川普黨) 的世界觀︰「這一切都是全世界的錯,我們是唯一正義的先鋒隊」

我稍微理解一下他的心情,就轉頭向 Lin Wood / Michael Flynn / Alex Jones / Roger Stone / 大紀元 / 郭文貴之類的人舉中指

多得你們這群混蛋,開放社會被普京大帝和環球時報夾擊不止,現在還多一個獅黨 (川普黨) 的全球化資訊戰勢力


來自蘇聯同志的顛覆技藝

蘇聯在冷戰時代發展出一門顛覆敵國的技藝,名為 Active Measures,активные мероприятия。這門技藝在 KBG 中佔有重要地位,每年投入大量的經費與人力物力,為求兵不血刃地擊敗敵人。

Active Measures 這詞不太為人所熟悉,但 disinformation 這詞,亦由蘇聯同志而來,原詞 дезинформация / dezinformatsiya。

這門顛覆技藝的核心思想如下

  1. 找尋敵對勢力的內部矛盾
  2. 利用內部矛盾,動搖敵對勢力內部信任,分化其內部團結
  3. 具體操作為同時支持敵對勢力的內部派系,如基督新教與天主教的矛盾,黑人和白人的矛盾,在輿論上我們同時支持兩個對立的雙方,並且讓他們越激進越好

如此利用敵人內部矛盾瓦解了其中的信任與團結,同時實行「在敵對勢力扶持親我派系,滲透之並掌控之」。

而美國當年對此成立了一個「Active Measures Working Group」,應對蘇聯人的顛覆攻勢。

這門顛覆操作蘇聯在用,而出身 KBG 的普京大帝也對此極度熟悉,這門上門技藝並沒有歿落,反而在社交媒體的興起下更加的燦爛。

Mueller Report 有這麼一段

More commonly, the IRA created accounts in the names of fictitious U.S. organizations and grassroots groups and used these accounts to pose as antiimmigration groups, Tea Party activists, Black Lives Matter protestors, and other U.S. social and political activists.

文中的 IRA 不是愛爾蘭共和軍,而是俄羅斯的 Internet Research Agency,在中國的類似角色就是位於上海的 PLA Unit 61398

文中指 IRA 製造擬真帳號,同持支持「反移民團體」「共和黨茶黨 (民粹)」「Black Lives Matter」等等等等,所以 IRA 的任務就是找出美國內部不同的矛盾,並持續能加強兩端的對立。


環球時報的同志們

中共師從蘇聯,也學會這方面的東西,並且應用在台灣這個「白區」,用在香港 / 新疆 / 西藏這些「半白區」。

在香港這門技藝的前線執行者,是文滙大公,是何君堯,是李梓敬,是工聯會,是港人港地,是 HKG 報,他們是各種內容農場的農場主,目標只有一個︰「鬥爭」。

而這門技藝也非常的緊貼時代,網羅了意見領袖 (KOL)、實況主 / 直播主、各種的網紅,其下有原來搞美妝的人,有搞電子遊戲的人等等等等,環球時報也只是整個戰鬥序列中的一環。

事實上在香港內戰中,右翼民粹的部份黃絲也在搞這套以假代真的資訊戰,這群人 PS 了一些建制派的圖,以假象抹黑建制派,他們說「要打敗惡魔,需要學習惡魔的手段」

我只能說對他們非常失望,他們說這是甚麼「道德L 扮野」,先不提道德不道德,這是短視不短視的問題,你把自己的信用就耗在戰術上的東西上?而不是耗在戰略上的東西上?


愛國獅黨誓死保衛川大統領

而 Steve Bannon (班農) 等人,也加入了全球 disinformation 產業之中,他們利用自己選民對穆斯林的恐惧,從多年前就一直地培育自己的顛覆軍團。

Breitbart、Fox News、茶黨民粹主義者,Newsmax、OAN、Infowars / Alex Jones,The Gateway Pundit 等等等等。最近再加入一個法輪大法的大紀元,還有郭文貴

這群人,用著和蘇聯人一模一樣的手法,將外戰技藝用在內戰中,可謂是不擇手段。

QAnon 也只是以上東西的集大成者。

很多共和黨人嘴上不屑 QAnon,但心裏卻不想承認 QAnon 已經主導了半個 GOP。

於是出現了馬特巿比 Ted Cruz 立場還激進的川粉,並激動地寫下。

其实之前已经不想再废话了,但看到美国爱国民众冲击国会,随即遭到众假新闻媒体封杀抹黑,真是义愤填膺啊!

真是义愤填膺啊!

這到底是誰應該义愤填膺?

這個世界有普京大帝和環球時報還不夠嗎?半個美國還要一起和他們和光同麈。

很多人還未意識到他們到底做的事其實真的和共產黨人沒有任何分別,卻嘴上說他們在反共,然後說別人批判他們是「左膠」。

法輪大法的大紀元郭文貴之類,他們其實已經可以被視為與中共環球時報等同,也是需要被消解的對象,若果有人針對他們,我只會拍手掌支持。

在普京大帝、環球時報、美帝獅黨的圍剿中生存下去。

這是 COVID-19 之外的一場全球大瘟疫,這是由美國、中國、俄羅斯三巨頭一起共謀的 operation inflektion

New York Times - Operation Infektion


#WWG1WGA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薩滿兄不是 Antifa,薩滿兄是 Q 粉絲 #WWG1WGA

養獅人 #WWG1WGA

我不會轉向MeWe:關於 Facebook /Twitter 網絡霸權與言論自由的想法

4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