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

🍺🍺🍺

俄烏戰爭 - 搬運 - bellingcat - Girkin 偽造身份追尋 (上)

(edited)

搬運。


搬運簡介︰bellingcat (bell¿ngcat) 是近年一個較知名的深入調查志願性記者團體,在 2022 年 7 月中烏克蘭戰爭期間,它發表了一篇關於 Igor Girkin (即 Strelkov)Igor Plotnitsky 所使用的偽造身份的文章。

文中提及的第一位人物 Igor Girkin (Strelkov) 是 2014 年烏克蘭 - 克里米亞 - 俄羅沖突的重要人物,前 FSB 軍官。

文中提及的第二位人物 Igor Plotnitsky 從 2014 到 2017 年間擔任盧甘斯克共和國 (Luhansk People's Republic, LNR / LPR) 的元首。

原文有點長,搬運分為上下兩部份,上部份搬運 Girkin 的偽造身份,下部份搬運 Plotnitsky 的對應段。


bellingcat (bell¿ngcat)
Igor Girkin (即 Strelkov)
Igor Girkin 和這一任的妻子 Miroslava Reginskaya
Igor Plotnitsky
LPR (Luhansk People's Republic) 國旗
DPR 國旗




原文 [1]

https://www.bellingcat.com/news/2022/07/18/donbas-doubles-the-search-for-girkin-and-plotnitskys-cover-identities/

Bellingcat 從航班預訂記錄中,發現到 2 名在頓巴斯地區 (Donbass) 活躍的親俄武裝分子的偽裝的身份。

Girkin (化名 Strelkov),在 2014 年是 頓涅茨克共和國 (Donetsk People’s Republic, DNR / DPR) 的軍事領袖。

Plotnitsky 則從 2014 到 2017 年間擔任盧甘斯克共和國 (Luhansk People's Republic, LNR / LPR) 的元首。

GirkinPlotnitsky 這兩位都對早期的頓巴斯親俄勢力政治有重要影響,2022 年 2 月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頓巴斯地區分離出的 DPRLPR 被俄羅斯單邊承認為新的共和國。

俄羅斯數據網絡巿場 [2] 中能買到的航班記錄顯示,「Sergey Runov」「Igor Plotnikov」這兩個偽造名字曾與 GirkinPlotnisky 各自的伴侶在同一日期同行於同一航班。

比如,所有「Sergey Runov」的航班預訂記錄都與 Girkin (Strelkov) 的妻子同行,而 Girkin (Strelkov) 本人的真名則沒有在記錄中出現。

進一步對這些俄羅斯內部護照的檢視 (俄羅斯公民在聯邦及周邊部份國家內旅行所廣為使用的證件) 表示 「Sergey Runov」「 Igor Plotnikov」 都是偽造身份。

這兩個偽造身份的內部護照號碼都表明他們在莫斯科取得證件或住在莫斯科,但莫斯科的稅務記錄與居住記錄都沒有這兩個偽造身份的痕跡,而這些內部護照的號碼本身也與其他一些已發現的偽造身份數字上接近,這些已發現的偽造身份裏,其中有一些是被懷疑是俄國兩個主要情報機關 FSBGRU 的成員 (搬運注︰Girkin (Strelkov) FSB 的身份)。

若果此上兩個身份是虛構的話,那這些證件是在相關情報機關不知情下被發出,而這進一步令人懷疑頓巴斯親俄武裝領導人的背景。

Bellingcat 的調查合作伙伴 The Insider 向 Girkin (Strelkov) 提出過相關的問題,但 Girkin (Strelkov) 拒絕回應。Girkin (Strelkov)的妻子則在記者表明身份後就掛了電話。Girkin (Strelkov) 新俄羅斯運動 (Novorossiya Movement) 組織發言人否認他知道有一個叫「Sergey Runov」 曾在該組織工作過。

LPR 元首 Plotnitsky 否認他認識 「Igor Plotnikov」 這個人,並掛了電話。

Pro-Russian separatist military commander Igor Strelkov attends a news conference in the eastern Ukrainian city of Donetsk July 28, 2014. REUTERS/Sergei Karpukhin and Igor Plotnitsky, the leader of the self-proclaimed Luhansk People’s Republic, salutes during the Victory Day military parade marking the World War II anniversary in rebel-held Luhansk, Ukraine, May 9, 2017. REUTERS/Alexander Ermochenko.


Igor Vsevolodovich Girkin 與 ‘Sergey Viktorovich Runov’

2014 年俄羅斯干預烏克蘭克里米拉,在這場沖突中沒有其他人比 Girkin (Strelkov) 更涉入其中,這位前 FSB 上校原名是 Igor Vsevolovdovich Girkin,並以化名 Igor Ivanovich Strelkov 知名於世。

在 2014 年春夏,Girkin 領導了頓巴斯親俄武裝對烏克蘭政府軍的攻擊,這些令 Girkin 在俄羅斯民族主義者中收獲了一批狂熱的支持者。在烏克蘭工作了 6 個月後,2014 年 8 月 Girkin 成為了烏克蘭東部分離共和國 DPR 的防衛部部長,在之後返回了莫斯科。

回到俄羅斯後,Girkin (Strelkov) 名聲不減,以專家亮相於電視機與社交媒體前,在鏡頭前他倡議俄羅斯要行積極進攻性的外交政策,這些言辭也與他的俄羅斯帝國民族主義觀點與君主專政觀點同調。(搬運注︰Girkin 的社交媒體 VK 帳號寫明他支持君主專政)。在國際上,Girkin 的惡名則與馬來西亞 MH17 被軍火擊落相連,荷蘭海牙對此案件的審判中,Girkin 被標為是空難事件的 4 位主嫌之 1。

Girkin 明顯地與莫斯科克里姆林宮保持了一定的距離,他一方面批評俄軍在烏克蘭的戰略戰術錯誤 [3],又同時表示自己還對莫斯科繼續忠誠。(搬運注︰2022 年烏克蘭戰爭期間,Girkin VK 以及 Telegram 對俄軍的批評已被各種翻譯,有些支持烏克蘭的人把 Girkin 的吐槽當成樂趣看,每日都期待 Girkin 最新的吐槽,然 Girkin 批克里姆林宮腦殘的同時,說為了祖國他只能對普丁及宮裏的人保持忠誠)。

例如,Girkin 解釋他為甚麼從 DPR 國防部部長退休並離開時,他提過這是因為他「受到來自俄羅斯政治領導層的直接壓力」[4] ,而他順從命令是因為他「我畢竟是一位預備役軍官,我要對我的祖國負責。即管我不同意俄國政治領導層的決定,我也需要去服從之」。

與此同時,他又強調過他在 2013 年春天從 FSB 退下後,就沒有收到來自官方的任務 [5],又常以退休軍官、預備役上校自居 [6],他 2014 年在克里米亞與頓巴斯興風作浪純粹是出自於個人的志願。

Photo of Girkin’s FSB card for the Chechen Republic (released by his close associate Mikhail Polynkov). ‘Memorial’ human rights activist Alexander Cherkasov has accused him of involvement in war crimes against Chechen civilians in 2001.

但是,Bellingcat 發現的證據顯示 Girkin 與另一個偽造身份相關。

這個偽造身份在旅行記錄中顯示「他」往往的終點就是 Girkin 在同一時期出開露面的地點,並且所有國內航行都與 Girkin 的妻子預定了同一航班,然 Girkin 本人的名字卻在乘客名單中缺席。

Personal booking data of ‘Sergey Runov’ for the 20 December 2014 flight from Moscow to Rostov-on-Don. The data indicates that the ticket was purchased six days in advance together with tickets for Miroslava Reginskaya and Evgeny Istyagin (then Chief of Staff of the ‘Novorossiya’ organisation).

在 2014 年 12 月 17 日莫斯科,過生日的 44 歲 Girkin 與其 21 歲的最新一任妻子 Miroslava Reginskaya 結婚來慶祝壽辰 [7] ,他新一任的妻子出生於烏克蘭頓巴斯地區。(搬運注︰Girkin 岳父在 2022 年烏克蘭戰爭中被頓巴斯政權征召上戰場,已陣亡)。

4 天之後,這對新婚夫婦在俄羅斯 Rostov-on-Don 一個慰問難民兒童的新年集會上出現。然而,對俄國 2014 年 12 月 20 日國內航行記錄的搜尋顯示,與 Reginskaya 一齊訂了同一班航班的就是這位 「Sergey Runov」,生日顯示是 1970 年 5 月 12 日。

根據 Magistral 記錄,「Sergey Runov」 的旅行歷史中有 10 次飛行 5 次坐火車,而根據預訂記錄,其中 8 次飛行都是與 Reginskaya 同一班機。此外,在 2016 年前,沒有一個叫 Igor Girkin 的人出現過在這些重合航班上,儘管 Girkin 與其妻子不時在終點公開露面。

這令人懷疑一個明顯的問題︰到底 「Sergey Runov」 Igor Girkin 是不是同一個人?

有趣的是,在俄國漏露出來的居住數據記錄中,查不到 「Sergey Runov」 這個人,在莫斯科居民資料數據庫 Larix 中也找不到「Sergey Runov」,而這位的內部護照號碼卻是以 代表「莫斯科居民 / 莫斯科發出」的 45 開頭。

這位 「Sergey Runov」俄國公開可查詢的稅務記錄中也沒有蹤影

此上種種的跡象和 Bellingcat 及合作伙伴 調查過的其他偽造身份 [9] 有類似的相關之處,其中一些護照的持有者被懷疑為俄國服務來進行暗殺活動 [10]。

「Sergey Runov」Girkin 的偽裝身份,這令人進一步懷疑 Girkin 自稱的「獨立志願者」人設,也令人懷疑 Girkin 進行行動的保密級別。

這種偽作身份很難在情報機關不知情或背書下發出 。

大部份「Sergey Runov」 的行程都對得上 Girkin 莫斯科以外公開露面的時間地點,Girkin 出席這些活動是為了讓他的 新俄羅斯運動 (Novorossiya) 更壯聲勢,該運動是在 2014 年 10 月 30 日由 Girkin 發起 (兩周後,Girkin 回到莫斯科 [11] 並表示他支持普丁)。

新俄羅斯運動 (Novorossiya) 的公開目標是要讓對 LPR 以及 DPR 兩分離國的民間資助更便捷容易,而這些資金與物資的援助都是以「人道援助」為名到達頓巴斯親俄武裝手上 [12]在 2015 年開始,該運動被歐盟列入制裁名單,因該運動支持民間武裝 [13]

「Sergey Runov」 的旅行歷史中有幾次飛天都是與 Reginskaya 一起訂票。而從組織始創起,Reginskaya 本人就在 新俄羅斯運動 (Novorossiya) 中有一個高級位置。

Reginskaya 「Sergey Runov」 在 2015 年 1 月 30 日一起坐早班航機從莫斯科飛到 新西伯利亞 (Novosibirsk),在當天的稍後,Girkin 在新西伯利亞巿舉行了一個新聞發佈會 [14],在發佈會上他宣佈在該巿創立 新俄羅斯運動 (Novorossiya) 的分部。在之後 Girkin 又上了新西伯利亞巿的本地電視台接受訪問。Reginskaya 「Sergey Runov」 的返程航班訂在了 2015 年 3 月 1 日下午,並且次日當地媒體報導 Girkin 已離開新西伯利亞巿。

Girkin at a press conference held at the Press Club of the Novosibirsk Union of Journalists, 30 January 2015

另一個訂票記錄顯示 2015 年 3 月 12 日上午 Reginskaya 「Sergey Runov」 一起飛到 Perm (彼爾姆巿)。在那天的稍後,Girkin 舉行了一個新聞發佈會宣佈 新俄羅斯運動 (Novorossiya) 組織會在該巿建立分部 [15]

兩日之後,2015 年 3 月 14 日,Girkin 在烏拉爾山脈 (Urals) 的另一邊城巿 葉卡捷琳堡 (Yekaterinburg) 出現,又宣佈要在該巿建立新的分部。在新聞發佈會後,Girkin 和妻子被拍到他們坐的 Mercedes 是 Perm (彼爾姆巿) 的車牌 [16],大概他們是乘車由彼爾姆到達葉卡捷琳堡。

往後再一日,Girkin 被報導他訪問了葉卡捷琳堡當地的一些教堂和修道院 [17]。他的妻子也在該巿,因為他的妻子12:46 PM 在 社交媒體 VK 上分享過自己的所在位置 [18]

在晚上這對夫婦大概要回家,在前一天,Reginskaya 「Sergey Runov」 訂了 7:50PM 從葉卡捷琳堡到莫斯科的機票。

Girkin at the press conference in Yekaterinburg on 14 March 2015. Image CC BY-SA 4.0: Dom Kobb / Wikimedia Commons.

目前並不清楚 「Sergey Runov」 的護照是甚麼時候批準的。根據俄國的 Magistral 旅行資料數據庫,這個護照初次使用是用於 2014 年 11 月 25 日由莫斯科到聖彼得堡的火車票,在次日返程。(在 2014 年 11 月 27 日,聖彼得堡當地電視頻道對 Girkin 的訪問被播出 [19])。

因為這個時間點已是 Girkin 離開頓巴斯地區 3 個月多後,單就這本偽造身份護照並不能證明 Girkin 是作為一名在役特工在烏克蘭的戰鬥是為俄國軍情機關服務。同時,這也不能排除 Girkin 在更早之前就收到這本 「Sergey Runov」 內部護照。

Bellingcat 發現,兩本「Sergey Runov」 內部護照中的第一本發出日期是 2002 或 2003 年,這也可以從護照號碼推斷,即 4502322320 中的 02 (這對應了護照製造日期 [20])。但單靠這個也算不上這本護照就是 2002 年發給了 Girkin,因為這裏可能包含誤導性的數字。

能確定的是,這本護照是 Girkin 從頓巴斯回到俄羅斯後最少一次的發到 Girkin 手上。這是在 「Sergey Runov」 到達 45 歲時發生,在 45 歲每一個俄羅斯公民都要在一個月內拿到一本新的內部護照。能確定上點的,是旅行數據庫中只出現新護照號碼。

俄國洩露出來的國內航班訂票數據,以上是 Sergey Runov 的記錄

這本新護照最早使用是 2015 年 10 月 31 日,是一次由莫斯科到聖彼得堡的行程,在同一天 Girkin 參加了一個會議 [21] (火車記錄能在 Magistral 資料數據庫中查到)。而最後一次舊護照的使用日期是 2015 年 5 月 15 至 18 日的返程。

Train journeys found in the ‘Sergey Runov’ Magistral file.
Train journeys found in the ‘Sergey Runov’ Magistral file.

在 Girkin 出現在頓巴斯地區不久,烏克蘭當局就指稱 Girkin 是 GRU 特工,這也是 Girkin 之後被歐盟制裁的原因 [22]

在一封 Bellingcat 留意到並被烏克蘭 Insider.UA 報導的洩露 email 中,Girkin 從 2013 年 FSB 退休後,他官方上只為 Konstantin Malofeev 這位俄國寡頭的 Marshall Capital 工作,職位是首席安全官;Marshall Capital 背後也有一些理念相近的俄羅斯大一統主義者,曾資助援助烏克蘭的親俄勢力,因為以上的行為,俄國寡頭 Konstantin Molofeev 已被美國官方制裁 [23]

另一條關於 Girkin 在烏克蘭行動受命於 FSB 的線索,是來自於目前已公開的截聽通話,該線索由荷蘭領導的聯合調查小組所發佈 (該小組調查馬來西亞航空 MH17 擊落空難) [24]

調查小組發現,2014 年夏天,Girkin 接受了「Vladimir Ivanovich」 的命令,這個 「Vladimir Ivanovich」 的假名是頓巴斯分離勢力的一個上線,後來 Bellingcat 及其伙伴的調查顯示 「Vladimir Ivanovich」 的真實身份是上將 Andrey Ivanovich Burlaka,在當 Burlaka 是 FSB 的 Border Service 的 Chief of the Operational Staff [25]

另外,一封由 Burlaka 將軍寫給 FSB 局長 Alexander Bortnikov 的洩露草稿中 [26],顯示 Burlaka 需要一個假的俄國護照,這假照是為一名生活在佔領區的未知 DPR 領導人準備。如之前 Bellingcat 對 Burlaka 將軍的報導 [27]Bellingcat 無法獨立驗證這些洩露文件的真實性,或確定這些文件甚麼時候被發出,儘管這些文件包含了一些非公開的訊息,並提及幾個真實的 email 地址。

「Sergey Runov」 偽造護照號碼更進一步的檢查顯示出它與 FSB 的聯系。在飛行訂票記錄中搜尋第一本偽造護照號碼相近 100 個數,會發現 6 個類似 「Sergey Runov」 無法在其他俄國數據庫找到蹤跡的身份,6 個裏面有最少 2 個是明顯的 FSB 特工,他們用過偽造身份留下了旅行記錄。

6 個類似 「Sergey Runov」 身份之 1,是一個叫 「Anatoly Yashin」 的名字,他的訂票記錄中有一條是 2016 年 4 月由莫斯科到明斯克 (Minsk) 的返程機票,一齊訂票的是一個「Alexey Kornikov 」 的身份。「Alexey Kornikov 」 的護照號碼和「Ekaterina Zotova 」 屬於同一批次 (兩者的護照號碼數字差是 38)。

而這位 「Ekaterina Zotova 」 在之前已被 Bellingcat 標識為已被定罪的 FSB 殺手 Vadim Krasikov 妻子的假身份 [28]

上面提及的 6 本護照中,另一本護照的名字是 「Artyom Vinogradov」 ,在 2015 年 3 月和「Mikhail Stepanov 」 一起訂票,「Mikhail Stepanov 」 則是對 Alexey Navalny 下毒行動的小組成員 Mikhail Shvets [29]。在 2014 年 5 月和 10 月,同一個 「Artyom Vinogradov」「Bulat Rinatovich Akhmedov」 (生日日期 03.06.1987) 一起訂票,而這個 「Bulat Rinatovich Akhmedov」 則是和 「Vladimir Alekseev」 在護照號碼上屬同一批次,「Vladimir Alekseev」 則是 FSB 下毒小組成員 Vladimir Panyaev 的偽造身份

Girkin 持有的 「Sergey Runov」 第二版護照號碼可以重複上述的號碼批次標識特工作業。這本新護照只是離 「Andrey Popov」 的持有人在號碼數字上差了 2,這位 「Andrey Popov」 未在其他俄羅斯數據庫中留下過痕跡,但在航班訂票記錄中有 2 條是與「Aleksandr Rysakov」 同行,這位也是在數據庫中沒有痕跡,這位的護照號碼下一位就是 「Ivan Makarov」 ,而 「Ivan Makarov」 又與基本上不存在的「Aleksandr Maksimov」 訂了同一班機,以上都是同一批次的護照號碼 (與其他護照號碼數字差是 86),也和上面前到的下毒小組成員 Shvets 「Mikhail Stepanov」是同一批次。

已知的 「Sergey Runov」 最後使用日期是 2016 年初。該航班與 Girkin 妻子 Reginskaya 在 2016 年 2 月 14 日 一起由莫斯科到達 Stavropol (斯達夫波爾),並訂了 3 天後的返程機票。以上的日期同調於 Girkin 停留在 Stavropol 三天 [30],期間他出席兩場的新聞發佈會 [31]並與妻子一同訪問一個當地藝術家的工作室 [32],還去了其他會面。

幾個星期後,在 2016 年 3 月 11 日,一本用了 Girkin 真名的護照和 Reginskaya 一起留下了從莫斯科飛往葉卡捷琳堡的記錄 (幾日後 Girkin 在鄰巿 Chelyabinsk 演講 [33] )。

最後的線索來自於 Girkin 2016 年的 VKontakte 頁面,他把家族歷史資料給發到網上,然後在上面可以看到 Runov Girkin 外祖父的姓,也是他母親的婚前姓 (maiden name) = Runova

Bellingcat 的伙伴 The InsiderGirkin 發起過回應請求,記者打電話給 Girkin 想問他為甚麼好像在用著一本寫著「Sergey Runov」名字的護照,和若果他不是一名在役的特工,為甚麼能拿到這麼一本偽造身份護照。

Girkin 回應「我不會對你提出的任何主題給出評論」。

Alexey Sorokovoy,Girkin 的新俄羅斯運動 (Novorossiya Movement) 主任,否認他知道有一位「Sergey Runov」 在他管理的組織下工作。

「該名字對我來說並不熟悉,但這也不算甚麼,因為很多人都和我們工作過」Alexey Sorokovy 如是說。

Girkin 的妻子 Reginskaya 擔任 新俄羅斯運動 (Novorossiya Movement) 的婦女會議領導,當她接到了來自 The Insider 記者的電話後,就在記者表明身份並問她與 「Runov」一起旅行時掛了電話。

(未完,還有關於 Igor Plotnitsky 的下半部)


This investigation was conducted by Bellingcat and The Insider. Pieter van Huis and Christo Grozev served as the primary researchers for Bellingcat, with reporting from The Insider’s Roman Dobrokhotov.
以上調查由 Bellingcat 及 The Insider 進行。Pieter van Huis 和 Christo Grozev 是該調查的 Bellingcat 主要研究者,而 Roman Dobrokhotov 則是 The Insider 的報導者。



[1] https://www.bellingcat.com/news/2022/07/18/donbas-doubles-the-search-for-girkin-and-plotnitskys-cover-identities/

[2] https://www.bellingcat.com/resources/2020/12/14/navalny-fsb-methodology/

[3] https://www.reuters.com/world/ex-separatist-commander-says-russian-military-chief-criminally-negligent-2022-05-13/

[4] https://svpressa.ru/war21/article/103643/

[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f6K6pjK_Yw&t=942s

[6] https://vk.com/wall347260249_194710

[7] https://vk.com/video280438963_456239297

[8] https://service.nalog.ru/inn.do

[9] https://www.bellingcat.com/news/uk-and-europe/2019/08/30/suspected-assassin-in-the-berlin-killing-used-fake-identity-documents/

[10] https://www.bellingcat.com/news/uk-and-europe/2020/02/17/v-like-vympel-fsbs-secretive-department-v-behind-assassination-of-zelimkhan-khangoshvili/

[11] https://www.newsli.ru/news/ussr/politika/10432

[12] https://www.bbc.com/news/world-europe-31490416

[13] https://eur-lex.europa.eu/legal-content/EN/TXT/?uri=CELEX%3A32020R1267&qid=1655847797044

[14] https://youtu.be/XZJb79APdKc

[15] https://59.ru/text/gorod/2015/03/12/62509021/

[16] https://www.e1.ru/text/gorod/2015/03/14/52954091/

[17] https://ura.news/articles/1036264300

[18] https://vk.com/wall280438963_59?w=wall280438963_59

[19] http://web.archive.org/web/20141202220953/https://topspb.tv/programs/v11419/

[20] https://hi-tech.mail.ru/review/zifry_pasport/

[21] http://novorossia.pro/strelkov/1312-strelkov-v-klube-russkaya-mysl-sankt-peterburg.html

[22] https://eur-lex.europa.eu/legal-content/EN/TXT/PDF/?uri=CELEX:32014R0577

[23]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2-04-06/u-s-announces-indictment-of-russian-businessman-malofeev

[24] https://www.politie.nl/en/information/witness-appeal-crash-mh17-nov-19.html

[25] https://www.bellingcat.com/news/2020/04/28/burlaka/

[26] https://mediamvd.wordpress.com/author/turokmvd/

[27] https://www.bellingcat.com/news/2020/04/28/burlaka/

[28] https://www.bellingcat.com/bellingcat-statement-on-verdict-of-berlin-kammergericht-tiergarten-murder/

[29] https://www.bellingcat.com/news/uk-and-europe/2020/12/14/fsb-team-of-chemical-weapon-experts-implicated-in-alexey-navalny-novichok-poisoning/

[30] https://vk.com/wall-50414414_5060?t2fs=a714395c93d8a466a4_3

[31] https://chervonec-001.livejournal.com/1167643.html

[32] https://vk.com/wall-50414414?q=%D1%81%D1%82%D0%B0%D0%B2%D1%80%D0%BE%D0%BF%D0%BE%D0%BB%D1%8C&z=photo-50414414_403939821%2Fwall-50414414_5078

[33] https://pravdaurfo.ru/news_pravda_jizni/130102-eks-ministr-oborony-dnr-igor-strelkov-priehal-v/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俄烏戰爭 - 頓巴斯炮灰、逃兵、失踪者、未計入傷亡數字的人們

俄烏戰爭 - 搬運 - bellingcat - Plotnitsky 偽造身份追尋 (下)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