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Donkey

🇺🇦 酒神拿著一串葡萄!說喝!🍺🍺🍺 🇺🇦

簡化版勇武論述

在 matters 上其實沒有較詳細的勇武論述, 因為 matters 本來就不是本土與勇武的同溫層. 勇武並不一定是本土, 有左翼勇武, 也有自幹勇 / 感召勇...但簡化版就將勇武本土合起來講, 梁天琦是這條路線的代表人物與精神領袖, 代表組織是本土民主前線 (有其他本土勇武組織, 簡化版不提)

有些同志對 "不分化不割席" "無大台" 的理解是覺得 "沈默即認同", 事實上 "不分化不割席" "無大台" 是從 "分化割席" "拆大台" 而來的, 勇武與和理非的路線之爭在 2014 年到 2019 年都沒有停過, 直到去年勇武與和理非還在不時撕逼, 本土勇武稱和理非為 "左膠", 和理非稱勇武做 "法西斯"

簡化版的香港政治光譜是這樣的

在簡化光譜中看到本土勇武是在 "最右端", 所以黨媒說 "少部份人" 也的確是對的, 但若果說因為本土勇武是少部份, 但同情本土勇武也是少部份, 那就是錯的...請看區議會選舉結果, 請看暴徒大學的民調...

有黨媒說區議會選舉結果代表 "煽暴派" 佔多數...這 "煽暴" 從何談起呢? "同情勇武" 等於 "煽暴" ??? 這世界還有人是同情勇武但一直希望暴力降級局勢降溫的, 這些人算不算煽暴?

反而是何君堯這樣人, 多次說要取消區議會選舉, 想想 11.24 真的給他取消了, 到時又來一輪打砸燒商店, 止暴制亂就會真的越來越成功, 何君堯才是真正的煽暴派...

何君堯在區議會選舉前一星期還在講取消選舉

和何君堯一直講取消區選的人還有葉國謙. 當然建制像曾鈺成這些人持反對意見, 認為輸就輸, 不要取消區選讓局勢水上加油, 作為一個自幹黑, 我水遠了

本土勇武的簡化版論述是這樣的, 我不知道有沒有本土

  • 香港人無論是英殖年代還是 1997 回歸後, 都無法決定自己的命運
  • 無論是倫敦政權還是北京政權, 都排除了香港人真正的政治參與機會, 在這一點上, 香港還是在被殖民狀態
  • 我們作為香港公民, 有權利爭取自己的政治權力, 沒有任何人可以忽略我們的意志就為我們決定該往甚麼方向走, 香港人有權決定自己的命運, 包括獨立
  • 要對現存政治體制改革, 不付出是不可能的, 反觀歷上的政治變革, 每一個都是有血有淚. 台灣民主化有人死了, 韓國民主化也有人死了, 美國馬丁路德金被暗殺, 不要希望任何沒有真正付出下就能改變體制
  • 建制陣營, 是香港本土既得利益集團和共產利益集團的聯合體, 本土既得利益集團包括商界, 鄉界, 地產, 金融等等, 共產利益集團包括英殖時代的老左派 (楊光, 工聯會), 新生左派, 以及進入香港的中資財團等等
  • 建制陣營因為利益關係, 根本不會有動力改變現存的政治制度, 所以建制陣營的人不能信任, 是要對抗的敵人
  • 傳統民主派, 多年來都說要平反六四, 說要建設民主中國, 但香港都快淪陷了, 中國民主不民主關我們甚麼事?
  • 傳統民主派的抗爭方法都是遊一遊行, 集一集合, 叫一叫口號, 但在北京定下的制度和規則下, 傳統民主派的抗爭只是徒勞無功, 一事無成. 逃犯條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即使香港超過 10% 的人口上街, 香港政府還是毫不動搖, 共產黨新華社還可以發稿說 "香港主流民意支持逃犯條例修訂"
  • 傳統民主派一直說 "議會抗爭" 有效, 但實際上一點用都沒有, 而且自許為 "反對派的領頭人", 自許為 "大台", 但傳統民主派根本代表不了我們年輕人, 傳統民主派其實也只是體制的一部份, 可以說是 "建制 B 隊"
  • 傳統民主派非常 "左膠", 不正視新移民問題, 說甚麼 "反歧視、反分化、反排外" , 傳統民主派離地又不實際, 手上空有選票但無力對體制作出任何改變, 還一直叫人支持他們, 其實他們就是現存體制的一部份, 傳統民主派其實是幫建制維穩
  • 傳統民主派亦不認同我們的抗爭手法和路線 (傳統民主派只提倡和平抗爭, 不支持暴力抗爭), 所以傳統民主派某程度上也是要對抗的對象
  • 自決派 (激進民主, 認為 2047 年香港人可以自決選擇前途, 獨立也是選項之一, 但不提倡獨立)同樣是和理非, 只會動嘴不會動手
  • 因為泛民路線不合, 所以選舉不要投他們, 有如下說法: 寧投白票不投泛民, 寧投建制不投泛民, 迫於形勢要投也是 "含淚投" 
  • 香港人不少都是求繁榮安定, 看不到香港的未來會離自由越來越遠, 會被中共赤化, 這些人只求溫飽, 是為 "港豬", 有飽飯就足夠, 任由不合理的政權擺佈
  • 大陸一直想在政治上同化香港, 將香港的核心價值觀 (自由, 法治) 中和掉. 同時大陸想在經濟上讓香港無法反抗, 在教育上讓香港新一代再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 而且同時向香港輸出大量的移民, 向香港輸出支持中共的基本盤
  • 大陸對香港步步進迫 (人大釋法 DQ 議員, 人身威脅反對派, 一地兩檢, 逃犯條例), 時間已經不多了, 香港人應該越早反抗反好. 逃犯條例只要通過, 就代表中共搞掉了香港司法自主的防火牆, 這是香港的最後一戰
  • 既然政權步步進迫, 對付反對派又是威脅造謠抹黑, 不擇手段, 那抗爭者就不應該有 "道德潔癖", 抗爭者不應為抗爭手段設限, 要改變政治體制必需要付出, 要改變政治體制不能單靠道德感召
  • 暴力抗爭是違法的, 但勇武抗爭者已做過被告暴動罪, 入獄 10 年的覺悟



再簡化來講, 本土勇武的簡化綱領是這樣

  • 香港人應該有權力決定自己的未來
  • 香港的核心價值正在被大陸一步一步從政治, 經濟, 教育上侵蝕
  • 建制因為利益交錯不會改變政治體制, 只會是中共的幫兇
  • 泛民 (傳統民主 + 激進民主) 的議會抗爭之路走不通, 泛民亦不願意流血付出, 空有口號空有選票一事無成
  • 街頭抗爭是必要的, 任何的政治體制改變都需要付出血與淚


可以看到泛民和本土的分岐...思想分岐, 路線分岐, 手段分岐...在 2014 年到 2019 年間, 泛民和本土就不停的撕逼, 是 2019 年林鄭月娥 6.9 日遊行後沒有撤回, 才令到 "和勇合流"...統一戰線的最大功臣不是梁天琦還是李柱銘, 而是林鄭月娥, 李家超這些人啊...

若果要了解一下本土與勇武的思想, 其實可以看看梁天琦的不同發言, youtube 上就有一個 playlist , 也可以看看一位 KOL 健吾的文章, 還有 "勇武國師" 陳雲根 的文章

直到 11.24 的區議會選舉, "和勇之爭" 還在上演, 還有人在講

  • 議會只是體制的一部份, 體制宏觀上不改變, 投票也是沒有用 (所以叫人不去要投票)
  • 泛民只當勇武是 condom (用完即棄), 只是利用勇武的付出為他們拿到選票上位
  • 寧投白票不投泛民, 因為泛民只會叫口號, 沒有真的幫助過勇武
  • 寧投建制不投泛民 (額...)
  • 只能含淚投泛民, 不是因為支持泛民, 而是不想看到建制與選上 (可以理解)

沒錯, 和勇之爭還存在, 所以 "不割席" "不分化" 的底下還有這些聲音的, 中共知道, 但不會在黨媒說這些重要的細節

但看看梁振英就一直在講 (見梁振英 facebook)

蘋果日報想暫時叫停暴力抗爭,變成我們的盟友,今天刋登了在理大事件中被捕的272人全部名單,還加上年齡和職業,算是靠害還是「以儆效尤」。抗爭者已成”condom”。
從頭到尾,一切都是假,蘋果眼中只有選票。
泛民支持者,你會在星期日含淚投票嗎?

見另一位政治網紅的片 梁振英:黑暴運動最大的失敗!別人上位做議員,你用完即棄!

關於政治網紅可以另水一文...講一講其中的奇妙事情...

區議會勝利後, 本土另一個 KOL "華爾街狠人" 說

(嚴正警告!)致今屆當選的泛民議員:
今次歷史新高的投票率並不是選民對你們完全的認同,而是在更大的敵人面前,大家願意先團結抗敵。今次的勝利是無數手足用生命血汗換來的。當選的議員必須要更有道義去支援眾手足。如果有議員忘恩負義,背棄手足的話,必然會在將來得到教訓。你地的下場絕對會比建制派更悲慘!
義士絕不是 condom!!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狠人


而另一個 KOL 健吾在 "可以潑冷水了嗎?" 一文說

只因大家投票,都是情緒主導的。十二年前,我跟呂大樂教授在中文大學聊天的時候,他說從2003年到現在,大家都是從「氣」出發的。只要大家有怒氣,就會去遊行。覺得要要消消氣。那只是消氣,沒有想過要改變問題的核心或根本的。到2019年,才有人發現自己的投票,是在派人血饅頭,有自省,已是少數。還有很多人覺得,這半年來唯一開心的事情,就只有這一件。當理工大學的人仍在困苦之時,有人在中環開Dom Perignon香檳慶祝。
有一個兒子被捕等運動的媽媽私訊我,說看到那個畫面,就覺得很窒息。
過去五個月,大家都知道因為制度出了問題,所以才在制度外抗爭。現在大家在制度中贏了一點甜頭,我見到有左膠開始叫自己朋友要批大白象工程給自己,好等大家「發大財」了。哈哈哈,香港人本來就是中國人。果然,大概政府中人都在聽 #903國民教育 吧。我們早就說過,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吸納法。像把Joshua Wong 馴服到行事立言都跟泛民一個鼻孔,出入都去四季悅了。把那些草莽納入體制,把孫悟空變成戰鬥佛,是止暴制亂的最好的安排。
如果我是林鄭,我一定會出來說:恭喜所有成功當選的代議士,請所有反對派的成員留意,你們現在是在我們政府的制度之中,我們期望區議會跟政府緊密合作,成為政府的諮詢組織,達到共治的效果。若然反對派的區議員,堅持香港的問題是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制度問題,他們著力參與選舉加入制度,是不合邏輯的。至少火上加油一下,好等其他吃花生者,知道誰是當家作主之人。
區議會之前,我說過我很想政府取消,反正這場運動,越早end game,越是不會把問題解決。
於是,很多人罵我是鬼,是幫政府。現在大家看到,「選舉作為維穩機器」的厲害了吧?呵呵呵。
沒有事我出去做gym了。老娘還有很多事情要憂心的。

這些當然是區議會選舉中的 "不和諧聲音", 但不和諧聲音還是聲音, 是要認真對待的...


以練乙錚的文章結尾, 練乙錚先生近年的 "本土化" 令我也覺得很驚訝, 看看練乙錚先生的經歷...

他曾任香港科技大學經濟學系講師,著有《水清有魚》。後來他接任沈鑒治,擔任《信報財經新聞總編輯
1998年起,他任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與劉兆佳曾德成等共事。2003-2004年間,因參與爭取民主集會,2004年7月5日,突然被港府革除職務。後來於2005年6月中,在《信報》書寫了17篇文章,名為《浮桴記——謀府生涯六載事與思》,記錄了他當顧問期間觀察到的問題,又披露了大量不為人知的中策組內部情況,趣味盎然。

曾經是港府智庫中央政策組的全職顧問...現在 "本土化"...

練乙錚:以後會有不同的梁天琦 中截幾段

練乙錚之後與梁天琦保持聯絡,「後來有些場合,傾到本土派對運動綱領的看法,是否要大台、什麼是勇武,大約是補選那段時間,大家傾到比較政治的本土議題。當時梁天琦說了一樣我比較深刻:他說『勇武無底線』,意思是犧牲無底線、付出無底線。後來媒體卻理解為『抗爭手段無底線』,這與梁天琦本來的意思不同。」
「我很深刻,是因為原來後生仔有這樣的commitment,但我估計他當時很可能不知道,這句話的涵意,後果可以去到邊個程度。政權在這些年間的變化好大,很多人之前都沒有料到。」

又有

旺角衝突多名年輕人被控暴動罪,提起「暴動」一詞,香港人或會想起六七暴動。練乙錚分析,六七暴動和今次旺角衝突的不同。
「六七暴動左派的行為,用現在的術語來說是恐怖主義,路邊炸彈炸死什麼人也不知道,群眾和警察雙方的暴力都好厲害,像打仗一樣,例如左派燒死林彬、周街放炸彈炸死好多人;警察也打人打到飛起。今次旺角衝突的暴力不是這個程度。」
「六七暴動的出現,是外來意識形態影響,完全是因為大陸文革,影響香港共產黨領導變成極左。後來形勢改變,大家知道文革錯,毛澤東要收手,六七暴動因素自然消失,港英不再需要加碼,運動就此完了,中共當時更承認錯誤。後來結局向好發展,港英也痛定思痛,推出很多民生措施。」
「旺角魚旦革命卻是一個內生的東西,由香港本身矛盾激發出來,中共違背一國兩制承諾,一人一票真普選的民主訴求20年來無寸進之餘還要倒退,令後生的感到絕望,盡地一鋪搞傘運都無用,結果逼出自決思潮,命運自主就這樣打出來,之後有不同思潮的出現,例如內部自決、外部自決、港獨、歸英等各種分離意識,全都是你搞出來的,如果依照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一路循序漸進推民主的話,無人會出聲。」
「既然旺角衝突是由於香港內部問題而產生,所以不會因為你捉了某些人坐監,問題就會解決,更可能變本加厲,群眾可能一時被嚇怕,領導被打散,但已形成的思潮一樣存在,更可能積埋積埋有日再爆出來。所以旺角跟六七很不同,手尾會長好多。」

關於 "還會有新的梁天琦"

梁天琦入獄,有人覺得是對本土派的重重一擊。練乙錚卻認為:「你判佢坐監,10年、20年,變曼德拉囉,就咁簡單,你推個烈士出來。」
「梁天琦肯定不會是最後一個,問題繼續存在的話,以後會有不同形式的魚旦革命出現、不同的梁天琦會出來,不會因為拉幾個人坐監,問題就會消失。」
但目前的社會氣氛,還是很感受到一種疲態。關心社會的年輕人有感看不見出路,心灰意冷,即使社會爭議事件持續發生(例如一地兩檢等),也看不到有大型抗爭行動。練乙錚卻不是那麼悲觀:「現在可能有很多消極因素,但你不知道火種會在何時爆出來。」

關於本土與泛民之爭

令練乙錚感慨的,是一班泛民。梁天琦的遭遇,不見有很多泛民出來說話。
「梁天琦入獄,或者會用這個做缺口,打沉埋你班民主派。民主派要認真思考:他們一直着重的議會道路,其實已經廢了。」
「民主派在對待香港統獨問題上,犯了派性的錯誤,否定港獨和自決,基本上得罪晒班後生仔。說他們是鬼,後生的會覺得有無搞錯,所以完全不支持泛民。當初有了港獨、自決立場,泛民其實應一早包容,你可以說我不同意,但這卻是好事。」

關於議會抗爭

「泛民相信的議會民主遊戲,玩了多年仍以為會有勝利的一天,我覺得基本上無可能,尤其目前抗爭狀態是沒可能的。在不開放的社會情況下,議會係無乜用。所以我呼籲泛民,唔好再迷信議會道路,可以有若干議員留在內,但要將主要精力放在具體議題上抗爭,例如母語問題,有人連粵語也否定,為何不出聲抗爭,這些問題其實香港人很有意見。」
「泛民要回到現在真正發生的政治議題,不要再放精力在政策議案取幾多票、或想要在議會爭取什麼體制改變,那些都沒有什麼希望。泛民要明白香港的抗爭,是在專制政權下抗爭,不是西方的議會模式,可以看台灣、南韓的抗爭經驗模式。」
練乙錚最後寄語:「爭取民主是很遙遠的,獨立受到百般打壓,思想上的出路,可以是文化獨立。民主派是否也可以出來抗爭?體制保衛不到了,唯有保護文化、保護香港人意識、保護原本的價值觀念才最重要。如果連保衛文化獨立也做不到、香港存在的意義也不關心,那麼說要保衛香港,究竟是保衛什麼?」
「民主選舉的路會愈來愈窄 ,現在卻看不到泛民領導有提出什麼活路,現在是死路一條,群眾也看得到。若果對尋活路的人也用打擊手段,我看不到有什麼機會出頭。」


這是勇武的簡化論述, 不論是甚麼不和諧的聲音, 但有聲音總是要認真對待的...在認真對待前, 你起碼要認真去聽...用慰安天使, 吸毒, 廢青 loser, 收錢上街, 外國勢力, 無知被煽動...是解釋不了很多的東西的...也解決不到彼此的矛盾的...



不是所有勇武都是本土的世界觀

加粗加大強調一下這點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本土與泛民, 仇視, 從 2014 到 2019

香港簡單政治光譜

法西斯和左膠

3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