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nken

🍺🍺🍺

牧羊人犯錯之後

之前我說 "歐洲蒙面法是因為穆斯林", @WhoMatters 同志就反駁我不是這樣, 我就說我錯了, 我應該改為 "歐洲蒙面法部份是因為穆斯林".

我受不實訊息誤導也不是第一次, 之前我還轉了假消息

https://matters.news/@DrunkenMarxist/何為兵何為匪-zdpuAtRKvrsNyWAd5rNfX3TM5N4BmKXwdYiBFvnwPFWwThTFc

我後來再更正

https://matters.news/@DrunkenMarxist/何為兵何為匪-我發了假新聞-更正-zdpuAtGg7X9JZzkPK4EZG88s6fEKAQnwMBdYi5Z3t9wTwUeL8

這不是說我就是如此的人品高尚, 而是這個世界總有一些東西比個人榮辱重要, 那就是追求真實.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uanjialunshi/shenzhihua/200908/0823_7324_1315709_5.shtml

這句話其實是歷史學家沈志華說的

历史研究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历史学家是要去追踪历史的真相,而人们了解的过去,很多都是失实的.

當然也有人 (例如劉仲敬) 說 "歷史發明學" 遠比 "歷史真相學" 來得 "有效". 歷史發明學大概就是 fake news 的極度加強版.

人都是會錯的, 個人是, 組織是, 國家是.

問題是怎面對錯誤? 面對錯誤是有成本的, 一旦認錯, 認錯的人信譽和名聲都可能會扣分. 對於有權力的人來說, 認錯更會削弱自己的權威, 繼而削弱自己的權力. 

要有權力的人認錯, 非常難, 自己削自己權不容易. 錢放在袋裏不好? 錢送人還能買個人情, 權力送人, 得到的是更大的打擊

如毛主席的老婆江青說

性愛最初很迷人, 但最能使人着迷的是权力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ongguoxiandaishi/detail_2013_08/01/28150008_0.shtml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60715/archive-jiangqing-suicide/

所以認錯是真的很難的.

香港在 2019 年搞成這樣? 當權者有沒有錯? 我本來寫了很多字講當權者錯在那裏, 但寫了後發覺很多人都講了, 反正不是本文的重點, 就把寫了又刪了

本文的重點是當權者的認錯. 

我的意思不是香港搞成這樣, 反對派就沒有錯. 

若果一個人犯了一個小錯, 認錯可能會讓 TA 止損, 也可能讓 TA 損失更多. 這是一個抉擇. 當然前提是, 這一個人意識到自己犯錯了. 若果這一個人不認錯, 然後再其他手段掩蓋自己的錯失, 這叫用大錯掩小錯.

在 matters 上也看到這種死不認錯的行為, 例如 @周围 同志的假新聞

https://matters.news/@wangchenyint1/转-我混入黄丝内部两月的真实见闻-zdpuAn6Twz1JBoW4vsseFqVAbA8GFiiQyiNTWeWU89eGUwQVE

@haha888333 的假新聞

https://matters.news/@sanwu1053/死士招募令-zdpuAwNHAmEXQBw1nnjPmbETcRJopPj85iDNYpcSELESNNkQe

多次改名, 自己刪評論, 還要人找出他錯在哪的 @Ragnarr

https://matters.news/@DrunkenMarxist/許家屯回憶錄一段內容-2-zdpuAn1MhCbEGDvq8B8RVpcYdouj3SFuVj9YZ2cg2ZjtcrZvC

這是在網絡! 認一個錯都這麼難. 當權者全世界鏡頭都對著 TA, 認錯的難度又是如何? 

林鄭只有在閉門會議中流出的錄音, 用上 unforgivable, havoc 等的字眼

For a chief executive to have caused this huge havoc to Hong Kong is unforgivable. If I have a choice, the first thing [I would do] is to quit, having made a deep apology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9/sep/02/hong-kong-carrie-lam-would-quit-if-had-choice-leaked-audio

林鄭有多少錯? 連建制的人都出來講話了.

跟董建華一樣,林鄭決心要擺脫她上任前在社會上糾纏着的政治爭拗,集中精力做好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的工作。她比董建華犯了更大的判斷錯誤:董埋怨人們把政策問題政治化;林鄭則有意漠視政策問題涉及的政治因素——例如提高長者綜援年齡門檻和提出「三隧分流」方案,都不肯顧及受影響市民的情緒;連根據政治立場「DQ」當選議員這樣高度政治敏感的舉措,也由公務員通過行政程序處理了事,對事件在社會上可能引起的政治後果,政府毫不理會,不做研究分析,不作應對措施,包括輿論工作。「DQ」議員如是,取締「港獨」組織也如是。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新聞/你不搞政治,政治搞死你-188004


若果林鄭能在閉門會議一樣, 對著電視和全香港人講一聲自己引起的錯誤是 unforgivable, 那其實民怨會少不少. 但她沒有. 

當然不是所有錯誤都是林鄭引起的, 反對派, 示威者也有錯. 還有誰? 建制, 中聯辦, 北京都有錯. 

我看到的, 就是當權的人, 用大錯蓋小錯, 用其他人的錯去說自己其實沒那麼錯. 

@清楚 同志說

呵,又提721,示威者到目前做的事早就超過721多少倍了,豈止起底警察和破壞公物。砸私人商鋪,打普通市民,起底威脅異見者。你眼盲又心盲,我確實無能為力。

示威者所做的比 721 元朗事件 "超了", 所以當權的人, 就能不用解釋一下到底 721 是甚麼? 當權的人點了 721 元朗事件的炸藥桶, 然後能說我做的不算甚麼, 比起黑衣暴徒來說是小兒科了?

示威者是分散的, 示威者之間對激進手段的認同是不同的. 而當權者是集中的, 他們是決策者, 當權者是主動的. 

有些人不滿政府, 不是因為他們支持示威者的激進行為, 這些人不滿政府, 是因為覺得政府為了小錯, 造成更大的錯, 而且他們是掌權的人, 而掌握主動的人.

認一個錯, 真的很難. 將所有錯推到示威者, 很容易. 將錯推到地產霸權上, 也容易. 但不要忘記當年誰和地產霸權談笑風生? 而且香港地產問題就是政法委所講的這麼簡單? 政法委不去改行? 

若果民眾是羊, 那當權者作為牧羊人, 他們就是這樣牧羊的? 一點手段都沒有? 然後錯了, 說羊野性難改, 是造成災難的元凶?

北京宣傳口, 把香港搞成這樣的成因各種簡化. 有人說 BBC 偏向報道, 但我們國家面對 14 億人的宣傳, 又好得哪裏去?

歷史學人劉仲敬說 "歷史真相學" 是低效益高成本, "歷史發明學" 才能影響世界, 大概原因是在這裏?

百度 "三年自然災害" "三年困難時期" "大躍進"

https://baike.baidu.com/item/大跃进/228533

https://baike.baidu.com/item/三年困难时期/10317322?fr=aladdin

三年自然災害, 還是三年自然災害.

中共平反過很多人, 平多了多少人, 就代表當初有多少冤案. 

2019 年這種 "冤" 還是存在. 且看新華社 6.12 當天報道, 6.12 就是香港炸藥桶爆的那一天

新华社香港6月12日电 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的建议提出以来,得到香港主流民意支持,广大市民期待特区立法会能如期完成修例,堵塞法律漏洞,避免香港成为“逃犯天堂”“避罪港湾”。中央政府对于特区修例也予以坚定支持。

??? 得到香港主流民意支持 ???

http://www.xinhuanet.com/2019-06/13/c_1124615065.htm

又看下文滙大公旗下的點新聞在 6.15 做甚麼?

https://matters.news/@DrunkenMarxist/論白媒點新聞-zdpuAvW1ji8QRc5YnYLLvK9c4TistcqydMi7v6pC8SRF57VRE

牧羊人到處點炸藥桶. 

牧羊人到處點炸藥桶, 然後說激進羊群是最大的元凶 ???

牧羊人到處點炸藥桶, 然後說都是外國牧羊人的鍋 ???

對於一些牧羊人來說, 認一個錯, 真的很難. 要共產牧羊人認錯, 恐怕更加難. 

我不是說共產黨做的都是錯事, 我是說在香港搞成這樣, 共產黨真的錯了很多. 錯得不少人不支持示威者的激進行為, 但同時認為這樣的當權者沒有資格再在那個位置上. 因為當權者一錯再錯, 當權者止損的方法不是認錯, 而是用更大的錯, 去掩蓋本來沒那麼大的錯. 

當然對於香港搞成這樣, 共產黨的行事風格和心態慣性會讓他們更傾向於加強控制的做法. 控制媒體, 控制教育, 控制法律界, 控制商界, 控制香港各行各業, 這樣就沒有不聽話的人了. 

2003 年 23 條立法失敗後, 共產黨就是這樣做的. 

23 條立法失敗的原因? 因為 2003 年香港是在泥沼一樣的環境, 整個香港社會士氣非常低. 董建華在 2003 年搞 23 條就是點炸藥桶. 

劣幣驅逐良幣, 香港上層不是沒有人才當政, 只是共產黨放在枱面的 "愛國愛港" 人才, 太過噁心.

何君堯? 吳秋北? 這種人也能上位? 這種人就是 "愛國愛港" ???

不清楚香港政治的人覺得他們是香港的希望, 知道香港政治的人, 覺得這才是香港的末日. 

我想起王洪文, 那位 40 歲未到就當上政治局常委的人. 

再一次引毛主席老婆江青的話

性愛最初很迷人, 但最能使人着迷的是权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論白媒點新聞

死士招募令

转:我混入黄丝内部两月的真实见闻!

1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